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吃大鱼》

第02章

作者:李凉

三人快如脱免,一阵狂驰疾奔,又回到“聚兴楼”。

银子有了,还不少,足有二百多两,不必再在门外当门神,流口水。当即大摇大摆地走进去,单挑好吃的,贵的,叫了满满一桌子。

正饿着,猛吃猛扒,旁若无人,将肚子塞了个大半饱,这才有说话的精神。

阿呆端起一杯酒来,一饮而尽,首先兴高采烈地道:“妈的,爽,真爽,随随便便动一动脑,大把大把的,白花花的银子便滚滚而来,小鱼儿,你真不简单,是骗仙,也是天才。”

凤儿的感觉却大不相同,撅着小嘴喷怒道:“你们爽,我可不爽,被那一群野男人毛手毛脚地乱摸一通,要不是怕饿肚子,不一人赏他们一支凤尾刺才怪。”

语音一顿,继又说道:“丑话先说在前面,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以后要是再闹饥荒,我可不干啦。”

小鱼儿笑道:“可以,下一次让阿呆来扮摇钱树。”

阿呆倒不反对,只是怀疑自己是否赚钱的料子,道:“我?成吗?天下多得是想买个女人回家的男人,还没听说有买男人回家的女人。”

凤儿冷笑道:“有,那雷玉娇母女差不多就是这样的女人,阿呆假如跟他们回家去,此刻说不定已经当上了雷家的姑爷。”

小鱼儿道:“雷玉娇这个名字听起来很耳熟,老头好像提到过这个人,凤儿,查一下资料看看,有没有她这一号人?”

风儿取出记事簿,查了好一会儿,翻到其中一项后,忽然说道:“有雷玉娇这一个人,外号俏罗刹,来头还不小呢。”

小鱼儿道:“她娘是何许人?”

“黑凤凰冷寒燕,有名的女强盗。”

“她爹又是何方神圣?”

“黑道总瓢把子,铁胆魔星雷天豹。”

阿呆闻言大吃一惊,摸一下自己的脖子,余悸犹存地道:

“谢天谢地,没被女强盗母女抓回去,否则,准会被他们大卸八块,脑袋搬家!”

凤儿道:“可是,我们还非得去找他们不可。”

阿呆听得一呆,道:“找她们干嘛?”

小鱼儿道:“你忘了,咱们临离开野火山的那一天晚上老头曾交代,务必往黑道总坛及各地分坛跑一趟。”

阿呆道:“做什么?”

凤儿道;“懒虫,那时候你一定在打瞌睡,一句也没有听进去,老头说,血手屠夫王化、七杀凶神张忠、以及浪里白条游全河,与黑凤凰冷寒燕夫妇谊属莫逆,过从甚密,说不定会在雷家碰上这三个老魔头,至低限度也可以查出他们自的行踪来。”

阿呆道:“糟糕,怎么早没有想到,大同这么大,找两个人何异大海捞针。”

小鱼儿道:“没有关系,咱们有法宝。”

凤儿道:“什么法宝?”

小鱼儿探手人怀,将那枚号称“天王之星”的戒指拿出来,往手上一戴,还摆了一个姿势,故意将手放在一个显眼的地方,道:“老头交代过,遇上了伤脑筋的事,只要将这枚戒指亮出来,必会有人为咱们拼死效命。”

凤儿道;“别单挑好的说,老头另外还有一句话,如非必要,切勿展露,万一引起轩然大波就麻烦啦。”

小鱼儿道:“引起轩然大波才有热闹看,平平淡淡多没意思。”

阿呆道:“是嘛,平淡就乏味,乏味就没有刺激,干脆窝在山上算啦,何必跑到大同来。”

“最好天下大乱!”

“最好世界疯狂!”

“咱们穿针引线!”

“咱们兴风作浪!”

这两个小子唯恐天下不乱,像是道行深厚的小流氓,神态居傲,嗓门特大,立刻引起了其他食客的侧目。

有一个横眉竖目,长着一张猴儿脸的老者,提着一把刀,怒冲冲的跑过来,话未出口,先“砰!”的拍一下桌子,然后才粗声大气地道:“你们这三个小杂种,是从哪里来的?”

小鱼儿面不改色的道:“从来的地方来?”

猴脸老头道:“往哪儿去?”

阿呆有样学样:“往去的地方去。”

猴脸老头道:“干什么的?”

小鱼儿道:“专门兴风作浪。”

“娃儿rǔ臭未干,口气倒不小,可知这大同府是何人的地盘?”

“哪一位?”

“是你家巴六爷的。”

“巴六?哦,原来阁下就是‘杀人不见血’巴六?”

“既知咱家的厉害,还不快爬在地上讨饶。”

“放屁,我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小鱼儿,你算老几?”

“管你是大鱼小鱼,老子要你变成鱼酱鱼干,看刀!”

此人好暴躁的脾气,说干就干,毫不拖泥带水,“唰!”的一声,亮出了鬼头刀,劈头盖面砍下去。

这事简直匪夷所思,小鱼儿艺高人胆大,戴着戒指的那一只手闪电出击,蓦地,火花四溅,金铁交鸣之声大作,猴脸老头的一把鬼头刀,不费吹灰之力,便被“天王之星”一断为二。

猴脸老头吓傻了,全“聚兴楼”的食客皆为之目瞪口呆,与巴六同桌的几个精壮汉子睹状目泛凶芒,一齐拢过来,准备大兴问罪之师。

事情却大出凤儿与阿呆的意料之外,杀人不见血巴六突然率众跪倒在地,朗声说道:“属下巴六率分舵弟兄叩见总瓢把子。”

更意外的是小鱼儿,心说:“奶奶的,怪事天天有,就数今天多,我小鱼儿摇身一变,居然干上了黑道的总瓢把子。”

他乃绝顶聪明之人,略一沉吟,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摆足了架子,以探测性的语气寻根究底:“巴六,在道上,你是什么身份?”

杀人不见血巴六诚恐诚惶地道:“属下是第四十分舵主。”

凤儿道:“你的地盘有多大?”

巴六仍跪着说:“长城内外,共一府二州十三县。”

小鱼儿这时才转入正题,伸出戴着戒指的手,道:“可知这是什么东西?”

“绿林令,绿林道上至高无上的信物。”

“持有绿林令的人,就表示他是何等身份?”

“总瓢把子,亦即绿林盟主。”

“换句话说,绿林的规矩,认令不认人?”

“事实确是如此。”

小鱼儿故意一沉脸,语气转趋强硬:“巴六,你既知持令就是总瓢把子,而且认令不认人,为何还敢对本座如此无礼?”

巴六吓出一身冷汗来,颤声道:“恕属下有眼不识泰山,没想到总瓢把子如此年轻,故而未曾留意绿林令,请总瓢把子治罪。”

阿呆耀武扬威地道:“你自己说吧,藐视令主,该当何罪?”

杀人不见血巴六惶惊不迭地道:“论罪当斩。”

小鱼儿装作出一副大英雄大豪杰的架式,沉声说道:“知罪就好,又是初犯,姑且饶你一命,以观后效,起来吧!”

“谢谢令主,谢谢总瓢把子!”

巴六喜出望外,磕了三个响头才领着大伙站起来。

无论如何,小鱼儿已经知道,“天王之星”就是绿林令,凡是持有绿林令的人就是绿林道上的总瓢把子。

这一发现,意义重大,虽然无法肯定,野人山上的千面人魔就是铁胆魔星雷天豹,或者是杀死雷天豹,夺走绿林令的人,但不管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独臂老头绝非等闲人物。

而他们此行的任务,必也是险阻重重,步步危机。

小鱼儿道:“黑凤凰冷寒燕也在大同,巴舵主知道吗?

杀人不见血巴六躬身答道:“曾有一个耳闻,可惜迄未见到老令主夫人的面。”

“能否设法找到雷夫人?”

“可以,令主有事?”

“是有一件事想跟雷夫人言讲当面。”

“好,属下这就去办,这‘聚兴接’是咱们自己的人开设,请令主且先住下来,待老令主夫人到时,巴六自会通报。”

“且慢,据本座所知,道上在晋北设有分坛,距离这里不会太远吧?”

“不远,就在大同城南的虎头山下,不过——”

“不过什么?”“自从那一连串震骇朝廷,惊动武林的大案子发生后,大同分坛早已关闭。”

关于武林大势,江湖人物,千面人魔曾有详尽的剖析介绍,巨细靡遗,唯独对武林中是否发生多起骇人听闻的大事却只字未提。

小鱼儿不知道,又不便追问,还不得不装作知道的样子,只好含混其词地道:“但不知事情的发展如何?”

巴六将嗓音压低了许多,神秘兮兮地道:“官府仍追捕甚急,武林各派亦从未放松,老令主行踪不明,道上弟兄的活动已全部停止,连雷夫人也不得不掩掩藏藏,千方百计地到处打听老令主的下落。”

话至此处,忽又面露喜色地道:“好在新令主已出现,群龙有首,必可有一番新气象,新作为。”

凤儿豪情万丈地道:“那是当然,一定要闯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出来。”

阿呆的口气更大:“务必要惊天动地,造极登峰,令武林各派皆臣服在咱们脚底下,方不虚此生。”

听得杀人不见血巴六一楞一楞的,目注“天王之星”,字斟句酌地道:“绿林令事关整个绿林的生死存亡,请今主千万要小心保管,以免变生肘腋,追悔无及。”

巴六的意思是要他小心收起来,免生意外,小鱼儿却唯恐天下不乱,正想借此探隐索秘,大言不惭地道:“这我知道,本令主自有分寸,天大的事也有我小鱼儿一人扛着,你尽可大放宽心,去寻那黑凤凰吧。”

绿林令主乃是黑道上的总瓢把子,也是绿林盟主,小鱼儿既然这样说.

巴六哪还敢再多放半个屁,急忙含首应诺,拱手一礼而别。

歪打正着,三小来到黑道人物经营的饭庄,马上变成“聚兴楼”的超级贵宾,

由掌柜的亲自护送至后面豪华客房内,另外又端整好一桌佳肴美食,请他们继续享受。

阿呆猛吃猛喝,直吃到掌灯时分,肚子胀得像鼓一样才停下来,口沫四溅地道:“妈的,早晓得这一枚鬼戒指有这么大的妙用,下得野人山就该亮出来,也免得挨饿受罪。”

小鱼儿道:“现在也不迟,身为绿林盟主,双脚一跺,半个武林都会发抖,今后吃香的,喝辣的,春风得意,将会有数不尽的良辰美景等着咱们去享受。”

凤儿道:“最好别想得太美,我看事情透着古怪,这中间定有重重内幕。”

阿呆道:“有什么内幕?”

凤儿条理分明地道:“首先,对我们而言,绿林令几乎是从天而降,不寻常的事,一定有不寻常的原因。”

阿呆道:“也不能这样说,是糟老头给咱们的。”

“问题就在这里,糟老头是谁?”

“他自己说过,是千面人魔。”

“姓什么,叫什么?”

“他不肯说,我们怎知道。”

“老头故意隐瞒,正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我想,他有可能是铁胆魔星雷天豹。”

小鱼儿道:“也有可能是杀死雷天豹的人。”

凤儿道:“姑不论他是雷天豹本人,或是杀人的凶手,这个槽老头绝非等闲之辈。”

小鱼儿道:“这是不争的事实。”

凤儿道:“另外,绿林令何等重要,一令在手,便可号令黑道七十二分舵,他为何轻易交给咱们,而又不加任何说明?”

阿呆道:“许是为了行事方便,以便顺利取得乌剑、玉镯、太极棍。”

“这只是原因之一,怕只怕另有更大的阴谋在。”

“有何阴谋?”

“我怀疑跟那一连串的案子有关。”

“这是瞎子摸象,咱们根本不知道江湖上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黑凤凰冷寒燕母女或许可以提供一些线索。”

一提到黑凤凰母女,阿呆心里发毛,道:“小鱼儿,我先声明,等一下他们母女来的时候我可不愿意见。”

小鱼儿笑道:“雷玉娇美如天仙,天上少有,人间无双,你真的这样讨厌她?”

阿呆傻里傻气地道:“俏罗刹的确不难看,但如要入赘雷家,门儿也没有。”

凤儿道:“换句话说,假如不需改名换姓,你愿意考虑?”

男孩子也会害羞,阿呆满脸通红的道:“马马虎虎,可以交个朋友。”

小鱼儿道:“这是小事一桩,包在我小鱼儿的身上了,凭绿林盟主的身份,可以呼风唤雨,谅黑凤凰冷寒燕再刁蛮,也逃不出咱们的手掌——”

“心”字尚未出口,一阵急促的步履之声传处,巴六跨步而入。

阿呆朝他身后看,并未见到雷玉娇母女,不禁有点怅然若失。

小鱼儿道:“巴六,没找到黑凤凰?”

巴六中规中矩地道:“回盟主的话,老令主夫人天黑前便已离开大同。”

“到哪儿去啦?”

“有人说出长城,去了大漠塞外,又有人说回到南方去了。”

“到底行踪如何?”

“正在查证中。”

“会不会跑去晋北分坛?”

“有可能。”

“那咱们明天一大早也跑一趟吧。”

“是!是!”

大同城南,位于怀仁县境内的虎头山下,有一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鱼吃大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