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十三章 跑路战车

作者:李凉

小臭头丢下枯枝笑道:“二哥根基扎得浑厚,钟陆平的剑招一学就会,只是我无内力,

无法将钟陆平他那冷冷使人寒心的杀气表现于气势上。”

衰尾仔笑道:“我的内力有限,亦无法领会他变招的玄妙之处。”

小臭头道:“二哥初悟就能颖略十之六七,已是奇才,往后只有靠对敌经历,应变之能

了。”

苏光光呵呵促狭道:“只要你多让人杀几次不死的话,就能练成了。”

“呸!呸!呸!我才没那么衰呢!”衰尾仔哇哇大叫。

此时林中又射出一排排箭矢,带着火球射向苏光光等人立身之处。

小臭头惊道:“糟了,他们用火攻,我们的惊魂迷阵就要破了。”

但见衰尾仔等人移来的树枝一碰到火球立即燃烧了起来,而在阵中的钟陆平心神渐渐平

息,就地静坐调息。

“妈的姑隆!他们来个火攻,我们就来个以毒攻毒,衰尾仔你们快拾起箭矢射回,以防

他们冲过来“对!让他们尝尝烤人肉的滋味!”

衰尾仔与孙丽丽忙拾起着火的箭矢,运劲射回去,半空火光交错,煞是好看。

突然林中轰然一声,在惨叫声中,一团火球冲向云霄,林中整个着火变成火海。

苏光光呵呵笑道:“你们两个是谁射的那么准,射中他们放在林中的油桶,快来领个金

准奖以资鼓励。”

大火延烧了将至天明,才被一场大雨浇息,冒出浓浓呛人的青烟。

苏光光六人就躲在牛车底下,监视淋雨的钟陆干的举动。

衰尾仔苦着脸道:“那些三流货色全跑光了,单单这狠角人物不走,我们可要倒大楣

了。”

朱承戒叹道:“要是我功力犹在,仗着青龙宝刀使出一招玉石俱焚,与他同归于尽。”

苏光光笑道:“别傻了,那种见钱卖命的角色,不值得跟他一拚。”

孙丽丽道:“对!我和衰尾仔联手攻他,以他的辈份,咱们不算违背江湖道义。”

“喂!你们两个吱吱喳喳地在说什么?”苏光光对着正在交头接耳的衰尾仔、小臭头

道。

此时钟陆平缓缓横过尸身遍地,来到苏光光他们升起营火堆,哼声道:“你们给我滚出

来!”

苏光光也哼声道:“男子汉大丈夫,说不出来就不出来,此时衰尾仔也道:“钟老前

辈!你们的人死的死,逃的逃,你为什么不去换件衣服再来。”

钟陆平哼声道:“他们死了省得碍手碍脚,你们全给我滚出来,老夫会让你们死个痛

快!”

此时孙丽丽要冲出去,却被衰尾仔按住,衰尾仔提着木剑走了出去。

钟陆平哼声道:“小子,你有种!”

衰尾仔笑道:“大不了二十年后,又一条好汉。”

“老夫先让你三招。”

衰尾仔笑道,手中剑式一起原地挥舞着,口中道:“一、二、三。”便又收剑道:“好

了,我三招使完了。”

钟陆平道:“小小年纪能将武当太极剑法练得如此纯熟,他日前途不可限量,只可惜你

犯在老夫手中,已无出头天了。”

袁尾仔笑道:“别天桥把式只说不练,小心我还有杀招哦!”

钟陆平至出扛湖,从未如此狼狈过,且又是带着一大堆人马栽在一群小子手上,这口气

哪能咽得下。

只听他怒哼一声,四尺长剑化成点点剑花,身形飞跃侧身翻转有如钻子般。

这正是破武当太极剑法的杀招。

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况,只听衰尾仔大喝一声,往后退之际,突然把他心肝宝贝桃木剑向

钟陆平抛去。

“当!”一声。

桃木剑被钟陆平四尺长剑一挑向旁飞去。

就在四尺长剑离衰尾仔心口不及一尺之距,衰尾仔暴喝一声,突见青光暴涨。

“当!”一声破响,随之传来两声闷哼,两条交会的人影各自退开。·衰尾仔大退了三

四步,一屁股坐在地上时,手中那口青龙宝刀也抛落身旁,左肩插着一柄半尺断剑,痛苦不

已。

钟陆平手中的四尺长剑,只剩三尺,从左肩到腹部被青龙宝刀划成一条斜口,鲜血好似

泉涌般。

钟陆平在身上点了几点,泉涌鲜血立止,看来衰尾仔这一刀只伤了他的皮肉而已。钟陆

平蹬大了双眼道:“小子!

你也会少林降魔刀法?”

衰尾仔痛苦脸色挤出一丝苦笑道:“我哪会什么少林刀法,只不过临时师父教我这客串

徒弟一招刀法而已。”

原来方才苏光光一伙人躲在牛车下,小臭头跟袁尾仔吱吱喳喳的,就是在教衰尾仔一招

少林刀法。

小臭头深知这一剑穿心钟陆平已看出衰尾仔是出自武当派,使的是武当剑法,心中早已

想出破大极剑法的杀招。

衰尾仔的剑法在年轻的一辈来说,可算是—等一的使剑高手,但碰到钟陆平这种老鸟,

简直是在关老爷门前耍大刀,故小臭头来个出奇制胜,将他少林派的降魔刀法最凌厉的一招

传授给衰尾仔。

衰尾仔将青龙宝刀背于后,利用抛剑之际换取抽刀的刹那,仗着锋利的宝刀斩断四尺长

剑,阻止钟陆平的攻势,却万没想到钟陆平也把身子自己送上来留点纪念。

只听钟陆平长叹一声,将手中断剑抛在地,转身便走,也未曾留下地址。

小臭头拍手笑道:“从此后一剑箭穿心两号顶尖人物,将消失武林。”

“你们再不救我,我衰尾仔也要消失于跑路族了!”衰尾仔痛苦地叫道。

苏光光奔了过去用小刀割了衰尾仔的衣服,便叫道:“妈的姑隆咚!这伤口好似被钻子

钻到一般。被伤得血肉成个圆洞,还好他用的只是一寸宽的长剑,不然可要成了个大洞。”

苏光光口中叫着,很轻易就把一半断剑从衰尾仔左肩上拔了出来。

此刻衰尾仔痛得“啊、啊”地叫不出来。。

孙丽丽怒骂道:“衰尾仔伤在左肩筋脉处,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苏光光笑道:“安啦!那钟老小子也真会选地方,一剑钻下刚好从两条主筋脉中穿过,

所以衰尾仔一条左臂保住了。”

苏光光口中说着,手却没闲着,只见他手中小刀将衰尾仔左肩伤口割得更大,在泉涌血

水中把伤口旁碎肉挖除后,一瓶葯粉全倒在伤口上,包扎妥当后将衰尾仔左臂用布条横挂在

胸前。。

朱承戒吁了口气道:“衰尾仔不要紧了,忍着点,两三天就好了。”

苏光光哼声道:“说的比唱的还好听,他肩上有两条大血管,我只是将他绑住,不让血

喷出来,还未将它接上。”

孙丽丽闻言,惊道:“小猪哥!你在搞什么鬼!”

苏光光道:“说你笨你又要生气,你也不看看这地方我们还能呆吗?”现在就只剩你完

好无损,如再来一批杀手,你有办法吗?”

此言点醒了众人,苏光光忙道:“快!咱们此时不溜待何时,再过四个时辰衰尾仔两条

大血管再不接上,他的左臂功能可要失去一半了。”

跑路族又消失于江湖,溜得不见踪影,还好那本武功秘籍不在他们身上,不然江湖可又

要来个沸腾的寻人热潮。

叮叮当当传自大城镇以东五里外一片坟场的万姓祠。

。“哇噻乌龙咚!实在有够衰,破病的人不能请病假,还要强制劳役,我要告你!”

只见衰尾仔左臂挂在胸前,斜坐在一张破损不堪的太师椅上,两只脚被绑在一根圆木柱

上不停抽踢着。

“叫!什么叫!现在正值火候上,炉火一灭,我就把你双脚砍下来当柴烧。”

苏光光上身赤搏,汗水淋淋地叫道。

原来衰尾仔双脚被绑在炉灶的风箱上送风,但见炉灶上的炭火烧得火热,一条红通通火

热异常的铁汁从炉灶上流到用砂土建成的模子上。

只见炉灶旁放置许多已造好的精钢车轮反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

“老大!你有点良心好不好,人家工作六天也有一天休假日,只有我们还在加班!”衰

尾仔叫道,“是啊!再敲下去我的手臂可要变粗了!”孙丽丽也抗议道。,’,可不是吗,

只见寒雨霜、朱承戒一组,小臭头与孙丽丽一组。

寒雨霜与小臭头各从火炉中央出红通通的铁板,由朱承戒与孙丽丽拿着大铁锤依着圆形

敲击,已敲了六天六夜。

跑路族的男人全脱得只剩一件短裤,只有孙丽丽、寒雨霜宁受酷热穿着湿了又干,干了

又湿的衣服,且包得像肉粽似的。

朱承戒抹着额头大汗,道:“小猪哥!你是不是没事找事做,专做这些杂七杂八的东

西,一点也看不出有什么用途。”。

苏光光正拿着一个齿轮检视,满意地点头道:“别叫!

等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组合起来,你就知道它可是我们的阿公、阿妈!”

小臭头亦笑道:“是啊!有了它别人也就可以尝尝跑路族的滋味了。”

衰尾仔道:“小臭头脑子真脓,要是造出来的鬼东西中看不中用,小心我在你头上再加

几片狗皮膏葯!”

小臭头哼声道:“我脑子装的可全是舍利子,等到你有难,就知它比你阿公、阿妈还

好!”

朱承戒忙道:“小猪哥!还要几天才能完成?咱们躲在这鬼地方,吃的全是干粮可够受

的!”

苏光光笑道:“这儿肉一大堆,又不用银子买,骨头熬汤更补,你吃不惯干粮可以尽量

去挖来吃。”

“小猪哥!你别呕心巴拉的好不好!”寒雨霜吼道。

此言一出,众人不禁相愕,看来寒雨霜与他们这几天相处下来不再沉默寡言,跑路族又

造就一位凶字辈的娇娘。

苏光光笑谑道:“杀千刀身上肥肉不见,足足瘦了二圈,可不是我虐待他,而是你们体

中剧毒作祟,我看你比杀干刃更要吃肉熬汤补一补。”;·“小猪哥!你讨打!”寒雨霜娇

喝着,抢过朱承戒手中大铁锤追着苏光光。’三日后。;一辆乌黑四尺宽六尺长高五尺的铁

箱子,已造好了,要不是这铁箱子上加上了四个铁轮,真像块废铁般。

“各位亲爱的跑路族成员,眼前这辆跑路战车就是咱们十日的成果!”苏光光微笑道。

“哼!厉害虽厉害,只可惜黑乎乎的活像一块大废铁,难看死了!”孙丽丽批评道。

“可不是吗,咱们运来铁砂还有一牛车,还可以打造一些装饰品美化一下。”寒雨霜

道。

苏光光叫道:“两位姑奶奶,人家说时间就是金钱,而咱们是时间就是性命,你和杀千

刀体内剧毒日渐加剧,我是用烈性毒葯与你们体中寒毒相抗,来延续你们性命,这几天已发

现烈毒快压抑不住,才又加重葯量,你们还想让战车美得冒泡多费时间!”

小臭头道:“是呀!中用不中看又有什么关系,咱们还是快快赶到西湖地头去找寻铁莲

花要紧!”

苏光光拉着衰尾仔道:“走吧!我让你第一个享受驾驶战车的风光样,补偿你这些日子

的辛劳。”

众人坐上战车后,只见苏光光与衰尾仔坐上驾驶台,由一个镶着宽一寸半,长一尺水晶

片望出,前面景物一目了然。

衰尾仔笑道:“老大!咱们要不要拿一瓶香槟砸战车,来个开车典礼。”

苏光光促狭道:“咱们跑路战车不稀罕什么香槟,倒是喜欢人用脑子去砸,你要不要试

试?”

衰尾仔哼了一声,来个相应不理。

“各位先生、各位女士,我要开车了,坐好!”苏光光叫道。

孙丽丽笑怒道:“要开就快开,好像老母鸡的屁股,啼个没完。”

此言一出,众人故意笑得更大声,只有苏光光一副菜脸,喃道:“要不是大家有出力造

车,我就叫你们买票计程。”

“开车喽!”苏光光叫着,手中往旁扳手一扳,将横在胸前的角杆向左一扳,衰尾仔及

苏光光双脚在踏板上踩着,铁战车已左转行出坟场。

跑路战车日行五百里。其速比马车慢上一点点而已,在官道上奔驰时,许多人被它的

“叭噗声吓得退到一旁,议论着这辆怪车居然不必马拉便能跑。

“我歹命呀歹命,老大,可以换入来踩了吧。我的腿都麻了!”衰尾仔哀哀叫道。

“叫你慢慢踩保持节奏感,你偏一下子用力一下子歇脚,这下可有苦吃了!”苏光光幸

灾乐祸地道。

“哇寒乌龙咚”小猪哥!臭猪哥!害人情,你骗我坐上驾驶台做苦投,现在还好意思说

风凉话!”衰尾仔叫道。

苏光光嘿嘿笑道:“谁叫你伤得不重,不然叫朱承戒来踏可比你快上一倍,你吃的不比

人家少,还好意思叫!”

“妈的姑隆,以后得病可要选个好日子才对。”衰尾仔自怨道。

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鼓声,衰尾仔从一个小圆孔望去,只见五十丈外一座大城门,竟在

光天化日之下关起城门,城墙上许多穿着盔甲兵士拿着兵器穿梭不已。

衰尾仔哈哈大笑道:“老大,你快来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跑路战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