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十七章 皇帝当大哥

作者:李凉

苏光光又对一名持刀大汉道:“那你们呢?”

一名持刀大汉怒道:“二个月前你在苍山所做之事,你不承认?”

苏光光道:“这就奇哉怪哉!我这半年都在孵蛋,怎么又去华山,又到点苍山了。”

“师兄,别跟他废话,先把他擒下交结联盟会处置!”一名持刀大汉吼道。

刹时三刀。三剑同时出鞘,将速光光等人围住。

“借光,借光,这是他的事,你们找他别找我!”朱承戒抱着刀走到一名持刀大汉身前

道。

那名持刀大汉愣了一愣,随即侧身让朱承戒等人走了过去。

此时小臭头在外头叫道:“老大!他们都是名门正派,你可别玩真的。”

“不公干嘛,我要玩假的,他们却要我的猪哥命呢!”苏光光笑道。

“哼!无耻之徒!“一名持刀大汉口中叫着,手中大刀刷!刷!三声,往苏光光下三路

攻去。

“嗯!”了一声。

只见那持刀大汉与苏光光身子交错而过,人却中喝醉酒般大退三四步,还稳住身子,一

屁股坐在地上。

在场中人就连衰尾仔等人也看不出苏光光用什么手法夺下那人的大刀,只见小猪哥屁股

一跷,就把那名持刀大汉撞得退了出去。

苏光光拿着手中大刀往地上一甩,叫道:“要上就快点上,我还有话要问你们。”

众人见苏光光随手一甩,就把大刀刺入地下没至把柄之处,不禁人都寒了。

“各位!对付这种无耻之徒不必跟他讲什么道义,大家一起上!”那名先前丢剑的大汉

大吼道。

刹时刀剑齐扬,刀光剑影应着众人大喝声一同攻了上去。

“嘭!膨!嘭!”连声,六名大汉全都手空空,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六名大汉只觉眼一花,手腕一麻,身子被人一推,便身不由已地直飞而去。

原来苏光不使出了蝴蝶散手配合着蝶燕身法,只是他化繁为筒,以迅人不及掩耳方式夺

刀推人。

六名大汉摸摸自己身体,发觉没内伤忙都跃了起来。

当六名人正要有所行动,苏光光却吼道:“统统给我站住!”

这一吼可把六名人给吼住了,更让他们寒心的,苏光光双手拿着刀剑一甩,只见他们自

己佩刀佩剑全都钉入自己脚前的地下没入至柄处。

“你过来!”苏光光指着一名大汉道。

“师兄,不要过去,我们跟他拚了!”一名大汉叫道。

苏光光笑道:“来!过来我不会对你怎样,要怎样我早就下手了.不会让你们只摔一摔

就了事。”

此言说着,六名大汉面红耳赤,哑口无言,那被指的大汉一挺胸走了上前。

那名大汉道:“只怪我学艺不精,要杀要剐我华山弟子绝不含糊。”

苏光光笑道:“别背江湖台词了,我只想问你,你们画山画水派,如何咬定我小猪哥,

猪哥到你们掌门千金身上去了。”

那名大汉恨声道:“我小师抹死时从你身上抓了一块玉佩,临终前道出是你所为。”

苏光光忙道:“那她有没有形容我这英俊的脸或身上特别记号?”

一名点苍派弟子怒道:“我师妹死前曾说,你左胸rǔ下有颗长毛的黑痣。”

苏光光闻言,虽面不改色,心中却惊跳不已,暗道:“惨了!这下我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了。”

苏光光道:“你们全回去,我小猪哥一月一定到你们联盟会与你们了结此事。”

六名大汉见打也打不过人家,只好撂下一句狠话,的匆匆而走,连刀剑也不要了。

不是他们不要,而有人偷偷拔了又拔,硬拔不出来,只好摸摸鼻子走人。

六人一走后,在旁的衰尾仔欢叫道:“哇,老大,你现在是有三步七仔,不是只有二步

七仔了。”

小臭头道:“所谓人上有人,天外有天,一山还比一山高,打了小的,老的就会出面.

七大门振,少林、武当、华山、峨嵋、点苍、昆仑、崆峒可不是好惹的。”

苏光光苦笑道:“看来有人存心陷害,要我抓狂起来,狂扬江湖一番!”

此时孙丽丽道:“除了我们之外,还有谁知道你左胸有一颗长毛黑痣。”

“哎呀!原来早就被你看光光了,你还看到什么?”苏光光嘻笑道。

孙丽丽气极败坏地敲了他一记响头道:“你小猪哥,你快翅蛋了,还有心情说笑!”

苏光光笑道:“不然你要我怎样?回去躲起来孵蛋不成?”

衰尾仔促狭道:“说不定在你孵蛋之时,偷偷跑去歪哥也说不定。”

“妈的姑隆!改天我一定让你试试孵蛋的滋味。”苏光光叫道。

朱承戒忙道:“咱们跑路族现在可风光过头了,白道的有七大联盟追寻,黑道的有冷血

门、花燕子这帮厉害的角色放暗箭,现在连官府也插上一脚,咱们三面受敌,臭头军师,你

说咱们现在要何去何从?”

苏光光嘻笑道:“这还不简单,咱们四面还剩一面,不如混个破碗公,当乞丐公、乞丐

婆!”

“去你的!要去你自己去!”寒雨霜笑骂道。

小臭头沉思了一会儿,道:“现在表面上看起来官府的力量最弱,但被老大这一闹,咱

们可就寸步难行,到处有人要抓猪哥拿赏金,所以咱们不如改容貌混入杭州府,一来先把避

水珠、铁莲花送还颜大侠,二来潜入杭州府衙看看钱太守看了绍兴县令的的公文后有什么行

动。”

朱承戒那超级吨位的身形,如今已变成标准身材,勿需怎样改扮便让人认不出来。

他带着长毛的小臭头,村妇打扮的寒雨霜很轻松地就混进杭州,住进厂一家客栈中。

三更时光。

三条人影从高有五丈的城墙翻了过来。

苏光光不小心蹋到城墙道上一只倚在墙上的大刀,发出了声响。

“谁?”

只见暗底有人喊道:“刹时七八名卫兵拿着火把围了过来。

“报告班长,没人,可能是风大吹得大刀掉落!”一名士兵道。

“你们给我睁眼守着,不准打嗑睡,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不但你们没命,连你们九族也

有事。”

“是!”

只见苏光光身穿夜行衣,手指插进城墙硬石,紧贴着墙面,等到脚步声远离才又翻上

来。

“妈的姑隆!这城墙怎么守得如此严,莫非绍兴县令公文已快马加鞭送到了,不对!他

们决不比我快,我看是有大官虎要求才是。”苏光光暗道。

这个小猪爷好似唯恐人不知他到来似的,潜进钟、鼓楼大敲特敲后一走了之。

害得全城兵士衣衫不整地冲了出来,看来这一夜他们休想睡了。

一条人影无声无息地跃到二条蹲伏在黑暗角落的身后。

只听孙丽丽低声骂道:“小猪哥!你正经点好不好?”

苏光光趁机摸了孙丽丽脸蛋,身子挨过去道:“我是很正经啊,这招叫声东击西,把守

在钱太守身边的护卫调开一些,才好办事。”

衰尾仔忙道:“好了,别打情骂俏了,咱们快走了。”

以三人武功很容易就摸进了杭州大守的官第。

但见太守府灯火通明,士兵三步一哨,五步一岗地将整个太守府严密地守住。

而那年近花甲的二品大官钱佑草,钱太守正坐在右厅前桌上批阅公文。

苏光交三人就贴在大厅的屋顶上挖了一片瓦片,往里面望去。

此时一名士兵从大门口奔进前院来到大厅前.对着钱太守一礼道:“启嘉大人,绍兴县

令彭够本大人派人送来公文。”

钱太守闻言,忙抬起头来道:“叫他进来!”

不多时,一名捕快随着兵士来到钱太守面前一跪,呈上一个公文。

只见钱太守从随从手中拿过公文封拆开一看,不禁怒道:“荒廖!荒廖!这简直太荒廖

了!”

此是绍兴的捕快一礼道:“启禀大人,此事千真万确,绍兴镇镇民全都看到光天化日之

下,突起一阵妖风,刹时飞沙走石……”

“住口!”钱太守吼道。

那名捕快吓了一跳,忙把嘴塞住。

此时钱太守身旁一名军爷,在他耳边细语了几句。

孙画画用蚊音问道:“小猪哥,那个军爷说些什么?”

苏光光传音道:“那军爷说那是江湖人耍的把戏,不足为奇。”

只听钱太守道:“这事老夫知道了,你回去叫彭县令备妥三牲四果搭起祭坛,拜祭一翻

便平安无事。”

那名捕快闻言之后,便随一名兵出了大厅,苏光光暗道:“这个钱太守真不简单,知道

跟这些驴讲也讲不清,干脆让他们打牙祭一番。”

只见钱太守坐了下来,道:“现在叛军正派出刺客想行刺皇上,偏偏皇上自恃武功高强

而不听微臣谏言,宜诏出示,要来此处坐镇指挥大军。”

此是身旁那名军爷道:“不知皇上今晚落脚何处?”

钱太守瞪了那将领一眼,道:“这事你不用知道!”

那军爷眼色闪过一丝狠色,忙道:“是!小的不该问!”

此是府外突传来了两声猫叫。

苏光光忙拍了身旁的衰尾仔及孙丽丽,传言道:“有人来了快躲。”

苏光光等人躲好后,便见一条影翻过院墙,依着院中榕树假山潜形进入后院。

此时太守从大厅走出,独自一人走进后院。

苏光光忙低声道:“钉鞋!你去客栈叫朱承戒,冰块他们俩快来,说有大搞头。”

孙丽丽跃出院墙钻人暗巷后,一条黑影也从后院翻了出来在屋顶上静伏一阵后,往东则

去。

这条黑影一走,便有一只信鸽从侧院飞出,随之一条黑影也随后跟上前面那神秘人物。

苏光光一声:“追!”

人便从屋角跃了出来,有如一只燕子般已飞出了院墙,衰尾仔从怀中拿出飞镡在屋顶上

做暗记,也随后跟了出来。

苏光光的蝶燕轻功有如幽灵般飘忽,先前那条影被他近身一丈都浑然未觉,苏光光停在

一株树干上借力之时,听到暗处低声道:“谁?”赶忙住了身形。

“是我!林汉。”

只见一株树干转出一条身形.对那发声之人一礼道:“林统领!一切都还属利吧?”

“嘿!萧梁,小心防守,可能今晚会有事。”那林汉笑道。

林汉走近一家农庄后,苏光光吁了口气道:“妈的姑隆!

你这死人没事躲在树干,也不出声,害我差点穿帮。”

此时刚好有只老鼠从苏光光脚下走过,只见苏光光脚一挑小老鼠“咻!”了一声,射了

出去。

“谁?”躲在树干后的萧粱,凝神向射在左方的小黑物,手中了射出一把细针。

苏光光就趁这时候,身形一翻,已翻上十丈外农庄屋顶贴着,耳朵还听到萧梁骂道:

“他妈的!原来是只小老鼠。”

苏光光运起天视地听,便听到那从杭州府回来的林汉道:“皇上,据钱太守说绍兴镇出

现江湖人物,属下六人担心皇上安危,请皇上下旨容属下带军队前来接驾。”

只听一沉重声道:“不必了!这儿不安全,到那儿也不安全。”

“妈的姑隆!我倒要看看天下第一人是不是头上长角来着!”苏光光暗道。

苏光光不怕死地贴在屋顶上一寸寸地窥探,终于从一片破瓦中看到了坐在椅上的一名中

年汉子。

只见他身穿金黄色儒袍,白净脸上看不到出是年近五十的皱纹,胡子修得很好看,就连

指甲也修得光亮。

苏光光看了,心中笑道:“还好长得不像驴蛋,而像鸡.蛋。”

只听坐在椅上那人道:“林汉,钱大人可有说军情如何?”

林汉拱手一礼道:“叛军宋仁赐集结两广一闽五万大军已攻破宣平城往杭州进逼。”

椅上那人又道:“杭州有多少军力?”

“启禀皇上,杭州目前集结一万大军。“林汉忙道。

椅上那人忙道:“林汉!跟你说过多少次,出门在外要叫寡人什么?”

林汉忙一礼道:“是!皇……章公子!”

此时在章公子左方一名白色劲服带刀的中年汉子道:“公子,陈将军十万大军要二天急

行军才能赶到,不如咱们退到吉安,等大军一到,咱们再一举进军杭州剿灭叛军。”

章公子道:“不行!朕要亲临杭州与将士死守杭州,等大军来到。“那名中年汉子忙

道:“杭州城守住十天半个月是不成问题,但最让属下担心是叛将宋仁赐买通江湖黑道高手

要行刺公子,属下是担心依我们六人之力,恐怕无法保护公子安全。”

“请公子三思。”只见厅内五名劲服侍从全跪了下去。

章公子哼声道:“宋仁赐!寡待你不薄,就因你那无恶不作的爱子被朱太守抓进猪哥

庄,竟敢拥立三皇兄叛变!”

此时五名侍卫又齐声道:“公子,请速下旨。”

章公子叹了一声道:“好吧,朕就听你们的话,退守吉安。”

苏光光闻言,心中笑道:“太慢了!”

突然“!咻!咻!”两声呼啸声传来,继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七章 皇帝当大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