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霸的男人》

第 七 章 美女投怀又送抱

作者:李凉

黄昏时分,花堡堡主愉快的送客返厅。他的声望自从消灭十字堡之后,便上涨不已,访

客及前来投效之人更是一批批的入堡,他岂能不乐呢?他一入厅,立见其妻率女迎来。

他不由含笑向爱女道:“汝该病愈了吧?”

花仙女盈盈一礼道:“谢谢爹替女儿泄恨!恭贺爹鸿图大展!”

“很好!坐吧!”

“是!”三人便依序入座。

立见花氏道:“老爷!高竹村裘公子义救仙女,且其人品不凡更已通玄关,本堡正值用

人之际何不赴访吸收之?”

花堡主却笑容一冻!他的剑眉为之一锁!花氏问道:“老爷莫非另有顾虑?”

花堡主道:“夫人忘了南宫世家乎?”

“贱妾没忘!老爷指向年与南宫世家之戏言乎?”

花堡主正色道:“南宫邦一向守诺,绝无戏言!”花仙女不由神色一变!

花氏忙道:“可是,事隔多年,南宫世家一直未再提及此事,他们或许已经另有对象,

吾人何必勉强呢?”

“不!双方皆年青,不宜提此事!”

“这……这……。”

“本堡正在大同扩充势力,南宫世家若在长安配合,必可更加巩固,吾决定经由缔亲加

强双方之关系!”

“这……这……”花氏不由望向爱女。花仙女倏地上前下跪道:“爹!裘公子替女儿疗

伤时,已有肌肤之亲,女儿已经决定委身以嫁,请爹赐全!”

花堡主沉容道:“吾为替汝泄恨,折损近七百名高手,汝岂可因为一时之喜爱而影响本

堡数千人之未来呢?”

花仙女叩头道:“裘公子足以以一挡万!”

“胡说!吾的心意已定,汝死了心吧!”说着,他已沉容离厅。花仙女不由溢泪!范氏

忙上前安慰着。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离厅。外柔内刚的花仙女一返房,便暗下决定。

三日后,花堡主在堡中宴客,他因而畅饮而醉,花仙女便在众人送客中由后门离去。她

便直接出城,

接着,她掠入林中女扮男装。然后,她直接沿山道掠向南方。她已为自己的未来做了抉

择。

这天下午,她一赶到高竹村,便先恢复女装。

然后,她直接到竹苑敲门。裘贵仁正在练掌,他乍听敲门声,便收招上前启门。

他立即看见一名如花似玉又含英姿之陌生女子。他怔了一下立即道:“姑娘慾找谁?此

地是裘府!”

花仙女行礼道:“小妹花仙女铭谢公子上回搭救治伤大恩!”

“你是花姑娘?”

“正是!十宇堡未再犹府上吧?”

“是的!你果真是花姑娘?”

“是的!小妹今日特来面谢!”

“客气矣!请进!”

“谢谢!”花仙女边行边瞧,忍不住问道:“府上慾办喜事?”

裘贵仁脸红道:“是的!我最近将订亲!”花仙女立即似遭雷劈般怔然止步。

他乍见裘贵仁诧然止步,便强笑道:“恭喜!”“谢谢!”她使边走边忖着。

二人一入厅她便道:“小妹可否借住一夜?”

“欢迎!”

“府上尚有何人?”

“尚有家祖一人!他外出办事,近日内返庄!”她轻轻点头,便携行李入客房。裘贵仁

见状,便赴食堂预订菜肴。

入夜之后,他便与花仙女厅中用膳,不久,她主动由柜中取出一小坛酒,便倒入三个酒

壶中。

不久,她斟酒入杯道:“铭谢搭救大恩!”说着,她已自行干杯。

裘贵仁便跟着干杯。花仙女此次毅然离家出堡,原本就要投靠裘贵仁。她一听他即将定

亲,她立即决定抢先一步下手。她便决定在今夜献身。

她担心他不允,所以,她决定不向他言明。她知道他是位鲁男子,她便决定先把生米煮

成熟饭,届时,其父虽然赶到,已经改变不了现况。

所以,她选择了酒。不久,她又敬酒道:“恭喜你!”说着,她便又干杯。

裘贵仁岂知她之心意,他便跟着干杯。她便以各种名目邀酒。

良久之后,她找不出名目,使举杯连饮!裘贵仁老实的跟看干杯连连!不知不觉之中,

他们已喝光三坛酒,她不但双颊火红,全身更是火热,澎湃的酒意已激发出她的热情!裘贵

仁也是满睑通红,却倍觉他的英挺!她不由瞧得春心荡漾!

于是,她故意嗯了一声,便趴上桌。“姑娘!姑娘!”他急得边唤边摇雪臂,她却佯醉

不答。

不久,他只好抱她起身。她不由春心更荡。春风更已淹没玉门关。

不久,他抱她到塌前,便弯身慾放下她。她却搂颈一抱便吻上他的双chún。他立即被吻得

一怔!她却连连吸吮着。

她更搂臂一抱。他不由趴上胴体!敏感的部位紧贴上,她已亢奋!她便边吻边搂拖他上

榻。她的下体更厮磨不已!不久,他已被磨出火气。小兄弟为之横眉竖眼。不久,她透不过

气的松chún连喘。

裘贵仁忙道:“姑娘!别如此!”她立即抓住他的背衫用力一撕。

嘶一声,裘贵仁挣道:“别如此!”她却挟腰翻身上马。她立即撕掉自己的外衫。那件

名贵的丝绸宫装立即报销。

他为之一怔!她却一把抓下肚兜。

她指着左rǔ下之疤痕道:“吾每天皆见到它!吾对公子之感恩日增!若非公子搭救。吾

已成枯骨!”说着,她已吻上他。

她更以双*连磨。他更连撕自己及他之衣衫。

裘贵仁又急又窘,却不知所措!因为,他未曾经过这档子事!因为,他更不知道这档子

事。

别人是霸王硬上弓!她却是妖姬硬上弓,不久,她已经把自己以及裘贵仁剥成光溜溜的

原始人。

然后,她敞开纳客。裘贵仁却道:“这……这是何意?”

“请接受吾之献身。”

“献身?”

“是的!公子救吾,吾之身子已属于公子!”

“不!别如此!我该助人!”她便开始奉献自己了。美妙交响曲便悠然飘出。

前所来有的奇妙之感,立即使裘贵仁一怔!落红为之斑落!裂疼亦溢出她的冷汗。

良久之后,她也苦尽甘来的尝到甜头。

两人便由生疏摸索而渐入佳境!她为之更觉舒畅!他也更觉好玩!良久之后,她已畅然

哆嗦!此时,二道人影已循声来到窗外,他们注视不久,立即皱眉后退,不久,他们已退出

墙外。

“怎么办?”

“吾也不知该怎么办?”

“堡主谕咱们劝回姑娘,她却已经献身,唉!”

“姑娘之抉择正确!”

“吾知道!可是,她擅自献身,如何向堡主交代呢?”

“木已成舟,堡主必会允亲事!”

“有理!据说此人功力已通玄哩!”

“是呀!若非如此,他怎能宰华山双杰等九百余人呢?”

“有理!本堡将添一大臂助矣!”

“是呀!返堡呈报吧!”

“好!”二人立即离去。

潮来潮往,二人皆畅!隆龙战鼓声中,二人慾仙慾死!良久,良久之后,二人已同入仙

境,不久,她已畅然入眠。

没多久他也欣然进入梦乡。两人因而夜夜春宵。一回生,二回熟,二人越熟之中,更觉

舒畅。

不知不觉之中,二人已连连快活七夜,这天上午,裘贵仁如昔的在前院练剑,花仙女仍

酣睡着。

因为,她昨夜又再度销魂呀!倏然敲门声,裘贵仁便收招置剑。

他上前启门,立见二位中年人并肩而立,他尚未启齿,右侧之人已经拱手道:“敢问公

子姓裘,大名贵仁吧?”

“正是!你是?”

“吾姓秦!来自花堡,敝堡仙女姑娘在此吧?”

“是的!”

“方便赐见否?”

“行!她尚在歇息,二位请入厅稍坐!”

“谢谢!”三人便一起入厅。

不久,裘贵仁便入房附耳道:“有人找你!”花仙女乍醒,立见自己不但一丝不挂。而

且大张着粉腿,她羞喜的立即取被先行覆身。

“贵堡之人来见你!”

“谁?”

“有二位中年人,其中一人姓秦!”

花仙女会意的道:“他们在何处?”

“厅中!”

“好!先会见他们!”

“浴具已备妥!你先沐浴吧!”

“好!谢谢!”裘贵仁便含笑离房。花仙女便边沐浴边忖着。

裘贵仁一入厅,便道:“抱歉!茶已冷!请稍候!”

秦好中年人含笑道:“别忙!可否赐告一事?”

“请说!”

“敞堡姑娘自行来此?”

“是的!她已来十日!”

“嗯!府上只有公子一人乎?”

“不!我另有一祖!他外出办事!”

“听说公子已贯通玄关?”

“是的!”

“谢谢公子退敌搭救敝堡姑娘!”

裘贵仁含笑道:“客气矣!习武者该锄强扶弱,何况,那二人不听我之劝,我只好消灭

他们!”

“杀得好!他们是大同之毒瘤!”

裘贵仁忙道:“我看他们的嘴脸,便知非善类!”

“是的!敝堡已消灭那批恶人也!”

“佩服!”

“不敢当!公子有此身手,为何隐在此地?”

裘贵仁道:“我正在练剑!”“公子何须再练剑呢?”

“我还差得远哩!”“客气矣!普天之下,罕有人能灭华山双杰哩!”

“不!人外有人!世上还有很多的高手!”

“公子如此谦虚,日后必成就不凡!”

“不敢当!尚祈指教!”双方便一阵欢叙着。

良久之后,花仙女方始入厅。

二位中年人便起身行礼道:“参见姑娘!”

“免礼!二位为何来此?”

秦姓中年人道:“堡主请姑娘返堡!”

花仙女摇头道:“吾过些时日,自会返堡!”

“堡主已知姑娘已和裘公子圆房,堡主希望姑娘先返堡,以免进一步影响本堡之声

誉!”

“吾受自行返堡!”

秦姓中年人向裘贵仁道:“请公子赐助!”

“我……我该怎么做呢?”

“请劝姑娘返堡!”

花仙女却沉容道:“否自会返堡!”

说着她已转身慾入内。秦姓中年人闪身一挡,便拱手道:“请姑娘三思!”

花仙女瞪道:“除非汝下手,否则吾今日不会返堡!”

“属下不敢!”

“吾自会返堡!出去!”

“这……”

“出去!”

二名中年人只好低头离去。

裘贵仁不由一怔!花仙女一定神,便柔声道:“汝不悦吧?”

“不!我不了解你为何不跟他们回去?”“汝赶吾走?”立见她的双眼溢出泪光。裘贵

仁忙道:“不!我绝无此意!”

花仙女咽声道:“吾只是舍不得离开汝!”立见她滴下两滴泪。

裘贵仁立似心口被扁上两拳般发闷叫慌。

他急忙上前道:“我绝无赶你走之意思!”

她便顺势抱住他道:“汝可知吾有多爱汝?”

“我知道!我知道!”她立即吻着他。

他只好搂着她。倏见一人来到门口,他立见厅内之景,不由一怔!他不敢相信的揉眼再

瞧!果见裘贵仁正在大厅搂吻一女。

他险些气昏!随后而来之人却啊叫一声。

裘贵仁听此声,立见常仁夫妇已在门前。

他脸红的忙松手后退。花仙女一瞥之下,立即心中有数。

她故意问道:“仁哥!他们是准呀?”

“这……我……”常仁睑色一沉,便向后转及起步走。常氏瞪裘贵仁一眼,便匆匆跟

去。裘贵妇唤句员外,立即掠去。

他一拦住二人,便道:“员外!夫人!请听我说!”

常仁沉声道:“她是谁?她怎会在此地?”

“她叫花仙女!是太原花堡堡主之女,她上回在此地被我所救,员外还记得我杀不少人

吗?那批人为了杀她!”

“花堡堡主之女?”

“是的!”

“她为何在此?”

“她来此申谢!”

“她已来多久?”

“九日!”

常仁的脸色更难看啦!常氏沉声道:“汝二人独处九日?”

“是的!”

常仁沉声道:“汝二人已有肌肤之亲?”

“什么叫肌肤之亲?”

“这!汝是否与她共睡过一榻?”

“是的!我们每夜皆共睡一榻!”

“叫汝祖来见吾!”说着,常仁夫妇已沉容离去。

裘贵仁怔道:“怎会如此呢?”良久之后,他才关门入厅。

花仙女问道:“那二人是汝未来之岳父母吧?”

“是的!他们怎会如此生气呢?”

“乡下人见识少,肚量狭窄!”

“是吗?”

“嗯!吾有些累!”说着,她已直接返房歇息。

裘贵仁却独自在厅中伤脑筋。

冷哼之中,花堡主沉容注视其妻。花氏为之柳眉紧皱。那二名中年人便低头立于厅中。

不久,花堡主沉声道:“夫人总不希望吾去求她返堡吧?”

“贱妾自会处理!”

“她此次若不肯返堡,就叫她永远勿再返堡!”说着,他已沉容离厅。

花氏便向二人道:“烦二位陪吾走一趟。”

“是!”花氏便返房整理行李。

不久,三人已搭二车驰去。他们便尚途,日出而行及日落而息的赶赴高竹村,这天下

午,他们终于抵达竹苑大门前。

正在练剑的裘贵仁便闻声收剑。

他一启门,立见那二名中年人陪一妇人站在门前。

立见秦姓中年人道:“裘公子!请见过堡主夫人!”

“是!参见堡主夫人!”常氏一见裘贵仁,便油生好感。

她便含笑道:“免礼!小女在否?”

“在!请!”香风一阵,花仙女已掠来行礼道:“娘!”

花氏低声道:“随吾返堡吧!”

“这……女儿已是他的人……”

“吾知道!先返堡再议!汝父已震怒!”

“是!请娘稍候!”

“嗯!”花仙女便邀裘贵仁入房。

二人一入房,她便紧搂道:“哥肯赴花堡否?”

“我会向爷爷提及此事!”

“哥可别让小妹失望!”

“放心!爷爷该不会反对此事!”她倏地垫起脚尖,便送上樱chún。裘贵仁忍不住搂吻

着。

良久之后,她才松chún。却见她已脸布泪痕。

裘贵仁心疼的道:“我一定会去看你!”

“谢谢哥!”她便转身收拾衣物。

“好!你收下吧!”

“不!家母另有钱!哥收下吧!”

“谢谢!”她一拭泪,使略整衫裙。

不久,他已拎包袱送她出房。花氏一见裘贵仁替爱女拎包袱,不由大喜!不久,她已陪

女上车。

裘贵仁送上包袱道:“沿途小心!”

花仙女挥挥手,双眼不由溢泪!裘贵仁心儿又疼的道:“别哭!我一定会去看你!”

花仙女不由捂脸轻泣!花氏不由心酸的吩咐车夫启程。

不久,三车已驰向远方。裘贵仁却一直怔立着。良久之后,他一见邻坊注视他,他便默

默开门入内。他便坐在厅中发呆。

良久之后,他不由步入客房。幽香犹飘,伊人却已逝,他不由一黯!他便坐在桌旁发

怔!翌日上午,裘宏一入高竹庄,立见一名妇人拦住他道:“阿仁另有女人!员外及夫人十

分的生气!”

“会有此事?”

“嗯!那女人昨天才走!”

“这!怎会如此?”他便匆匆行去。沿途之村民便纷纷向他打小报告。

他的脸色为之大沉!他一近竹苑,便直接掠墙而入。

立见院中空无一人,他的脸色更臭啦!他一入厅,立见裘贵仁匆匆入厅道:“爷爷回来

啦?”

“汝为何未练剑?”

“我……我……”

“出了何事?”

“我……花仙女来过!她来住九日,昨天陪母返堡!”

“她为何来此住九日?”

“她来谢恩!”

“只有如此吗?”

“她!她还献身!”

“什么?她献身?汝接受啦?”

“嗯!”

“汝……汝……”裘宏全身一抖,双眼立瞪。裘贵仁首次看见其祖如此生气,他立即

道:“爷爷别生气!她已经走啦!我下回不会再留下她啦!”

“员外知道此事否?”

“知道!“汝……员外怎么说?”

“他请爷爷去见他!”

“汝做的好事!”

“我!我错了吗?”

裘宏沉声道:“汝在这九天中,夜夜与她共榻?”

“是的!”

“汝已与她有过夫妇之亲?”

“什么是夫妇之亲?”

“这!汝可有使她流过血?”说着,他已指向胯间。

裘贵仁点头道:“有!她流好多的血及汗!”

“这……汝……唉!”说着,他已扭头离厅。

“爷爷.我……”

“先让吾静静!”

“是!”裘景仁便默默坐在厅中。裘宏一返房,便边收拾衣物边忖着。

良久之后,他再入厅道:“详述首夜之景!”

“好!她一来,我便请她用膳,她取出一坛酒邀我喝光。然后,她趴在桌上。我只好抱

她入客房。”

他便逐一叙述着。裘宏忖道:“此女有心献身,吾该及早指点仁儿呀!”

他便边听边忖着。裘贵仁说完,便低头待训。

裘宏道:“汝喜欢她否?”

“我……我喜欢!”

“走!去常府请罪!”二人立即离去。他们一到常府,门房便请他们入内。

裘宏一见常仁夫妇沉容坐在大厅,他反而吁口气,边行边忖道:“别和这种小人物计较

吧!”不久,二人已经入厅。

裘宏便沉声道:“跪下!”裘贵仁便到常仁夫妇面前下跪。

常仁却只是冷冷一哼!裘宏拱手道:“小孙自幼重病,吾疏于指点夫妇之道,致酿成此

憾,田员外及夫人吩咐吧!”

常仁沉声道:“吾原本慾把巫山及巫溪城中之产业交由令孙掌管。只怪他好色短视,罢

了!”

“员外已取消亲事?”

“尚未订亲,谈不上取消!”

“吾明白!谢谢员外及夫人!叩头!”说着,他已拱手一揖!裘贵仁便连叩三个响头。

不久裘宏又率孙离去。

他一返庄,便挖出存单,印章以及财物。黄昏时分,他们已拎行李离去。他们便先入城

隍庙上香叩谢。

然后,他们到墓前叩谢。

入夜之后,他们已直接离去。“爷爷!对不起!”

“汝没错!咱们先赴花堡!”“好!”不久,二人已掠入山区。

天亮之后,他们已经进入长安。他们便先用膳再投宿歇息。

他们估计花氏母女尚在途中,他们便不急于赶路。

不久,他们已在房中歇息。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超霸的男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