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吃大鱼》

第03章

作者:李凉

“很久了,差不多有十来年了。”

“为何会发生这种事?”

“有官兵攻山,强盗不敌、只好四下溃散。”

“他们未再回来盘踞?”

“房子被官兵放了一把火,烧个精光,土匪亦一去不回。”

凤儿道:“这真是百姓之福,如此一来,这一带一定安静许多。”

老樵夫却大摇其头,沉重地叹息一声,道:“其实不然,杀人越货的案子仍居出不穷,有增无减。”

“是谁干的?”

“这是一个解不开的谜。”

“被害人没有任何指控?”

“没有一个生还者,哪来的指控?”

“啊,杀人灭口,鸡犬不留?”

“是,惨无人道,灭绝人性!”

阿呆舞一舞拳头,跺一跺脚,咬牙切齿地道:“奶奶的,这些家伙简直比豺狼虎豹还凶,可是血手屠夫王化那一伙人又死灰复燃?”

老樵夫道:“可能是,也可能不是,谁知道。”

“做案的范围大不大?”

“以天狼山为中心,约在方圆五十里以内。”

“如此,贼巢也应该不会太远才是?”

“可惜被害者俱皆一命归阴,毫无线索可寻。”

的确,血手屠夫王化的行踪,仿若一团乱麻,头绪全无,三小天狼山周围数十里内,转了三天,始终没有任何发现;

第四天,他们来到了山城静乐县城。

静乐县城不大,依山而建,四面群峰环峙,是一个标准的山城。

市面倒颇繁荣,商业鼎盛,多以出产皮货为主。每逢市集,更是人潮如涌,车载马驮,肩挑手提的生意人络绎于途。其他各行各业的生意,也因而热络起来,尤以娼馆与赌坊为最。

小鱼儿他们信步而行,无巧不巧地来到一家赌坊的门口。

这是静乐县最大的一家赌坊,麻将、牌九。骰子等应有尽有,人声鼎沸,喧嚣杂乱,呼卢喝雉之声不绝如缕。

小鱼儿不由得有点技痒起来,问阿呆道:你们的盘缠还多不多?”

阿呆摸一下钱囊,道:“近来非第一流的客栈不住,非得一等的餐点不吃,已经差不多快要用光啦。”

小鱼儿扮了一个鬼脸道:“那咱们就进去借一点吧。”

阿呆道:“非亲非故的,谁肯借给咱们?”

凤儿道:“呆啊,小鱼哥的意思是进去赌一下。”

阿呆道:“你有把握赢吗?万一输掉咱们又会饿肚子。”

小鱼儿道:“放一百二十个心,你忘记赢得小凤脱裤子的往事啦?”

阿呆道:“那是咱们自己赌着玩的,赌场里听说有老千,要当心啊!”

小鱼儿道:“糟老头曾夸奖过我,赌技已达炉火纯青的境界,老千算什么,老万也照样杀得他屁滚尿流。”

说着,人已跨进赌坊,在一张牌九桌前停下来。

赌牌九的人很多,团团围住,水泄不通。

赌注也不小,每一门都有百十来两银子。

小鱼儿冷眼旁观了三把牌,也开始插花。

运气不错,赌了四局。连本带利已凑足百两白银。

然而,说来真瘪,只是在一旁“插花”,连模一下牌的资格也没有。

忽然灵机一动,小鱼儿有了绝妙好计,趁庄家洗牌的空档,先跟凤儿、阿呆说了几句悄悄话,让他们了解状况。

然后拍一下巴掌,以充满煽动的语气道:“喂,朋友们,人之初,性本赌,赌不赢,气死人,玩牌九只有四个人能摸到牌,别人只好站在一边干瞪眼,多乏味,咱们来玩大家乐好了”

赌徒甲道:“什么叫大家乐?”

小鱼儿道:“嗨,简单的要死,从零零到九九,每人签个号码,但不能重复,再由主持人将所有的号码重新制作一份,放进整筒里,就算大功告成。”

赌徒乙道:“如何判定输赢?”

阿呆过:“随便由哪一位抽一个号码出来,中签者为赢家可以囊括全部赌资,我们仅仅抽取十分之一的服务费即可。”

赌徒丙道;“人数有没有限制?”

凤儿道;“韩信点兵,多多益善,来者不拒,人人可以参予,人人都有成就感,不然怎么会叫大家乐,一定要大家乐才成。”

赌徒甲道:“赌资有无标准规定?”

小鱼儿道:“没有,但必须彼比相等才能成立。”

阿呆过:“多赔多,少赌少赢,不赌不赢。”

凤儿道:“怎么样?大家有没有兴趣?愿意参加的请举手。”

方法简单,利润优厚,又可大家同乐,现场的反应好热烈,几乎是有志一同,全部举起了手。

有一个人未举手,是庄家,而且,怒溢双眉,拍着桌子大骂道:“岂有此理,这是私人开设的赌场,怎可任由你们自己来玩大家乐,我们吃什么?喝什么?”

小鱼儿倒很气派,大大方方地道:“老兄别发火,有话好说,主持人的一成红利,我小鱼儿愿双手奉送,免费为大家服务。”

庄家闻言立即转怒为喜,没再表示异议。

阿呆道:“你这一成也不能白拿,还不快去取几张硬纸及笔墨来。”

庄家二话不说,转身就走,如言取来一叠硬纸,一个大砚台,数支毛笔。

牌九桌马上变成了大家乐的大本营,小鱼儿将硬纸摊开,外面画了许多方格子,扯开喉咙嚷嚷道:“快,快来签呀,有签就有希望,没有签的只有干瞪眼。”

赌徒乙道:“签一支要多少银子?”

小鱼儿道:“不要太多,爽就好,先从每支十两开始吧,免得伤筋动骨。”

阿呆帮腔道:“十两是一个小数目,喝酒不醉,吃饭不饱,但如签满一百支,就可以赢得九百两,可以娶一个二手货的小老婆。”

凤儿道:“也可以买房子置地,或者开店当老板,运气来的时候城墙也挡不住,只要签下去,花点小钱,就有无穷希望。”

三小舌如莲花,说得天花乱坠,大家不由皆心响往之,纷纷提笔猛签。

有的签一二支,有的签三四支,何消片刻工夫便签下八十多支。

桌面之上,白花花的银子堆得像小山一样高,甚是抢眼

小鱼儿精神百倍,大声喝呼道:“不多啦,还有十四支慾签从速,千万别放过这个发财的好机会。”

阿呆对庄家道:“光抽头一点意思也没有,你也来签几支吧,这样才够刺激。”

庄家早已被大家乐的这一股热闹气氛所感染,当即爽快说道:“好吧,老夫也签五支,碰碰运气。”

凤儿的小嘴一噘,道:“哼,小气鬼,要签就签十支嘛,反正有一成的红利,也不需要你自己掏腰包。”

庄家倒很干脆,从善如流,果然签了十支。

还到了四支,小鱼儿不甘寂寞,自己签满了事。

换句话说,桌面上一共有九百两银子,谁中了签就是谁的。

凤儿早将硬纸板裁成细条,找到一个秘密所在,写好一百个签条,投入签筒中。

当众摇一摇,晃一晃,以示大公无私,将签筒往桌面一放,娇滴滴地道:“哪一位的手气好,请来抽一支。”

一阵相互礼让,最后由赌徒甲来主抽。

赌徒甲再度摇晃一下,伸手抽出一支来,当场朗声宣布“四十四号。”

众赌徒全军覆没,没有一个中奖的。

庄家亦惨遭滑铁炉,没有摸到边儿。

中奖的人赫然是小鱼儿他们自己。

阿呆大喊大叫道:“哇塞!当真是运气来时城墙也挡不住。”

凤儿亦道:“大家乐,大家乐,大家输得快乐,我们也赢得爽!”

小鱼儿睨退:“少贫嘴,还不快把银子收起来,第二局马上开始,别扫了大家的兴。”

阿呆忙不迭的,找庄家要了一个麻袋,将银子装进去。

小鱼儿大笔挥毫,画下一百个方格,并且比照上一次的数目,率先签下四支。

这一次,用不到再大肆吹嘘,很快便签满了一百支。

而且,赌资加倍,每支二十两。

签是赌徒乙抽的,中奖的号码是十三。

中奖的人不是众赌徒,也不是庄家,又落在了小鱼儿的身上,一千八百两银子被阿呆装进了麻袋里。

第三局,赌资又有增加,每支三十两。

奇迹,意外!

古怪,邪门!

别人三签不中,小鱼儿却连中三元。

凤儿、阿呆的嘴都乐歪了,正忙着找麻袋,装银子。

赌徒甲道:“怪事,怎么中奖者总是他一个人,咱们连一个边儿也摸不到?”

赌徒乙道:“这中间一定有鬼。”

赌徒丙道:“说不定是遇上了老千。”

小鱼儿笑容可掬地道:“诸位太抬举我们了,世界上哪有这么年轻的老千。”

赌徒甲道:“那小友为何会连中三元?”

小鱼儿道:“可能是财神爷另眼相看吧。”

赌徒乙道:“那我们还跟你赌个屁,准输没赢。”

小鱼儿道:“富贵不及三代,好歹也不会超过三次,第四次就该你们赢啦。”

赌徒丙道:“可惜我们已经输光,没有赌本了。”

阿呆道:“这好办,去找朋友借。”

凤儿道:“也可以去卖房地产。”

阿呆过:“当老婆也成,赢了钱再赎回来。”

可是,任凭二人如何大吹法螺,这个三小独乐,大家乐的赌局却再也维持不下去,众赌徒纷纷散去。

小鱼儿只好作罢,道:“阿呆,带着银子,走吧,咱们再去玩点别的新鲜刺激的。”

五千多两银子,有二百多斤,阿呆如何扛得动,愁眉脸地道:“妈的,想不到银子多也烦人,小鱼儿,我扛不动,帮帮忙嘛。”

小鱼儿臭骂道:“呆瓜,你不会去柜上换成银票,没有吃过猪肉,也该看过猪走呀,至低限度老头曾经教过咱们不少事情。”

阿呆闷不吭声,将银子搬至柜上,换成银票,仅仅留下百八十两供零用的碎银子。

小鱼儿道:“阿呆,有一件事你一直被蒙在鼓里,可知咱们是如何连中三元的?”

阿呆傻笑一下,道:“你不是说财神爷在帮咱们的忙吗?”

“狗屁,听说财神爷正在闹穷,自顾不暇。”

“那咱们到底是怎样发财的?”

“靠作弊。”

“作弊?众目睽睽之下如何作弊?”

“容易得很,一百个签号,清一色全部都是一个号码,大罗神仙来和咱们赌也赢不了的。”

“哦,原来如此,厉害,你真厉害。”

不由得阿呆连声叹服,赞不绝口。

猛可间,墙角的一张赌桌上传来一阵激烈的嘈闹声,紧接着便动手打起来,赌客四散退避,三小却越众行过去。

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和尚,正在和四名赌场的保镖大打出手,从旁人的口中得知。小和尚输了不少钱,想要翻本,却已经没有赌本。

于是,拔出一把短剑来,插在桌子上,要和庄家赌剑。

庄家自然没有一把同样的剑跟他赔,故而给他估价五十两银子,小和尚则声称他的剑乃是无价之宝,非要对方出价十万白银不可。

双方南辕北辙,当然谈不拢,动口不足,继之动手,四名保镖闻讯赶来,原意是慾将小和尚赶出去,孰料和尚身手不凡,保镖赶人不成,反被人家打得东倒西歪,溃不成军。

保镖恼羞成怒,齐声一喝:“小秃驴纳命来!”

四条人影,四把钢刀,分从四个不同的方向闪电劈到,猛攻小和尚吃饭的脑袋。

在场的人都吓坏了,确认小和尚定然必死无疑。

事实大谬不然,倐地金铁交鸣之声大作,火花四溅,四把钢刀与和尚的短剑一接触,宛若摧枯拉朽一般,立告断裂为二。

四名保镖大惊,暴退出三尺之地。

小鱼儿却一个大跨步,闪身而入。

因为他发现,和尚手里的剑,通体墨黑如炭,油光发亮,当下瞄了一眼,道:“和尚好功夫,宝剑尤其名贵,想必定是名闻遐尔的乌剑无疑。”

小和尚先是一惊,但很快便镇静下来,未置可否。

阿呆恼怒道:“小秃子,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装什么糊涂。”

小和尚的脾气不小,大瞪着眼珠子道:“是怎样?不是又怎样?”

小鱼儿不假思索地道:“是本座就跟你赌一赌,不是就拉倒。”

“你拿什么跟小僧赌?”

“和尚想赌什么就赔什么。”

“小僧想借十万两银子。”

“可以。”

“空口无凭,请把银子亮出来。”

“你还没有说出此剑的来历。”

“没错,是乌剑!”

“朋友是怎么弄到手的?”

“这你管不着,快亮出银子来。”

“本座没有那么多银子。”

“有多少?”

“约五千多两。”

“太少,不成比例。”

“本座有一件宝物,与乌剑齐名,可以与你一赌。”

“是何宝物?”

“和尚一看便知。”

小鱼儿亮出“天王之星”,小和尚却茫然无知地道:“这是什么东西,怎可与乌剑同日而语?”

阿龙大失所望,拾起半截断刀,像切菜似的切成无数碎片,然后自作介绍道:“这是绿林令,绿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鱼吃大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