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吃大鱼》

第13章

作者:李凉

黄山。

神仙谷。

谷口本来就不大,正当中还建有一个亭子,上书‘下马亭’三个斗大的金字。

亭子两旁又没有拒马,入口处仅可容一人通过,马儿根本过不去。

当三小到达现场,看到这般情形时,阿呆立即在马上大声哈喝道:“喂,神仙谷内有人在吗?”

谷内有一小屋,屋内走出一位两鬓飞霜的老娘来,脸色阴沉沉地道:“娃儿们有何见教?”

凤儿客客气气地道:“老婆婆,我们想入谷去,可否请将拒马移开?”

妇人虽已老迈,两双眸子却清澈如电,冷冷扫了三小一眼,道:“有事吗?”

小鱼儿道:“是找人。”

老姐道:“找哪位?”

阿呆道:“神仙谷主凌波仙子上官婉倩。”

老妪闻言脸色大变,抬起一张满是皱纹的老脸来,语冷如冰地道:“我们谷主早已金盆洗手,退出武林,目前正在闭关潜修,不见客。”

凤儿听得一呆,道:“见见黄山姥姥也可以。”

老妪盘问道:“有什么事?”

小鱼儿道:“机密大事,只能跟黄山姥姥或上官谷主当面谈。”

老妪迟疑一下,道:“且先报上名失.容老身通报进去,姥姥见不见你们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三小报上名来,老妪立命一位青衣女子入内禀报。

不一时青衣女子去而复返,在老妪耳畔轻语数言。

老妪道:“你们可以入谷,但必须照本谷的规矩行事。”

小鱼儿道:“什么规矩?”

老妪指着‘下马亭’三字道:“请下马步行。”

阿呆道:“有马代步,省时又省力,这规矩太落伍啦,早该淘汰。”

老妪肃穆庄严地道:“这规矩并非黄山派所订,‘下马亭’亦非神仙谷自己建造,而是武林同道当年为了尊重黄山主人捐资兴建的,江湖各派,不论何人,至此皆必须下马步行。”

阿呆道:“难不成神仙谷主亲生的女儿也要受此约束?”

老妪并没有弄懂他的言外之意,道:“连谷主本人亦不得例外,普天之下只有姥姥一人可以骑马乘轿而越。”

小鱼儿想了想,道:“好吧,马马虎虎,青青菜菜,小鱼帮入境随俗,就给黄山派一个面子吧。”

三人翻身下马,猛一拍马屁股,任由马儿自己去找草吃,凤儿、阿呆、小鱼儿则鱼贯入谷,沿着山路向前走。

行行复行行,不久便远远看到,半山腰上有一座巍峨壮丽的建筑物。

可是,通路却被另一个小亭子挡住。

‘解剑亭’三字,有目共睹,亭前阶下,一字儿排开,共站着七名少女,个个花容月貌,清丽脱俗,分着红、黄、橙、绿、蓝、靛、紫七种颜色的衣服,亮丽而又醒目。

阿呆色迷迷地瞄了七名少女一眼,嘻皮笑脸地道;“好漂亮的妞儿,神仙谷的女人简直跟仙女一样的美,没有男人吗?”

红衣少女笑盈盈地道:“没有。”

阿呆左顾右盼,手舞足蹈地道;“好,好,我阿呆先生决定长住神仙谷,不想走啦,准备落地生根。”

黄衣少女冷然一晒,道:“对不起,神仙谷并不欢迎男人。”

小鱼儿一怔,道:“你们不正是来欢迎小鱼帮的吗?”

紫衣少女道:“我们是奉命来执行本谷的规矩的。”

凤儿道:“又有哪种规矩?”

绿衣少女指着亭子道:“这是解剑亭,请依规矩行事。”

阿呆笑呵呵地道:“我们并没有带剑,这一关可以免啦。”

蓝衣少女指着他的太极棍道:“剑只是概括而言,应该包括所有的兵刃暗器在内。”

凤儿道:“你是说这些东西皆必须留在解剑亭内,不准带到里面去?”

靛衣少女点点头,道:“尚请三位小友惠予合作。”

阿呆道:“这个臭规矩是谁订的?”

领路的青衣少女道:“也是天下英雄的意思。”

小鱼儿道:“可是怕有人行刺?”

紫衣少女道:“当年立此规矩的原意是,为了表示对黄山老人、黄山姥姥的尊敬。”

阿呆舞动一下手中的太极棍,道:“东西交给你们,万一不小心弄丢怎么办?”

红衣少女道:“本谷自当负责赔偿。”

“哼,只怕有些东西你们根本赔不起。”

“神仙谷冠盖武林,没有赔不起的东西。

“有!”

“什么?”

“乌剑、玉镯、太极棍!”

“你的意思是说——”

“不错,这些东西就在本帮手中。”

“这——”

红衣少女支吾其词,不知如何作答。

小鱼儿道:“为了大家方便,我看就不必解剑啦。”

黄衣少女却坚持不肯退让:“不行,这是行之多年的老规矩,例不可破。”

小鱼儿道:“本帮主是为你们设想,怕神仙谷赔不起,贻笑武林。”

“神仙谷愿负责到底。”

“假如小鱼帮不肯接受呢?”

“三位可以请回,本谷绝不强人所难。”

“抱歉,小鱼帮非入神仙谷不可。”

“那你们就只有一条路可走。”

“哪一条路?”

“硬闯!”

“硬闯?”

红衣少女玉面一寒,道:“不错,硬闯,只要小鱼帮能闯过我们七个人的封锁,通过‘解剑亭’,神仙谷同样以礼相待。”

小鱼儿剑眉一扬,道:“好主意,七位大姐请留神啦,稍待可别怪我小鱼儿不懂得怜香惜玉。”

阿呆喜上眉梢地道:“既然可以武力解决,何不早说,害得阿呆先生磨了半天的牙,好不累人呀!”

凤儿的话最简洁有力,只有一个字;“闯!”

乌光一闪,化作漫天剑影,一招‘横扫干军’,从红衣攻到紫衣,七仙女一个不剩,每人皆遭到攻击,金铁相撞,声如钟鸣,七支剑全部断去二三寸长的一截。

凤儿的攻势出奇的快,快到毫巅,七仙女瞠目结舌,仍目惊魂未定,阿呆的太极棍又已乘风破浪而到。

“杀!”

专打七仙女吃饭的脑袋,惊得众莺燕花容大变,毛骨悚然,一齐将头低下来。

“杀!”

小鱼儿的折扇又及时攻到,掠胸而过,在每人的胸衣上划出一条七八寸长的口子来。

双臂一抖,人已越过七仙女,穿亭而出。

凤儿早在亭外,阿呆也接踵而到,七仙女羞得满面通红,双手捧胸,这一切来得太快,好似暴雨狂风,当他们想到截杀时,已经慢了半步。

红衣少女泼妇似的大骂道:“你们简直是大骗子,卑鄙!下流!”

阿呆以牙还牙地骂道:“你们是特大号的大笨蛋,低能!无用!”

小鱼儿道:“阿呆,放庄重点,别破坏了咱们小鱼帮的清纯形象,须知这是神仙谷,可能是凤儿的家,别让部属们笑话,少谷主交上了坏朋友。”

面前是一道长阶,台阶的顶端便是神仙谷的大庄院,三小迈开大步,拾级登阶而上。

台阶好高好长,足有百十余级,好不容易走完最后一级,通过一段平坦的石地,正准备跨步入门,忽见一位云鬓高挽,白发苍苍,但却面如冠玉,双目炯炯有神的老太太当门而立,挡住去路。

阿呆道:“好狗不挡道,能不能让一步路?”

老太婆脸色一沉,道:“放肆,小子有本事自己来闯。”

小鱼儿道:“听说凭本事闯入神仙谷,贵谷同样以礼相待,这可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老太婆声若洪钟地道:“未入此门,仍不能算是进入神仙谷。”

“你是要咱们闯?”

“只怕娃儿们不敢。”

“笑话,不敢就不会来了!”

“那你们就闯闯看!”

“哼,闯就闯,谁怕谁呀。”

话一落地,招亦出手,三人一齐行动,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攻上去。

原以为三人是凭拳脚功夫,强行硬闯,孰料,攻至丈许以内时乍然变了样儿。

“看打!”

“照打!”

“小心在老脸上留下记号!”

冷不防改变战术,以暗器出击,凤尾刺、铁葡萄、麻将牌、天九牌,交织成一道火网,焦点全部集中在白发老妇的头上。

白发老妇好矫健的身手,尽管出其不意,猝不及防,仍然未见慌乱,衣袖一抖,就像是捕鱼捉蜂的网儿,将暗器兜住。

可是,就这么一瞬间的耽搁,凤儿和阿呆已作了漏网之鱼,溜进大门去。

砰!铁葡萄也漏掉一枚,就在白发老妇面前爆开,被她一掌劈成细末碎粉,接着,人随掌进,以一箭穿心之势猛攻小鱼儿。

小鱼儿胆子好大,硬往上冲,口中虎吼道:“你想以老欺小,门儿也没有,本帮主专门以小吃大!”

夸下天大的海口,用的则是声东击西,虚张声势的战法,这倒并非是他们畏惧神仙谷,而是因为凤儿可能是神仙谷主上官婉倩的女儿,故而手下留情,免使大家尴尬不愉快。

职是之故,小鱼儿快攻三掌,随即借力倒纵,凌空一个急转身,已越墙而过,泻入院内,当白发老妇发觉中计时、已经来不及挡阻。

名门正派,果然言而有信,既未再战,亦未刁难,白发老妇亲自将三小迎至一间花厅,待凤儿等人先后落坐,有人献上香茗后,老太太始开口说道:“不知哪一位是小鱼儿帮主呢?”

小鱼儿欠一下身子,道:“正是区区在下我。”

白发老妇望了阿呆和凤儿一眼,道:“那么,这一位小英雄想必一定是阿呆二帮主,那一位女侠是凤儿三帮主,自古英雄出少年,正好在三位帮主的身上得到印证,无论胆识机智,俱属一流,老身十分钦佩。”

阿呆的脸热辣辣的道:“客气,客气,老太太这样说我们就不好意思啦。”

老妇的脸色一整,言归正传道:“三位此来神仙谷,不知有何贵干?”

小鱼儿道:“我们想见一见上官谷主。”

老妇微微一怔道:“婉倩正在闭关潜修,不见客。”

凤儿道:“请黄山姥姥出面一见也可以。”

老妇微笑道:“我老人家正是黄山姥姥。”

小鱼儿暗吃一惊,道:“失敬,失敬,姥姥神功盖世,果然名不虚传。”

黄山姥姥笑道:“娃儿们别客套,有什么事但请直说无妨。”

小鱼儿以试探的语气道:“我们是想请教一件事,上官谷主是否有一个女儿?”

黄山姥姥的脸色一变再变,眉宇之间也笼上一片愁云,沉声道:“我老人家是有一个外孙女。”

凤儿的神色一紧,道:“今年多大?”

黄山姥姥戚然言道:“该有十五了吧。”

阿呆道:“可否请出来一见?”

“这——”黄山姥姥慾言又止,未接下文。

小鱼儿道:“姥姥可是有什么不便?”

黄山姥姥叹了一口气,道:“实不相瞒,这个孩子失踪已久。”

凤儿和小鱼儿互换一道眼神,同声道:“在什么地方失踪的?”

黄山姥姥道:“就在神仙谷内。”

小鱼儿道:“可是被人拐走啦?”

“我们也是这样想。”

“是被谁拐走的?”

“查无实据,无从论断。”

“总会有一些线索吧?”

“线索当然是有的。”

“是谁?”

黄山姥姥又是一声长叹,面色凝重地道:“此乃家丑,恕老身不便尽言。”

小鱼儿见时机已到,振振有词地道:“姥姥,我们也是为此事而来,并不是想要探听别人的隐私,有人在葫芦谷内指出,凤儿姑娘就是你老人家失踪的外孙女,特来贵谷查证。”

黄山姥姥已年逾七旬,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但一闻此言,仍然惊得她站了起来,拉住凤儿的双手,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遍,喃喃自语道:“身材脸形,尤其是眼神,确与婉倩有几分神似。”

询问了凤儿几句话,黄山姥姥肃容满面地道:“凤儿,能否将你左手的袖子卷起来,让我老人家瞧一瞧?”

凤儿道:“好啊。”立即将左手的袖子高高卷起。

大家有目共睹,雪白的藕臂上,手肘上方,外侧,有一颗黄豆大小的朱砂痣。

黄山姥姥一见朱砂痣,马上将凤儿紧紧地搂在怀里,老泪谤沱地道:“孩子,是你,当真是你,外婆想你想得好苦啊。”

凤儿也陪着老人滚下来两行泪珠,双膝一软,人已跪在黄山姥姥的脚前,道:“姥姥,这是真的吗?”

黄山姥姥以肯定的语气道:“错不了,绝对错不了,这一颗朱砂痣外婆记忆深刻,不会看错的。”

强将凤儿拉起来,又将她搂在怀里,祖孙二人,喜极而泣。

阿呆的泪腺很发达,早已泪流满面,哭着道:“凤儿。恭喜你,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可是,我与小鱼儿呢,人海茫茫,尚不知何处是我家,唉,呜呜,哇哇——”

说至最后,猝告呜呜咽咽地放声大哭起来。

一想到自己扑朔迷离的身世,小鱼儿也不禁黯然神伤起来,想说几句安慰的话,一时间却如梗在喉,难以出声。

还是黄山姥姥先止住哭泣,拉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鱼吃大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