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吃大鱼》

第06章

作者:李凉

一阵楞愕之后,小鱼儿疑云满面地道:“老家伙,签筒之内分明没有四,这个四你是如何生出来的?”

黑脸老头的脸上一点喜怒之情也没有,冷冷一笑,道:”谁说没有,多得是!”

拿起签筒来一倒,赫然又倒出四个四来。

换句话说,签筒里清一色全部都是四。

在山西静乐县玩大家乐时,三小就是用这种方法赢了很多钱,但那时候用的是纸做的签号.由凤儿一手包办,很容易偷天换日,此刻的号牌则是木制品,系赌场现成的东西.凤儿、阿呆、小鱼儿亦乃个中高手,三人六目,却不知道人家是何时及如何动了手脚。

这个跟斗栽得不小,小鱼儿心有不服,道:“老家伙.你骗人。”

黑脸老头仰天大笑道:“骗人?哈哈,彼此彼此,小骗子自然骗不过老骗子,输在老夫的手里,不算是一件丢人的事。”

“本帮主不服,咱们再赌一局。”

“娃儿已空无所有,赌什么?”

“赌项上的人头。”

“当椅子太圆,当夜壶会漏。炖着吃又太嫩,我老人家没兴趣。”

“不赌就休怪本座不认账。”

“不认账又怎样?”

“物归原主!”

“想要赖抢回去?”

“就是这个意思!”

思字出口,闪电出手,猛抓天王之星。

凤儿与阿呆配合得天衣无缝,同样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伸向乌剑、玉镯、太极棍。

可是,三小快,黑脸老头更快,两三下便将乌剑,太极棍、天王之星收拾得清洁溜溜。

“妈的,本帮主和你没完没了!”

“妈的,阿呆先生和你誓不两立!”

“除非物归原主,凤儿姑娘要你血流五步!”

“宰了他!”

“送他上西天!”

“送他回姥姥家!”

三小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管它有理无理夺回宝物来,分从三面攻上去。真是邪门透顶,三小联手合击,进如猛虎蛟龙,退若铁壁铜墙,却丝毫也奈何不得老头。

而且,黑脸老头似有未卜先知的本领,往往三小招甫出手,他便预知攻击的部位,防患于未然,先一步闪避开去。

退时亦熟知三小的身形步法,每每先发制人,因而三小非但未能将宝物夺回,反而吃了不少闷亏。

小鱼儿甚觉纳罕,与凤儿、阿呆退出一身之地,满腹狐疑的道:“老家伙,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黑脸老头嘿嘿阴笑道:“拉拔你们长大,传你们武功,叫你们成为第一流高手的人。”

此话一出,三小皆脸色大变,倒抽了一口寒气。

小鱼儿道:“你真的是野人山上的糟老头?”

黑睑老头道:“如假包换。”

阿呆道:“奶奶的,我们怎么不认识你?”

千面人魔道:“兔崽子,你忘了老夫是千面人。”

凤儿道:“可是,在野人山你曾是手下败将,如今为何能胜过咱们?”

千面人魔道:“混球,我老人家自然会留一手,以防尔等背典忘祖,背叛老夫。”

小鱼儿道:“衰!这样说来,我们还不能算是一流高手,只能算是二等角色?”

千面人魔郑重其事地道:“不!你们是一流高手,从力战王屠夫,智戏张凶神,生擒游全河这三件事来论断,更是当之无愧,放眼当今武林,能够胜过你们的,已寥若晨星。”

阿呆道:“老头,你一直跟在咱们后面?”

千面人魔道:“老夫是替你们把风,怕你们吃亏上当。”

阿呆道:“伤脑筋,还有几个人能胜过我们?”

千面人魔想了一下,道:“不多,大概不会超过三个。”

小鱼儿道:“哪三个?”

“歹命夫人、太极老祖与黄山姥姥。”

“老头也晓得歹命夫人?”

“在逍遥庄始初闻此人。”

“可知她的来龙去脉?”

“老夫正设法查探中。”

“太极老祖早已老掉了牙,还会活在世上?”

“有可能,并未听到他的死讯。”

“黄山姥姥的岁数也不小了,能够自己拉屎就不错,还能跟人争强斗胜?”

“这可不一定,黄山神仙谷一度曾领袖武林,黄山姥姥更是老当益壮,不过,神仙谷由于家务事,闹得分崩离析,鸡犬不宁,黄山姥姥已有多年不曾行走江湖。”

凤儿朝四下瞧一瞧,道:“咦,怎么没见丁哥及珍珠姐?”

千面人魔道:“他们就住在对街的‘龙安客栈’,稍待我们也过去,大家好好聚一聚。”

掂一下手中的筹码,抖手掷给宋开花,又道:“宋老板,麻烦你换成银票吧,面额越大越好,最好是三十万一张,但愿不是空头。”

宋开花摆出一张苦瓜脸来,畏畏缩缩地道:“小老儿一时可能筹不出这么多银子来。”

千面人魔铁青着脸,道:“你有多少?”

“顶多二十万两。”

“干你娘,除去老子的十万两,你仅有十万资金?”

“刚刚被小红领走了十万两。”

“不足之数如何支付?”

“小老儿正在多方设法。”

小鱼儿道:“可以卖房地产。”

凤儿道:“可以将赌场典当。”

阿呆说得最难听:“老婆孩子也可以卖,女儿如果不是二手货,眼前就值白银一万两。”

千面人魔目泛凶芒,阴冷着声音道:“不管你是卖房子,押赌场,卖妻售女,只要能付出老子的赌帐就成。”

乍然伸出了他的蒲团大手,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捉住宋开花的脖子提起来,厉色说道:“老夫就住在对街客栈里,筹足了银子马上送过来,不然,小心老子剥你的皮!”

吓得宋开花魂不附体,冒出来一身冷汗,猛觉颈上一松,一屁股栽坐在地上,待他惊魂甫定,展目再看时,千面人魔已领着三小步出赌场的大门。

龙安客栈。

一个精巧别致,花木扶疏的小跨院里。

客厅内灯火通明,千面人魔正与丁宁、赛珍珠、凤儿、阿呆、小鱼儿等人围桌夜饮,海阔天空地瞎扯蛋。

吃的都是山珍海味,名菜名酒。阿呆又在打嗝儿,早已酒足饭饱,但仍贪心不足,继续东一箸西一箸地尽挑好吃的东西往嘴里塞。

小鱼儿的眼珠子忽然打了一个转儿,突如其来地问道:“老头,你老婆在找你,知道吗?”

千面人魔听得一楞,道:“我老婆?谁呀?”

“就是黑凤凰冷寒燕。”

“哦,是她。”

“还有你女儿俏罗刹雷玉娇。她们千里迢迢的还去野人山找过你。”

千面人魔听到这里,显然甚是恼怒,冷厉着声音道:“小子,你好大的狗胆,竟敢泄老夫的底?”

小鱼儿一面运功戒备,~面口里喊冤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冤枉,冤枉,我是好心好意想让你们夫妻父女团圆,共叙天伦。”

阿呆随声附和道:“是嘛,别拿好心当驴肝肺,冷寒燕千里寻夫,雷玉娇万里寻父,好可怜啊,也好伟大啊。”

凤儿亦道:“我们阿呆艳福不浅,已与阿娇缘订终身,假如老头是阿娇的爹,那么,你老人家就是阿呆的老丈人啦。”

千面人魔冷哼一声,道:“哼,我老人家没有老婆,哪来的女儿,更不可能有女婿,少乱拉关系。”

小鱼儿处心积虑的就是想查清楚千面人魔的身份来历。

促成黑凤凰母女野人山之行的目的在此,这时亦是为此而询长问短。

然而,千面人魔的答覆却令三小大失所望,小鱼儿道:“糟老头,你不是绿林盟主,黑道上的总瓢把子,人人闻名丧胆的铁胆魔星雷天豹?”

千面人魔斩钉截铁地道:“不是!”

“不是雷天豹,何来天王之星?”

“获得绿林令的方法很多。”

“乞道其详。”

“可以偷,可以骗,可以抢,也可以杀人。”

“噢,原来是你将铁胆魔星干掉啦?”

“老夫并没有说杀掉雷夫豹的话。”

“那雷天豹为何会突然在武林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许是遭了别人的毒手,许是金盆洗手,早已埋名隐姓,退出江湖。”

“如说这个老魔头仍健在人世,他自己的妻子女儿为什么找不到?”

“老夫又不是雷天豹,如何知晓他在打什么鬼主意,说是金屋藏娇,另筑香巢亦大有可能。”

阿呆道:“最重要的一点是,糟老头,你是谁?”

千面人魔含混其词的道:“我是我,千面人魔。”

凤儿道:“我们是想知道你的来龙去脉。”

千面人魔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曾在一起生活了十来年。”

阿呆道:“当然重要啦,晓得你的姓名身份,就可以知道官府通缉有案的江洋大盗,悬赏的奖金多少?”

千面人魔吹胡子瞪眼睛地道:“怎么?你小子财迷心窍,卖人卖上了瘾,连老夫也想出卖?”

小鱼儿急忙代为解释道:“不不不!阿呆的意思是,一旦发现你老头的姓名肖像上了告示,也好及时通风报讯,逃之夭夭。”

千面人魔眸中凶芒暴闪,道:“你们认为老夫也是雷天豹、王屠夫那一流的货色?”

阿呆实话实说道:“马马虎虎,大概差不多啦,想当年,不是杀人的魔王,就是土匪头。”

凤儿、小鱼儿都很担心老头会发火,孰料,千面人魔却不怒反喜,发出一串哈哈大笑,道:“看来这一趟江湖之行没有白跑,阿呆果然增加了不少见识,能将老夫看得如此透澈,实在难得,难得!”

微微一顿,继又说道:“好啦,别再黑白讲,咱们谈谈正事啦。”

小鱼儿道:“乌剑、玉镯、太极棍已经弄到手,王化、张忠、游全河也卖到官府去了,还有什么正事要办?”

千面人魔道:“还多得很。”

“做什么?”

“去杀几个人。”

“杀谁?”

“葫芦谷主铁掌排云林清风,阿弥陀佛庄主疯人侯志,邋里邋遢庄主懒虫丁一、千杯不醉鬼白云、天下无敌庄主狂夫辛幸。”

凤儿闻言花容大变地道:“哇塞!糟老头,你的胃口真大,刚刚解决掉黑道上的三大寨主,现在又想将白道上的‘一堡、二谷、四大庄’几乎要一网打尽,有仇?有恨?为钱?还是为情?”

千面人魔大摇其头道:“都不是。”

阿呆道:“伤脑筋,无缘无故的干嘛要杀这么多人?”

千面人魔的话令人毛骨悚然:“老夫高兴!”

小鱼儿不疾不快地道:“糟老头,你大概是想征服武林,一领江湖吧?”

千面人魔轻轻地拍打一下小鱼儿的肩膀,道:“还是小鱼儿最聪明,也最了解我老人家的心意。”

阿呆拍着胸脯道:“老头,你将咱们三人拉拔长大,恩重如山,不论水里火里,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也干啦,保证叫你稳坐武林王的宝座。”

直乐得千面人魔的嘴都合不拢来了,道:“好,难得你们有这一份孝心,将来一旦大功告成,老夫一定会分你们半壁江山。”

言罢,转身入内,将乌剑、玉银、太极棍、天王之星取出来,外加一瓶葯丸,一并交给他们三人。

小鱼儿一怔,道:“拚死拚活的,才将这些宝贝弄到手,为何又交给咱们?”

千面人魔道:“葫芦谷主铁掌排云林清风等人都不是省油的灯,老夫是怕你们吃亏挨揍,有这四件宝物相助,定可逢凶化吉,履险为安。”

凤儿将乌剑往腰里一插,戴好玉镯,娇柔着声音道:“听七杀凶神张忠的口气,这四件宝物好像还另有更大的妙用,不知是否属实?”此话一出,千面人魔的眸中闪出一道异样的神采。但迅即隐去,阴沉着声音道:“这个老夫尚未有所闻。”

阿呆是个财迷,脑子里面老是想到银子,道:“会不会也是那百万两饷银的开门之匙呢?”

小鱼儿惊“哦”一声,道:“这个可能性的确存在。”

凤儿的分析更仔细:“雷天豹、王化、张忠、游全河合抢百万饷银,而绿林令、乌剑、太极棍、玉镯又分别属于他们四个人,如说饷银的下落,与这四件宝物有关,自是入情入理。”

千面人魔却不以为然,道:“纯粹是道听途说,臆断之词,不足采信。”

小鱼儿道:“且不管饷银的下落如何,这几个老家伙究竟该怎样处置才好?”

丁宁代答道:“最好是血染黄沙,命归九幽。”

赛珍珠道:“起码要断他们的一条臂,瞎一双眼。”

千面人魔道:“不错,这正是老夫的意思。”

阿呆大吹法螺道:“好,小意思,包在我们身上了,但盼能再提供一些这几个老匹夫的详细资料。”

千面人魔想了想,道:“提起四大庄主来,可是名满天下,威震武林,响叮当,叮当响的人物,而且各有特色。疯人侯志成天疯疯颠颠,到处流浪;懒虫丁一是天下第一懒人,三天难得说一句话,一句话不会超过三个字;醉鬼白云更怪,喜欢喝酒,也喜欢吟诗,是个酒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小鱼吃大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