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十四章 避 水 珠

作者:李凉

跑路族的跑路战车一战成名,所到之处无不万人争睹,爱现的苏光光等人当然不会放过

这场作秀的好机会,只是跑也跑得很烦了,只好又躲在乡下改装一下用马车来拉。

这几天耽搁下来,使得衰尾仔、孙丽丽、苏光光三人,来个日班、小夜班,除了换马拉

车外全部日夜兼程赶路。

浙江,杭州。

历史上六大名都之一。

城跨运河,濒钱塘江北岸,水路陆路四通八达,不仅物产丰富,形成南北货集散之点。

杭州附近景物之佳,风光之佳不胜枚举,连酒、美人亦是属一属二,西湖的美,多少文人雅

客写尽天下问的美丽诗词,也形容不及十之二四,亦流传才子佳文的韵事,博得“上有天

堂,下有苏杭”的美誉。

只见一辆包得密不通风雨的马车驶入杭州,但见驾车的二男一女还眼眯眯地打瞌睡,就

知人疲马团,不知赶了多少路。

车篷内朱承戒、寒雨霜,两人双眼眶四周都呈黑紫色,有如猫熊般,全身肌肤呈土黄

色。

人家说瘦子没本钱破病,朱承戒瘦得成了标准身材,而寒雨霜瘦得皮包骨,让人乍看之

下非吓得脚软不可。

马车转到城东街尾停在一家豪华富门前停下。

苏光光跳下马车,对着看守门户的仆厮道:“请问两位大哥。不知颜世昌老爷是否在府

中?”

但见那两名长得雄壮威武样。可不像一般看门仆役。

左旁那名穿灰衣的壮汉看了苏光光一眼道:“你认识我家老爷?”

苏光光讪笑道:“不认识!”

“你找我家老爷有何事?”右旁那大汉道。

苏光光道:“向他借点东西。”

左旁那大汉道:“你既不认识我家老爷,又要向他借东西,人家会借你那才是天大的笑

话。”

苏光光道:“你有没有听人家说过。会倒人家钱的不是你亲戚就是你的朋友。”

两人一楞,右旁大汉忙道:“这跟此事又有何干?”

苏光光道:“如此说来,陌生人是绝对不会倒人家的钱,或借东西不还的了,所以你家

老爷一定会借我东西。”

“嗯!有道理。”左旁那大汉道。

“阿雄,你哪条筋不对了,竟上这小子的当,你会把钱借给素不相识的人吗?”右旁寻

大汉道。

“对啊!好啊!你这小子竟敢骗我。”只见那被唤阿雄的卷起袖子,作势要打人。

“喂!不要给你们客气当福气,你们两个进去通报一声,就说跑路族—伙六人来拜访颜

老爷。”苏光光道。

“你就是小猪哥苏光光!”两名大汉异口同声道。

苏光光笑道:“假的可以换,真的可以当。”

“什么意思?”阿雄脱口道。

“笨!他是说如假包换!”衰尾仔跳下马车走过来道。

右旁那名大汉闻言忙道:“我家老爷早在十年前已退出江湖,从此不见江湖中人,你们

请回。”

“阿弥陀佛,风雷双雄一双风雷刀曾力敌江南十二雄一战成名,如今也洗手封刀了

吗?”小臭头走出篷车道。

右旁那汉子哼声道:“我俩兄弟正值壮年哪有封刀之理。”

“一代拳王颜世昌六年前退出江湖,且不与江湖人来往,而两位施主既未随颜大侠金盆

洗手,就算扛湖中人且又与颜大侠朝夕相处。并不相互矛盾。”小臭头道。

此言令风雷双雄廖勇、廖雄塞住口应不出声来。没想到他们兄弟俩—照面就吃了二记闷

棍。

只听廖勇铁齿道:“你们请回,我们颜老爷不见客。”

苏光光对着小臭头道:“我就跟你说过,咱们用跑路战车一冲不就见面了,你还是坚持

以礼相见,这下踩到屎了吧。”

廖雄哼声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苏光光嘿笑道:“你变得聪明了吗,所谓好话不说第二遍。”

廖勇亦道:“颜府可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

“笑话!在公堂上本小爷都来个撒尿大典,这种小卡司算什么,衰尾仔这两颗葱让你当

料理了。”

苏光光说着,双手负背大刺刺地走上台阶。

“哼!下去!”

廖雄首先发难,一脚踢向上来的苏光光面门。

廖雄这右脚也只是意思意思,只要能吓退他就好,哪想到苏光光突然蹲下去,自己脚从

他左肩穿过,廖雄正想下压在他肩上惜力使得左脚飞蹋而出。

哪知跟在苏光光身后的衰尾仔道:“臭脚一只,还举得半天高。”

廖雄只觉脚底气海穴传来一阵剧痛,随后脚跟被人抓住。

原来衰尾仔一个剑指刺中他脚底后,化指为爪托住了他的脚跟。

但见廖雄忍着锥心之痛,正想左脚飞踢而出,却听到苏光光笑道:“夭寿哦!下巴会飞

了。”

廖雄正要蹬出的左脚传来剧痛后,整个身子飞了起来。

“嘭!”一声。

惨啊!只见廖雄屁股的尾锥骨碰上石阶后,滚下台阶,龇牙裂嘴地爬不起来。

“合作成功!”只听苏光光与衰尾仔叫着,双掌相碰笑个不停。

此时廖勇怒哼一声,欺身而上一掌拍向苏光光肩后。

“小心!”

孙丽丽叫道时,只见苏光光身形一矮一滚,从廖勇胯下滚过,变成衰尾仔首当其冲。

只见衰尾仔使出太极拳粘字诀,身形后侧让过一掌后,双肩搭在廖勇手臂上顺势一拉。

随后又听到后头苏光光呵呵笑道:“下去吧!”

廖勇被自己冲力一带。便已重心不稳,正想来个前跃稳住身形,不料屁股却被人踢了一

脚,整个身子扑飞出去与廖雄头对头相亲一下,两人抱在一起又倒了下去。

苏光光搓手拍拍笑道:“二三下就清洁溜溜!”

只见苏光光转身走到大门双手一推,两人走了过去。

“站住!小子你找死!”

只见风雷双雄同时抢进,二话不说使上力道拍向苏光光、衰尾仔两人。

苏光光两人各展绝技,封住廖家兄弟怒极出手的一拳。

苏光光展开轻功往飞进大厅之际,口中道:“衰尾仔你先接住,我去讨救兵。”

此时廖雄正想扑向苏光光,却被衰尾仔一个旋踢阻住,衰尾仔一掌已拍向廖勇,将他俩

缠住。

只见苏光光双手负背,观赏着院子的假山、凉亭、花草,笑道:“不错吗!怪不得人家

杭州人很会布置住宅,这住起来一定很清爽!”

反观风雷兄弟打得火气旺旺,却碰不到这俩年轻人。这要是传出江湖可要见笑死,他俩

兄弟恨得牙痒痒的,有时摸着腰闻风雷刀就是不敢拔出来,看来他俩一定被人叮咛过不得动

刀。

他俩兄弟的刀法堪称一流,而手脚功力便弱了许多,加上他俩猛力攻击不得要领,联手

反成珥手再脚,被衰尾仔太极八卦醉拳牵引得自己打自己人。

苏光光道:“奇怪!打了这么久怎么连只豹啊猫啊出来探头?我就不相信里面的人都睡

死了。”

说着苏费光跑进大厅再出来时手中已多了—个脸盆,猛敲特敲地叫道:“着火了!救火

啊!”

这声大吼不仅惊动左邻右舍拿着水桶冲来围在大门外叫嚷着大门,只见许多仆役丫环也

从后院飞奔了过来,手中水桶、脸盆的身上被水溅得一身。

“哪里着火了!”一名仆役叫道。

苏光光拍着正打得火热的三人道:“你看他们不是打得如火如茶吗?”

“妈的姑隆!小猪哥,你是替他们讨救兵,还是替我讨敌兵!”衰尾仔边打边叫道。

苏光光笑谑道:“都一样啦!”

“小子!你是谁?竟敢私闯民宅!”一名仆役恶声道。

苏光光笑道:“别管我是谁了,你们手中的水快往他们泼去,浇息他俩的火气。”

突然一声宏声道:“住手!”

这声大喝立即震住全场,衰尾仔忙一个闪身牵引风雷兄弟撞在一起,自己跃到一旁扇

凉。

只见一名红光满面长须及胸,穿着体面的五旬老者从仆役后走了过来,对着风雷兄弟

道:“这是怎么回事?”

廖雄忙道:“这两小于硬闯!”

此时那老者见门外人声嘈杂,忙用眼示意风雷兄弟出去摆平。

风雷兄弟忙奔到漆红大门打开拴子,两人用身子挡住要冲进来的人潮,口中叫道:“没

事!没事!一场误会,现在没事了。”

一会儿人群才闹嚷嚷地纷纷散去,此时钵丽丽护着小臭头趁乱之际钻了进来。

直待关上大门后,那老者才对坐在门槛上的苏光光道:“小兄弟,你们为何私闯民

宅?’苏光光耸耸肩道:“没办法,你老人家种在外面的两颗葱,死也不通报一声,还以大

欺小,把我给用丢的丢进来,我进来后里面都、没有人,我怕被人当小偷抓,只好敲脸盆通

知你们一声。”

那老者闻言也知他一派胡言,只好道:“敢问小兄弟何方人氏,找我颜某何事?”

苏光光笑道:“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外号小猪哥苏光光!”

那老者闻言一笑,道:“原来是名震江湖的跑路族诸位少挟!”

此时小臭头走近,双手合十,口念佛号道:“小僧及几位兄弟硬闯颜大侠府第,望请见

谅!”

那老者笑了笑,学着苏光光口吻道:“闯都闯了,老夫看来不见谅也不行。”

小臭头忙笑道:“颜大侠以—套金刚拳法及破山掌名震天下,博得—代拳王美号,让我

们这些晚辈敬佩不已。”

但见一代拳王颜世昌闻言后,满脸惊容地道:“敢问小师父法号?”

小臭头笑了笑道:“小憎法号颜施主不必多问,你就叫我一声小臭头便可。”

原来一代拳王颜世昌乃少林俗家弟于,自小在嵩山少林寺练武,只因他资质、体格乃练

武材料,于是在颜世昌师父请求下,长老会特别破例将少林七十二绝技的金刚拳法与破山掌

传授于他。

颜肚昌艺成下山时,少林长老一再告诫他,所学之举法及掌法,对人称是长臂拳及翻云

掌。

如今他一生秘密竟被小和尚一语道破岂不心惊,猜测这位来自少林小和尚的来历。

颜世昌忙道:“小和尚既有难言之隐,老夫也不便多问,请诸位少侠入厅一叙。”

风雷双雄两兄弟见主子竟破例见这些人,只好心中叫衰,喝令所有仆役迟下。

苏光光等人随颜世昌入厅,等仆役送上香茗退下后。颜世昌笑道:“所谓长江后浪推前

浪,一代新人换旧人,诸位少侠名噪江湖,令人佩服不已!”

苏光光嘻笑道:“颜老爷人不在扛湖,心中有江湖嘛,也知我们这些捣蛋鬼的糗事!”

颜世昌闻言笑了一笑,没想到这小子伶牙俐齿,一点也不肯吃亏。

颜世昌忙又开话题道:“咦!怎么不见一位杀千刀朱少侠到来?”

苏光光故意大叹一声道:“唉!甭说了,我们兄弟就是为了这个大胖子,千里迢迢,风

尘仆仆赶到杭州来,就连西湖也无兴一游。”

颜世昌眼珠一转,察颜观色道:“朱少侠可是受伤了?”

“是啊!杀千刀及他未来的,现在就躺在门外马车上,快懒得呼吸了。”苏光光道。

小臭头忙道:“为了他俩危在旦夕的性命,我们才硬闯施主的清修。”

颜世昌闻言一楞,继道:“老夫身上并无少林大还丹或有什么疗伤圣品,看来诸位少侠

误信人言,空跑一趟了。”

苏允光忙道:“他俩早已服下小臭头酌大还丹续命。不然早就去见阎王了。”

颜世昌闻言后,不禁多看小臭头一眼,只因少林大还丹光收集高贵葯材,都是些可遣不

可求的良葯。百年来共炼成十二颗,便可知它的宝贵,想用少林大还丹救人,少林还得开会

研议后才能使用,而小臭头却—下子用了两颗,由此可知,他的身份在少林寺非常尊贵。

此时衰尾仔道:“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们此次前来,乃有事相求颜大侠。”

苏光光不等颜世昌开口,忙抢道:“我们是来跟颜大侠做一笔交易。”

颜世昌哈哈大笑道:“颜某退隐时曾公开宣布不涉江湖恩怨,不做江湖买卖,今日接见

诸位少侠已是破例了。”

小臭头忙道:“我们跑路族来拜访颜施主只是你我之事,不涉江湖杂七杂八之事。”

颜世昌沉思一会儿才道:“不知诸位少侠要跟老夫做什么买卖。”

苏光光道:“这儿没外人在下就直言了,我们此次前来是想借颜大侠的传家宝避水

珠!”

颜世昌闻言一惊,脸色也跟着阴晴不定,只因这颗避水珠乃五百年前祖先杀了一条千年

寒蛟所得,这颗明珠在当时还掀起江湖杀劫,从此后这颗避水珠便下搭不明而告平息,其实

乃颜家祖先夺回明珠后便闭口不谈,才能世世代代传至今他的手中。

苏光光忙道:“既然是交易当然是互惠,只要颜大侠肯借我们避水珠一用,我用一颗铁

莲花答谢借珠之恩。”

颜世昌笑道:“老夫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四章 避 水 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