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 十 章 欢喜冤家

作者:李凉

苏光光哈哈大笑道:“我给你打了个结,你慢慢解吧!”

飞锥加链条这门功夫,动如脱兔且刁钻鬼诡,可以鞭法伤人,锁敌方武器,内力深厚之

人,亦能将链条当棍使,忽长忽短,忽硬忽软,使人防不胜防、只可惜苏光光住在猪哥庄,

庄上便有一位江洋大盗是使这种武器的高手,所以苏光光依其缺点,攀于树枝上,使白袍人

飞锥无用武之地.“叭”一声.一柱粗于手臂的横干硬被白袍人硬蛤折断,射向了白袍人,

白袍人没把飞锥收回且用力过度,那枝横干不仅撞到自己胸前,且枝叶刮伤了自己的脸.苏

光光在树上有如猴子般拍手大笑道:“老兄!你的脸可是被你老婆五指下山抓的?”

一旁三名白袍人,一见自己兄弟还龇牙咧嘴地想解开缠绕在枝干上的飞锥,可真又羞又

怒,没想到四弟一出手便栽在—名rǔ臭未于小子身上,这事要是传出,江湖还能混吗?

飞锥四雄的老大使了一个眼色,三人便欺到苏光光近旁,霎时飞锥破空声大柞,三条飞

锥有如恶蛇出洞,射向苏光光。

苏光光哈哈大笑,改作倒栽葱,手一碰到枝干,一荡便已荡离险区,这回三名飞锥三雄

可聪朋多了,一击不中便马上甩回飞锥。

三名大汉及一名小孩就在大树上追追打打的,把衰尾仔三人当成废料搁在一旁。

可怜的大树惹火了飞锥四雄,一棵枝吐茂密的大树,变成了—棵光秃秃的树干,苏光光

就站在一枝硕果仅存的一桠小枝干上。

飞锥二雄哼声道:“小子!这下看你往哪儿跑!”

苏光光笑道:“飞锥笨蛋兄,古人说: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这棵树不行,我不会

躲到别棵去?”

“对呀!栽怎么没想到!”飞锥二雄拍拍自个儿脑袋脱口道.“这就是天才舆白痴的分

别,这儿少说也有一百多株大树,你们慢慢折吧!总有一天我可就无处可躲了.飞锥二雄点

点头正待奔去,却被他大哥赏了个五百,斥声道:“少在这儿丢人现眼的,你是要杀人还是

砍树?”

飞锥老二死脑筋终于给硬转了回来,大吼道:“小子!快把东西交出来,本大爷留你一

条活路!”

苏光光笑道:“别来这套了,你们入抢了这玩意,除了你们兄弟之外,其它在场的人不

跷蛋闭眼,你们哪能吃得饱睡得着.”

此言一出,倒提醒了飞锥四雄,不禁瞄向衰尾仔三人.衰尾仔哇哇大叫道:“哇塞!乌

龟咚,老大你够狠的,连我们也拖下水.”

“这叫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大伙全来运动一下.”苏光光坐在枝干上笑道。

“老大你有够夭……”

朱承戒一个“寿”字还未出口,飞锥四雄已分四个方位,飞链已然出手各攻一人.飞锥

四雄老四解不开链条,干脆弃之不用,飞跃攻向苏光光,想以浑厚掌劲将他打下来.孙丽丽

宝剑出剑连闪几闪才刺出一剑与飞锥相撞,刹时火星四溅,孙丽丽趁机柱宝剑望去,见宝剑

抵挡飞锥毫无损伤,便信心大增,剑式一变欺身而上,以近搏攻其飞锥的短处.衰尾仔展开

太极剑法,身如柳絮,柔软无比,穿梭于密网般闪光灿烂的锥链阵中.但看这个“死不变”

的杀千刀,人家飞锥已经攻上来了,他还喊一声:“等我先拿刀!”,身于退了两步,还斯

斯文文地卸下肩工时木箱.口中还念着该用几号刀.朱承戒还未打开箱盖,一只胳臂巳被飞

锥四雄老二的炼条卷住,两人就僵在那儿来个拔柯比赛.四对四的单挑,苏光光使出八卦逍

遥步,有如泥鳅般,让大个子的飞锥四雄老四打不到,而哇哇大叫。

“喂!杀千刀的,我们都在拚命,称还在玩拔柯比赛,想得金奖啊!”衰尾仔大叫道。

朱承戒拉得面红耳赤地道:“没办法,他死不放手。”

此时飞锥四雄老大,也气急败坏地大叫道:“老二!你还不赶快解决那小子!”

飞锥老二无奈道:“大哥,这死胖子硬是不放手,我就不相信拉不赢他。”

“二哥,你不会冲过去一掌毙了他!”飞锥四雄老四大吼道。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飞锥老二嘿嘿笑道.“哎唷!夭寿哦,要放手也不通知一

声……”

只见飞锥二雄冲过去时,朱承戒一个用力过度,整个人往后跌下.这下情景又改观了,

朱承戒身子有如一个球又绑着一条弹簧线般,飞锥二雄一掌把他打飞出去,不等他站稳,又

把链条拉回再赏他一掌,“他奶奶的,你这死胖子你以为你肉多不怕打,今儿个我非把打抱

得出油不可!”

飞锥四雄的老二是个浑人,打得不亦乐乎,但他兄弟可看得惊讶这连.他们深知这老二

向来打人不知节力,每次他们与敌方厮杀,想留下活口只要一碰上老二准会泡汤,如今却见

他一掌少说有几百斤的掌力,却只把那胖子打得哇哇大叫不公平而已。

飞锥四雄老大见四人加起来有两百岁之人,却无法于短时间把四名rǔ臭未干小子解决,

便横心一起,大喝道:“飞锥阵!”

只见飞雄四雄四人大吼一声,算准方位,拚全力猛收杀招,将苏光光四人倒跃之式来个

四人大集合。

只见飞锥四雄设定四个方位,老四也拿出另一条飞锥链条,配合兄弟三人舞起了飞锥.

刹时苏光光四人耳朵听到的是飞锥“咻咻”响,眼见到四面成千百条金光闪闪的链条织成密

网.衰尾仔忙道:“老大!这飞锥阵以四象为基,变化无穷,这下可不好玩了!”

苏光光笑谑道:“不好玩就叫他们别玩了.”

孙丽丽吼道:“咱们已到生死关头,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苏光光忙道:“你们三人先挡一阵,让我溜出去,我就有办法破阵.”

衰尾仔苦笑道:“老大!你别先溜了,在外头喊加油而已.”

苏光光嘻嘻笑道:“会啦!你放心,有机会我一定人家在吃米粉,我在一旁喊休(热)

哦!……”

苏光光忙道:“杀千刀的,你那只宝见刀可以出鞘了吧!”

“不行!棋痴老前辈叮咛过,此刀非到生死关头绝不出刀.”朱承戒毅然道。

“好,你等快死才出刀,赚一个来陪你抱刀好了!”苏光光道。

“小心!来了。”就在苏光光大喊之际.只见四个方位射来飞锥,夹带飞啸破空之声,

射向四人。

当苏光光四人正待对付射来之飞锥之时,突然“当、当”两声,飞锥在半空相撞,本来

对准苏光光的飞锥,经这一撞,转个方向射向左旁的衰尾仔.“哇”‘嘭”一声。

苏光光四人反应不及,全被十几斤重的鸡心飞锥击中,衣破血流,背靠背地撞在一起倒

下去.苏光光有铁衣护身只是破了衣服,而衰尾仔三人可不是了,嘴角已流出血来。

飞锥一击而中后便马上缩回,飞锥四雄立时改变方位,把飞锥链条舞得更急。

“咳!咳!老大会死啦!”衰尾仔哀哀叫道。

妈的姑隆咚,我还好好地就咒我死!”苏光光叫道.“小猪哥,你还有铁衣护身,当然

不会死,而我们可要翘了.”朱承戒叫道.“好了,不要闹了,小猪哥你还不快想办法?”

孙丽丽叫道.“妈的!全养了这些酒囊饭袋,一碰到事全往我身上推,我又不是欠你

们……”

“来了,快闪,”衰尾仔大叫道。

“哇!老大,你有够天寿……”朱承戒叫道。

、原来在衰尾仔大叫之际,只见千百万飞锥幻影射来,苏光光施展轻功踩在朱承戒的肩

上,身形有如冲天炮般射上三丈高,横腰一扭,射向被飞锥四雄老四所弃置不用的飞锥链

旁.“哇!杀千刀出刀啊!不然会死人啊。”

衰尾仔大叫之际,一人又无招架之力,中了二锥,趴在地上痛苦挣扎着.“小子,你们

去死路吧!”飞锥四雄老大哈哈大笑道.“锵!”一声龙吟声,立即青光暴涨,朱承戒背上

青龙宝刀已出鞘,身形跃于半空,头上脚下,一招“扫把扫”砍向激射而来两条飞锥.另一

方两条如幽灵般的飞锥射向不知如何抵挡的衰尾仔与孙丽丽面前.突然一条金光闪耀带着刺

耳呛啷缠向飞锥双雄的飞锥,五条飞锥缠在一起,苏光光用力一拉,把另两条飞锥拉得掉落

一旁地上,解了衰尾仔两人危机.“哇!一声惨叫及一嘭血雨自飞锥四雄老三的左肩喷出。

只见地上除了两条被斩断于地的飞锥链外,另有一条胳臂还紧紧握着链条在地上发抖,

鲜血染红一大片土地.“三弟!你的手……”飞锥四雄老二惊叫道。

此时被苏光光用飞锥链缠住的老大正使命地甩,想解开被缠得一蹋糊涂的兵器,听得老

二一声惊叫,忙转首望去.两人一见忙舍弃飞锥,身形跃到老三身旁,出手点穴制住鲜血狂

喷。

飞锥四雄老大狠狠瞪了苏光光一眼,口中道:“走!”三人便扶住老三,消失于林中,

连武器都不要了。

强敌一退,衰尾仔和孙丽丽有如泄了气皮球般.背靠背地坐在地上喘气,面远方的朱承

戒却握刀一式“金鸡独立”地屹立不动.苏光光吁口气笑道:“看来咱们跑路族除了吃饭开

销大以外,衣服的支出数目也不小!”

可不是吗,只见他们四人的新衣又破,且被鲜血灰土搞得一身.衰尾仔道:“能捡回这

条小命算不错了!”

“喂!杀千刀的,人都已经走了,你还穷摆架势,想去参加忠烈祠仪队是不是?苏光光

笑道.“嘭!”一声·朱承戒一式金鸡独立不变,人却往后倒去,口中也喷出一口鲜血.苏

光光三人见“粗勇组”的杀千刀也受了重伤,三人忙用爬地爬到朱承戒旁.苏光光从残破衣

服里望去,只见朱承戒左右胸被飞锥击中,肌肤呈紫色浮肿,可知他内伤不轻,忙掏出一粒

葯丸塞入昏迷不醒杀千刀的口中.苏光光道:“咱们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不然再来一票三

脚猫功夫的人片咱们可要死翘翘了.”

“哇!好重哦!妈的姑隆,以后叫他少受伤,不然可有得受了.”苏光光背起朱承戒叫

着。四人忙退出林中,往镇上奔軎。

林中又沉静下来,在苏光光四人离开后,突然又有两名老者从树上跃下广场.只听一名

年约一旬矮小精干生得猴头老鼠脸,一胜姦像的汉子道:“花大侠,他们四人已受重伤,咱

们若出手定可将他们四人格杀,伺必凭白损失一武功秘籍.”

被称花大侠的正是被苏光光去捉而逃脱的武林败类花燕子。

只听花燕子一脸又恨又得意的表情道:“我要这只小猪哥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遭武林

中人的截杀,折磨而死,方消我心头之恨!”

那名老者哈哈大笑道:“花大侠,你这招又狠又毒,够他们受的,只可惜平白无故损失

一本百年失传的武功秘籍.”

花燕子哈哈大笑道:“童兄!那本武功秘籍我早巳背熟了然于胸,谁要是练了那本秘籍

上的武功,保证他七窍生烟,走火入魔,痴呆一世。”

那老者惊道¨“原来花大侠在那本秘籍上动手脚?”

花燕子大笑道:“不错!童兄如你也想练,我可以教你,你大可不必动歪脑筋去偷那本

秘籍。”原来这名老者是声名狼籍,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鬼偷童通菜,正因他无所不偷,乱

偷一通,所以又有人叫他“通通来”贪得无厌。

童通菜口中应是,心中却暗骂道:“他蚂的,老子还想多话几年,跟你学武功,我又不

是不知你的贼性,翻脸比翻书还快,我想在你身上得到一点甜头,可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哼!我才不像飞锥四雄那么傻!”

苏光光四人负伤走走停停来到了小镇,,小猪哥深知此刻如住进客栈,定成为人家肉靶

子,便在镇郊租了一家农舍的柴房养伤.苏光光赶了去抓葯之际,顺便到客栈去坐一坐,果

然不出所料,镇上出现许多“生鲜面”(陌生)带刀子,带剑的武林人物,向店小二打听四

名少年的下落.苏光光忙回到农舍,打开柴房便道:“喂!告诉你们一个好稍息和—个坏消

息!”

躺在地上的衰尾仔懒洋洋的道:“现在是我破病(生病)的时刻,只能报喜不能报忧,

你倒说说看有什么好消息?’朱承戒看苏光光两手空空回来,便叹道:“我又要吃蕃薯了.

只好听听好消息;以免倒胃口。”

孙丽丽笑骂道:“一群猪,怪不得被人打得七零八落,差点回老家。”

“大小姐,你可要搞清楚,飞锥四雄不是省油的灯,你看得还不是卡尾软(心塞)还说

我们!”衰尾仔叫道。

“喂!你们倒底要不要听?”苏光光叫道.苏光光等三人住口,望着他时才开口笑道:

“咱们跑路族的名声已经有人替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欢喜冤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