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十八章 阴阳双极

作者:李凉

三个宝贝蛋穿着夜行服,神不知鬼不觉地翻过此城墙往北而去。

苏光光三人有如滚星弹丸般赶路,只见苏光光看着天色嘻笑道:“这种天气真是当刺客

的好时机。”

朱承戒在旁笑谑道:“怎么当刺客还要专有专门知识不成。”

苏光光笑道:“当然了!人家当刺客的都是选个夜黑风高星月无光,当然能下着大雨那

就更好。”

衰尾仔笑道:“更好的是又下雨又下雪冷进骨头,守护的人都躲在屋里喝着烧酒,窝在

棉被中。”

苏光光笑道:“衰仔!你不是常干这种勾当?”

衰尾仔吃吃笑道:“改天我要一个衰仔刺猪哥,的确要先实习一下。”

此时朱承戒道:“好了,别瞎掰了,咱们都到地头了。”

苏光光三人跃到树顶,只见宣平城城中还冒出浓浓的青烟,城外一大片都是军篷,不下

数千个。苏光光道:“看来这个送人死不筒单,整军有一套。”

衰尾仔道:“这怎么说?”  

苏光光道:“没看到,他们攻破宣平城时,却不举行庆功宴,却反而马不离鞍,人不解

甲的备战状态,军营四周防守得很严密。”  

衰尾仔道:“那咱们不就没搞头了?”

苏光光道:“既然摸不进去,咱们光明正大地走进去。”

“去送死啊。人家每人吐口痰,淹也把我们掩死。”

苏光光笑道:“山人白有妙计、走啦!”

三人跃下树后便贴到在地面,溜到一处柴火烧得旺盛,一班卫兵站岗的地方。

三人拉起了面罩走了过去。

“站住!口令“一名卫兵发现他们,持着长枪喝道。

“他妈的!口你妈的令,你们眼睛是被蛤壳盖住是了不是,到现在才发现我们,要是我

们是刺客,你们还能口你妈的令!”苏光光双手叉腰道。

七八名士兵被他一吼得一愣一愣的。

“他妈的!全是一群菜鸟,还不赶快通报说江南六恶又回来了。”苏光光又训道。

那些士兵好似先前交待过了,众人哈腰陪笑腔,只见一名士兵的起弓,射出一声多孔的

箭矢。

登时“咻”声划破夜空,隔外响亮。

不多时时远处也咻声传来,一名士兵忙笑道:“三位壮土请!”

“请?要请去哪里拜拜?”苏光光道。

那土兵忙笑道:“元帅有请三位壮土入篷。”

“你妈的汉给我生屁眼是不是,没人带路你要我们在军营问路不成!”

一名士兵官阶似乎比他们高,点了两名以后,便请苏光光进入。

“他妈的!凶什么凶?”一名士兵放马后炮低声道。

这个苏光光还真得了便宜又卖乖,专程又走回去,叫道:“刚才谁在骂我?”

五六名士兵投一个应话,苏光光道:“好,没人承认,就全体受罚,全部给我伏地挺身

一百下。”

那些土兵只好全放下刀械,趴在地下做了起来,苏光光还像教头似的,这人蹋一蹋,那

个骂一骂,才拍拍屁股走路,看得衰尾仔、朱承戒笑在肚中快抽肠了。

苏光光在三名土兵带领下,很轻松过二十四个关卡盘问。

“他妈的,是那个白痴信口开河发明的口令什么月光光,心慌慌,简直是哭爸!哭母!

影响军心土气,下回不来个太阳光,人死光不成!”苏光光道。

那些守着关卡的士兵,没—个不被骂得敢怒不敢言,有人又在青蛙跳、伏地挺身了。

苏光光三有走进军营的核心,便见到扎在元帅大篷四周都是不穿军服的江湖人物。

此时一名粗大汉坐在篷火堆旁对着苏光光三人招手,道:“兄弟.这一票干成了没?”

苏光光笑道:“江南六恶出山.哪有不成功的?”

“哇!那一票赏金足可以让你们吃三代了?”那大汉笑道。

不是三代是六代,你汉看十二个出山,才三个回来,少.了九个来分饼了。”苏光光笑

道。

看来这些亡命之徒个个见钱眼开,一点也不为死去兄弟掉几滴泪,反而大笑不已。

此是苏光光众怀中拿出一包东西丢给那名大汉,笑道:“这是我从爱吃鬼皇帝小子身上

搜到的上好点心,你分给兄弟们吃。”

“谢了,等一下可要请我们一顿。”那大汉笑道。

“那有什么问题,等一下我拿到赏银还会让大家吃红呢!”苏光光笑道。苏光光在元帅

帐篷外闹了一阵,才被请进去。只听帐篷外传来抢食的声音,也有人破口大骂道:”他妈

的,皇帝享受硬是不一样,连一块糖也做得那么精致。”

苏光光三人人帐后,见偌大的帐篷;站了老老少少十几名江湖人还很旷。

但见帐篷尽头处一个弓形大桌后,坐着—名身材魁梧,身穿金甲的战袍的五旬威武老

者。

那名老者一脸黑紫,头大,双跟更大,一张阔嘴足可塞下一颗大苹果,就是那个鼻子太

小,且又红红的正埋首看着地图。

苏光光进入后,便笑道:“老大!人家关公是夜观春秋,你可是夜看春光。”  

此言一出,惹得寂静无声的帐篷传来笑声。

那老者哼了一声,瞪了苏光光一眼道:“跟你说过多少次,在军营要叫老夫元帅,不准

叫老大。”

苏光光笑道:“习惯了吗,况且这儿又没有外人,叫老大比较亲嘛,你们说是不是?”

宋仁赐“吹”了一声道:“怎么就只有你们三个回来?”

苏光光道:“少了一个回来,不就少一个分钱嘛“

宋仁赐哈哈大笑道:“这么说来,你们已经完成任务,赶回来领赏银子。”

“没有。”

此言一出,本来跟着老大笑的人一个个赶快把嘴巴塞住,有人心中叫道:“没有还敢跟

老大打纳凉(说笑),不要命了。”

果然不惜,只见宋仁赐翻脸比翻书还快,一双眉毛已往上翘。

“老大,年纪大了,不要生那么大的气,我们本以为杀了那个狗皇帝,谁知咱们情报有

误,连杀了三个假皇帝十名随从,我们也折损了九人剩我们人述回来了,苏光光忙道。

“嘭!”一声。

只见那原有三寸硬的大木桌,被宋仁赐一拳捶下,整个桌子就报销了。

这时宋仁赐正怒气冲天,却还有人暗打着哈欠坐了下去想睡个懒觉。

苏光光笑道:“那个葯已经发作了。”

宋仁赐闻言怒道:“住口!任务投完成还敢跟我开玩笑,真是气死我了。”

苏光光忙道:“老大不要气,你气死了,我的赏金可就差了一半。”  

“你说什么?”宋仁赐怒道。

苏光光笑道:“我是说我们来客串一下刺客。”

“刺客!”宋仁赐口中喃道:“只觉一阵昏眩忙坐在椅上,指着苏光光。

“哼!你们三人到底是谁,竟敢入军营施放无影迷香!”一名坐在椅上白发老者哼声。

“什么?花燕子的无影迷香?”宋仁赐惊道。

“不对,是我义父的花蝴蝶的无影迷香。”苏光光笑道。

“咚!”一声。

偌大的帐篷除了三名白发老者,还有老神在在外,其他的全都倒下去。

此时只见一名老者手提一弹,只见一粒小东西往帐中火堆射去。

“不妙!”苏光光展开轻功扑了过去,从火堆中接住了那个小东西后,退了二步才稳住

身形。

只见苏光光手中多了一颗龙眼般乌黑的葯丸,这颗葯丸要是被投入火中,那苏光光暗中

施放的迷香可就没彩了。

“嗅!看不出一身老骨头,力气却蛮大的!”苏光光甩着手,还不时送到嘴边吹着掌心

一片红肿,口中却道。

那老者见苏光光接住解葯,跟角抽搐几下,面无表情,哼了一声。

苏光光笑道:“你也同情我一下,费厂千辛万苦摸了进来,又好不容易迷倒一群猪。”

只见穿白袍老者一跃,双掌已拍向苏光光面门。

“嘭”一声。

苏光光倒退三大步,口中叫道:“好冷!“

不用苏光光叫,衰尾仔与朱承戒扫到掌风尾,不禁冷得打颤,帐篷中烧得旺旺的炭火也

熄灭。

衰尾仔手中剑刺向那名老者,口中却道:“小心,是双极老鬼!”

只见衰尾仔刺出一剑,那老者侧身躲过,手指往衰尾仔背一弹。  

登时衰尾仔虎口崩裂流出鲜血,一支桃木剑穿破帐篷飞了出去。  

衰尾仔一朝丢剑门户大开,便感到一丝冷得刺骨的指劲,往心口上撞来。

朱承戒暴喝一声,青龙宝刀出鞘及时救了衰尾仔一命。

“嘭!”一声。

朱承戒与那老者硬碰一掌,整个身子倒飞而出。被苏光光接住。

只见朱承戒反手捏刀,双臂抱住胸前,发抖道:“好冷!”

苏光光他双眉丑脸上汁汗珠结成冰了。

“哇!叫他来制造冰棒,一定大发利市。”苏光光口中道着,手掌往朱承戒心口一贴,

将一股真阳之气输入他体中。

那老者阴森林姦笑道:“这回老夫要你们来得去不得!”

苏光光暴喝一声,一脚踢开朱承戒,双掌吐出狂劲,按住冲开的那名老者掌劲。  

苏光光又倒退三步,只觉身子冷得进入内腑,一口真气提不上来。  

那老者退了一步,便又冲向苏光光,冷不防苏光光一个后翻,双脚一挑将地上沙土投向

老者。

苏光光趁那老者回眼时,一个懒驴打滚,进过一掌。

苏光光忙打坐运气,衰尾仔与朱承戒忙冲向老者联手而攻。

就在衰尾仔两人被寒掌冰得手脚不灵活时,苏光光已缓和身子又接替他俩。

苏光光这回展开蝴蝶散手,配合蝶燕身法,再也不敢与那老者硬碰硬。

“嘭!”一声。

苏光光又不得自救之下又与老者掌硬对了一掌.撞上了冲来的衰尾仔两人,三人滚成一

团。

那老者阴森林姦笑着,双手负背一步一步走过来。

“哇!这是什么武功,这下可踞到铁板了。”苏光光运气还开口问道。

衰尾仔忙道:“没时解释了,这是一种阴至寒的掌力,另一个是至阳至热的掌力。”

“小于!你们能死在老夫的掌下也算是够幸运了!”那老者哈哈大笑道。

“呸!老不死的的你死在我的手下到阴间可不要哭爸、哭妈才好。”  

苏光光口中叫道:“身形却已跃起在半空中旋转不停。

“千魔手!”

那老者口中惊叫道:“双掌掌劲猛吐瞬间全力拍出十八掌,但见千魔手手刀一片片,一

层层有如千百只快刀般,切入寒掌之中暴起如炮竹般声响。

苏光光落地喘息时,只听那老哈哈笑道:“千魔手也不过如此,小子,去死吧!”

衰尾仔两人见苏光光使出千魔手会内力尽失,正待扑向那老者接下那化掌为爪的一招。

只听苏光光却吼道:“那你再试一次。”

只见苏光光有如陀螺般转了起来,卷向那老者,千层凌厉至极的手刀已射出丝丝作响的

劲气.射向那老者。

老者暴喝一声,双掌拍劲而出,双脚也连环蹋出,砍向也转之中。

“嘭!”一声。

苏光光倒退了四五步,一屁股坐在一名大汉身上,大喘不已。

苏光光但觉寒风如针刺般击来,便见那老者飞身过来,苏光光忙将一名大汉抛了过,随

即喝一声双掌井拢,旋身随着被抛大汉冲了过去。

那老者料不到苏光光拿人当挡箭牌,冷哼一声,右掌往那昏迷大汉肩上一拍,惜力一

跃。

“啊!”一声。

那老者右掌下拍之势阻止被还未宋得及还手,便见苏光光双臂变成金银色攻来,不禁叫

出来。

“嘭!”一声。

只见那老者白袍染满血迹,胸前一个大洞,不停喷血.

口中道:“你……你竟能使出三次千魔手!”

苏光光坐在地下大喘道:“你要是去孵一次蛋,就知道我能使上多少次。”

那老者双拳握紧道:“我好恨,早该一掌打死你!”

苏光光惨笑道:“谢了,你没一掌就把我冻成冰棒,我才有机会在你胸上钻个洞。”

“嘭!”一声,那老者倒下之际,却突然一阵拍手鼓掌声响声。

“好好!这老不死的早该入棺材了,这下没有人跟我争天下第一了。”见那名一直投出

手的老者拍手笑道。

“小子!你的千魔手已到使双臂变成金银色真不简单,再进一步就是全身金银色,到那

时可就无坚不摧了。”那老者道。  

只听那老者又道:“可惜啊!可惜!”

苏光光问道:“为什么?”

那老笑道:“你替我杀了心腹大患这个老不死的,老夫应当感谢你,而你杀了阴老鬼在

江湖可算超级的高手,只可惜这个消息永远传不出去了。”

“妈的姑隆!你这快死不老的说了一大堆,原来是想打我们的主意!”苏光光笑道。

“老夫给你个机会,你调息一下真气,我让你们三人联手有个杀老夫的机会。”那老者

道。

“不必了,多谢你阳老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八章 阴阳双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