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霸的男人》

第 五 章 砍头生意有人做

作者:李凉

细雨纷飞,五千余人却挑担沿山道而行,另有近千名军士则仗武装携枪持刀的在队伍前

后及两侧而行。

这五千余人正挑盐慾送入云南。近千名军士则奉贵州巡抚之令押送着。

因为,盐匪多如牛毛呀!因为,盐匪劫盐之手法一再的翻新啊!

如今,贵州大小衙之牢中皆已客满,可是,劫盐之人仍然有增无减,他们的手法也改

变,手段也更凶残。以往,他们只是伤人劫盐。

近来,他们已杀人劫盐。而且,只要有人阻止他们劫盐,他们便会拼杀。

所以,张巡抚此次派大军护送盐队。

山道崎岖不平加上下雨,队伍因而前进甚缓。

倏所咻呼连响,刀、枪、长竹、石块已射向军士,林中更传出喊声道:“趴下!反抗必

死!趴下!反抗必死!”喊声之中,一批军士已哎叫倒地。

挑夫们果真放下重担趴在地下。

军士便吼道:“起来!持扁担打盐匪呀!”

“打你的头啦!”立见大批人挥刀枪冲来。军士们便匆匆迎战。

吼声之中,王靖贵已砍死二名军士,立见他吼道:“想活的人,趴下!”

说着,他已挥刀冲扫向六名军士。军士们为之大骇!不久,已有一批军士掉头逃去,王

靖贵见状,便吼杀不已!不出半个时辰,他们已经得手。

王靖贵吼道:“起来!”挑夫们便惊惶的起身及低下头。

王靖贵吼道:“兄弟们!你们做牛做马的挑盐,每个月只获得几文钱,你们若肯跟着

俺。每人每月可获一块白银。”

不少的挑夫纷纷抬头。立见却匪们双手各掏出白银递向众人。

王靖贵吼道:“你们别糊涂,你们若回去,如何向张百富交代,他一定会叫你们赔,你

们赔得起吗?”不少挑夫为之动心。

王靖贵又吼道:“俺不会叫你们劫盐,你们负责挑盐及卖盐,你们可以让大家吃到便宜

的益,干不干?”

“干!”

“很好!取银吧!”一批挑夫便上前各取一块白银

劫匪们便自怀中又取出白银其余的挑夫稍考虑,亦纷纷上前取银。

王靖贵为之大乐。不久,他便率众挑盐离去。

不出三天,不少的云南人便买到便宜的盐。

张百富一获讯,不由气得暴跳如雷,他立即去拜访张巡抚。

张巡抚一边调动军士,一边招募军士,辛强亦率人赶赴云南寻找盐匪。

他离开贵阳第一夜,张百富在城中之十处盐仓便在深夜时分同时被劫匪们围杀守盐之人

及劫盐。不少百姓亦蒙面入仓搬盐。

当官军及衙役赶到时。十仓盐皆已失去大半。

张百富赶到盐仓一瞧,险些气昏啦!

他便连夜会见张巡抚抗议着。张巡抚只好好言安慰着。

翌夜,家丁及军士衙役皆冒雨在十大盐仓巡视着,可是,深夜时分,盐匪已集中火力进

攻南北两处盐仓。

他们一杀死现场之人,便挑盐离去。

附近之居民也入仓抬盐返家,他们便把盐埋在房中之地下。

这二座盐仓因而被洗劫一空。张百富赶到现场一瞧,险些气昏啦!

他便日夜加派人手守仓。哪知,劫匪及百姓食髓知味的夜夜前来劫盐。

双方皆大量的伤亡人手,仓中之盐因而大量的流失。

此例一开,张百富在别处之盐仓亦纷纷遭劫。星星之火已经燎原。

长期受压榨之百姓已经铤而走险。他们夜夜抢到盐,不由更具信心。一传十,十传百,

劫盐之人因而激增。

军士、衙役以及张百富的人因而加速伤亡,各地盐仓之盐已加速流失。而且连盐行也夜

夜遭劫。

张百富因而气得卧病在床。张巡抚也焦头烂额啦!

且说辛强一离开贵阳,便有人向王靖贵报讯,王靖贵便把售盐工作交由二名心腹去处

理。他便率百人在云贵交界守株待兔。因为,他已决定宰掉辛强。

因为辛强已毁他的太多兄弟。因为,辛强是他的主要障碍。

这天上午。他终于在上回劫盐之处遥见辛强率六人掠来,他一挥手,他的手下们已经各

自准备妥。辛强七人却毫无所觉。

不久,他们已遭到飞刀流枪袭击,辛强喝句小心,便拔剑掠起。那六名捕快便变成“肉

靶”。

惨叫声中,他们已被射死在地,王靖贵哈哈大笑,便仗刀步出。辛强乍见到他,不由大

怒。他一翻身,便直接扑去。

却见两侧林中已有六枪射向他。他只好挥剑格枪及掠落地面。王靖贵使仗刀疾攻。

二名大汉亦由背后疾攻辛强,其余之人则取走刀枪及尸体。

辛强与王靖贵的修为相去不远,如今却一比三之受袭,加上心慌意怒,他不由逐渐的落

居下风。

他又撑盏茶时间,便已负伤倒地。王靖贵挥刀一刺,便已刺上他的腹部。二位大汉一合

刺,便超度了他。

王靖贵哈哈一笑道:“搜!”二名大汉便搜出辛强之财物。“埋!”不久,辛强已被埋

入林中。他的宝剑便落入王靖贵之手中。

不久,王靖贵便召集手下吩咐道:“召人劫盐仓!”

“是!”那二百人便欣然离去。王靖贵便赴别处收银及安排着。十天后,那五千余名挑

夫已在夜晚自动加入劫盐仓及盐行工作,因为,他们已受百姓劫盐之诱呀!

劫盐便一夜比一夜顺利及迅速的完成。参与劫盐之人因而激增。

不少百姓干脆结伴劫盐。这令官方及张百富会灾情惨重。经此一来。各衙已招募不到军

士及衙役,相反的,不少的军士及衙役为保命而纷纷脚底抹油开溜啦!

王靖贵见状,为之大乐。

这夜,他率近千人同时冲杀入张府。沿途之军士衙役及家丁纷纷挨宰,下人们骇得纷

逃。

不久。王靖贵已把张百富砍成三段。他的手下更押人逼问藏财地点。

不出半个时辰。张百富之财富已被劫光,张家三代也全部被宰。

王靖贵乍获巨财,不由大乐。人一有钱,便不妙啦!王靖贵是山东曲阜人,他因为入贵

阳找拜兄弟李永光,哪知,李永光因为劫盐早已被斩首。

所以他正式成为盐匪。别着他生得高头大马,却外粗内细。他不似世人所说之“四肢”

发达,头脑简单。他先了解形势之后,再一批批的号召及吸收帮手。

他更身先士卒的劫盐。他因而获得人心。他因而助长劫盐之风。

可是,他料不到会发展如此迅速及顺利。他更料不到会拥有巨财。他打算好好的享福

啦。

他决定不留痕迹的甩掉手下们。

于是,他先率众把财物埋在山洞中。

世事就如此的巧,他们竟把财物埋入“日月洞”中。

三日后,这夜,他派人同时进攻各衙。他更率批火扑攻张巡抚住处。他的口号很响亮,

杀污官,救同伴。所以,他的手下们奋勇杀着。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已亲宰张巡抚夫妇,他搜刮财物。他先把大把银票揣入怀袋,再出

去杀人。他故意保留实力,因为他要借刀杀人。

又过半个多时辰,拼斗已经结束。

他率来之二百人却只剩下两人。

他便率他们入房逐后搜刮财物。

此时,他的其余手下也在各衙遭到甚大的伤亡,不过,他们仍然不知死活的向前冲杀打

算破牢救同伴。

又过半个多时辰,他们大多与军士及衙役同归于尽,幸逃之人便先行逃入林中觅洞先行

养伤。

各衙吏因而阵亡,各衙为之元气大伤。

破晓时分,王靖贵率二名心腹携财物返洞。

他一见没人在洞中,他研判自己的借刀杀人计已经成功。他不由暗喜。

他便吩咐那两人挖坑埋宝,那人刚拿铣,他已经振剑刺死他们。他忍不往哈哈一笑。他

便将二尸埋在远处林中。

天未亮,他已含笑返回洞口。

他正低头慾入洞,倏见剑光一闪。他刚觉不妙,剑尖已经刺入他的左肋,他啊叫一声,

左半身已麻软无力。

叭一声,他的右助已被拍一掌。

他立即摔落地面。寒光一闪,他的背心一疼,不禁惨叫一声。

呃一声,他已咽下一口气。他不知自已死于何人手中。他更不知自己怎会死?

出手之久正是裘宏,他怎会如此做呢?

他原本在九阴谷中悟招传授裘贵仁,却为了改善食宿而出来,哪知,他一近洞口,便瞧

见大批人沿坡而上。他立即退入暗道中。

他终于在暗道内听见这人边埋宝边交谈。他最后更听见王靖贵派人慾杀污吏及救同伴。

他为之沉思。

当那批人离去之后,他便遥跟而去。他终于目睹着那批人分赴各衙。

于是,他盯住王靖贵,他因而全程目睹王靖贵在张巡抚府中之罪行,他更目睹王靖贵残

杀二名心腹之景。所以,他不客气的袭杀王靖贵。

然后,他搜出王靖贵之银票。他把王靖贵埋入林中,然后他入洞整理那些财物。

良久之后,他便把那财物送入洞道中。他再挖出财物送入洞道中。

然后他在翌日上午入城买卤味及棉被。他见城中人心惶惶,便心中有数的返洞。他直接

送物入九阴谷才与爱孙享用。

膳后,他在洞中铺妥棉被,便宽心歇息。

翌日,他才又悟招调教爱孙。

又过三日,他一入城便见百业几乎停顿,他过了良久才买到一批食物,他便直接返谷与

爱孙享用。

这天下午,十二名王靖贵之手下一返洞中,他们乍见洞中没人。他们只怔一下子,便互

相商量着。

不久,他们议定共分财物。于是,他们匆匆的挖地,却见坑空财失,他们不由一怔!

他们不甘心的挖着别处。一再的失望,使他们破口大骂。因为,他们以为王靖贵已经取

走财物呀!

黄昏时分,另外六人一返洞乍见此状,不由一怔!那十二人便上前怒骂着。

不久,他们边骂边下山。

二日后,又有八人返洞,他们乍见地面之挖状,不由大急。他们入内一瞧便破口大骂。

不久,他们已恨恨的离去。裘宏早已研判会有此事,所以,他一直躲在谷中,足足又过

半个月余,他才在这天上午小心的出来。他一见地面之挖状,便心中有数,他便小心的下

山。

他入城不久,便见已有不少店面复业。

他买妥物品,便小心的离去。

他一入谷便又躲半个多月。

日子便如此的又过半年余。如今,裘贵仁已经练全日月神君的掌招以及剑招,他只差火

候而已。

裘宏亦在这半年中把张百富及张巡抚的珍宝化整为零的在重庆城中先后出售以及兑换成

大钞。

这夜他率爱孙各携两大袋金银下山。

他们便挨家逐户的把金银悄悄的送入每户之灶上,深夜时分,他们便已经办妥这件功

德。他们便返洞再携走一批金银。

破晓时分,他们已欣然返谷歇息。

翌夜,他们又一起出去赠银。

他们甚至潜入山区民宅赠银。又过五夜,他们已赠光王靖贵诸人昔日所携回之金银。

他们为之欣慰。贵州人为之暗喜天降金银。劫盐潮早已消失,各衙之新吏皆已上任,

云、贵、川之盐已统一由官方出售,直是亦大幅的回跌至正常价位。

不过贵州之壮丁已大量伤亡。贵州人为之更贫,所以,这批横财似天降甘霖般润及大多

数的贵州人。

裘贵仁做妥此事,不由大喜。

这天上午,他们一见放晴,便携走所有的银票。他们决定赴洛阳伍家庄赠还日月令牌。

他们便先沿山区汇入湖北。

然后,他们在沿途城中把银票换成大钞。

这天下午,他们终于进入洛阳城。

裘宏虽然已经年逾六旬,却仍难免近乡情怯,当他接近长安堂故居时,却见它已经变成

长安客栈。他便吩咐裘贵仁向邻坊探听。

不出半个时后,裘贵仁已获得答案。长安堂昔年发生血案之翌日,少东家裘德之友游再

传出面收尸善后,他售毕长安堂之后,迄今未再出现。

裘宏立知所有的财物皆落入游再传之手中。他不由恨之入骨。

于是他们前往伍家庄。

哪知,他们一到伍家庄,立见它已成废墟。草堆中,只剩被焚剩之残墙断壁。裘贵仁不

由一怔,裘宏便吩咐他去探听究竟。

他又问过两户,便获得同样的答案。

“爷爷,伍家庄被血洗啦!”

“血洗?没有活口!”

“没有,拥说有一千余人围杀他们。”

“没人援助?”

“有!援助之三百余人也全被杀死。”

“这……会不会是那批人之所为?”

“有可能,因为,我方才估过时间,它发生于咱们去黄山之第十六日晚上,这批人实在

太狠啦!”

“嗯!先离此地。”二人便默默离去。

良久之后,他们已停在黄河河边,裘贵仁道:“爷爷,那批凶手究竟是何来历?我们要

不要替伍家庄复仇?”

裘宏道:“吾不知凶手来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砍头生意有人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超霸的男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