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霸的男人》

第 六 章 日月神掌震群邪

作者:李凉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人定胜天够讽刺,随缘自在纳吉祥。”

天亮不久,裘贵仁便在前院锄掉地上之血迹及填土。

不久,他挥剑一砍,断竹便应声而断。

他连挥数下,断竹已成十余截!

“哇!好犀利的剑呀!”

他便把断竹拖到厨房外晒着。

然后,他清理地面的竹叶。

不久,地面已经清洁溜溜!

他便把青年及那二人之剑携返房中。

立见青年仍在昏睡。

他一掀被,立见青年左胸口已未再溢血,不过,青年的下体却又染血,而且血迹已染红

一大团被褥。

“畦!下面的伤比上面重哩!”

于是,他又取葯抹着青年的下体。

咽声之中,青年乍醒便叫道:“住手!”

“我……你的下面流好多的血!”

说着,他又把葯抹上青年之下体。

青年急道:“住手!”

“你要自己抹葯吗?还是我来抹吧?你流太多的血啦!”

“不!吾……吾自己抹!”

“好吧!”

裘贵仁便把葯放在青年的手旁。

“你……你可否暂离房?”

“好!你饿不俄?”

“不饿!谢谢!”裘贵仁立即离房。

青年便以手撑坐起身。

他一见下体之血及葯粉,不由忖道:“好一位鲁男子!他竟然不知此乃女人之月信,世

上怎会有此种男人呢?”

他便取葯瓶凑近嗅视着。

“嗯!上等刀创葯!”于是,他以葯扶上胸口之伤。

然后,他瞧嗅着榻上之另外三瓶葯。

不久,他已吞下半瓶葯粉,他盖妥被便又闭上双眼。

不久,他已悠然昏睡。

裘贵仁自行用过膳,便进入爷爷之房。

不久,他已打开那二人之银盒。

立见盒内皆有不少的银票。

他不由忖道:“会不会又似上回之巨金呢?”

他便拿起一叠银票瞧着。

不久,他又呼吸急促及双手连抖。

因为,这叠银票全是十万两之金票呀!

他一清点之下,竟有三十六张金票。

他险些乐昏啦!于是,他拿起另盒银票。

立见它们也全是十万两金票,而且,它们也是三十六张金票。

“哇!我有七百二十万两黄金啦!天呀!他们究竟是何方神圣呢?他们怎会身怀如此多

金呢?”

他便先把它们放入衣柜中。

然后,他瞧着四周瓷瓶。不久他已发现瓶内皆是上等的刀创葯。

倏听敲门声,他便匆匆离房。他一启门,立见八名村民望着他。

他立即道:“昨夜有二个坏人在里面打架!”立见一人道:“打得很凶吧?叫声很惨

哩!”“是的!”

“人呢?”“走了!谢谢大家的关心!”

那八人立即离去。

他关妥门便又回房。

不久,他已把四瓶葯放在青年的枕旁。

他便拿走青年的衣裤到井旁冲洗着。

不久,他晾妥衣裤,便望着那件内衣道:“好怪的内衣!”

没多久,他已返前院练掌。

他昨夜出奇的劈死人,不由信心大增。

他便练得更勤。

黄昏时分,他才收招炊膳。

不久,他一入房,立见青年躺在榻上道:“吾之衣物呢?”

“啊!情稍候!”裘贵仁便匆匆离房。

不久,他送入青年的衣裤道:“先沐浴吧!”

“嗯!谢谢!”于是,裘贵仁出去送入浴具及二大桶水。

他离房不久,青年便下榻关妥门窗。

然后他小心的沐浴着。浴后,他便开始整妆着。

他一见肚兜带未打开结,她不由忖道:“他果真是位鲁男子!看来此地只有他一人,吾

先养妥伤吧!

他便默默的先行上葯。

不久,他便又整装,然后,她上前启门。

立见裘贵仁在走道口问道:“饿了吧?”

“谢谢!吾之胃口不大!”

“嗯!”

“你先吃!我先洗衣裤!”

说着,他已匆匆离去,青年便默默用膳,膳后,青年又服过半瓶葯,便上榻歇息。

裘贵仁便入房端走食物入厨用膳。

膳后,他洗妥餐具,便入祖父房中行功。不久,金蛊一出现,他便放心的收功躺下。

因为,他方才还担心金蛊会跑错房间哩!

金蛊入他的体中吐纳半个多时辰,便又离去。他便起身行功着。

翌日上午,便有八名大汉在村内各处向村民探听二名中年人及一名青年,村民当然皆是

“莫宰羊”。

当天下午,便又有十七人入村到处探听着。

良久之后,他们才赶向巫溪城。

又过三天,这天上午,裘贵仁正在前院练掌,倏听犬吠声,他刚收招,立即看见一只大

犬跃墙而入。

此犬不但大,而且似牛犊般,它不但有二个大眼,更有利齿以及利爪,裘贵仁立即脱口

道:“獒犬!”

因为,他曾在青海帮瞧过獒犬。

立见二名大汉尾随掠入。第三名大汉却掠上墙头,使仰天长啸一声。

裘贵仁怔道:“站住!干什么?”那只大犬却奔到竹旁便边吠边扒土。

那二名大汉便拔剑注视着裘贵仁。

裘贵仁道:“你们要干什么?”

右侧大汉哼道:“待会再说!”

立见大犬已扒出一只烂臂,左侧大汉便上前以手扒土。

不久,他啊叫一声,便起身道:“赵爷在此!”

右侧大汉便匆匆上前进:“啊!果真在此!”他吼句:“臭小子!”便振剑扑向裘贵

仁。

裘贵仁早知不对劲而提功以待,他如今一见对方振剑扑来,他二话不说的连劈出三掌。

轰一声,大汉已吐血飞出。

另一大汉便与大犬扑向裘贵仁。

裘贵仁便又连劈三掌。

轰轰声中,人犬已吐血飞出.立见墙上之人已率六人扑入。

裘贵仁未容他们扑近,便连连劈掌。

轰声如雷!

惨叫连天!此七人迅入地府报到!

立见八人疾掠而入!他们更是射镖及振剑扑来。

裘贵仁紧张的全力劈掌不已!轰声之中,此八人迅又死亡。立见二人翻身出墙,便匆匆

离去。

裘贵仁见现场没人,不由吁口气。却听:“请过来!”

裘贵仁一见青年在窗口招手,他立即掠去。

青年立即道:“方才那两人必会召来更多的人!”

“他们要为那两人复仇吗?”

“是的!汝何不暂避?”

“这……我!我想再瞧瞧!”

“敢问尊姓大名?”

“裘贵仁!”

“求贵人?”

“是的!你呢?”

“吾姓花名叫仙女!”

“花仙女!挺女人味的!”

“吾原本女扮男装!”

“啊!你是女人呀?”

“是的!汝可有取到那两人身上之财物?”

“有!我取到两盒银票!”

“该有两粒蜡丸!”

“没有哩!”

“搜尸!“

“好!”裘贵仁便掠到埋尸处。他便忍臭挖土。他便翻着两具正在腐烂之尸。

良久之后,他终于在裤袋中找到二粒黄蜡丸,他一拿到窗前,青年便点头道:“速破壳

服丹!”

“内有丹?”

“对!速服!”裘贵仁便捏破一个蜡九。

果见内有一粒金澄澄又香喷喷之丹。

他立即又捏破另一蜡丸,却见里面是黑丸。

青年立即道:“同时服下!速行功!”

“好!”裘贵仁便匆匆入祖父之房中。他喝口水,便吞下二丹。

立见腹中似水浇上油锅般翻腾着,此景虽然猛烈却比不上他以前每天所尝之痛苦。所

以,他从容行功着。

青年到房门口一瞧,不由忖道:“好精湛的功力!他究竟是何人之弟子?他怎会有此修

为呢?”

立听敲门声,青年忙道:“勿理!”裘贵仁便继续行功。

“阿仁!我是高大叔!要不要紧呀?”

裘贵仁只好收功答道:“不要紧!谢谢大叔!”

“小心,那二人去找同伴啦!”

“谢谢大叔!”裘贵仁一吸气便又行功。

青年暗骇道:“他已收发由心啦!”青年便在门口注视着。

不久,裘贵仁已汗下如雨!房内迅即飘出葯香。

青年忖道:“他既然有此修为,香何必出去涉险!那批人或许已派人在四周附近监视

哩!”于是,他便返房服葯。

不久,咻一声,金蛊已经入房。他一入裘贵仁房中,便迅速入体,它立即大吸大吐着。

裘贵仁便收功躺着。

不久,青年到门口一瞧,不由怔道:“他怎在歇息?莫非他已岔了气?”

于是,青年便行向榻前。

裘贵仁便睁眼道:“没事!”

“汝为何不行功?”

“太热啦!歇会吧!”

“此乃葯效之反应,宜趁机行功吸服!”

“待会吧!你的伤口快好了吧?”

“已愈六成!汝先行功吧!”

“我……好吧!”裘贵仁无词以对,只好坐起行功。他不由暗暗担心金蛊之反应。

那知,他一行功它仍在吸吐着。他一见无碍,便放心的行功。

青年又看不久,便安心的返房。

经此一来,裘贵仁反而大益!他与金蛊便加速交流着体内之气,金蛊闻香而来,它不停

的吐纳着。裘贵仁也不停的行功着。

黄昏时分,他仍在行功着。

青年入内一瞧,立见他满脸光莹,青年不由暗骇道:“他怎会达五气朝元之境界,他如

此年青呀!”

青年不由怔视着!良久之后,她一看天色已暗,立即离去。

她便凭窗注视着墙头。不知不觉之中,便已经起更,裘贵仁一见金蛊仍在吐纳,他便继

续催动功力运行于百脉。

此时,他已不再发汗,功力却加速疾转不已!子中时分,青年已看见三人掠墙而入。

青年便匆匆入房道:“有三人进来啦!”裘贵仁便收功及穿靴。

他匆匆一入前院,立见那三人已各掷来一团物品,青年虽然瞧不清楚此三团物品,却仍

道:“勿劈!”迟啦!裘贵仁已经劈掌。

叭叭叭三声,那三人反而转身掠去。腥臭味道立即大作!青年乍嗅之下,便作呕及昏

眩。

青年刚觉不妙,已昏昏沉沉!裘贵仁却已追去劈飞那三人。立见墙外掠入二十余人。

裘贵仁便全力劈掌不已!他为避免负伤,一直不让对手及物品接近,所以,他不停的移

动身子以及全力的劈出掌力。

轰声大作!人飞竹倒!不久,他已劈倒一处墙。立见十人已吐血飞出!不过,大批飞镖

迅即射入。他向右一闪,已扑向另外八人。

他一劈二掌,便超渡他们。立见大批人已匆匆杀入。

他便紧张的全力劈掌着。他情急之下,便一直使着日月神君掌招中这最后一招“日月无

涯”,现场便好似雷声连鸣。

惨叫声便连连伴奏着。尸体为之纷飞!轰声中,大门右侧之墙已被十人一起劈倒,立见

那十人喊句杀,便各率三十人一起扑向裘贵仁。

裘贵仁不由更紧张!他便连连劈出“日月无涯”轰声大作!惨叫震天!那三百人迅即搭

上死亡列车。其余之人因而骇逃!裘贵仁倏觉腹中连胀,他便匆匆返房。他朝椅上一坐,立

即行功。

原来,他方才情急全力疾劈之后,已经激发出骨髓中之功力,更已压缩出金蛊之不少体

气。

他此次所服之二月叫做“天地双丹”,乃是一阴一阳,一刚一柔之灵丹,若非他的功力

精纯,可能已被伤内元。

天地双丹之精华原本正由裘贵仁与金蛊一起吸收交流,他方才全力劈掌之后,双丹之精

华已经全部爆开,金蛊消受不了的立即飞走。

裘贵仁便汗下如雨的行功着。

他的全身却说不出的舒畅!他因而彻夜行功着。

天亮不久,村民已在破墙处张望着。

青年见状,便又入裘贵仁之房。

立见裘贵仁整张脸似涂上金粉般金光闪闪,青年不由暗骇忖道:“天呀!他即将贯通玄

关了哩!”青年稍忖,立即出房。

不久,他已低声向村民道:“安静!他正在歇息!”

一名中年人低声问道:“你是准?”

“朋友!吾助他退敌!你们别吵他!”

“好!”村民们立即离去。青年便又返裘贵仁之房中。

不久,他已瞧见裘贵仁连震两下,脸上之金光乍褪,代之而起的是白里透红之迷人彩

霞。

青年的一颗心险些跃出口外。他忍不住紧握双拳。

他只是反复的忖道:“他贯通玄关啦?”良久之后,他才返房。

此时,常仁夫妇正在破墙处望着内外之大批尸体。一名村民正在低声向他报告昨夜之火

拼。

不久,他低声吩咐着。现场之村民便匆匆离去。

不久,男男女女已一起前来抬走尸体及碎肉。破墙及碎竹亦被抬走,甚至连那二个烂尸

也被装走。

午前时分,更有人入内填土及打扫着。青年一见众人默默忙碌着,不由大为感动。

午后时分,她忍不住饥饿的离去。她一找到食堂,便点妥菜肴。

良久之后,她用过膳,便匆匆返回竹苑。

她一入房,立见裘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日月神掌震群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超霸的男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