《超霸的男人》

第 四 章 九阴谷中练奇技

作者:李凉

无事不登三宝殿,九月十日上午,常仁便单独到竹苑,他尚未敲门,正在院中练剑的裘

贵仁便已经收招行去。

裘贵仁一启门,便行礼道:“参见员外。”

“免扎!令祖在否?”

“在!请!”二人便含笑入厅。正在厅中品茗的裘宏便含笑起身道:“有失远迎,海

涵!”

“客气矣!恕吾冒昧打扰!”

“言重矣!请坐!”“请!”裘贵仁便上前斟茗。

常仁含笑道:“住得惯否?”

“裘宏含笑道:“洞天福地,舒适之至!”“果真是知足常乐。”

裘宏含笑道:“老朽几乎遍行过天下,唯有此村民风纯朴又团结,此皆员外长年教化之

功,实在令人敬佩。”

“不敢当!”双方便一阵客套。

不久常仁道:“吾可否早冒昧请教一件事?”

“言重矣!请说!”

“令孙怎会倏然茁壮,简直是脱胎换骨哩!”

裘宏含笑点头道:“确实如此,此事可真玄,说来该谢谢员外,若非员外先人坟中之宝

所赐,小孙绝无此福。”他便据实道出经过。

常仁问道:“您老可知那道银光是何物?”

“蛊!”

“您老瞧过蛊?”

裘宏点头道:“是的!老朽苦年曾陪小孙入云贵碰运气,多次瞧过苗人养蛊及役蛊,因

而略知一二。”

“此蛊为何入令孙之体且未伤及令孙呢?”

“小孙曾食过多种补物及一条绝种雪蛇。”

“雪蛇?”

“是的!它当时正在蜕皮,小孙因而擒它及吸食血胆。”d

“吾记得令孙曾在坟前疼昏过哩!”

“是的!小孙却因而绝处逢生。”

“神奇之至!”

“是的!”

“此蛊目前在何处?”

“不详!它多次进出小孙之体,小孙因而获益!”

“太神奇啦!”

“是的!老朽及小孙永铭此恩!”

“不敢当!此事该列入天下传奇谱中。”

“的确!”二人便先品茗着。

不久,常仁便据实道出其祖昔年之安排。裘宏忙道:“惶恐之至,小孙无意中破坏了府

上之大事矣!”

“言重矣!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此乃令孙之福!”

“员外之器度,令人佩服!”

“不敢当!盼勿外泄此秘。”

“当然!”裘宏又道:“据小孙看来,此蛊已成金色,它已是蛊王,它亦已通灵性,它

必会暗助府上的。”

常仁苦笑道:“小犬三人之逝,已使吾谛悟人间之无常,吾只盼能够安然承传吾家香

火,吾便知足矣!”

裘宏忖道:“他似有结亲之念哩!”

他便故意道:“以员外之声望,足可赘入乘龙快婿。”

常仁摇头道:“末劫将近,人心不古,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者比比皆是,若引狼入室,

吾便愧对列祖列宗矣!”

“唉!小犬便因为引狼入室而陷吾至此。”

“会有此事!”

“是的!员外去过洛阳吧?”

“去过多次,您老仙居洛阳?”

裘宏点头道:“员外听过洛阳东街之长安堂否?”

“听过,它曾是一家倍受赞誉之百年老店,据说毁于劫匪。”

裘宏苦笑道:“非也!引狼入室矣!”

“您老是长安堂主人?”

“是的!老朽承祖训秉天心济世,期间更多次义诊及助予人方便,奈因小犬误交匪友,

遭彼结众杀人劫财,终落此下场。”

“会有此事?好一个大姦大恶之徒。”

裘宏点头道:“老朽茹苦含辛,幸获员外之助使小孙重生,小孙今后必访仇踪予以复仇

重建长安堂。”

“对方是准?”

“游再传!”

“恕吾孤陋寡闻来识此人。”

“对方乃是一位江湖人物,且对方既作此案;必已匿居,员外当然不认识他,不过,吾

相信天网恢恢,他必难逃报应。”

“他有何特征?吾可托人协寻。”

“心领,不宜打草惊蛇或延祸员外。”

“您老太见外了吧?”

裘宏正色道:“小孙既能绝处逢生,足见小孙尚获天怜,小孙尚年青,迟早会找到此獠

予以复仇。”

“祝您老早日如愿。”

“谢谢!”经此一来,常仁一时不便提及亲事。

他便道:“您老既谙歧黄医术,天下又多名医,治过眼疾否?”

“吾目前正在上葯,效果甚佳,该有复明之日。”

“可喜可贺,您老之眼怎会失明?”

“遭人洒毒致瞎。”

“真狠!”

“是呀!小孙当时甫出生,吾能够抱孙负伤逃入山中幸逃一劫,吾相信吾终有目睹仇人

授首之日。”

“您老毅力过人,佩服!”“不敢当!”“令孙目前练武慾复仇?”“是的!”双方又

叙良久,常仁方始离去。

不久,裘宏吁口气道:“总算明白此蛊之来历啦!”

裘贵仁点头道:“是啊!挺神奇的!”

“的确!足见苗族中也有奇人异士。”

“是的!”

裘宏道:“员外方才询问蛊为何进出汝身,汝却无碍时,吾突然想起一件事,否打算进

行一项试验。”

“什么试验?”

“以汝之血治吾之眼。”

裘贵仁怔道:“可行乎?”“不妨一试,因为蛊乃至毒之虫,此蛊又修为至蛊王,又助

汝复原及增加功力,汝之血必有奇异效用。”

“有理!试试吧!”

“嗯!汝不妨如此进行!”裘宏便低产指点着。

裘贵仁不由听得大喜。于是,他到井旁汲来一盆清水放在桌上。裘宏便一头泡入水中以

水润眼。裘贵仁便以指甲掐破指尖挤血入碗。

不久,他已替祖擦干脸及让祖饮血。

他再扶祖入房仰躺。然后他以剩下之血沾抹上祖之双眼内外。立见其祖不停的溢泪。

“爷爷!要紧否?”

裘宏含笑道:“酸疼之至!有效矣!”

“当真?”

“嗯!汝再以血润布敷上吾眼。”

“好!”裘贵仁便依言而行。

不久,他已紧张的瞧着。裘宏却平静的躺着。大约又过半个多时辰,裘宏自行取下血

布,便坐起身。他轻掀眼皮不久,便徐徐张眼。立觉双眼一酸,他急忙闭眼。他却迅及溢

泪。

裘宏却直接走出厅便下跪叩头道:“谢天谢地!”裘贵仁急忙上前跟着叩谢天地。

不久,裘宏已拭泪起身道:“入厅吧!”

“恭喜爷爷!”

“呵呵!仗汝之助也!”二人便欣然入厅。

裘定背光入座道:“吾尚须适应一阵子。”

“当然!太好啦!太好啦!”裘贵仁忍不住起身连叫“太好啦!”

不久,裘宏吁口气道:“喜事成双,吾对复仇更具信心矣!”

“是呀!”

“对了!汝还记得它否!”说着,裘宏已掏出铁牌。

他乍见钱牌,不由啊叫一声。“爷爷!怎么啦?”

“日月令。它是日月令。”

裘贵仁怔道:“何谓日月令?”

裘宏急忙收牌入袋及低声道:“吾十八岁时,曾在洛阳礁见一名中年人以此牌在街上逼

使巡抚大人下轿叩头。”

“它这么罩呀?”

“嗯!据说巡抚大人事后孝敬对方十万两黄金,因为,它的主人便是天下第一高手日月

神君,连官方也俱怕万分!”

“他是恶人吗?”裘宏摇头道:“不!他只是凭一时喜怒行事而已,他向巡抚索金,乃

因巡抚大人操守失廉,洛阳人当时皆暗中喝彩哩!”

“会有此种人呀?”

“嗯!据说日月神君晚年归隐,他把武功及财富埋于某一处,持此牌可进入该处,不知

已有多少人为它而死哩!”

“他不该害死如此多人吧?”

“不!若不贪岂会送死?”

“这……我们上回在黄山所见之拼杀,原来也是为了它呀?”

“是的!”

“我们该把它送入伍家庄吧?”

“这……吾颇想先探日月神君之秘。”

“这……不妥吧!受人之托,该忠人之事呀!”

裘宏摇头道:“不!此乃汝复仇之捷径,吾之剑招只有二、三流水平,汝若练成日月神

君之武功,便可顺利复仇。”

裘贵仁点头道:“有理!”

“我们可把日月神君之财物送给伍家庄,以资弥补。”

“有理!我安心多啦!”裘宏忍不住呵呵一笑。

裘贵仁稍忖,便问道:“爷爷知道藏宝处否!”

吾曾在贵州采葯时,因避雨而入一处荒洞,洞内尽头壁上刻着一个太极状之图案,内有

日月二字,吾怀疑它便是藏宝处。”

“太好啦!我们可以先去探探!”

“对!”二人不由大喜。

喜事连连,二人险些坐不住啦!良久之后,裘宏道:“先让吾静静吧!”

“好!”裘贵仁便入厨炊膳。

裘宏便佯加策划着,当天下午,裘贵仁便把屋内之食物分赠给要志。当天晚上,他们已

施展轻功离去,已经失明近十九年之裘宏不由畅然掠纵着。

黄昏时分,裘贵仁陪祖一入贵阳城,忍不住喜道:“真快!”

裘宏含笑点头道:“是的!咱们沿三峡崖道抄捷径,经由重庆进入贵州,才会如此迅速

抵达此地。”

“我记下啦!”裘宏一瞥四周,便含笑道:“汝还记得贵阳否?”

“记得,它位于贵州中心地带,它的东南方多平原,西北方多山,我们便是直接由四川

进入贵州西北入此。”

“对!它似比昔年冷清吧?”

“是的!街上行人既少,有些店面也未开门。”

“汝还记得贵州三无吧?”

“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两银。”

“对!天地人皆失调,贵州怎能留住人呢?”

裘贵仁道:“今日没下雨,挺难得的。”

“嗯!先用膳吧!”“好!”不久,二人已踏入一家酒楼。却见酒楼别无客人,他们便

受六名小二恭迎入座。裘宏便点妥酒菜及预付一块白银。

小二们便申谢退去。裘宏品茗道:“世人皆视贵州为畏途,其实,贵州多山,山中多树

及原始风光,乃绝佳之赏景地方!”

“交通乃是贵州的致命伤。”

“是呀!不少山区根本就人迹罕至哩!”

裘贵仁低声道:“那地方可能仍无山道可供人通行。”

“当然!城中如此衰败,山中必更落后。”

“上苍似乎对贵州人较不公平。”

裘宏苦笑道:“汝若是上苍,汝该如何安排?汝已走遍天卜,汝已见过各地之贫富悬殊

及悲欢离合之景呀!”裘贵仁若有所悟的默默点头。

裘宏喝口香茗道:“吾越来越信佛家之因果论。”

“可是我却有些怀疑因果论?”

“为什么?”

“因果论讲究善恶要分明,终有报应,亦及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可是,您及列祖们之

行善却换来那场劫难!”

袭宏摇头道:“汝怎会有这些奇遇?”

“这……我……这……。”

裘宏道:“报应区分为现世报及累报,吾家之劫难或许是前世苛累,亏欠对方,它属于

累报吧?”

“是吗?如此一来,何须复仇呢?”

“不错.冤冤相报何时了呢?”

裘贵仁怔道:“爷爷不想复仇啦?”

裘宏吁口气道:“饶不得!以免他再害别人!”

“会不会再造恶因呢?”

“顾不得此事矣!诛恶胜过助百人哩!”

“是吗?”裘宏低声道:“游再传若早死,吾家必不会遭劫。”

“这……爷爷以前不是教我要容忍一切吗?”

“不错。当肘,吾盲汝弱,自保皆成问题,如今,吾人能够如此顺利,宜多除恶助人以

回报上苍浩恩。”

“除恶助善?”

“对!勿活在昔日之阴影吧!”

“好!”

立见小二送来酒及一盘白斩鸡。

不久,裘贵仁夹块肉沾酱便送入口中。

他只嚼三口肉,便望向那碟酱油及蒜泥。

裘宏含笑道:“太淡吧?”

“爷爷怎知如此呢?”

“此地会缺盐?”

“是的!此地包括西南地区多未产盐,此地因交通不便又多雨,甚不便运送及存盐,盐

价一向较贵。”

“原来如此!想不到连如此普遍的盐也会缺货呀?”

“是的!中原地区辽阔,交通却未普及,不少城区多会缺部分物品,致令有心人有可乘

之机。”

“可乘之机?”

裘宏点头道:“譬如,此地缺盐,有心人只须利用资金及人力哄抬,便可以使盐价上

涨,他因而发财。”

“有人赚这种钱?”

“不管其人,而且遍布各地,汝还记得八年前之水灾,使物价连涨吧?此乃有心人在兴

风作浪也!”

“原来如此!”裘宏便挟肉及蒜送入口中道:“将就点吧!”“好!”裘贵仁便挟肉及

送入口中。

果觉辣味使肉味稍添美味。不久,小二便陆续送来菜肴。裘贵仁遍尝之下觉其味甚淡,

分明末添盐,难怪菜肴中多添加蒜槿者辣椒,他不由大开“口”界。

不久,袭宏指向窗外低声道:“瞧她左眼及颈。裘贵仁向外一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九阴谷中练奇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超霸的男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