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霸的男人》

第 八 章 艳福果然不是福

作者:李凉

这天上午,裘贵仁携礼陪祖来到花堡门前,裘宏便递出名帖,表达慾拜访堡主之意。门

房便匆匆入内通报。

不久,他已在书房内向花堡主报告。

花堡主瞧过名帖,便沉声道:“吾不见施恩图报之人,汝叫他们趁早离去,花堡不欢迎

他们!”

“是!”门房便匆匆出来。

立见花氏匆匆前来道:“且慢!”

门房立即止步!花堡主却沉声道:“多言无益!”

“老爷!”

“住口!汝不明白吾之意乎?”

“老爷忍心毁孩子之幸福乎?”

“她践踏堡誉时,可虑及后果?”

“这!孩儿不懂事,老爷该给孩儿一次机会!”

“不必!下去!”花氏便低头离去。

不久,他已转达此讯。

裘贵仁为之一怔!裘宏道:“吾可否见见姑娘?”

“抱歉!请吧!”

“贵堡主果真如此吩咐?”

“是的!”说着,门房已递回名帖。

裘宏只好率孙离去。连番之挫折立使他一冷静。

“爷爷!对不起!”

“无缘吧!做正事吧!”不久,他们已搭车离去。

马车一出城,裘宏一见爱孙一直垂头丧气,立即道:“咱们到贵阳好好的协助贵州人

吧!”

“嗯!”

“贵州人经过上回劫监风波,虽然获得咱们之助,如今情况仍然很差。我们不能见死不

救!”

“嗯!”

“吾此次入九阴谷取宝之后,访问过贵州官吏、长者及仕绅,吾已经找到彻底解决之

道!”裘贵仁不由抬头注视。

裘宏道:“吾要先打通贵州与广西、湖南、湖北,四川以及云南之山道,以方便人车之

进出贵州。此举可使贵州人增加工资收入先改善一部分生活,各吏及长者皆已答允协助此

事!”裘贵仁便默默点头。

裘宏又道:“贵州之木、竹及水果甚多,可以对外销售,各吏已允吾人租用各山及收割

销售。”

“嗯!”“贵州多蛇及草葯,吾将雇贵州及云南人捉蛇取胆血炼草葯予以销售,必有不

少的收入。”

“嗯!”

“此外,贵州人祖传之茅台酒甚获好评,吾将搭建大批酒坊酿售茅台酒,它将是一大财

源。”

“有理!”裘宏一听爱孙已有反应,便详述细节。裘贵仁果真听得频频询问及表示意

见。

入夜之后,他们便投宿歇息。

翌日上午,他们便掠入山区。

午前时分,裘贵仁已入洛阳银庄领出本金及利钱。不久,他们便欣然进入酒楼先行用膳

一番。

然后,他们雇车离城。马车一离城,裘宏便侧躺歇息。裘贵仁便盘腿行功着。他经由其

祖之鼓励,已摆脱感情之包袱。

那知,申初时分,马车正沿官道而驰,倏听叮的一声,裘贵仁一睁眼,立即看见前方路

上钉上一支箭。车夫紧张的立即勒马。

车夫喊句“大王饶命!”立即下车。车夫一到路旁,便抱头屈膝而跪。

裘贵仁不由一怔!裘宏起身道:“遇上劫匪啦?”果见近百人持刀棍自林中奔出。“爷

爷!怎么办?”

“杀!出出闷气吧!”

“好!”裘贵仁便直接掠去。

立见一名大汉插腰挥刀喝道:“小伙子!瞧汝如此俊,汝一定舍不得死吧?识相点!献

财保命!”裘贵仁却疾劈出双掌。

轰声大作!惨叫声中,尸体已和血飞出!剩下之十人便骇呼奔向林中。

裘贵仁又劈一掌,便超渡他们。

怒吼声中,已有人自左林中掠来。

裘贵仁正觉不过瘾,便提功行去。咻咻声中,已有二镖先飞向裘贵仁。裘贵仁踏前一

步,便避过二镖。立见三人已经仗刀扑来。裘贵仁便劈出一掌。

轰声之中,那三人便以惨叫声伴奏。鲜血乍喷。三人已撞树而亡!立见八人怒吼的扑

来。裘贵仁便又劈出一掌。

立见八人应声而亡。其余之人纷纷紧急刹车慾逃。裘贵仁便掠入林中疾劈着。

不久,他又超渡这批人。裘宏便上前劈坑埋尸。裘贵仁便沿途劈坑埋尸。

不久。又有一批人怒吼掠来。裘贵仁立扑去。咻咻声中,对方已有二人先射镖。轰轰声

中,树断人也飞!那批人为之骇躲。裘贵仁趁机扑近疾劈着。

他已经有够郁卒,所以,他一出掌便是“日月无涯”杀招,而且越劈越重,杀伤力也越

来越强大。那批人不由哭爹叫娘而逃!

裘贵仁劈杀不久,便超渡他们。他便就地劈坑埋尸。

不久,林中深处又有大批人扑来。裘贵仁见这些人之打扮及凶狞,他立即知道他们也是

劫匪,于是,他立即提聚功力掠去。

立见那批人纷纷射来暗器。裘贵仁便提足功力疾劈不已!轰声如雷!惨叫震天!树飞人

也飞!枝碎人也碎!不出盏茶时间,他已超渡近千人,他一见另有不少人逃向远方,于是,

他便边追边劈着。

终于他追杀入山寨。他追入便宰着。

他遇人便杀着。倏听“救命呀!”叫声,此声如焦雷般宏亮,裘贵仁刚一怔,立听右前

方又传来宏亮的求救声。他便边劈边掠去。

不久,他已掠入一间屋中,立听地下传来求救声。

他寻声找了不久,便掀开木板。立见内有一条长梯及叫声。他便沿梯而下。

立见一人被泡在水中,只剩肩上部位露出水面。他的颈部以及双腕各被铁链绑铐在壁

上。

“好兄弟!救救俺!俺快被泡烂啦!”

“你是谁?你怎会在此地?”

“俺叫袁冲!俺在城内被这批王八蛋在莱中下*葯绑来此地,俺不与他们合作,他们便

把俺绑在此地!”

“真可恶!我该怎么做?”

“右壁上有棍可挖开链!”

“这……太危险了吧?”

“无妨!俺皮厚!不怕疼!”裘贵仁便把长梯搬来架在壁上。

不久,他已拔出袁冲在右腕上之链。

袁冲喜道:“好兄弟!够劲!俺自己来!”立见他抓上颈间之链。

卡一声,他已拔出铁链。裘贵仁道:“袁大哥好大的力气!”

“若非俺被饿三天,力气更大哩!”说着,他已拔下右腕之链。

立见他吸口气,便蹲入水中。

不久,他已拔下双膝及双踝之链。

他哈哈一笑道:“好兄弟!谢啦!”

“小意思!”二人立即离去。袁冲一出困,便匆匆奔跑着。

不久,他已在厨房中大吃大喝着。裘贵仁便到处搜杀着。

没多久,他找不到人,却找到银票及金银。于是,他把它们放入两个麻袋中。他又捆绑

好二袋,便走入大厅。

他又搜寻一阵子,才入厨房。

立见袁冲哈哈笑道:“饱啦!好兄弟!吃不吃?”

“我不饿!袁大哥慾去何处?””

“这……俺也不知道!”

“袁大哥原本要去何处?”

“俺也不知道!老和尚死前只叫俺入中原!”

“袁大哥原先在那边呢?”

“拉萨!’

裘贵仁便怔道:“西藏拉萨呀?”

“是呀!老和尚一直被那些喇嘛看不起,俺也不喜欢拉萨,所以,俺便边跑边问的跑入

中原啦!”

“你跟我走。如何?”

“好呀!不过,你可别让俺饿肚子哩!”

“安啦!包你吃个饱!”

“哈哈!行!走!”说着,他已抓起一只鸡。他便边啃边行着。裘贵仁使沿途劈坑埋

尸。

良久之后,他才拎二袋离去。

他掠纵不久,便发现袁冲跟得上。裘贵仁便放心的掠去。

不久,他已在官道找到其祖。

他不由张望道:“马车呢?”

裘宏笑道:“车夫骇跑啦!他是……”

袁冲立即哈腰道:“老爷子!俺叫袁冲!俺被那批家伙迷昏关了三天水牢,谢谢好兄弟

救了俺!”

裘宏含笑道:“您好!”

“老爷子是好人!您好!”

裘宏含笑忖道:“好一位憨汉!”裘贵仁便简介袁冲。

裘宏含笑道:“吾要入贵州开山,汝愿同行否?”

“行!只要别饿肚皮及做坏事,吾全干!”

“很好!走吧!”三人立即掠去。

不久,袁冲已扛着一袋财物跟掠去。裘宏便含笑带路。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们已经进入镇甸。他们便住宿及吩咐备膳。他们只付一锭白银,三

名小二已忙得团团转。

不久,裘宏更吩咐小二替袁冲买来二套衣靴。他们沐过浴,方始用膳。

袁冲果真是位“大肚汉”。他已在山寨大吃一顿,如今他仍把剩莱饭吃个精光,才连叫

过瘾。

不久,他上塌一躺,巳鼾声如雷,裘宏二人只好到远处房中歇息。

翌日上午,他们便又沿山区赶路。

午前时分,他们便入城饱吃一顿。

然后,裘贵仁入银庄兑换那二大袋财物。他一见兑出三百余万两银票,不由又喜又骂劫

匪。

不久,他们一起出城,他一入林,便掠向山上。入夜不久,他们已进入河南长沙城。他

们便投宿饱吃一顿。

然后,他们返房歇息。

翌日上午,他们便又赶路。入夜不久,他们终于进入贵阳。他们便先投宿用膳。膳后,

他们便各自歇息。

翌日上午,裘宏便赴府衙拜访知府。

这一天,他遍访贵阳城内外不少人士。裘贵仁则在一大早,便买十烤鸡率袁冲离城,不

出半个时辰,他已率袁冲进入九阴谷。

别看袁冲憨直,他乍见那池水,便识货的趴地狂饮,然后,他正经八百的含水润喉徐徐

咽入肚中。“好兄弟!这是甘露哩!”

“是的!它对内功有益!”

“对!老和尚曾带俺到喜什么马拉屎山!”

“喜马拉雅山!”

“对!俺曾在山上饮过雪水,它却比不上这池水冰凉,俺要多喝些再行功,你别吵

喔!”

“行!”袁冲果真趴地连连喝水。

良久之后,他便靠坐在壁前行功。裘贵仁见状便吃果饮水。

良久之后,他方始行功。二人便在谷中行功三日。

裘宏便天天撒钱着,各衙及长者纷纷安排各种工作。对外道路工程便由贵州男人们同时

动工。

裘宏阿沙力的发出双倍工资,而且先发半年的工资,贵州人大喜的放心的天天开路。裘

宏更雇妇人炊午膳及点心供男人们食用。

此外,妇人们采果割桃出去销售。辟路所砍之树及竹便供工人搭屋居住。

裘宏便以三倍的高价买下所有的三十六家酒坊。

他再雇原先之主人及工人们扩建酒坊酿酒。再入云南雇人捉蛇及采草葯。

他更雇人熬草葯掺蛇血及蛇胆入酒。一坛坛的“回春酒”,使进入荒洞及酒仓中。他便

以“银弹功势”推动各工作。

贵州人除老人及孩子外,几乎人人有收人啦!不少店家因而售店做工。裘宏便买下所有

的店面及雇人经营。

他更派人对外买入大批日常用品。他便不停的撒钱。闻讯而来的外地工人为之激增。他

便雇用他们开路。他也预付半年的加倍工资。

工人们为之大乐!工程也更加的顺利开辟着。不少喂蚊子之店面纷纷复业。空屋也住满

了人。

一向比米贵之盐经由裘宏配合官方之大量购入以及廉售,家家户户旨已有不少的存盐。

米缸中也存了不少的米。

人人忙得更起劲着。且说袁冲以九阴谷中之池水及青果维生及行功一个多月之后,他方

始笑哈哈的邀裘贵仁一起出谷。他们便先出城饱吃一顿。

然后他们在林边一片草地上拆掌。袁冲修练伏虎掌法,别看他又胖又壮,动作却很敏

捷,掌招更是有板有眼的甚具威力。

不过,他仍非日月掌招之敌。他因而对裘贵仁心服口服。两人住入一家民宅及天天入林

拆招,裘贵仁亦加强练剑。袁冲有吃有喝有睡,不由大乐!他便天天陪着裘贵仁拆招。二人

之修为因而大进。

这天黄昏时分,他们含笑返回木屋时,倏听一声:“仁哥!裘贵仁怔了一下,立见一名

女子撑伞拎包袱掠来。

呼一声,油伞已经翻顶。裘贵仁啊叫道:“仙女!”

“仁哥!”裘贵仁一掠近,立即止步。

来人正是花仙女,她乍见情郎,便上前一抱。她不由泪下如雨。“你怎会来此?”

“吾找哥数月矣!”

“我去花堡找你,你知道吗?”

“知道!吾当时被软禁,出不来!”

“软禁?”

“是的!家父不让吾见仁哥,更不让吾出堡,吾全靠家母暗助才出堡,寻找得好苦

呀!”

“你可真能找哩!”

“嗯!吾先返高竹村,却发现你们早已离去,吾记得你说过令祖入贵州办事,吾使尚途

找入贵州!”

“原来如此!咦!汝之腹部?”裘贵仁不由松臂后退。

花仙女羞喜的道:“吾已怀哥之子!”

“什……什么?你有孩子呀?”

“嗯!快分娩啦!”

“天呀!天呀!”他忍不住又搂着她。

花仙女不由洋满幸福之色。却听:“衣湿啦!”裘贵仁这才记起尚有袁冲在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艳福果然不是福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超霸的男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