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 一 章 猪哥出世

作者:李凉

开封城,出城东五十里外。矗立站一座戒备森严的大庄院。那便是赫赫有名的猪哥庄。

通常,提起开封府,就会使人联想到那铁面无私,廉明公正,不畏权势的包青天。

同样的,一听猪哥庄,自然而然也会令人产生直觉,以为庄内全是色情狂,性騒扰者,

心理变态。大色狼……也许是集各种好色之徒的大本营吧。

其实大错特错,猪哥庄既不是猪哥们的乐园。更与包大人风马牛不相干,实际上,它是

个天下独一无二最特殊的监狱。

为何称为猪哥庄呢?

不消说,凡是够资格关在这里的,绝对是猪哥,至于它的山来嘛——话说十几年前,有

个叫朱铭的清寒子弟,家境还真不是普通的穷,别说家无隔宿之粮,连当天的一日三餐都毫

无着落,眼睛一睁就开始发愁。

尤其朱铭的老爸才四十出头,就积忧成疾,一病不起,前“奉主恩召”,去西天极乐世

界报到了,身后萧条不在话下。还留给孤儿寡母一屁股的债。

偏偏朱家当年家遭尚未中落时,曾与沈大户的千金结有姻盟,而且还是指腹为婚。

如今沈家靠炒地皮,玩股票,外带放高利贷,俨然暴发户。成了当地的首富。

那午头讲究的是门当户对,沈大户自然不愿把掌上明珠下嫁“一级贫户”。

所以嘛,当朱铭十八岁那年,朱母异想天开,央媒婆去沈家求样日迎娶时。竟遭沈大户

一口回绝,表明了毁婚之意。

这一来,使朱铭大受打击,同时也激发了他奋发向卜的决心。幸好沈家阿慧小深明大

义,隔三隔五派心腹丫环去朱家暗中接济。使朱铭得以安心苦读。

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赴京赶考中了个特奖……不,不对,是中了状元。

沈大小姐这一宝可押对了,否则,非但投资下去的金钱和青春全部亏光,还得遭受旁人

讥嘲。说她汉有当状元夫人的命哪。

至于沈大户嘛。——见枝他拒绝往来户的穷小于朱铭,居然高巾榜首。衣锦荣归,忙不

迭请出当地镕高望众有头有股的士绅,陪同他备了重礼,亲自登门谢罪。

常言道。打狗看主人的面子,念在阿慧小姐的情份上,朱铭只得不计前嫌,总不能把未

来老丈人当狗打呀,于是,这回可是门既当,尸也对了。一边是当地旨富,一边是新科状

元,朱、沈两府联婚,那份热闹自不在话下。

可是就在洞房花烛的当夜!偏偏闯来个胆大妄为的采花大盗。潜入洞房把新郎五花大绑

捆了个结结实实,还在他n中塞进新娘三寸金莲的裹脚布。”

朱铭既不能动弹,又无法出声呼救。跟睁睁地看着那采花大盗脱衣登床,把那吓昏了的

阿慧小姐蹂躏一番,然后还席卷所有值钱的首饰,从容不迫地扬长而去。

唉!朱铭真有够衰,“大登科”虽名列榜首让那采花大盗扰了个先。

阿慧清醒后急忙为朱铭松了绑,随即一哭,二闹。三上吊,要死要活地痛不敢生,反而

是朱铭胸怀若谷,费尽口舌好言相劝。表示错不在阿慧,才算把她给劝住。

况且,家丑不可外扬,事情一旦闹开,两家的脸上都不光彩。

但朱铭这口气憋在心里,走马上任开封太守后,决心要报这奇耻大厚,将满腔怨恨发泄

在天下所有的采花大盗身上。

于是他向京城借调来四大名捕,为他训练出一百军八条好汉,编成闪电小组、霹雳小

组,展开大行动。

这一来,真个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震惊了天下黑道\人物,尤其是那批寡人有疾的

猪哥族。

京都四大名捕可不是叫着玩的,他们果然名不虚传,训练出来的这两组人马,个个有两

把刷子,即使想偷渡出境避风头的通缉犯,也被他们一一抓回,扔进大牢里去吃免钱饭。

而被抓的江湖败类中,十之八九是采花大盔。至少也有妨害风化的前科。

—时之间,号称天下第一大牢的开封府大窄。已是人满为患?再抓来的人犯都无牢可关

了。

依当时律法,采花盗只要未闹出人命,无法判处死罪。

至多关个三年五载,一旦刑满出狱,难保不会老毛病又犯。

像狗改不了吃屎一样。

朱太守也汉皮凋,幸好身边的狗头军师丁师爷出了个点子?使他喜出望外,大呼三声:

“天才!天才!天才!”当场嘉许一番。

当日他就启程进京,备了一份洋洋洒洒的万言奏折,入朝面奏圣上。

皇帝看完奏折,含笑微败颔首道:“准卿所奏,回去就这么办吧。”

朱铭大喜,忙不迭叩谢龙恩:“谢万岁,万万岁!”

回到开封后,朱太守便下令征召开封方圆百里内的所有大夫、郎中,连无照的“密医”

也凑上了数,展开一场空前绝后,史无前例的屠根大行动。

所谓屑根,阉掉命根于是也!

一夜之间,关在开封府大牛里的所有采花大盗,命根子全部清洁溜溜,使他们从此不能

作怪了。

由于他们都有不良记录,虽具有现成当太监的条件,却不能物尽其用,因为皇宫里可容

不得这批猪哥,虽然他们已经无能为力。

但开封府的大牢里早已“客满”,怎么办?

这回朱太守自己想出了个点子,利用出城东五十里外,——座废弃已久的村子加以改

建、集中收容所有猪哥,总算解决了问题。

后来大家为厂感念朱太守的德政。一传十,十传百,便将那地方流传成猪哥庄了。

甚至有人经过时诗兴大发,在庄前围墙上写了一首打油诗,诗曰:“男人哪个不猪哥,

只要一进猪哥庄。

心有猪意哥不起,奈何!奈何!

畦噻!诗写的不怎么样,倒是一阵见血,传神得很哦。

猪哥庄好久好久都没入来报到。今却进了一位英俊潇洒,风度翩翩的公于苏光了。

这苏光了的由来可是有典故的。

话说“输光了”,他也真衰,简直是衰到家了。他有个贴鬼老爸,为了省下一二个本

钱,把要去算命拟为儿子取名的钱,全拿去孝敬赌场了,回来时可是输得清洁溜溜。又醉茫

茫的。

那时代的女权是丢在垃圾柿的。阿光他老妈见老公输得大发脾气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但儿子出生三天内如不去衙门报户口可要受罚,只好提足十万分勇气,嚼吸问道:“要为儿

子取什么名字?”

赌鬼老爸吼道:“他妈的叫什么,叫都‘输光了’!”

等他老爸睡到太阳晒屁股醒来却已来不及了。“输光了”他妈已去报了户口,两口子吵

了——架。老爸忙跑到衙门去更正儿子的名字!却桩打了回来。

从此他就叫苏光了,暗中人家叫他“输光了”。

苏光了还真给苏家带来转机,只因他那个赌鬼老爸逢赌必输。且是输得光溜溜,有次真

的连身上衣服也辅光了,才不得不信邪。从此安份种田。

苏光了还真有读书天份,闭门不放屁苦读了十七年便带着亲戚五十朋友八十的祝福上京

赶考。

话说苏光了——人背着简单行李,赶了十几天的路来到了开封城。

苏光了摸了棋自己口袋喃喃自语道:“还要三天才能到京址,身上银两连吃饭都不够,

我看只好找个地方蹲一蹲,等明早城门一开便继续赶路……”

苏光厂打定主意便在摊子上买了二个馒头,一边啃着一边逛逛街火通明,繁华得紧的开

封械,此刻开封城拥进了一大票赴京赶考的人员,做生意的哪会放过“外路仔”外快的机

会,使得开封城更显得热闹,一波波人潮把临时夜市挤得水泄不通。

苏光了一人光看不买也打发丁不少时间,当行人渐渐稀少,街道旁到处吆喝着收摊声,

苏光了在大街来来回回走了十儿趟,别有心机地堪查地形,等人潮一散,夜人沉寂便走八一

条两旁都是高大住宅的通巷中“露营”。

苏光了本是坐着睡,但一睡沉了变成了“大”字睡像!口中还冒着气泡呢。

此时半夜二更,右旁住宅侧门走出了一名老者,哈欠连连。边走边咒骂着道:“他娘

的。都什么时候了。还叫我这老花仔(老人)去买宵夜。要是在我们乡下只有吃屎啦,还指

定什么虹豆汤圆。”

“砰!”一声。

“畦!”两声。

原来那老者出门却没把眼睛带出来,闭着眼一脸睡像地走着。结果把躺在地上的苏光了

的头当球踢,还把苏光了身子当床铺,整个人压在苏光了身上。

两人哇哇叫疼,各有打拚后才从地上爬坐了起来。

苏光了本想骂他几句,但一见老者面口忙把气给吞了下去,忙道:“咦!你不足阿福伯

尸那老者被叫出了名,也望着眼莳这位寒酸公子打量道:“你是……”

苏光了忙道:“阿福伯,我是住在村尾的苏光丁。”

“哦!原来是你!”老者笑了笑道:“你爹名字还真取对了,我五六年没回去了,村子

里后辈儿乎全不记得了,但对你的名字我可记得清清楚楚的。”

苏光了闻言只好无奈报以回笑。

那老者道:“咦!你怎么一眼就认出我来了?”

苏光了不好意思道:“阿福伯鼻头尖上那颗长毛的大黑痔,全村于谁不认识的。”。

吗榀伯闻言哈哈大笑。摸者鼻头尖道:“是啊!你的名字轰动全村。我的鼻头痣无人不

晓,我俩可真是半斤八两啊!”

阿福伯打量他一眼道:“你来开封干嘛,是不是今年咱们村子收成不好。你出来找事

做!”

苏光了摇头苦笑,便把上京赶考。露宿街头配了出来阿福伯忙道广你吃饱了没?”

苏光了道:“差不多饱?”

“什么是差不多饱?”阿福伯问道。

苏光了不好意思道:“我刚才吃了两个大馒头,所以……

,所以就不太饿了。”

阿福伯听了便也明白过来了,他知道村子里都是做庄稼汉的。所以个个饭量特大,区区

两个小馒头那够塞牙缝。

阿福伯拉着苏光了道:“走走。先陪我去帮我家员外买宵夜,回来我再带你到员外家吃

个饱,睡个好,明儿个好赶路!”

苏光了道:“陪阿福伯走一趟是可以。但千万不可麻烦你东家!”

“什么东家、西家,我听不懂,反正我家员外是个好人,不会怪罪我这老花仔(老

人)。”

苏光了被阿福伯推、拖、拉地终于走进了建筑豪华的住宅。。

阿福伯本想拉着苏光了到厨房吃顿饱再说。不料一进大门就被人喊住了。

阿福伯忙一礼道:“老爷,你的虹豆汤圆小的已经买回来了。”

张员外年纪五十上下,入胖肝的,笑眯眯的,又很高大,见了他便使人感到一团和气。

张员外站在厅前台阶上道:“你旁边那人是……”_阿福伯忙道:“回老爷的话,这位

是小的同乡小侄,这次上京赶考,刚好被我踢到了,小的见他露宿街头又饿着,所以擅自带

他回来住一宿,明早好让他赶路上京。”

张员外闻言点头之际,苏光了忙对他一礼道:“在下姓苏,名光了,打扰员外安宁望请

恕罪。”

张员外打量他虽一身敲衣,人却长得蛮俊的,笑道来是阿福伯同乡苏公子不用客套,请

上厅一坐。”

苏光了一怔,忙道:“在下来得唐突,员外不怪罪在下非常感激,只是在下出身寒门那

配得上与员外大人同起同坐,这万万使不得。”

张员外笑道:“富人也是人,穷人也是人,那有贵贱之分,苏公子饱读圣贤书懂得应比

老夫还要多,难道苏公子可是嫌我一身铜臭(钱)味?”

苏光了忙一礼道:“不敢。”。

此时间福伯忙低亩道:“光了上去陪他聊一会儿吧!”

我们老爷心地很好,你就苏光了只好一礼道:“蒙张员外不弃,在下唐突丁。”

就在张员外哈哈大笑说个“请”时,阿福伯忙对苏光了道:“你等会要说成家了。”

苏光了一楞之际,张员外已交待阿福伯准备酒菜,自个走下台阶,请苏光了到大厅。

只见阿福伯对自个挤眉弄眼的,苏光了英明奇妙,满脑子问号。

话说开封城的张员外可是家喻户晓的大人物,其原因可不是他是大善人而出名,而是张

员外的唯一掌亡明珠张美美是号称天下第一“美”女。

张员外为了他这“有女初长成”可是伤透了脑筋,在三次官办的抛绣球招亲结果——第

一次抛绣球招亲由朱铭大入主持。上百位姑娘而的抛出绣球,让台下那些少年仔枪成一团,

为娶个老婆争个你死我活。

苏光了与张员外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聊上诗、画,两人相谈甚欢,酒是一杯一杯的干,喝

得两人已有八分醉。

此时张员外醉得拍着苏光了肩膀道:“小兄弟,你说人的美丑真的那么重要吗?”

苏光了醉笑道:“古人曰:蛇蝎美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一 章 猪哥出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