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吃大鱼》

第11章

作者:李凉

千面人魔真不愧为是一只成了精的老狐狸,今日此来,另有图谋,并无意与歹命夫人一争短长,是以,并未深入堡内,仅绕了半个圈儿,便越墙而过,奔离穿云堡。

单挑荒僻无路的地方跑,一口气奔出去四五里地才停下来。

此刻,正当夕阳西下,彩霞满天的时刻,赛珍珠昂首望一下天色,道:“穿云堡之行,对主人至关紧要,为何入而复出?”

千面人魔神秘兮兮地道:“此乃机密大事,老夫不愿让外人撞见。”

赛珍珠道:“那就干脆将她毙掉算了,我就不信那歹命夫人能有通天的本领。”

于面人魔大摇其头道:“不,适才老夫虽与她仅在匆忙交手一合,便已测知,此女功力讳莫如深,在当今武林之世,很可能不作第二人想。”

赛珍珠心有不服,道:“就算是第一流的人物,合咱们三人之力,照样可以送她上西天。”

千面人魔一字一句地道:“老夫是怕万一失手,很可能就会惹出天大的麻烦来,老夫怀疑,歹命夫人不但武功奇高,而且身份特殊。”

丁宁道:“主人,她会是谁?”

千面人魔道:“八成是罗四维的老婆纪香云。”

丁宁道:“然而,据江湖传言,纪香云是一个全然不懂武功的圈外人?”

千面人魔道:“浑球,十几年的时间,可使娃儿变成大人,也可以使一个手无妨鸡之力的人成为武林高手。”

赛珍珠道:“难道主人打算就此罢手不成?”

千面人魔嘿嘿冷笑一声,道:“当然不,为了今日之事,老夫已筹划十年以上。怎可半途而废,咱们先到前面的镇上歇歇脚,吃顿饭,入夜之后再来。”

前行半里,就是阳关大道,再进数十丈,忽见眼前人影穿梭,进路被人给堵上了。

不是风儿、阿呆、小鱼儿,也不是张停停与歹命夫人,而是黑凤凰冷寒燕和俏罗刹雷玉娇母女,以及杀人不见血巴六、黑豹子金八,乃至他们手下的一大群绿林好汉,黑压压的不下数十人。

冷寒燕显得很激动,首先开腔说话道:“天豹,我们母女找你找得好苦,终于找到了。”

俏罗刹雷玉娇亦真情流露地道:“爹,女儿好不容易见到了自己的亲阿爸。”

冷寒燕母女,一个认夫,一个认爹,皆神情激奋不已,千面人魔却木然不为所动,冷冰冰地道:“你们是什么人?”

黑凤凰道:“老身冷寒燕。”

俏罗刹道:“小女子雷玉娇。”

千面人魔冷哼一声,道:“你们的老公与阿爸又是哪一个?”

“冷寒燕道:“是绿林盟主,黑道上的总瓢把子,铁胆魔星雷天豹。”

“那你们就该去找姓雷的,找老夫干嘛,真是莫名其妙!”

“你——你不是天豹?”

“雷天豹是老夫这个样子吗?”

“当然不是,你戴有人皮面具,但你的身材,你的眼神,你的举止行动,老身自信还可以认得出来。”

“可借你认错了人,老子没有老婆,自然也不会有女儿。”

黑凤凰冷寒燕硬是不信邪,上前数步,再细一打量,依然坚持自己的看法,道:“天豹你我夫妻一场,就算你骨化飞灰,寒燕照样可以认得出。”

杀人不见血巴六道:“不错,总瓢把子与我们相处多年,一举手一投足间便可清楚识得。”

黑豹子金八道;“自从当年劫杀官兵,抢去百万响银,复将穿云堡罗家杀得鸡犬不留,满门灭绝后,官府及白道上的人追捕甚紧,总瓢把子一直心存顾忌,躲躲藏藏,但此刻情形不同,全是自家人——”

金八言犹未尽,被干面人魔的一声虎吼打断,截截道:“他妈的,桥归桥,路归路,咱们河水不犯井水,谁跟你是自家人,别尽往自己脸上贴金。”

言罢,放开大步就走。

却被冷寒燕等人封死,寸步难进。

黑凤凰冷厉着声音喝问道:“你既非我的丈夫雷天豹,那是何人?”

“老夫千面人。”

“千面人,老身想知道,绿林令如何落在你的手中?”

“这?”

“你答不出来,是不正?”

“是跟人赌博赢来的。”

“跟谁?是天豹吗?”

“他不曾通名报姓。”

“长相身材如何?”

“身材跟老夫差不多,甚是魁梧昂藏,一脸的络腮胡子,是黑的,不是红的。”

“嗯,这是天豹,没错,他生性好赌,冷寒燕相信有此可能,但除非输得一文不名,于情于理他绝不会拿‘天王之星’出来赌。”

千面人魔冷冷一笑,道:“知夫莫若妻,事实确是如此。”

冷寒燕步步紧迫地追问道:“天豹生性刚烈,从不服人,赌输之后,他一定会跟你赌命?”

“夫人之言差矣,我们仅仅对了三掌。”

“结果如何?”

“姓雷的三掌皆败,甘拜下风。”

“后来呢?”

“你丈夫挺有种的,拍拍屁股便走啦。”

“可是,十余年来他并未回家,亦无一音半讯。”

“这是你们家的事,与老夫何干?”

“老身认为,除非你是天豹本人,否则,你必然就是杀人的凶手。”

“有这么严重?”

“不是严重,而是事实清清楚楚地摆在你面前,不是朋友,便是敌人!”

突闻赛珍珠大发娇唤道:“主人,这个婆娘太呼叨,何不送她上西天,免得误了咱们的事。”

英雄所见略同,千面人魔亦有此同感,说道:

“好主意,老夫正在怀疑,今天是不是吃错了葯,为何会如此大慈大悲,奶奶的,杀啊,杀掉一个少一个,杀掉一对少一双”

发话同时,人已虎扑而出,一刹时便如连珠炮似的攻出七掌。

好厉害也好残酷的干面人,七招快攻,招招都是杀手,冷寒燕、雷玉娇、巴六、金八等人见势不妙,及时弹身退走,别人却做了他们的替死鬼,立有七名绿林好汉血染黄沙。

冷寒燕大发雌威道:“千面人,你这等于承认是杀死我丈夫的凶手!”

千面人魔痛快淋漓地道:“就算是吧!”

杀人不见血巴六道:“黑道的归黑道,老夫要你将绿林令交出来。”

千面人魔道:“你是什么东西?”

巴六道:“不是东西,是人,第四十八分舵主巴六,人称杀人不见血。”

千面人魔冷笑道:“杀人不见血?老夫现在非要你见血不可,而且是最后一滴血。”

此人的确够狠够毒,尤其功力高深莫测,猛地打出一拳,打烂了巴六的胸肌.打碎了他的肋骨,竟然打进胸腔去,将他血淋淋的心脏给掏出来。

直看得雷玉娇母女,金八等人魂飞天外,气冲斗牛。

冷寒燕声如夜案悲鸣:“给我上,杀了这个魔鬼。”

黑豹子金八道:“统统上,将他干刀万剐,碎尸万段!”

话是说得够硬,奈何技不如人,千面人魔宛若一只嗜杀成性的野兽,见一个杀一个,见一对杀一双,没有一个人有还手的机会,也没有一个人能够逃过他的追魂一击。

“杀!杀!杀!”

在一片喊杀声中,如入无人之境,所向披靡,再加上丁宁、赛珍珠的前呼后应,何消顿饭工夫,便将数十名绿林好汉屠杀一光。

仅黑凤凰冷寒燕、俏罗刹雷玉娇、与黑豹子金八落荒而逃。

“看打!”

“看打!”

“纳命来!”

丁宁和赛珍珠各打出一支凤尾刺,分袭雷玉娇母女,千面人魔则再一次展露绝妙神技,一只铁制义肢闪电飞出。

冷寒燕、雷玉娇听得风声贯耳,矮身避过了凤尾刺,黑豹子金八却没有他们的好运气,警觉有异的同时,铁手已然打到,打得皮开肉绽,骨碎脑溢,当场倒地了帐,向阎王爷报到去了。

冷寒燕母女吓得透体生寒,连看一眼金八的时间都不敢浪费,便即乘着夜暗,投入暮色苍茫中。

赛珍珠道:“主人,咱们要不要追下去?”

于面人魔道:“算了,光棍只打九九,不打加一,冷寒燕失去丈夫已经够可怜了,给她母女一条生路吧。”

丁宁的眉头微微一挑,旁敲侧击的道:“主人可是真的杀死了铁胆魔星雷天豹?”

“哼!”

千面人魔的答覆只是一声冷哼,令人高深莫测,掉转头来又走回头路,向穿云堡的方向奔去。

就在他们三人去后不久,附近的乱石丛中,突然冒出来三个人,正是凤儿、阿呆、和小鱼儿。

三小来此已久,刚才的一切仅已耳闻目见,阿呆恨得牙痒痒的道:“妈的,糟老头凶残成性,简直就是魔鬼的化身。”

小鱼儿道:“他本来就是个魔鬼,不值得大惊小怪,令人头痛的是他的真实身份。”

风儿道:“照目前的情形看,他根本不可能是铁胆魔星雷天豹。”

小鱼儿道:“头痛的焦点就在这里,他到底是谁,咱们毫无线索所寻,而且,找不到雷天豹,就没有办法查出穿云堡少堡主的下落来,其他很多问题亦皆无法迎刃而解,这对本帮的声誉而言,可能会有所损伤。”

阿呆板着手指头盘算道:“对本帮的财务损失更大,石老头的三千两势必要退回去,纪香云的重酬也泡汤了,再加上雷天豹本身的四万两赏金,伤脑筋,一来一去,数目好大,简直灾情惨重,可以吓死人。”

风儿道:“事已及此,干着急也没有用,糟老头已去远,咱们快下去吧,免得错失良机。”

小鱼儿闻言精神一振,立以行动代替了答覆,咬着千面人魔的尾巴追下去。

又见穿云堡。

穿云堡的大门洞开。

丁宁、赛珍珠、千面人魔踏月而来,瞻前顾后,轻手轻脚,好似幽灵鬼魅,更似摸黑行窃的扒手。

接着,风儿、阿呆、小鱼儿也到了,同样小心谨慎,步步为营,掩掩藏藏地紧跟在他们后面十数丈外。

千面人魔先在穿云堡内四处乱逛一通,确定无人躲藏,亦无人跟踪,这才放心大胆地直往量后行去。

他哪里也没去,直奔绝壁下方的山洞。

取出“天王之星”,严丝台缝地放进了那个多角形的洞孔里。

然后,卸下背上的长形包袱。打开来,乌剑、玉银、太极棍赫然全在里面。

他哪里知道,这些东西早已被三小掉了包,是他精心特制的仿冒品,由于制作得唯妙唯肖,精巧无比,居然连他自己也分辨不出真假来。

但是,铁门上和洞孔却分辨得出,根本插不过去。

起先,他还以为是夜暗视线不明,插的方法错误,待命丁宁点燃火种,依然不得其门而入。

这时候,千面人魔才恍然大悟,弄明白毛病出在哪里,猛地一把捉住了丁宁的胸衣,怒不可挡的道:“杂种,是不是你掉了包?”

丁宁吓得浑身打颤,惶惊万状地道:“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千面人魔面目狰狞,变得恐怖万分,铁手倏举,紧紧地扣住了丁宁的天灵盖,杀气腾腾地道:“没有?那真的乌剑、玉镯、太极棍跑到哪里去了?”

丁宁屁滚尿流,魂不附体,双腿发软,已呈半瘫痪状态,极力分辨道:“奴才不知道,真的一点也不知道。”

放开丁宁,千面人魔又抓住了赛珍珠的长发,厉色喝问道:“婊子,大概是你干的吧?”

赛珍珠的表现比丁宁沉着多了,不慌不忙、嗲声嗲气地道:“主人说哪里话来,奴婢日日夜夜,除了拉屎撒尿外.无时无刻不睡在主人身边,我哪有时间偷换主人的宝贝东西。”

千面人魔听她言之成理,当即将赛珍珠松手放开,恶煞似的神情也稍稍缓和一些,道:“可恶,可恶,乌剑、玉镯、太极棍究竟是被哪个天杀的动了手脚?”

赛珍珠有条不紊地道:“乌剑、玉镯、太极根不是主人命凤儿、阿呆、小鱼儿,向王化、游金河、张忠夺取来的东西吗?”

“是呀。”

“奴婢记得清清楚楚,在开封龙安客栈时,主人又将这些东西交给了那三个小萝卜头。”

“珍珠,你有所不知,交给他们三人的,只是老夫特制的一套膺品,真的东西一直留在我老人家自己身边。”

“主人为什么这样做?”

“为了掩人耳目。”

“换句话说,乌剑、玉阈、太极根,一真一假,共有两套东西?”

“不错。”

“主人手里的既然是冒牌货,那么,必然是被凤儿、小虎、小龙掉了包,真的东西又回到他们三个小家伙的手里去了。”

“可是,除穿云堡之外,咱们并未和这三个小鬼头碰头呀。”

“这三个小鬼是天生的鬼灵精,可能是发现被骗,心有不甘,伺机动了手脚,记得昨天夜里,挑灯夜战,可能是太累的关系,睡得好沉得死——”

千面人魔听到这里,扬臂猛然在铁门上打了一拳,截口说道:“对,一定是这三个小杂种的杰作,除他们之外。再无他人。”

一扭头,又对丁宁道:“免崽子,前天,你跟他们会面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鱼吃大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