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吃大鱼》

第14章

作者:李凉

石桥镇。

名符其实,石桥镇的南端,当真有一座石桥。

这一座桥,是进出石桥镇的必经之地,也是南来北往的交通要道。

桥的四周种有四棵大槐树,茂密的枝叶范围广阔,在石桥的上方交抱成荫,形成一个天然的大屋顶,因而,自然而然地,也成为人们歇脚的好所在。

树荫底下,石桥上,来了三位不速之客,是昨天傍晚到的,现在已是第二天的中午过后,仍没有离开的意思。

怪事,不仅露宿桥头,连一日三餐都是以干粮充饥,却始终枯候未去,自得其乐。

他们是谁?

说出来可以令任何一个武林人物吓一跳。

一个是邋里邋遢庄庄主懒虫丁一。

一个是千杯不醉庄庄主醉鬼白云。

一个是天下无敌庄庄主狂夫辛幸。

这三个怪物,很难得聚在一起,而且一聚就是半日一夜,这是史无前例的事。

显然有非比寻常的原因。

在等人!

等谁?

马上便可分晓。

醉鬼白云出门在外,仍然带着一大缸酒,提起酒缸来,咕咕灌了两口,朝南边望一眼,吟起歪诗来:“时间过去已不少,未见三个小鬼来?”

回头瞪着狂夫辛幸,又吟道:“是否消息有错误,诓你老哥喝西风?”

狂夫辛幸粗犷的声音道:“老白,你放心,老子的消息绝对正确,那三个小兔崽子去了神仙谷,现已北返。正在来石桥镇的途中,一定可以在这里堵上。”

醉鬼白云道:“不知还需要多久?”

狂夫辛幸怒容满面地道;“妈的.你能不能不再吟诗,说句人话,说三个字四个字的话,别再七言五言.好累啊!”

白云积习难改,一出口还是七个字,“干脆闭口不说话!”

辛幸懒得再理他,转对懒虫丁一道:“老丁.你倒是说说看小鱼帮的这三个魔崽子到的时候,咱们怎么治他们?”

丁一是条懒虫,懒人有懒人的做法,出门在外,背上还背了一张床,走路的时候虽然累一点,没事的时候倒下去便睡大觉。

此刻,一字先生就正在睡觉,根本没听清狂夫在说什么,道:“嘛?”

“马?还牛呢!”

辛幸的鼻子都气歪了,分明是“干嘛”二字,省一个也好,狂夫气忿忿地道:“老子是问你,等一下如何处置那三个娃儿?”

懒虫丁一作了一个杀人的手势,还有一个字:“杀!”

“杀?好主意,咱们一个杀一个,谁也不成亏。”

“可!”

“老子杀小鱼儿?”

“成!”

“老白杀那个呆子?”

“行!”

“你杀那个妞儿?”

“好,”

“喂,你多说一个字会死人?把话说清楚点会少一块肉?”

“累!”

“嫌累为什么不讨个老婆,生个儿子,当你的发言人!”

“懒!”

“好!睡你的大头觉吧,最好一睡不起,免得再烦人。”

一字先生还真听话,真的没再开口,眼皮子一盖上,很快便听到他的鼾声。

醉鬼白云看在眼中,又诗兴大发,吟唱道:“梦中自有颜如玉,梦中自有黄金屋,酒中亦有颜如玉,酒中亦有黄金屋。”

摇头晃脑,乐不可支,提起酒缸又灌起来。

狂夫辛幸气冲斗牛地道:“衰!真衰!其他妈的衰透了,和你们两个怪物在一起,最少会折寿三十年,咱们拆伙了,再见,老子另觅伙伴,找老猴子去。”

醉鬼白云讥笑道:“猴子猩猩本同宗。”

一字先生也翘起大拇指:“对!”

狂夫辛幸气不过,也信口胡扯道:“醉鬼懒虫是一家,见面不会说人话,一字先生死期近,醉到明曹见阎王!”

话落,本待拂袖而去,忽见醉鬼白云的两个女儿白莺、白鹤从南边飞奔而来,急忙扬声说道:“两位贤侄女可是发现敌踪?”

白莺先说:“凤儿阿呆到。”

白鹤继道:“还有小鱼儿。”

真鲜,五个字,是五言诗,狂夫辛幸可头大了,道:“丫头,你们行行好,说句人话好不好,小鱼帮的那三个娃儿现在何处?远不远?”

白莺道:“约在百丈外。”

白鹤道:“很快便会来。”

醉鬼白云接口道:“赶快上树躲起来!”

懒虫丁一道:“快!”

一个提着酒缸,一个带着床铺,咻!的一声,便藏到大槐树上去。

白莺、白鹤姐妹的动作也不慢,丽影一闪,已没入枝叶深处。

狂夫辛幸还没有来得及上树,他儿子辛苦乍然从石桥镇内如飞而至,劈面就说:“爹,有人在镇内一家饭馆里闹事。”

“闹什么事?”

“馆子里的酒菜不对他的胃口,便将那家馆子给砸啦。”

“是什么人?”

“一个鹤发如银的老人,但言行却幼稚如孩童。”

“许是个疯子,管这些闲事作甚?”

“此人自称是太极老祖!”

“太极老祖”四字一出口,马上把狂久辛幸震住了。

树上的人同样吃惊不小。

醉鬼白云道:“设法缠住勿乱来!”

白莺道:“用计引开他。”

白鹤道:“用骗也可以。”

一字先生还是刚才的那一个字:“快!”

狂夫辛幸声急语快地道:“苦儿,你听到没有,用计用骗都可以,设法缠住他,不要叫他往这边来,这个老古董返老还童,喜怒无常,他如果一搅局,准会坏事的。”

“是,爹!”

辛苦躬身一诺,拔腿就走。

狂夫辛幸一刻也不敢耽误,弹身上了树。

就在这时候,树上的人已经听到歌声。

还是那首老歌,小儿郎,小儿郎,小小儿郎不简单——

歌声越唱越近,不一时便见到人影,一点不假,正是凤儿、阿呆、小鱼儿。

三人来势不慢,转眼就到了桥头,凤儿道:“这个地方蛮不错的,歇一会儿吧?”

阿呆道:“姑奶奶,肚子都饿扁啦,大肠告小肠,先到镇上去塞饱肚子要紧,其他的事都免谈。”

小鱼儿同感饥肠辘辘,道:“人是铁,饭是钢,凤儿,大家都饿啦,就依阿呆——”

“吧”字未出,异事陡生,狂夫辛幸舞着一对大铁锤电击而下。

醉鬼白云则拿酒缸当武器,酒缸在下,双掌在上,头下脚上的猛推猛抛,犹如高山滚石,狮子滚绣球。

懒虫丁一更妙更绝,床铺也可以当兵器来用,整张床从树上罩下来,一字先生就趴在上面推波助浪,慾将三小压扁压垮压成肉饼。

醉鬼、狂夫、懒虫担任主攻,白莺、白鹤则为助攻,二女一左一石,分别飞向石桥两端,准备捕漏网之鱼,打丧家之犬。

事出突然,事先亦无警语,用的完全是偷袭突击的打法,三位庄主又都是顶尖儿的人物,三小处境大险,危在旦歹,当他们觉有异时,敌人已兵临头顶。

好个凤儿、阿呆、小鱼儿,置之死地而后生,眼看逃无可逃,避无可避,只好诉诸一拚。

砰!先是小鱼儿托住了醉鬼白云的大酒缸,双方互较暗力,猛锐难挡,酒缸承受不起,震得四分五裂,酒雨激射如雨,小鱼儿一个踉跄,倒退了七八步,要不是被档杆阻住,八成会掉进河里去。

火星并射,震声如雷,阿呆的太极棍撞上了狂夫辛幸的铁锤,得神器之助,阿呆得以死里逃生,反将辛幸的大铁砸成了烂柿子,阿呆亦被反震之力震退到小鱼儿身边去。

“凤儿的处境最糟也最滑稽,整个身躯完全被懒虫丁一压在床下,所幸,床下有脚,凤儿毫发未伤。”

“杀!”

“杀!”

二人同时喊杀,同时出招,一字先生慾藉自己庞大的躯体压垮床铺,将凤儿压扁,孰料,凤儿先发制人,乌剑已抢一步透床而过。

正中懒虫腰眼,入肉三寸。

“妈!”

这个节骨眼上,痛得他眼泪直流,仍然不肯多说一个字,一字先生迂得可以,简直已经走火火魔。

尖叫声中,连人带床站起来,凤儿早已原式不变,疾飘八尺,猛一个“鲤鱼打挺”,卓立桥头。

“纳命来!”

“纳命来!”

两声娇叱,两条人影,白莺白鹤趁凤儿立足未稳时,早已从桥的两头闪电攻到。

“妈的,不要命的臭丫头,你们大概不想活啦!”

“妈的,白吃白喝,小心我阿呆先生白嫖白玩!”

小鱼儿和阿呆动作飞快,白莺白鹤姐妹的招式尚未递满,已被二人截住,劈哩啪啦,举手投足之间,便将他们姐妹逼退。

一场突来的横祸,就此暂时告一段落。

阿呆首先发难,破口大骂道:“不要脸,不要脸,你们都是名门正派的一庄之主,一向自命清高,居然也干起偷袭暗算的混帐事来,还想不想在江湖上混?也不怕笑掉天下英雄的大门牙?”

狂夫辛幸怒容满面地道:“臭小子,你这是恶人先告状,是你们混帐在前,休怪你家辛爷爷等要采取最残酷的手段。”

小鱼儿道:“老匹夫,你想怎么样?”

狂夫辛幸道:“要你们血溅桥头,暴尸荒野!”

醉鬼白云诌了一句七言歪诗:“暴尸荒野无人埋!”

白莺喜用五言:“或者狗来啃!”

白鹤也用五言:“或者狼来吃!”

懒虫丁一还是老规矩,一个字:“善!”

阿呆冷哼一声,道:“哼,善你的头,再神经兮兮的当心我阿呆先生把你阉掉。”

小鱼儿一本正经地道:“各位,有一句话本帮主愿说在前面,过往的一切,都是千面人魔的主意,我们只是奉命行事,现在小鱼帮已经跟老魔划清界线拆伙啦,诸位如心有不甘,可找千面人魔去算帐,本帮早已改邪归正,从善如流。愿与各派和平共存。”

阿呆道:“放下屠刀!”

凤儿道:“立地成佛!”

阿呆道:“不是敌人!”

凤儿道:“便是朋友!”

狂夫辛幸怒气冲天地道:“放屁,你们狂妄自大,目空一切,心狠手辣,无恶不作,就算是拆了伙,分了家,千面人魔的帐固然非讨不可,你们的这一份也无法一笔勾销,不将你们千刀万剐,难消老夫心头之恨!”

醉鬼白云随声附和道:“此恨绵绵无绝期!”

白莺道:“仇深深似海!”

白鹤道:“恨高高如山!”

一字先生瞪着眼睛说:“然!”

狂夫辛幸继又说道:“况且,你们三个小杂种,于放火烧掉爷爷的天下无敌庄大门时,曾口出狂言,不仅是奉千面人魔之命前去找麻烦,同时也是为小鱼帮向老夫挑战,言犹在耳,竟敢翻脸不认帐,真是无耻之及!”

小鱼儿声宏气壮地道:“不错,本帮主说过这样的话,且已将你们打得鼻青脸肿,一个个落荒而逃,算是已经挑战成功。”

阿呆道:“你们算那棵葱,连领袖武林的葫芦谷主都被打垮啦,换句话说,小鱼帮已取得整个武林的领导权,是你们的上司。”

凤儿亦道:“总而言之,小鱼帮领袖武林的事已成定局,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从今以后.小鱼帮愿与各派和睦相处,重新开始。”

狂夫辛幸大怒道:“荒唐!荒唐!凭你们三个rǔ臭未干的娃儿也想领袖武林,老夫绝不接受。”

醉鬼白云道:“不服不服我不服!”

白莺道:“人同此心也!”

白鹤道:“心同此理也!”

一字先生很难得说了两个字:“然!然!”

却将小鱼儿给惹火了,勃然大怒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狂夫辛幸与白云、丁一互换一道眼神道:“今天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只要武林三庄没有死绝死光,就不允许小鱼帮立足江湖!”

话已说绝,双方各不相让,凤儿、阿呆、小鱼儿怒溢眉梢,恨满心头,决心一战。

“妈的,打垮他们!”

“妈的,宰了他们!”

“送他们回姥姥家!”

三庄五人的动作飞快,早将三小团团围起来,动上了手,狂夫辛幸急不择言地道:“操你妈,不知天高地厚的雏儿,老子今天要喝你们的血。”

阿呆是骂人的专家,立即以眼还眼:“干你娘,不知死活的老头,阿呆先生今天要吃你的肉!”

一场恶战,各展所能,正自难分难解间,突闻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声吃喝道:“阿呆哥哥,小弟弟我也要吃人肉,喝人血!”

余音来落,人已飞掠而到,不问青红皂白,也不顾三七二十一,横冲直间,逢人就打,立与三庄五人干上了。

此人身手不见,技深若海,势如破竹,当者披靡,不到十个回合,便将三庄五人打潰打散。

这时候,大家才看清楚来人的模样儿,发白如银,头上用红丝绑着一个朝天辫,天生的一张娃儿脸,身穿五颜六色的采衣,这种装扮,等于是注册商标,除了太极老祖,武林中不会再有第二人。

辛幸在太极老祖的面前那里还敢狂,望了随后赶到,一脸无奈的儿子一眼,道:“老前辈——”

仅叫了一声“老前辈”,就被太极老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鱼吃大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