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十一章 半秃头陀

作者:李凉

苏光光忙道:“你小师妹内力如何?”

朱承戒道:“与我不相上下,且寒气刺骨。”

“什么,她那么瘦,内力和你有拚,那你吃那么多不就白吃了。”衰尾仔调侃笑道。

朱承戒踢了衰足仔一脚,又笑又痛地道:“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说笑!”

衰尾仔忙道:“你看我干嘛,想办法是老大的专利,我这老二只会落井下石,加油添

醋。”

苏光光忙道:“没法子了。我看你只好拿青龙宝刀,乱劈乱砍让她不敢近身认输!”

“好办法!不愧是老大。”衰尾仔奉承道。

此时传来冰冷娇声道:“你们说完了没?”

苏光光嘿笑道:“说完了,你们继续比赛吧!”

说着,便拉着衰尾仔退到一边去。

只见寒雨霜双臂一翻,只见她双拳中从食指缝中透出一支比头发还细五寸多长通体乌黑

的细针。

“哼!你算是哪门裁判!”寒雨霜哼声道.“哇!不公平,不准用毒!”衰尾仔叫道。

苏光光敲了衰尾仔一记响头道:“别土了,那是千年乌零铁打造的细针,专破横练功

夫,随手一针坚石也变成豆腐般。”

苏光光这些话无疑是提醒杀千刀的那针碰不得,否则不止跳舞而已已,可能跳出六来。

朱承戒闻言大惊,不管三七二十一,青龙宝刀出鞘,青光暴涨应和他的暴喝声,宝刀舞

出层层刀幕冲向寒雨霜。

寒雨霜轻叫道:“青龙宝刀!”便闪身而退只在他外围游走,趁机递招,不等招式用

老,便已闪出危境。

衰尾仔抱着胸道:“老大!这样打我们还可以睡个觉吧?”

苏光光黠谑道:“是啊!咱们睡一觉就可收杀千刀的尸啦!”

“怎么会这样!”衰尾仔道。

孙丽丽啐道:“说你猪,你只承认自己笨,你设看到杀千刀在用力,而寒雨霜只在外围

散步,请问衰尾仔道人,到最后谁衰到家来着。”

衰尾仔瞪大眼望着苏光光,意思有如说简直是狗屁不通的办法。

苏光光呵笑道:“我到现在才发现,好办法也有缺点。”

孙丽丽忙道:“你们别闹了,快想办法,不然杀千刀被刀魔所惑,可就变成一场生死大

车拚!”

“对!对!会变成师门大悲戏,跑路族哀曲,要想办法。”

只见苏光光一张脸涨成了赤红色,衰尾仔忙道:“老大!

大伙是自己人,你千万别使出干魔手!”

“住手!”

苏光光运上全身功力,以少林狮子吼功吼出。可惜他只练一点皮毛而已,才憋得一张脸

红通通的.苏光光这一叫,朱承戒与寒雨霜双双住手,往这边惊愕地望来.只见袁尾仔塞着

耳朵,一屁股坐在地上叫道:“夭寿哦,事先也不通知一声,我如变成臭耳聋,你要养我一

辈子。”

孙丽丽也被他突来一吼,震耳心血轻浮,头昏昏脑涨涨的。

苏光光哈了一声,笑道:“哈!终于吼出来了,真爽!”

“妈的姑隆咚!你爽我可遭殃了。”衰尾仔叫道。

苏光光憨笑道:“你没有震聋,真是好里佳在!”

苏光光大摇大摆十足话像个裁判,走到朱承戒与寒雨霜中央后,干咳了两声道:“现在

我以公平、公正、公开来判定你们谁胜谁负。”

寒雨霜哼声道:“哼!瞎了狗……猪眼的也要看清我胜了。”

苏光光点头道:“不错,你的小脑很聪明,杀千刀拿着宝刀乱砍乱劈,全无章法,时间

一久内力不济,就等你宰他的份,所以表面上看来你是赢了.”

“哼!什么里面外面,根本就是我赢了。”寒雨霜嗤鼻道.苏光乐道:“你错了,而且

是大错特错,错得乱七八糟,神智不清。”

苏光光笑道:“我当然会说得让你心服口服,现在我问你,你可知他手中是什么宝

刀?”

寒雨霜道:“长三尺宽四寸二重一百斤,刀中之王青龙宝刀。”

“我再问你,杀千刀如下杀手,你可抵挡几招?”

“同归于尽!”

苏光光笑道:“这就是了,你们两个全翘了,杀千刀被你一针毙命,而你却不能得十全

尸,就死相来说,你就死得很难看,这一点你就输了。”

苏光光见寒雨霜闭口不言,表示已默认,便又道:“第二,既然你知道青龙宝刀是刀中

之王,必也知晓内力不浑厚之人,必会被刀上魔力所惑,他如内力不济,你必有血光之灾,

你倒说说看,你们俩到底谁赢了?”

苏光光见她无话以对,便又道:“所以本裁判判定你们两个平手,再练个三年后再比个

高下,这样够公平了吧!”

朱承戒如负重释,忙一礼道:“小师妹,咱们后会有期了。”

“不行,师父要我暗中跟着你,考查你的品性.”寒雨霜毅然道。

苏光光惊讶道,“这么说,你早已跟在我们屁股后面很久了?”

寒雨霜道:“从象棋比赛至今!”

苏光光惊道:“那我们岂不是变成死人了,居然被跟了这么久都没发觉。”

朱承戒笑道:“我师娘的外号叫神行娇风,除了剑术以外,追踪之技是武林一绝。”

“也就是说比粘皮糖还粘。”苏光光笑谑道。

“哦!你也真不够意思,我们跟飞锥四雄大车拚时,你竟然袖手旁观?”衰尾仔道。

寒雨霜冷哼道:“要不是我在暗中射出短针打入飞锥三雄体内,他们为了逼针无暇恋

战,才匆匆离去。”

“原来如猫!”苏光光总算明白飞锥四雄为何不报断臂之仇。

此时林中突传来一声:“阿弥陀佛!”

苏光光与衰尾仔两人对望后,笑着同声道:“半秃头陀!”

孙丽丽闻言,一张脸竟红了起来.半秃头陀笑呵呵地从林中走了过来,道:“各位施

主,别来无恙!”

苏光光叹道:“本来是很好,但-见你就不好了。”

半秃头陀讶异道:“为什么?”

苏光光道:“一见面你就叫输主,往后我上赌场不是输吗?”

半秃头陀傻笑道:“施主想歪了,洒家不是这个意思。”

苏光光眼珠一转。忙道:“牛秃和尚,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自动跑来找我们一定没

好康代志吧?”

半秃头陀嘿然笑道:“小猪哥施主不愧跑路族老大。酒家奉命来找你们。”

苏光光笑道:“你知道棉被店失火会怎样?”

半秃头陀莫明其妙脱口道:“会怎样?”

苏光光笑道:“棉被店失火叫免弹,也就是免谈的意思。”

半秃头陀忙道:“别这样嘛,洒家的东家想出十万两黄金,请你们替我们送一样东

西。”

苏光光摇头道:“少来这套!你们少林寺门徒众多随便在寺中拉一两位足可轰动武林,

哪用得上我们。”

此时林中走出三名老者,全身穿得红通通的,正是冷血门的杀手。

苏光光走近半秃头陀身旁推了他一把,笑道:“半秃的那三人是你带来的?”

半秃头陀摇头道:“洒家是单身贵族独住,从来不与江湖人挂钩!”

苏光光道:“妈的姑隆咚,这三人是不是从棺材里钻出来的,怎么走路都没声音?”

半秃头陀笑道:“看来你们跑路族身价暴涨,杀手集团把你们看成头号顽固份子!”

苏光光大笑道:“我们是顽固份子,那他们就是江湖上的恐怖份子喽!”

衰尾仔亦笑道:“我看是激进恐怖份子才对。”

只见三名穿土黄色长袍缓缓走近之际,孙丽丽惊骇道:“黄山三叟!”

但见那三名老者年约五十上下,黑发白眉.长得不怎么样,但他们三人却长得一模一

样,分不出谁是谁。

苏光光对着半秃头陀笑道:“半秃的,你可知这黄山三叟是什么东东歪歪的?”

半秃头陀嘿嘿笑道:“小施主可真会问人,专挑不知道的人问。”

“哇塞!乌龙咚!不知道就说俺嗯栽(不知道),还放一大堆屁话。”

孙丽丽瞪了苏光光一眼,才道:“黄山三叟是三胞胎兄弟,他们三人行为乖张,夜郎自

大,是黑道上的超级坏蛋,三人练成五绝毒掌后功力大进,将江湖闹翻天,十年前被七大门

振联手围攻坠崖而死,没想到他们没死,却在这儿出现。”

苏光光笑道:“能劳动七大门派围攻,看来他们三人不是普通人物.”

衰尾仔忙道:“听说他们五绝毒掌歹毒无比,中者除非用他们解葯外,无人能活过三

日。老大!咱们可要踢到铁板了。”

苏光光笑道:“也许这些垃圾等着我们来收拾呢!”

“哼!小子单凭你这句话,老夫要将你碎尸万段,让你永无葬身之地!”居中那名老者

哼声道。

“哈小美人我认出来了,你看中间那个缺了一缺大门牙,讲话漏风又硬啼,这人可能是

老大,所以才先放屁,右边那个嘴歪歪的可能是老二,左边那个眼睛拖窗闹鸡眼可能就是老

三.似好认得吗。”

黄山三叟原来长得一模一样,无法分辨,就四十年前被七大门派二百多人围攻于华山而

坠,也因此三人才会留下特征引为无上耻厚,而苏光光却哪壶不开提哪壶,气得他三人六道

白眉翘了起来。

居中那名老者冷哼道:“小子,你消遣够了没?”

此时孙丽丽忙道:“如你所猜没错,居中老大叫黄飞龙,老二黄飞虎,老三叫黄飞

豹。”

苏光光笑道:“怎么那么多人喜欢龙啊虎啊的,我看一个叫飞天,一个叫下地,一个叫

钻海,还来得恰当。”

居中黄飞龙闻言不怒反笑道:“老夫三人多年来已经未曾见这敢在老夫兄弟三人面前如

此狂妄的小子。苏光光你且狂吧,今日过后你们跑路族就要永绝扛湖,不必再跑路了。”

“难不成你们要抬轿让我坐,不必靠我这一双11号了,唉!只可惜你们太老了,我还怕

被你们掉断了腿!”苏光光哈哈大笑道。

只见黄飞龙冷哼一声,手一挥。

刹时从道旁林中奔出二十四年轻壮汉,持着刀、剑、棍,奔到黄山三叟身后一字排开。

苏光光一见哈哈笑道:“哦!原来是冷血门的,看来你们黄山三叟,越混越回去了。”

此言有如一根针刺入黄山三叟心中一般,只听黄飞龙一声:上!

只见二十四名冷血杀手三人一组,扑上了衰尾仔等四人,把半秃头陀和寒雨霜让过。

看来这批杀手乃是有备而来,就连截杀的对象也已分配妥当。

只见他们三人一刀一剑一棍扑上敌人后,便布成截杀阵式。

“妈的姑隆!你们三个老垃圾可是别人的孩子死不完,先叫他们来打头阵!”苏光光跑

给三名杀手追时大叫道。

黄飞龙哈哈大笑道:“老夫手下二十四名金字招牌杀手,至今从未失手过,你们好好享

受三绝阵的滋味吧!”

三绝阵乃三才阵所改造的,加上一刀二剑,一六尺铁棍以长截短,以短补拙,软硬兼

施,只要入阵之人一个疏忽,可要到阎王那边忏悔了。

蓦地--杀干刀朱承戒一个闪躲不及,被铁棍击中背后忙清啸一声,身形抬高一丈,将

肩上木箱一抛,刹时木箱中大小长短不一的柴刀,如下雨般落向地面杀手。

一阵叮当声阻止三名杀手追击之势时,朱承戒手中拿着一把一尺半带尖钩的柴刀,一招

“八方风雨”有若狂风暴雨轰涌而出,形成一片刀光密网,扑向一名拿剑杀手.三绝阵不愧

是厉害的招式,三名杀手见杀千刀手中刀气锐不可挡,忙三人成品字形往后一退,手中兵刃

挥舞,护住自己及同伴,以退为进。

朱承戒一招未能得手,三名杀手已连变方位,采取车轮战想将这大胖子累喘死!

反观围攻衰尾仔三名杀手,可气得哇哇大叫,明明可将衰尾仔打死,却被他有如顽皮小

孩往地上一坐,化去他们三人攻势,且差点伤在他木剑之下,哪有不火冒三丈之理,因此这

组叫喝声最大声了。

原来衰尾仔使出了醉太极剑法,乍看之下如喝得酩酊大醉般,手中剑支着地,脚步虚浮

左晃右跌,使敌人摸不清他的下一招如何出手。

然而孙丽丽这一边可打得激烈异常,只见他手中冷霜剑冷光灿烂,劲气呼啸,迅如闪

电,金铁交碰之声,有如排炮般不绝于耳。

量令人可笑的苏光光这组,好似在玩猫捉老鼠般东钻西跑的,三名杀手追到他的人,刚

要站稳方位展开截杀,那苏光光便有如箭矢般冲向一名杀手,一会儿抱着他的脚,解开他的

腰带让裤子滑下去,搞得三人手忙脚乱,骂不停口,无暇顾及变方位,将他给困住又让他溜

了。

此时黄飞虎气得大叫道:“你们三个死人!先把他团住再组阵。”

此言一出,点醒了三名杀手,便分散开去,以自己武功与苏光光过招,将他逼入阵式之

中,这下苏光光可哇哇叫,展开蝶燕身法及手臂双脚的护套,勉强支撑着。

此时半秃头陀叫道:“小猪哥老大!要不要洒家插一脚?”

此言一出,黄飞虎、黄飞豹一个箭身,到了一丈外半秃头陀身前冷哼道:“野和尚,你

如敢管老夫的闲事,可别怪老夫二人对你不客气。”

半秃头陀吐吐舌头,缩缩肩,身形未动,人却退后了一丈,看得黄飞虎两人大惊,暗暗

提起功力。

只听半秃头陀大叫道:“猪哥帮主!有二个垃圾向我抛白眼,你说怎么办?”

此时苏光光汗湿满衫,衣服又破了几个大洞,一身有如泥人般大叫道:“妈的姑窿!你

不会翘起屁股拜托他们把你踢进来,不就得了。”

半秃头陀嘱嘿大笑道:“那你说,酒家刚才托你那件小事答不答应?”

“妈的姑隆!死半秃的,我咒你绝子绝孙,你可真会利用时间谈判,哼!你要帮就帮,

不帮拉倒,我小猪哥有的是办法整住三个狗屁东西!”

突然一声哇哇大叫传出。

只见一名围攻朱承戒的使刀大汉,单手抱着左脚退出了阵式,坐在地上。

使刀大汉满腔痛苦往地上一坐,可坐掉他的小命了。只听一阵叮当声,朱承戒大喝一

声,舞出一片刀光逼退两名杀手,一个闪身柴刀一劈一钩。

只见那名使刀杀手张着大口,却喊不出来,一嘭鲜血随着朱承戒的尖钩喷出,双眼一

蹬,砰然倒地。

苏光光见了欢跃叫道:“杀千刀真有你的,杀呀!”

此时黄飞龙怒吼道:“小女娃!你找死。”便扑向二丈外的寒雨霜。

原来站在一旁的寒雨霜.见自己师兄守多攻少,身手一直无法展开,且已有点手忙脚乱

了,便利用整理发鬓之际,从袖口射出一嘭细针到那名使刀杀手的脚下。

寒雨霜这小动作,却逃不过一旁监视的黄飞龙。

寒雨霜才一抬头,便闻一股阴寒带有腥味气息扑来,她没料到身在二丈开外的黄飞龙,

只在-转眼间已到来,不容她有后退之机,只好运起功力双掌击出,与黄飞龙狂悍的掌劲来

个硬碰硬。

寒雨霜这一拳有如鸡蛋碰石头般,只见她瘦长的身形受这一击之力,口吐狂血摔出两丈

之外,一动也不动了。

朱承戒一见大叫一声小师妹之际,一把剑从他腹中刺人。

那杀手一招得手正要开口大笑之际,只见寒光一闪,他的眼睛一下子有如走马灯般,把

四周景物全看了一遍。

使剑杀手一颗头颅被朱承戒一刀斩了下来后,朱承戒弯下腰。手中柴刀从胯下射出,人

却已冲向黄飞龙。

那名使棍的杀手,正当以一招“泰山夺顶”,想把朱承戒的脑袋当西瓜砸,设想到自己

心中插上一把柴刀,往后倒下,连哼也没哼一声。

朱承戒扑向黄飞龙之际,“锵”一声,青龙宝刀青光暴涨,一层层刀光呼啸推出,全身

敞发出慑人的杀气.“哼!要死不必怕没鬼做,老夫就成全你!”

黄飞龙口中说着,却拍出一掌穿过层层刀幕后,立即化掌为爪往朱承戒心口插去。

“咦!”

“啊!”一声。

只见黄飞龙人倒跃退出,但他的双脚却慢一步才到,摔落于身旁三尺外,没跟身体连在

一起。

黄飞龙这歹毒的一爪,是插入朱承戒的心口没错,当他五指一收之际,才发觉此人肌肤

软软的,一点也不着力,好似插入面团。

黄飞龙不愧黑道成名高手,立觉不对,便五指一张,内力一吐,化爪为掌,双脚一蹬往

后飞退。

黄飞龙这招如用在别人身上,可能那人早已心脉寸断而亡,只可惜他不知道朱承戒练的

是天竺神功,将他一掌之力化去了六成,朱承戒庞大身躯只后退了半步,强咽下胸中喷血,

青龙宝刀一撩,硬将黄飞龙的双腿齐膝斩断.朱承戒一刀斩下黄飞龙双腿,青龙宝刀也因用

力过度.嵌人石块没力气拔出来,只见朱承戒杀红了眼,抓狂般大吼一声,扑向痛苦满地爬

的黄飞龙,手中多出一把寒森森的剃刀。

一旁的黄飞虎兄弟俩正待飞身扑救大哥之际,暇一花随之呼啸声大作。

半秃头陀已到两人之前道:“二打一不太平公吧!”

黄飞虎两兄弟心有默契,只见黄飞虎袖袍一甩,卷住半秃头陀扫来的月牙棒之际,黄飞

豹已挺身扑向朱承戒。

活该黄飞龙今日要命丧黄泉,且死在黄飞豹这一脚。

原来朱承戒受了重伤,神智不清,只凭一口真气及意志扑向黄飞龙,却在黄飞龙身前落

地,大吐鲜血而痛苦地弯下腰来。

刚巧黄飞豹飞身而来,见朱承戒弯下腰以为要对大哥不利。便一脚踢了出去。

这情急的一脚力道可吓人,只见朱承戒屁股被他踢中,整个身子飞出二丈外,而他垂下

的剃刀,刚好插入黄飞龙腹中,由下往上一划。

登时惨叫声由黄飞龙口中凄厉叫出,心肝肠脏全跑出体外,一条肠子勾住了朱承戒硬给

劈断了.“你……”黄飞龙指着一脸惊愕的黄飞豹,双眼一翻便回家报到。

黄飞豹这一脚有如落井下石般.把大哥五十七年的老命给踢飞了。一见朱承戒还挣扎想

爬起来。便狂啸一声,冲了过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