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吃大鱼》

第12章

作者:李凉

三批人马,兵分三路。凤儿、阿呆、小鱼儿居中,歹命夫人与林清风在右,安乐公主段菲菲和宗轲在左;展目望去,满山遍野都是追猎千面人魔的人。

可是,说也邪门,几乎是摩肩接肩,手牵着手,追赶的人这么多,竟被他们逃之夭夭。

许是由于地形太过复杂的关系,大家伙搜遍了整个山谷每一个地方,竟如幽灵鬼魅一般,再也没见到他们的一影半踪。

于是,只好将搜索的范围扩及其他的地方。

甚至,扩大到葫芦谷以外的方圆数十里内。

然而,找不到就是找不到,从大白天一直找到夜晚,始终没再见到千面人魔、丁宁与赛珍珠。

三个活生生的人,好似化作烟雾,烟消雾散,乘风而去。不得已,凤儿、阿呆、小鱼儿、安乐公主等人,只好垂头丧气地,跟着林清风返回葫芦谷。

而歹命夫人母女则已不知去向,可能是兀自去追赶千面人魔去了。

铁掌排云林清风真不愧为是领袖武林的人物,不仅不记前嫌,还在白楼设下盛宴,热诚款待。

席间,小鱼儿一本正经地道:“林谷主,真不好意思,本帮原是来找麻烦的,承林大侠大度宽容,化敌为友,居然变成葫芦谷的座上之客,现在夜色已深,说不定还要在贵谷借宿一晚呢。”

林清风哈哈一笑道:“欢迎,欢迎,只要诸位不嫌本谷鄙陋,尽管住下来就是,至于日间之事,相信纯粹是千面人魔唆使的结果,老夫不会放在心上。”

阿呆秉性憨厚耿直,脱口就说:“不过,本帮前已言明,今日此来,也是为小鱼帮向葫芦谷的领导权挑战的。”

林清风的脸色微微一变,但很快便恢复原状,笑声更为爽朗响亮,道:“武林本来就是一个最讲求实力,也最现实的舞台,强者为王,胜者当道,谁的本事大,谁就可以号令天下,三位小友英气勃发,锋芒毕露,不禁使老夫想起一句古话来。”

凤儿道:“哪一句古话?”

林清风慢吞吞地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假以时日,领袖武林的必然非小鱼帮莫属。”

小鱼儿却不作如是想,暗道:“哼,别把小鱼帮看扁了,还要等。那多累啊,现在就可以取而代之。”

表面上则颇有分寸地道:“客气啦,客气啦,将来的事谁也不敢保证没有变化,说不定还需要经过一番艰苦征战,才能使万众归心,一统武林。”

好一个“万众归心,一统武林”,简直雄心万丈,野心勃勃,葫芦谷的人闻言莫不为之动容,脸色一变再变。

安乐公主段菲菲则是小鱼儿的一位忠诚支持者,郑重其事地道:“小鱼儿,你放心,本宫绝对支持小鱼帮,如有任何障碍,菲菲愿无条件的助你一臂力。”

小鱼儿敬了安乐公主一杯酒,道:“公主厚爱,本帮主当面谢过,但不知因何会跑来此地?”

段菲菲含情脉脉地望着他,声如燕语莺啼:“本宫是为了追寻千面人魔,想讨回‘天王之星’,盲人瞎马,无意中闯进了葫芦谷的后山,竟碰巧遇上那老魔,竟又失之交臂,实在令人扼腕。”

小鱼儿转对林清风道:“真对不起,由于本帮的莽撞行事,给贵谷惹来不少麻烦。”

林清风笑呵呵地道:“小鱼帮主说哪里话来,老贼十九是冲着林某来的,诸位适逢其会,正巧帮了大忙。”

阿呆楞了一下,道:“什么?你说千面人魔是冲着林谷主来的?”

林清风颔首道:“事实确有此可能。”

凤儿道:“记得林谷主曾说过,糟老头身怀穿云堡、神仙谷两大门派的绝技神功,莫非真的是林谷主的大师兄圣剑无影贺天雄。”

林清风面色凝重地道:“此事体大,老夫也不敢妄下断语。”

小鱼儿道:“据在下所知,林谷主乃出身神仙谷,是黄山老人的衣钵传人之一,是不是神仙谷内部曾经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这——”

基于家丑不可外扬的心理因素,林清风话到口边又咽回去,未将神仙谷当年的一桩丑事内幕说出。

人家不愿意说,三小自亦不便追问,小鱼儿道:“如说老魔确是为葫芦谷而来,那么,糟老头可能尚未远去,甚至可能因为咱们搜捕太紧,仍然躲藏在葫芦谷内,今夜大家都最好当心点!”

安乐公主段菲菲道;要不要本宫派人协助?”

林清风道:“谢了,本谷主已有周密部署,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绝不会逃出林某的耳目。”

段菲菲微微一笑,再度朝小鱼儿投去深情的一瞥,当即向主人告个罪,领着宗轲将军,众武士及宫女等,在葫芦谷的一位管事引导下,离开白楼,转往宿处。

小鱼儿等人亦已酒足饭饱,方待起身告退,忽见另一名管事进来说道:“阿呆先生,有一件事还请务必大力帮忙。”

阿呆一怔,道:“是什么事呀?”

管事道:“被梅花毒针射中的弟兄,至今仍昏迷不醒,可否请惠赐解毒之葯?”

阿呆闻言如梦初醒地拍打一下自己的后脑勺,道:“哎呀,你不说本二帮主差点给忘啦,这事好办,撤一泡尿就没事啦。”

林清风惊疑不迭地道:“撒一泡尿就可以解决问题?”

阿呆道:“骗你是王八。”

林清风道:“这是什么玄虚?”

小鱼儿道:“谁知道,完全是七杀凶神张忠的得意杰作。”

阿呆傻呼呼地道:“不过,效果却是屡试不衰,百尿百中,怎么样,要不要我阿呆去帮忙撒尿?”

管事呆板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道:“既然撒尿便可解毒,我们可以自行解决,不敢劳二帮主的驾。”

阿呆忽然想起一件事来,道:“注意,尿也不能乱撒,一定要撒在头上才有效。”

管事称谢离去,另一名手握宝剑,身穿夜行衣,似是守夜的大汉匆匆而入,对林清风道:“启禀谷主,谷外有人求见。”

铁掌排云道:“是哪一位?”

大汉恭恭敬敬的道:“来人自称是穿云堡的总管石友江。”

“穿云堡”三字,份量不轻,林清风马上正容说道:“快去知会一下石老,说我林清风亲自出迎。”

大汉诺诺连声而退,林清风亦接踵跟出,不久,门外便响起了铁掌排云爽朗的语声:“石老归隐已久,今天是什么风把你老给吹来葫芦谷?”

石友江的声音道:“老朽此来,主要是想谢谢林谷主对穿云堡的臂助之恩,自从罗家惨遭灭门横祸后,林大侠振臂一呼,曾与武林四庄四处追杀雷天豹、王化、张忠、游全河等江洋大盗,云天高谊,没齿难忘,石某是特来谢恩的。”

“哪里,石老言重了,武林一家,此乃侠义道份内之事,何足挂齿。”

“另外,老朽还想顺便找一个人。”

“不知是哪一位?”

“就是小鱼帮的三位帮主。”

“巧极了,他们正作客敝谷。”

凤儿、阿呆、小鱼儿听到这里,立即迎了出去,与石友江在阶前相遇。

小鱼儿道:“石总管可是有新的资料提供?”

石友江止步道:“老朽是想来请教,关于罗夫人母子的行踪下落,三位小友可已探听出什么眉目来?”

凤儿道:“有,你的运气不错,已经理出一点头绪来。”

石友江精神大振,道:“罗夫人现在何处?”

阿呆道:“虽然还不知道纪香云的确切居处,不过,总而言之,她还活在人世,没有死就是啦。”

石友江追问道:“这消息三位是如何得知的?”

小鱼儿将巧遇歹命夫人的事说了个大概,道:“是歹命夫人告诉我们的,歹命夫人正是罗夫人的好朋友。”

“少堡主的行踪又如何?可是与主母生活在一起?”

“据歹命夫人说,早已被雷天豹掳去。”

“铁胆魔星失踪已久,生死不明,这事就难办了。”

“可不是嘛,一个铁胆魔星,牵扯着无数无头公案,找不到雷天豹,就解不开这个结,姓雷的简直是一个魔鬼,一个幽灵。”

阿呆道:“糟老头不是曾承认,雷天豹已经被他杀死啦?”

凤儿道:“糟老头本人,也是一个地道的幽灵,一个魔鬼,他的话根本就不足采信。”

听得石友江摇头叹息不止,半晌始道:“但不知在何处可以找到歹命夫人?”

小鱼儿道:“你的运气真是太好啦,天黑之前还在此地,目前可能仍在葫芦谷附近追千面人魔。”

阿呆道:“万一找不到,可以跑一趟开封,歹命夫人就寄居在逍遥在。”

林清风道:“石老,别尽站着,快请里面坐,有话慢慢从长计议。”

石友江却另有主意,道:“不,谢谢,老夫想这就去找歹命夫人去,万一找不到便跑一趟逍遥庄,罗家惨遭灭门,小老儿责无旁贷。”

说走就走,深施一礼,便即匆匆离去。

夜色已深,三小亦未再久留,告别林清风,往红楼投宿。

孰料,沐浴完毕,刚与凤儿道过晚安,阿呆和小鱼儿还没来得及上床,忽见早先熟识的那两名宫女,神色慌张地将鱼儿叫到楼外去。

宫女甲道:“小鱼公子,大事不好,我们宫主出事啦。”

小鱼儿一惊,道:“出事啦?出了什么事?”

宫女乙道;“跟以前的情形几乎完全一样。”

小鱼儿道:“你最好把话说清楚点。”

宫女甲道:“公主体内的蛊虫元神又在兴风作浪。”

宫女乙道:“都是因公子而起,我们公主一见到公子,就芳心大动。”

宫女甲道:“我家公主实在太爱公子了,只要芳心一动,蛊虫便跟着作怪,准得很。”

小鱼儿道:“那该怎么办?”

宫女乙道:“还是老法子,必须阴阳交泰,方可渡此劫难,不然定会*火焚身而亡。”

宫女甲道:“而且,这是第二次,非得行敦伦大事不可,否则,我家公主只有死路一条。”

小鱼儿犹疑不决道:“事关公主名节,这样恐怕不妥吧?”

宫女乙道:“公子怎么这样迂腐,事毕之后你就是我们大理国的驸马爷啦。”

宫女甲道;“再说,我们王爷又没有太子,王爷百年之后,小鱼公子说不定就会登基为王。”

小鱼儿此刻亦感觉得到,体内的蛊虫元神也在开始作怪,*火正在逐渐上升,生理的某些部位已开始膨胀,但仍支吾其词地道:“可是,本帮主已经有很要好的女朋友。”

宫女乙道:“是不是那位凤儿姑娘?”

小鱼儿道:“是呀,我们已经有很深很深的感情基础。”

宫女甲道:“这不是问题,我们公主不是一个小心眼的人,公子可以再纳她为妾。”

小鱼儿道:“我们认识在先,这对凤儿来说是不公平的。”

宫女乙道:“我们公主最是宽宏大量,就算两头大也没有关系。”

宫女甲道:“就算是细姨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事毕之后,你们三头六面,可以人坐下来慢慢商量,此刻就请别再磨蹭,快快动身吧。”

宫女乙道:“我的小祖宗,救火如救火,求求你,拜托拜托,耽搁太久恐怕就没有救啦。”

小鱼儿寻思少顷后,断然决然地道:“好吧,救人要紧,本帮主也顾不了太多,不知公主现在在哪里?”

宫女甲道:“在黄楼。”

小鱼儿道:“那我们就走吧。”

突闻阿呆的声音说道:“我阿呆先生也去。”

余音尚未落地,人已从一根石柱后面冒出来。

小鱼儿错愕一下,道:“阿呆,你要去哪儿?”

阿呆正经八百地道:“为朋友可以两胁插刀,去帮你的忙呀。”

小鱼儿眼一瞪,道:“浑球,你可知道我要去干什么?”

阿呆面不改色的道:“知道,你不是要去‘屠杀’吗?”

“既然晓得是去‘屠杀’,你还敢大言不惭地去插一脚?”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咱们合力施救,这样效果可能会更好更快。”

“好你的头,如果事后菲菲得知惨遭轮暴,不活活被气死才怪。”

“既然如此,你又决定得这样清痛苦,干脆由我阿呆先生代打好啦。”

“阿呆,你与雷玉娇已有婚约在先,是死会,你不怕阿娇找你大兴问罪之师?”

“嗨,天高皇帝远,反正阿娇也不在身边,管她的,倒是凤儿就近在咫尺,一旦被她识破,准会气个半死,从今以后,你就甭想过好日子。”

这话正好说在小鱼儿的痛处,不禁大感犹豫起来,一时进退失据,不知如何是好。

无可讳言,安乐公主段菲菲是个大美人,小鱼儿对她印象绝佳,而且已有肌肤相接,躶裎相对的事实,尤其又有体内的蛊虫元神在推波助浪,如说无动于衷,简直是欺人之谈。

然而,他与凤儿乃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从小一起长大,早已是非君莫嫁,非卿莫娶,感情根深蒂固,爱对方胜过爱他们自己,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鱼吃大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