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吃大鱼》

第16章

作者:李凉

穿云堡。

又见穿云堡。

穿云堡的大门之外,神秘兮兮地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来人一男一女,依依偎偎,甚是亲热。

不是歹命夫人母子。

也不是雷天豹夫妇。

而是丁宁与赛珍珠。

二人显得十分神秘,且有几许紧张,又带着无限兴奋,一入堡门,哪里也不去,兀自来到那个山洞的铁门前。

丁宁的手里,提着一个不起眼的麻布袋,捆得紧紧的,如刀似剑,打开来却赫然是一支太极棍。

又从他的腰里拔出一柄乌黑发亮的剑。

同一时间,赛珍珠也亮出了玉镯及天王之星。

二人面对乌剑、玉镯、太极棍、天王之星,相视一笑,还来了一个热吻。

“丁哥,你看这四样宝物会不会有问题?”

“应该不会,天王之星是从糟老头身上偷的。”

“乌剑、玉镯是我亲手掉的包,凤儿根本毫无所觉。”

“阿呆的睡相活像一头猪,换太极棍易如反掌。”

“丁哥,快开门吧,是真是假,一试便知。”

二人一齐动手,瞬间便将乌剑、玉镯、太极棍、天王之星放进铁门上的洞孔内。

皆严丝合缝,分毫不差。

禁不住一阵喜悦袭上心头,经过一阵巧妙的旋转扭动,猛听一串“轧轧”之声传处,厚重的大祆门年告应声而开。

第一件映在二人眼里的东西,是一副骷骰白骨,就在入口处,赛珍珠惊叫一声,道:“这里面怎么会有死人,真吓死人!”

丁宁胆大,抢在前面移开骸骨,随即将厚重的铁门关上,一片漆黑,伸手五指莫辨,待点燃随身带来的小灯笼,这才看清楚眼前的景象。

乍看只是一个普通的山洞,一半天然生成,一半由人工修凿,很深很长,触目之处竟空无一物。

缓步而入,继续查找,很快便发现,洞内有许多支穴,纵横交错,星罗棋布,在每一个支穴内,分门别类的,皆放置有一样或多样金银财宝,以及兵器秘笈等物。

百万两饷银果然全部在此,五千两一大箱,共是二百箱整,足足占去两条洞穴,多数的箱子仍保持原封未动,丁宁打开其中一箱,都是百两重的元宝,看得他血脉喷张,欣喜若狂。

还有金砖、金块、翡翠、珍珠、马瑙、夜明珠等,琳琅满目,不胜枚举,大概,天下的奇珍异宝,这里都有,穿云堡罗家的财富在此,雷天豹等人的抢劫所得亦在此无疑。

另有一个地方放的全部是武功秘笈,拳掌剑谱,不一而知,武林各派的各种技艺,在此差不多均有陈列。

兵器方面,尤其壮观,亘古神剑,中外名刀,如鱼肠、巨阙、莫邪、干将等皆收藏在内,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二人巡回一周,激动的情绪已经达到顶峰,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跃动,狂舞,紧张地搂在一起,热吻一个接着一个……

终于,滚在地上。……

“我们发财啦!”

“我们发大财啦!”

“从此将富可敌国!”

“从此将无敌天下!”

放声狂呼,尽力冲刺,这是宣泄情绪的最好方法,也是彼此道贺的最佳献礼,鸣金收兵后,情绪大见稳定,这才开始考虑到现实的问题。

“丁哥,这么多金银财宝,怎么搬?搬到哪里去?”

“不搬,就存放在穿云堡,存放在此地,我们慢慢的取用。”

“可是,穿云堡并非咱们的家呀?”

“穿云堡罗家早已灭门,现在就是咱们的家。”

“歹命夫人证实是纪香云,小鱼儿也有可能是罗家的少爷。”

“珍珠,尽管大放宽心,孤儿寡母,不足为虑,杀掉他们就没事啦。”

“雷天豹、王屠夫他们却势力庞大,必然是心腹大患。”

“未见得,糟老头本事再大,照样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丁哥,我们的功力修为,连阿呆、小鱼儿都比不上,如何对付雷天豹、张凶神等人呢?”

“山人自有妙计。斗力不成,可以斗智,况且此地有现成的武功秘笈,我们可以痛下决心苦练。”

“我们背叛了雷天豹,又盗换了凤儿,阿呆、小鱼儿的乌剑、玉镯、太极棍,它们定然四出追杀,绝不会轻易放过咱们,当务之急是找一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珍珠,这一点我完全同意。”

“丁哥,你想想看,哪里是安全!”

“这里最安全!”

“这个山洞?”

“一点不错,就是这个山洞,没有乌剑、玉镯、太极棍、天王之星,任何人也进不来。”

“但是,这里并无食物,终非久居之地。”

“珍珠,咱们带的干粮,可用几天?”

“大约三日,省一点顶多可用四天。”

“够了,三四天之内,大局就应该可以底定。”

“丁哥,小妹不明白你的意思?”

“不论是铁胆魔星雷天豹,或是凤儿、阿呆、小鱼儿,绝不会甘心受骗,定然会来此一探究竟,咱们便可利用这个机会,或则各个击破,或则集体屠杀解决掉,只要将这几个人锄去,便可高枕无忧地在穿云堡住下,假以时日,不难横扫江湖,主宰武林。”

一想到从一个微不足道的奴才,一个别人泄慾的工具,一跃能领袖武林。就乐得二人心花朵朵开,喜上眉梢,手携着手,穿梭于洞穴之中,重温一下自以为属于他们的金银财宝。

度过了一天平静无波的日子.第二天便又有人进入穿云堡。来的人不少,除罗夫人纪香云、凤儿、阿呆、小鱼儿、张婷婷、石友江、疯人侯志外,小鱼帮的分舵主马魁,以及手下的十余名高手也结伴而来。

此来的目的,一是为祭拜祖先,二是慾张网以待,钓入网的鱼儿。

是以,他们悄悄地来,并未为死难者收尸埋骨,连祭拜祖先,镇八方罗四维墓前上香烧纸,都是小心谨慎的在秘密的情况下进行。

抑有进者,白天不举炊,晚上不点灯,大家住宿在一栋不起眼的低矮小屋子里,一切沉寂如死,就好像无人居住一样,一日三餐,仅由专人出外买食。

但戒备却甚为森严,重要的地方皆布有暗卡。

小鱼儿特别交代,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出入,包括铁胆魔星雷天豹、血手屠夫王化、七杀凶神张忠、浪里白条游全河等人在内,但须暗中钉梢,掌握行踪。

当天的夜里便发现敌踪,是雷、王、张、游,外加黑凤凰冷寒燕,及追魂手张飞虎。

然而,他们匆匆地来,仅在宝库前停留了一会儿,便又匆匆地去了,罗夫人纪香云甫得到消息,便已失去了他们的踪影。

不知他们在打什么鬼主意。

也未见他们再有进一步的行动。

倒是第三天的下午,穿云堡又来了六位贵宾。

来人乃鼎鼎大名的邀里激遇在庄主懒虫丁一、千杯不醉庄庄主醉鬼白云、天下无敌庄在主狂夫辛幸,以及辛苦、白莺、白鹤。

在马魁的亲自引领下,来到群侠居处,罗夫人纪香云的面纱早已除去,表明身份后,深施一礼道:

“罗家惨遭不幸,承一谷四庄仗义鼎助,香云铭感五内,永世不忘,大恩不敢言谢,请受我们母子一辞。”

话毕,当真跪倒在地,碰了一个响头。

石友江、罗小龙亦磕头如仪,一丝不苟。

最感人的是张婷婷,她是纪香云的干女儿,又是小鱼儿未过门的媳妇,也跟着大家磕头谢恩。

狂夫辛幸连忙将大伙拉起来,笑哈哈地道:“客气,客气,天下人管天下事,何况罗堡主生前热心公益,牺牲奉献,待我等不薄,拔刀相助,乃义不容辞。”

醉鬼白云又吟起歪诗来:“侠义道理当如此!”

白莺的五言诗是:“双肩担道义!”

白鹤也是五言诗:“一心为朋友!”

懒虫丁一例不可破,依然是一个字:“对!”

疯人侯志骂道:“懒鬼,你不能多说几个字,也不怕憋死?”

一字先生摇摇头道:“懒!”

说做真懒,身子一仰,倒在床上睡起大觉来。

回想起过去对待四庄的态度来,小鱼儿甚觉歉然,重新施礼致歉道:“真对不起,请恕小龙狂妄,多有冒犯之处,愿接受四位前辈责罚。”

狂夫辛幸爽朗着声音道:“算啦,只要你小子以后不再找我们的麻烦就阿弥陀佛了,看在你爹你娘的份上,这笔帐就此一笔勾销。”

醉鬼白云道:“新陈旧欠一笔勾!”

白莺道:“你不欠我们!”

白鹤道:“我们不欠你!”

一字先生道:“然!”

又是一个字,老猴子真火,但他想到了另外的事,也无心骂人,仔仔细细,上上下下,将白莺白鹤姐妹瞧了个够,道:“醉鬼,这两个妞儿可是你的亲骨肉?”

醉鬼白云一怔,道:“血统纯正无虚假,猴子此言是何意?”

疯人侯志受了感染。也跟着他吟起歪诗来:“慾娶令媛做儿媳。”

白云道:“婚姻本是终身事,须问白莺与白鹤。”

老猴子扭头问白莺、白鹤:“两位侄女意如何?”

白莺瞟了阿呆一眼,道:“白莺没主见。”

白鹤看了阿呆一眼,道:“全凭爹示意。”

分明芳心已动,等于暗自默许,疯人侯志回头问自己的儿子:“阿呆我儿选一个?”

阿呆的胃口好大,吟着诗句道:“白吃白喝我都要。”

醉鬼白云详怒道:“小子慾享齐人福?”

阿呆的答复好妙:“阿呆喜见燕双飞!”

白云沉吟一下,道:“便宜便宜便宜你!”

白莺道:“小心跪算盘!”

白鹤道:“小心顶脸盆!”

阿呆一听好事已成,乐不可支地胡诌八扯道:“一张床铺睡当中,左右逢源两不空,白莺白鹤一齐杀,要我脑袋亦甘心!”

听在辛苦父子耳中,却怪不是味儿,狂夫辛幸道:“老猴子,你家的小猴子一箭双雕,我儿子到哪里去讨老婆?”

老猴子吟诗上了痛,立以六言绝句作答;“世间美女多得很,天涯何处无芳草,辛辛苦苦去找寻,如花美眷坐轿来。”

妙在连“辛苦”的名字也嵌进去,赢得在场群豪的一致赞叹。

罗夫人纪香云恭谨有礼地道:“请教三位庄主,此来敝堡是否有事?”

狂夫辛幸道:“我们是为追赶千面人魔等那一群魔徒而来。”

小鱼儿道:“这一群魔鬼的确来过,但又悄然退走,但据判断,十九是冲着那百万饷银来的,必然还会再出现。”

从未开口的辛苦说道:“不知少堡主可有应敌之计?”

小鱼儿胸有成竹地道:“守株待兔,张网以待,以不变应万变。”

阿呆道:“也就是说,等鱼儿上钩,自动送上门来。”

凤儿道:“瓮中捉鳖!”

婷婷道:“笼中捉鸟!”

数日相处,张婷婷获益良多,不仅化解了与凤儿之间的介蒂,也培养出默契来,能够附级马尾,在三小的言词间搭上腔。

忽见马魁大步而入,道:“报告三位帮主,太极老祖来了。”

小鱼儿道:“好极啦,快请。”

马魁道:“他不肯来。”

“这是为什么?”

“他说他要找人。”

“找谁?”

“七杀凶神张忠。”

“你没有说本帮主在此?”

“说了”

“那就该领来此地才对。”

“太极老祖说要自己找。”

“这又是什么玄虚?”

“他说这样才够刺激,到处乱窜,大喊大叫,像个野孩子,更像疯子。”

小鱼儿神色一紧,道:“糟糕,太极老祖童心大发,定然会将老魔吓跑,帮忙不成说不定还会帮倒忙。”。

阿呆十分焦急地道:“这可是天大地大的麻烦事,怎么办?”

小鱼儿道:“不碍事,我自有治他的法宝。”

将马魁叫过来,面受机宜一番,待他去后,亦与凤儿、阿呆随后跟出。

马魁找到太极老祖后,当即单刀直入地道:“少年仔,你是不是决心想要找到张凶神呀?”

一句“少年仔”,博得太极老祖莫大好感,道:“当然。”

“也想找到我们帮主小鱼儿?”

“没错。”

“告诉你,本帮的三位帮主已经藏起来了,向你挑战。”

“挑战?什么意思?”

“就是捉迷藏做游戏的意思啦。”

“好啊,我最喜欢捉迷藏,捉人的功夫,天下第一,谁怕谁呀。”

“这可不是普通的捉迷藏,还有赌注。”

“有赌注更刺激,赌什么?”

“找到了敝帮的三位帮主,请你白吃白喝,白住白睡,另外保证将张凶神的那一条命留给你。”

“找不到又如何?”

“立即退出穿云堡,张凶神的人头由别人来砍。”

“好,就这么办,你们等着瞧吧。”

“少年仔,别忙走,再提醒你一件事。”

“有屁快放。”

“别大声嚷嚷,别明目张胆,轻手轻足,掩掩藏藏是获胜的不二法门。”

“是,是,承教了!”

甩一下朝天辫,还拱一拱手,当真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