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十六章 蜕变神功

作者:李凉

半个月后。

孙丽丽、朱承戒的外伤已痊愈,只剩下沉重的内伤,还要调养一阵子。

两人斜躺在塔外享受着日光裕,看着小猪哥,衰尾仔两人手中拿着铁锤,正在石块上埋

头苦干。

但见那块大石,四尺方正,高有三尺,坚硬的似铁的花岗石。

只见衰尾仔及苏光光在两块大石削出了一个三尺方圆,深有两尺的凹洞,今正在石块上

打出三寸深沟。

朱承戒道:“衰仔!你们叮叮当当敲了十几天了,到底做什么用?”

衰尾仔坐在石上,耸肩道:“我也不知道小臭头要这个有什么搞头。”

“对了!这几天怎么没见小臭头?”孙丽丽问道。

苏光光道:“谁知他在搞什么鬼,除了吃饭外,全躲在塔中顶楼足未出,且神秘兮兮

样!”

突然一阵隆隆声传来。

只见寒雨霜赶着五六只牛,拉着一辆奇形怪状的怪车到来。

衰尾仔忙道:“喂!冰块美人的,你每天早出晚归,就是造这辆怪车?”

看来寒雨霜习惯这“冰块美人”的封号,只见她不怒反笑道:“是啊!”

苏光光在这辆怪车周围绕来绕去,只见车车全是用粗有海碗般的硬本塔成高架,架上横

柱有一条粗铁链垂下,另一头卷在一个很大的滚轮盘上。

苏光光道:“冰块美人!你造这车有什么功用?”

寒雨霜笑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依小臭头给我蓝图造的。”

朱承戒道:“奇怪!小臭头造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哈!我们神秘的秘中秘出塔来了,要问谜题解答就问他好了。”苏光光笑道。

寒雨霜见小臭头走来,便道:“小臭头,这样可以不可以?”

寒雨霜看了看已凿好的石块,满意点头笑道:“造的很快嘛。”

衰尾仔笑道:“要不是杀千刀的心疼他的青龙宝刀,再多的石块,我俩也挖好了。”

朱承戒笑道:“你们拿宝刀乱砍乱挖一通,要是损伤宝刀,我如何向岳前辈交待!”

此时苏光光忙对臭头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们,搞这些东西有什么作用了。”

小臭头笑道:“你们一定听过孔明摆灯求寿吧?”

众人点头之际,小臭头道:“我还有师父交待的任务未完成,而这任务十分艰苦,以我

现今体力,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请求你们造这些东西,就是我要进入石块凹中闭关,

改变我的体质。”

苏光光点头笑道:“我知道了,少林寺有一本至上宝典叫易筋经,可以改变人的体

质。”

小臭头道:“不错,原本我是要罩在千斤重的金钟内苦修,今无金钟只好用千斤石代替

了。”

衰尾仔忙道:“这要关闭多久?”

小臭头笑道:“这我就不知了,多则十年,少则也要三个月。”

苏光光拍了拍小臭头道:“只要你能好好地活着,就是要我上天搞仙桃,我一定拚

了!”

小臭头感动地道:“老大!你这是感动得我痛哭一场了。”

苏光光敲了他一记响头笑道:“大伙都归了兄弟,不要讲这些三八话,小臭头你说,下

一步要我们做什么?”

小臭头指着一块大石头道:“现在要把这块大石头翻过来用铁链梆好,再用这辆车吊起

来到这块大石上方。两块石的坑洞吻合,看看是否要修改。”

苏光光吐口水在双掌上搓搓道:“说干说干,衰尾仔、冰块,咱们一起动手。”

三人就在孙丽丽的加油中连吃奶力全用上了.才将千斤大石块翻了过去。

“砰!”一声大地为之振动。

衰尾仔从车上拉出铁链,从石上凹面深沟穿过在车上那条粗铁链上。

此时小头道:“老大!等一下要吻合的时候,你说跳进坑洞中打坐,大声喊校正上方大

石角度。”

苏光光点头,衰尾仔走到车后握着木柱,有如在石磨磨豆子般转了起来。

只见两人没费很大的力气,很快就把千斤大石吊了起来,寒雨霜赶着牛,吆喝着把车子

赶向前,便吊在上空的大石与下方的大石相对。

寒雨霜接替苏光光位置,苏光光忙跌进坑洞打坐,叫道:“好,可以慢慢下来了。”

就在苏光光大喊声中,两块大石终于吻合了。

小臭头在深沟洞中叫道:“老大!现在我要把铁链先收起来,让—些东西进去看会不会

滚到你的身上。”

苏光光叫声传来道:“快点啊!里面黑乎乎的!”

小臭头笑了笑道:“马上就会吊起来,你忍着点。”

衰尾仔跳上石头,将铁链解开抽了出来。

小臭头道:“老大!铁链已抽出来了,你现在打坐的头顶会不会碰到石顶头?”

苏光光传声道:“刚好四周还有半尺可以活动,也不会碰到顶头。”

小臭头从怀中拿出一个鸡蛋般大小的夜明珠丢进圆洞中后.叫道:“现在里面怎样?”

苏光光传声道:“光度刚刚好,看书绝对够。”

小臭头又一把一卷绑好的书册塞进洞中,再用一根木枝捶进,将书卷塞人洞中。

小臭头在洞中又道:“你先看着,书册上字看得清楚吗?”

苏光光笑着传声道:“我的眼睛可是特甲级的,不信我念给你听,蜕变神功乃失传中原

六百年的内功心法,主旨在将练此神功之人内发挥至极,源源不断有如脱胎换骨般;尤其是

任、督双脉已通,再练此神功心法,更能突破体能极限.咦,小臭头,你好像拿错书卷了,

这不是易筋经!”

小臭头哈哈大笑道:“对!对!拿错了,好了,你忍耐一下,我把石吊上来。”

小臭头请寒雨霜将吊车拖开,将牛放开后,见小臭头将车子两桶煤油踢跳下车手,燃起

一把火,往车上一丢。

刹时辛苦寒雨霜十几天精心制造吊车,顿成一片火诲,烧得劈啪响,热气逼人。

衰尾仔惊叫道:“小臭头你疯了!把吊车烧了,你怎么进去关闭?”

小臭头哈哈大笑道:“成功了!我根本没心要进去闭关啊!要闭关的是咱们小猪哥苏光

光。”

衰尾仔道:“那你先前的话……”

小臭头笑道:“骗你们的。”

小臭头道:“咱们老大在猪哥庄长大学了太多东西,但由于那些干爹、师父一心想把压

箱本领传给他,却忽略了一句专者为精的话,以至于咱们老大虽学了许多精妙招式,但却耍

赖贪玩学个样能唬人就好。”

衰尾仔笑道:“我明白了,你就来个胡吹乱盖将老大骗进去关了起来,屏除一切杂念专

心练功。”

孙丽丽闻言笑道:“小臭头,这招又妙又高,来个作茧自缚。”

衰尾仔愁眉苦脸道:“这下我成了帮凶,不被老大打得歪嘴才怪。”

“所以喽,不想挨打就要利用这段时间把武功练好,你们武当的太极剑及太极拳有两三

招失传,我就利用这段时间教你,二哥,你也要苦练内功心法,不然等老大破石而出,可要

追得你哇哇大叫。”小臭头笑道。

衰尾仔叫道:“阿!我苦,连我也被你算计进去!”此时苏光光吼声传来道:“喂!你

们快把石头吊开呀!”

此时小臭头拿了一苹果从洞口滚了进去,忍住笑道:“老大!你可得等一会儿了。”

“为什么?”苏光光道。

衰尾仔已学着小臭头将果子滚进一粒,道:“因为吊车不小心被火烧了。”

“什么,烧了?叫我怎么办?”苏光光急叫道。

孙丽丽走了过去,对着洞口笑道:“唯今只好凉办了,你身边不是有一卷念得老大声的

蜕变神功吗,我看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好好练,来个破蛋而出。”

“好哇!小臭头原来你计算我!”苏光光叫道。

小臭头道:“老大!我这样也是为你好!我们总不能一辈子跑路给追,所以我想来想去

只有这个法子,把你与我们隔离,你才会好好练功。”

苏光光忙道:“这儿又闷又热,你们放我出来,我一定好好练功。”

孙丽丽笑道:“别来这套,这些话你对师父,脱水爸爸也许有效,有志气的话把功夫练

好,破石而出来打我们。”

“好!好!你们给全都我记住,把屁股磨厚一点等打!”苏光光叫道。

此时小臭头忙道:“各位注意,从今起除了送食物之外,不准与老大交谈一句。”

众人故意地大喊一声:“是!”

此时小臭头又道:“老大!你可要听好,一个月时间,你要把蜕变神功初段练好进入龟

息状态,否则我把四个通孔封闭后,你可要闷死在里面!”

“哇!一个月时间太短了!”苏光光叫道。

小臭头道:“不短,你任督两穴自服下铁莲子就已打通,只要你依蜕变神功书卷上练,

一个月后定能进人不吃不喝的昆虫蛹状,待你大功告成,定能破石而出。”

苏光光叫道:“那我出来是变蝴蝶或是什么的?”

小臭头笑道:“等你破石而出,你整个人已脱胎换骨,内力泉涌又百毒不侵,成为天下

名流之列。”

苏光光嘿笑道:“到时你光头可要贴上狗皮膏葯。”

苏光光被诱人大石中第一夜,下起一场大雪,冷得他直打颤又冷冷清清的,怪不是滋味

的。

他那些难兄难妹真的除了送进水果外,全不理会他的叫喊。

闹了二三天,苏光光终于静下来,翻开书卷练起蜕变神功。

七日后。

秋去冬来,下起了一场大雪。

小臭关头在衰尾仔等人帮助下,砍了一堆堆的本柴,堆在大石上点燃,苏光光当土窑鸡

烘。

苏光光就这样,白天忍受火烤,入夜受凉于寒雪,小臭头不断送入手抄的纸条,终于苏

光光熬过了一个月的火烤寒冻。

但见苏光光吃得越来越少,身上一层皮脱去,被他用力鼓胀起来,将自己包裹在自己皮

囊中,有如昆虫般成蛹。

朱承戒、孙丽丽、寒雨霜在小臭头指点,衰尾仔真气帮助下,将服下铁莲子而潜在体内

的功效发挥出来.打通武林人穷一生力想要打通的任督两脉。

此后各人拿着小臭头抄给他们的纸张,各占五层楼塔勤练苦修。

入夜。

小臭头指点过衰尾仔后,登上朱承戒的塔层。

但见朱承戒有如老僧人定般打坐动功,双膝上横放着那把青龙宝刀。

小臭头脚步声扰醒了朱承戒。

朱承戒便道:“小臭头有事?”

小臭头笑道:“以你现在功力,可以学青龙刀的刀法了。”

朱承戒狐疑道:“这青龙宝刀也有刀法?”

小臭头笑而不答,道:“三哥!你把青龙宝刀抽出来,再将本身修为内力灌入刀身中,

使一趟六合刀法。”

朱承戒依言抽出宝刀,内力灌人刀身之中,只见青龙刀的青光有如火焰般吞吐不定,不

再像先前般,只是一片粲粲的青光。

朱承戒便了一趟学刀之人的入门刀法后,只听小臭头道:“三哥,你可看出一点端

倪?”

朱承戒沉思地道:“在刀锋青光中.我仿佛看到一条青龙在刀影中翻腾飞舞。”

小臭头道:“这条青龙翻腾飞舞,可不是在增加青龙刀的气势,而是三招至极刀法藏在

一往青光之中。”

朱承戒叫道:“真的?”

小臭头点头笑道:“我本身无内力无看清一片青光中的虚幻.所以这三招刀法只有你自

己去领悟。”

朱承戒若有所悟地思考起来.小臭头道:“六合刀法有十八个破刀势,前六招一并使

出,就是青龙三招的第一招青龙出关,以此类推下六招便是猛龙过江,最后六刀势也就是神

龙飞天。”

小臭头笑道:“这三招刀法,就有如青龙般残暴,凌厉,中刀之人只有死路一条,所以

你练成这三招集天下刀法的精髓后,如不到生死关头绝不能使用,否则有伤天和多造杀

孽。”

朱承戒闻言点头后.小臭头便转身离开。

小臭头走到楼梯口时,突然回身道:“三哥.你要是练到能将刀锋吞吐的青焰内敛于刀

身中不吐,便是练成了这三招绝学。”

小臭头道完后,便往孙丽丽所住的塔层登上去。

时光匆匆。

半年的时光已过。

这段时间,衰尾仔等人好像吃错了葯般,练功练到废寝忘食地步。

午膳时分。

只见衰尾仔众人坐在一起撕着馒头时,却有如呆子般,眼神呆呆地脑中盘旋的都是小臭

头氙画的招式,吃饭变成安慰肚子而已。

突然一声暴喝声传来,大地也为之震动,惊醒众人。

小臭头叫道:“咱们老大出关了!”

朱承戒叫道:“哇!这段日子少了咱们老大所制造的笑料,可闷得很。”

衰尾仔苦笑道:“你们个个皮绷得紧点等挨打了。”

小臭头笑道:“自己人打自己人不痛不痒,比被别人打得要死不活的好。”

“咦!奇怪以他那个猪哥性,早就该冲进来了,怎么一点动静也没?”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六章 蜕变神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