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十二章 少林大还丹

作者:李凉

朱承戒见他排山倒海的狂劲到来,而自己内力无法凝聚,心中大叫道:“我完了!”

只见朱承戒双眼一闭,躺在地上等死。等了好久却未觉掌劲拍下,巳脸上湿粘粘的,忙

睁眼一瞧。

只见黄飞豹双掌离自己头部仅有半尺之距,却停而不动,而黄飞豹却弯着腰,两眼翻白

地定位。

朱承戒细看之下,才发现黄飞豹咽喉多出一支乌黑的细针。鲜血顺着尖针尾滴下,滴在

自己脑上。

朱承戒吁口气之际,黄飞豹背后突传出娇声来,随后一蓬血雨喷得他满脸的。

只见一条瘦长的身躯。从黄飞豹背后滚下来,正是小师妹寒雨霜。

朱承戒暗道:“是师妹救了我!”

原来正在朱承戒危急之际,昏迷在旁的寒雨霜醒来,便奋不顾身双手握着五寸长针飞身

往黄飞豹剌去。

黄飞豹发觉身后劲风来到,冷哼一声,双掌不变,右腿一抬往后一踹。

只听“嗯”了一声。

寒雨霜被踢中腹部本应倒飞摔出,但她却抓住黄飞豹的后腿跟,借力一翻,翻到黄飞豹

背后,双手五寸长细针往他背后一刺,便昏了过去,趴在黄飞豹的背后。

黄飞豹如木头人般蹬着一双大眼死去,直等寒雨霜滚下来,才整个身子压在朱承戒身

上。

朱承戒拉着寒雨霜的手,叫了一声师妹后,便也昏了过去。

“万岁!黄山三叟死了两个了,大家拚啊!”苏光光全身染血地大叫着。

这声大喊无疑振奋了衰尾仔二人,却带给这些杀手无比惊骇,忙偷跟往朱承戒那边望

去。

这一看不禁使他们魂飞胆破,一时忘了移转方位。

如此一来,三人兵器全碰在一起,人也相互撩撞自乱阵脚,孙丽丽与衰尾仔便利用这空

隙,一剑伤了两人冲出阵外往朱承戒那边奔去。

此时与半秃头陀打得飞沙走石,劲风四射的黄飞虎,料不到这名不见经传的头陀内功如

此浑厚更胜自己一等,再打下去自己可要出丑了,今一见自己兄弟已死,大势已去;便虚晃

一招逼退头陀,双脚一跳,逃之夭夭,这还是半秃头陀不愿开杀戒退到一旁让他溜的,不

然……

“喂!你们头头死了两个。一个又溜了,你们还打什么劲!精力过剩是不是!”苏光光

利用他们胆寒之际,从阵式中钻了出来在一旁大叫。

那三名杀手,见自己头子不够意思,要溜也不通知一声,便钻入林中丢下他们,其中一

名使棍杀手大喝一声:“退!”

刹时五名杀手连兵器都不要了,跟在黄飞虎屁股后冲了过去。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i”半秃头陀呼道。

“佛你个头啦!这下跑路族又要花医葯费、服装费了。”

苏光光干脆躺在地上喘息着道。

此时衰尾仔好似“死狗撞拚碰”一般冲了过来,大叫道:“你还有时间休息说纳凉话,

快教人啊!”

“哎唷!我的屁股啊!死衰尾不要拖啊。”

只见衰尾仔情急之下抓住苏光光的后领便拖着走。

苏光光叫也没用,等破拖到朱承戒身旁时,裤子已破了个大洞,口中却笑道:“他们两

个是不是有病,怎么抱在一起难分难舍的。”

孙丽丽气急败坏地蹋了他一脚,道:“人命关天,你还有心情开玩笑,你快看看寒姑娘

是否有救……”

苏光光笑道:“别看到血就大惊小怪好不好,咱们每次受伤流血都成家常便饭了,有我

猪哥神医在,定可葯到病除,安啦!”

当苏光光触及寒雨霜似有似无的脉象,整个笑脸再也笑不出来了,随之眉头全皱在一

起。

衰尾仔头回看到苏光光如此脸色,忙道:“小猪哥,她还有救吗?”

此时苏光光顾不及男女之嫌,将寒雨霜身体触摸一阵后,从怀中掏出金针,扎入金针才

摇头道:“她的左右肋骨断了三根算是小事,最要命的是她硬接一掌,双臂被寒毒侵入,已

渗入内脏之中,且腹部充血可能脾脏破裂,肠子破裂,实在难医!”

衰尾仔忙道:“能医吗?”

苏光光叹道:“除非开刀将她肠子破裂处剪掉接上,再将脾脏移好缝合。”

孙丽丽闻言忙道:“那你就快点动手啊!”

苏光光摇头苦笑道:“难的就在此,她中了毒掌血中带毒,我这一刀划下,她可就没救

了。”

孙丽丽忙道:“那怎么办?”

苏光光将一颗红通通葯丸塞入寒雨霜口中,才道:“现今我用金针扎入,护住她心脉不

让剧毒攻心,加上葯丸,我们每天输给她一些气力,努力寻找解葯为她解毒后,我才能动

刀。”

“如果找不到解葯呢?”衰尾仔惊道。

“那她最多只能活七天。”苏光光道。。

此时衰尾仔移开黄飞豹的尸体后,又惊慌叫道:“小猪哥快来,杀千刀口中流出黑

血!”

苏光光闻言一惊,忙冲了过去,为朱承戒把脉后,双手一用力撕开朱承戒的胸衣。

但见朱承戒白净肥大的胸前心口周围处,有五指般大的小黑点,心口上还有一个拳头般

大的黑片。

“哇!杀千刀伤得比寒姑娘更重,没有解葯必死无疑。”

苏光光口中叫着,忙出手拍点了他胸前大穴,扳开他牙关,将一红一白葯丸塞入他口

中。

苏光光又道:“我只好以毒攻毒,暂时压住他体中剧毒蔓延,三天内咱们一定要找到解

葯。”

此言提醒了衰尾仔,只见他在黄飞豹尸身上乱摸一通,结果只摸出他身上一叠银票,别

无他物,随之衰尾仔又到被开脑剖腹的黄飞龙旁,在血衣中翻来覆去。

衰尾仔大叫道:“解葯不在他们身上。”

孙丽丽忙奔了过去,拉起衰尾仔道:“走!咱们去追黄飞虎,解葯一定在他身上!”

此时半秃头陀身形一跃往林中飞去,口中说道:“你们照顾受伤之人,洒家去追!”

当苏光光他们三人包扎皮外之伤后,半秃头陀已转回。

孙丽丽忙问道:“追到人没?”

半秃头陀呼佛号道:“追是追到了,只是……”

“解葯呢?”衰尾仔追问道。

半秃头陀叹道:“黄山三叟老二黄飞虎及五名杀手全死在林中,洒家赶到时只见他们心

口各中一剑毙命,酒家搜遍黄施主却一无所获。”

苏光光叹声道:“看来解葯被人抢走了。”

孙丽丽道:“冷血门这次是有备而来,不惜代价伤我们一个算一个,不留活路。”

衰尾仔忙道:“老大!你一向不是很有办法,你快想办法救救他们两人。”

苏光光激动道:“我又不是神仙,我是入啊!你也不想想,凡练阴毒掌之人会公开他们

毒掌如何练的吗?再说,江湖中毒掌不下千百种。毒性不一,我只要用错一味葯方,他两人

可就没救,你们说我敢冒这个险吗?”

衰尾仔激动地道:“难道杀千刀他两就如此等死?”

苏光光怒道:“你有办法不会请关圣帝君下凡来救人。”

衰尾仔气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好了!不要吵了,吵就能解决吗!”孙丽丽往他两中央一站叫道。

此时半秃头陀道:“相信各位施主听过天下三宝吧!”

孙丽丽忙道:“半秃师父是指金龙双匕、青龙宝刀、铁莲花。”

半秃头陀点头之际,苏光光道:“天下三宝只是神话怪论,不足采信。”

半秃头陀忙道:“今青龙宝刀出世在朱施主手中,难道是假的?”

原来青龙宝刀有段神话,说当时那位铸刀的无名老人,抓青龙时而青龙被逼得无处藏

身,而化做一块精铁,却被那老人发觉而把它丢人三昧真火的炼炉中铸成宝刀,赠给项羽,

因此青龙宝刀在出鞘时,在青光暴涨似有似无地会发现青龙翻腾于青光中,据传说青龙本性

残酷霸道,故持刀之人如内力与意志力不坚,便会失去理性,让握刀之人乱杀无辜。

能与青龙宝刀对抗的便是金龙双匕,据说金龙双匕是五爪金龙头上的两只龙角,长一尺

二,不仅能切金断玉,亦能解百毒,乃天下第一宝。

至于铁莲花,他的解毒功能比金龙双匕更有用,能解天下万毒,传说是木莲救母时,在

地上滴落的泪水所长成。

衰尾仔道:“金龙双匕与铁莲花谁都听过,却没人见过,你说了还不是等于白说。”

半秃头陀笑着,自言自语喃道:“看来小师弟可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早就料到他们

有此大劫,要洒家带他前来。”

“半秃的,你口中杂杂念,是不是有病,还是吃错了葯?”

苏光光叫道。

半秃头陀忙笑道:“各位施主勿急躁。杀施主与寒施主不是短命之人,如遇贵人必可无

恙,且福缘双至。”

“你说的贵人是谁?”苏光光问道。

半秃头陀忙道:“此人乃洒家的小师弟。”

“他有铁莲花?”孙丽丽道。

半秃头陀道:“也许吧!洒家也不清楚。”

衰尾仔忙道:“真的?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浯。”半秃头陀口呼佛号的道。

苏光光叹道:“你师弟在少林寺,离此少说也有六七百里路,单一趟少林寺日夜兼程赶

路至少需三天时光,而他俩身体状况。可承受不住路途颠簸。”

半秃头陀笑道:’洒家小师弟不敢劳动各位施主大驾,早巳林中相候。”

苏光光眼珠一转,哼声道:“看来你们已是有备而来,说不定黄山三叟是你们设计

的。”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出家人只能普度众生,不能伤人,要不然酒家也不会放过黄飞

虎,今日所发生之事,。原是洒家师弟用紫微斗数算出来的。”

苏光光半信半疑,但对千年相传的紫微斗数的算法,也很信服。

苏光光叹道:“在这要命时刻,你可要旧事重提了。”

半秃头陀笑道:“命中注定吧!你们不得不答应洒家师弟的要求丁。”

苏光光叹道:“都上了贼船了,我们还有选择余地吗?

走吧!我倒要看看你小师弟是何等人物。”

苏光光三人安顿好朱承戒二人后,留下孙丽丽保护他俩,便随着半秃头陀转入道旁的密

林中。

半秃头陀带着苏光光他二人,在林中左弯右转地停在一颗参天的松树下,而黄山三叟黄

飞虎及五名杀手全死在这树下。

只见他们六人心口全被一剑刺人,剑法凌厉干净利落,而黄飞虎衣服不整,横尸于一

角。

衰尾仔惊道:“好凌厉剑法,一剑穿心。”

半秃头陀忧心道:“此人能一剑穿心杀了黄飞虎这等武林高手,足见他的可怕。”

“这剑法好似三十年前成名的一剑穿心钟成老前辈的独门剑法,连我师父也惧他五

分。”

孙丽丽叹道:“怎么我们每一次都碰到大角色。”

衰尾仔道:“这就要问咱们小猪哥了。”

苏光光道:“管他们是何方狠角色、小角色,我小猪哥照单全收。”

半秃头陀笑道:“诸位施主如不再好好练功,总有一天会被人收了,洒家奉劝各位一

句,幸运之神不会常常跟你们一辈子!”

苏光光见四人只有死人,便问道:“现在不是讨论问题的时候,你师弟呢?怎不见人

影。”

半秃头陀笑着指着天上道:“他在上面。”

苏光光二人随着半秃头陀手指抬头望去,只见在高有五十多丈的松树横干上,斟躺着一

个似人形的小黑点。

衰尾仔道:“哇塞!乌龙咚,怪不得人家说少林寺是武术泰斗卧虎藏龙之地,他竟坐在

高丘上六十丈的树顶头纳凉,可真不简单。”

半秃头陀笑道:“施主误会了,酒家小师弟先天心脉畸型,丹田穴阻塞,故不宜练武。

是酒家为防他受野兽侵袭才抱他上树,请两位施主稍稍等待,酒家去去就来。”

衰尾仔笑道:“半秃的,你怎么对我们客气起来了。”

苏光光哼声道:“所谓礼多必诈,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什么好心。”

只见半秃头陀笑了一笑,将月牙棒插入地下,身形一跃人已拔高十丈,但见他脚尖在树

干惜力,整个人有如车轮转了起来,又拔高了二十文,随之一掌拍在横干上,身形一飞冲天

又升高二十丈,双足立在小黑点的横干上。

衰尾仔望着看得目瞪口呆的苏光光道:“咱们武功可差人一大截。能混到现在可是运气

特佳。”

苏光光苦笑道:“要练到半秃这等武功,咱们可要拼命练十二十年吧!”

此时只见半秃头陀双臂抱着一名灰色僧袍之人,从横干上一跃,只见半秃头陀一件僧袍

鼓鼓的有如气球般,加上双脚在横干上借力受冲下坠之势,直到三十丈无横干借力,他的僧

袍变成扁平有如蝙蝠双翅般,随着气流身形不住回旋轻轻落地。

“师兄!我的头好晕哦!”

半秃头陀抱在怀中之人,发出童稚声道。

“对不住小师弟,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二章 少林大还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