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十九章 老少猪哥

作者:李凉

苏光光笑道:“没关系,反正我皮厚没有受伤。”

这也正是华山掌门秋傲峰心中纳闷的地方,当时他盛怒出剑,力道难以把持,剑剑刺划

过苏光光的胸肌没五分也有三分厚而却见他的肌肤上只留下微红的抓痕。

智慧大师叹道:“苏施主可曾想过有谁是想陷害施主之人?”

苏光光手一摊,无奈道:“我到现在也搞不清楚到底得罪了何方神圣,想出了这些卑鄙

下流的手段来对付我!”

智慧大师忙道:“既是如此,苏施主你可以走了,今日联盟会得罪之处,还望施主海涵

一二!”

苏光光道:“所谓请鬼容易送鬼难,这下你们可要付点代价了!”

智慧大师与秋掌门惊愕他又不知要搞什么之际,只见苏光光用蚁音传声对着他俩人。

苏光光道:“准备好了没有?”

突然智慧大师狂吼一声道:“大胆婬徒,原来你用易容膏涂去胸上的黑痔!”

只见智慧大师大喝之下,手中沉重禅杖以劈雷万钧之势,扫向苏光光。

“哇!露出马脚了,跑路族和开始跑路了!”苏光光闪过力以万钩的禅杖,飞向工张椅

后被绑在木柱上的小臭头。

突来之举,让孙丽丽整个人愣住了,只待她清醒时,苏光光已飞离原处。

就在苏光光跃过七张椅子之际,崆蛔派掌门蒋荣不等几名掌门人也已迫向越顶而过的苏

光光。

正当几位掌门人拦住苏光光,大打出手之际,突然华山掌门民少林方丈也人后赶到。

登时兵刃相触,发出火星井射极为响亮的金铁交鸣之声。

就在苏光光中了一刀、二剑,背后、右胸、左腹三道三寸长的伤口血染衣襟之际,无巧

不巧刚好少林、华山两大掌门冲到,替苏光光隔开了致命的一剑。

苏光光披头散发,全身血污地从少林、华山两大掌门空隙溜走,挑断绑在小臭头双手的

绳子,将小臭头背在背上。

“小臭头,你可要抓好,下面可真是刀山剑海,摔下去准投命,妈的,玩真的可真不好

受!”苏光光惨笑着道。

“老大!我们不能进,否则……”小臭头话还未说完,苏光光已是一声长嚎,身形持高

三丈,横腰一迅扑向蜂拥而来的人群。

“老大,快走,这儿有我们挡一下!”

朱承戒就在苏光光气衰之际,从人群中跃出,手中青龙宝刀砍断了六刀三剑,顺势宝刀

一送。

苏光光在朱承戒的宝刀上惜力,身形有如箭夭般射进了密林之中。

“迫!别让婬贼逃走了!”华山掌门大吼一声,头一个追了上去。

“当当!”之声不绝,衰尾仔等人边走边打,挡住了追袭六人。

苏光光背着小臭头钻入林子后,横冲直撞地跑下山之际,突然有七名老者挡在道路前

头。

“哇!又是这七个搞不清楚情况的!”苏光光叫道。

“挡我者死,让路呀!”

但见苏光光全身是血冲向武当七子之际,狂吼一声,千魔手已施展出来。

但见武当七子抽出长剑,四上三下的布成一个旋转的倒轮,朝苏光光挤压绞斩。

“嗯!”一声发自苏光光、小臭头口中。

苏光光只觉右肩一件冰凉东西刺过,眼睛也不看一下,一个后翻从刺来六剑的人头顶翻

过,在树横干上一点,人已冲下山。

苏光光用身体挡住武当七子一剑的代价,背着小臭头狂奔而去。

“哇!妈的姑隆,我怎么跑的,跑到悬崖这边来了!”苏光光心中叫苦。

苏光光立在悬崖处,回头一看,只见武当七子已飞跃而来。

“妈的姑隆,我再中一剑可要报销了,不如来个水里逃生,还有点机会!”苏光光心中

暗道。

“嘻!七位牛鼻子们好好给我记住,我小猪哥要是不死,你们就乖乖乖等我来!”苏光

光满身是血,死到临头还不改嘻笑本态。  

只见一马当先冲来的悟全真人冷哼一声,辛辣辣地刺出一剑。

“住手!”后面传来少林智慧大师的喝声。

只是少林智慧大师喊得太慢了。

苏光光身形跃起,一脚蹋向闪电而至的一剑。

悟全真人冷哼一声,侧身闪开,长剑一转,反手用剑柄尾刺向苏光光脚底涌泉穴,左手

反扣他的脚后跟。

“牛鼻子,很香吧,多谢了,拜拜!”

原来苏光光躇出那一脚是虚,只把脚上鞋子抛向悟全真人,身子一个硬转,左脚尖在剑

柄上一踩,人已飞离崖边二丈开外,往百丈深底下隆隆水花四溅的溪水坠下。

但见一条灰影从悬崖边飞跃而出,想抓住苏光光,却只抓住一条沾满面污的破布,跟睁

睁地看着苏光光、小臭头双双坠下百丈探渊。

“唉!老纳来晚一步,铸成大错!”智慧大师立在悬崖边大叹。

武当七子之首悟道真人闻言,愕然道:“大师,此话作何解释?”

智慧大师眼看一个小黑影坠人了深水雾中消失不见,不禁叹道:“苏施主,都是老枘害

你的!”

悟禅真人忙道:“这是怎么回事?”

智麓大师长叹一声,将原本苏光光想以将计就计在大众群侠面前来个大逃脱在暗中调查

慾加害他之人再次作案,没有想到武当七子奉命守在广插岔口,听到有人大喊“婬贼”逃

跑,随即又见苏光光满身是血冲了出来。

苏光光在智慧大师,秋掌门护航下遭武当七子围攻,还能逃出去可真不简单。

只见武当七子闻言之后,个个好似吃了黄莲般,脸都驴了。

智慧大师又道:“苏施主坠崖之事,尚望七位保密,为今之计,便是把凶手绳之于法,

慰苏施主在天之灵。”

武当七子愧然地点点头,随着智慧大师回到大会场。

七大派联盟会知道秘密的少数人个个菜脸下草草结束,中原武林又掀起了:“寻猪哥”

热潮。

衰尾仔等人被活擒后,便由各派领回,衰尾仔跟着武当七子回武当,孙丽丽、朱承戒、

寒雨霜三人由万剑门门主从嵩山少林领回

小说中男主角都是千万分之一中的幸运儿。

当然咱们小猪哥苏光光年纪轻轻,某老婆不没娶,子还没生,怎能翘,那不就没戏唱

了!

苏光光坠入百丈深渊便提气轻身,将破长衫灌注内力滑旋而下,减缓冲下之势。

当苏光光坠人五丈深度伸手不见五指水雾中。

苏光光依然提气轻身,心中苦道:“完了,这下什么都看不见,要是摔在石头上,我小

猪哥变成猪肉酱,稳喝榭(完蛋!)。”

好哩佳在(还好)

偏偏就有一个巨大溪石阻去湍急溪水,形成一个小瀑布,这小瀑布日积月累地冲积溪

床,面形成深足有十丈,宽二丈的大水洞。  

这漩涡、暗流四伏的大水洞,就等着苏光光、小臭头两人“欢迎光临”。

苏光光从百丈深渊头上脚下“刷”一声,冲进了大水洞,好似撞了墙般,眼冒金星,体

内血气翻涌,全身骨头好以要散了般。

冰寒的漠水加上身上伤口震动,苏不光冲入水洞足有五丈,便痛醒了过来,本能地双脚

在水中一踹,身子便浮上水面。

苏光光挣扎浮出水面,咳了几声,口中还道:“哇!这下透心凉,又透心痛!”

苏光光只觉脖子被什么东西越套越紧,呼吸越来越困难,才惊想起背上中了一剑昏迷不

醒的小臭头。

苏光光忍着痛苦奋起余力游到激流岸边,用双脚扣住水中坑壁的穴石,才扳开小臭头双

臂,利用水的浮性,将小臭头拉到身前。

苏光光叫道:“妈的姑隆,武当那些臭道士实在有够狠,竟来个一剑双猪!”

苏光光从怀中拿出一只玉瓶,骂道:“妈的姑隆,葯丸变成了葯水。”

苏光光将瓶中葯水边灌进小臭头口中,边说:“无鱼虾子也好,先阻止伤势恶化再想办

法了!”

苏光光自己也嚼了两口,便并指使出了一样指点住小臭头右胸同还大穴。

只听小臭头“嗯!”了一声,胸中淤血及腹中积水全喷了出来。

“哇!要死了,小臭头快放手……哇……咕噜……咕i,……”苏光光口中叫着与小臭

头双双沉入水中。

原来小臭头在半昏半醒中被一股溪水灌人鼻子中。人在溺水中通常都会乱翻乱滚,碰到

任何东西便会死抱不放。

苏光光扣在水壁上的双脚,无巧不巧被小臭头乱踹中脚关节后“委中穴”上。  

苏光光右脚一麻,便马上被湍急的溪水冲走,装入大水洞漩涡之中。

天在旋,地在转。

苏光光用双臂护住小臭头,被大漩涡冲进底部面塞进一个二尺方圆的水洞中。

苏光光在地下水道中被冲过来,撞过去,已知变得昏旋,有如被千斤石压在身上般,七

孔流血。

他只觉头上撞上一物便昏了过去。

宽大的湖面,湖水色被蔚蓝的天空映成同色。

天地造物竟是如此神奇。

只见层峦叠晕的山峰之顶全覆盖着终年不化的白雪。

唯有此处高耸云霄中的山顶却有个二十丈宽广的湖面。

这山顶有如火同般凹进去,期水中央喷着五尺多高的水柱激荡着湖面生波。

那倾斜十几二十丈的斜坡,因地形之利,强劲山风无法灌人而四周长满了生气蓬勃的花

草,晨着湖上跃出水面的鱼虾。

此处唯一缺憾的事是少了鸟声猿啼虫声,寂静又美丽的凄凉。

“波”一声。

只见一名八十旬苍老白胡须老者,立起将手中钓竿一甩,将线放入水中。

老者等鱼线上的浮标立在水面上后又坐下草子,口中自喃道:“他妈的,昨天钓了一天

才钓到一只小龟,害我饿了一天,这回我老帅哥特地下山去抓了一罐又肥又大的虫子,龟

兄,鱼阿公,鱼祖宗,免客气挟去配!啊。”

突然…

离湖面七尺的浮标住水中迅遵沉下。

“哈!爱吃鬼!你死定了!”

那老者兴奋的念头如闪电般闪过,手却已一抽,手腕一顿。

只见那老者不愧是职业水准的钓手,一见自个手中细如小指般八尺长的寒竹钓竿变成半

弧形,便马上放手松竿丢入水中。  

“咦?奇怪了,难道我这大懒人钓到一只大懒鱼不成?”那老者口中喃道。

原来那老者将整只竿丢到湖面上,只靠着手腕上一条细细的线与竿尾部接在一起。大鱼

咬中钓饵被钩钩住后,它必会在水中翻滚,如果来个硬拉便会将细如发丝鱼线拉断。

老者腕中那条有伸缩性的细线便是与大鱼斗智斗力的利器,这一收一放,可将水中大鱼

累得浮出水面被拖回岸边。

但此刻浮在小面上的钓竿却没老者想象般,有如箭矢般滑行水面上,而是浮在水面上一

动也不动。

“妈的!老夫吃的水会比你少,还想耍我,门都没有!”那老者口中说着,右臂挥摆两

下。

只见水面上钓等随着细节左右摆动,若沉若浮,却汉有被大鱼拖着走。

“我你妈妈的!老夫的耐性有限!惹我,你可没那么好好睡!”老者说着,不觉自己听

了也觉得好笑,便也笑了出来。

只见那老者猛力地拨动腕中细长的线,道:“妈的,这是你自找的,可别怪老夫下手太

狠了!”

但见那老者一个倒翻,人已翻到八尺远的湖面上,头下脚上伸手一抓,便已抓住钓竿把

柄处。

只听一声清啸。

那老者手掌在水面上一拍,整个身子有如机簧般往上跃升。

当那老者身形跃起一丈多,将钓竿与尾部的鱼线拉成直线后,觉得隐隐钓到东西之感,

便大喝一声,头下脚上迅如流星经水面冲了过去。

原来那老者钓鱼不成,来个刺鱼。

那老者已将钓竿细尾端刺入鱼中,不等身子坠入水中一式后翻,成了头上脚下,扭竿右

臂一挥。

“大鱼来了!”那老者兴奋叫道。

只见那细如小指粗的八尺钓竿弯成一个大圆弧,期水也翻涌着。

只见一团黑物一离水面,便被那老者一弹一甩往岸边急拖而去!

“咦?不对!是人不是鱼!”那老者瞪大眼睛惊叫。

只见那老者口中叫着,身形却不慢,有如闪电般竟能快一步接住那团人形。

单看那老头能以一口真气从跃离地面以刺鱼,拖起水中重物甩向岸边,又扑回岸边接住

其人的功力,这种功力在江湖上,只怕说不出能有几个人能做得到。

“妈的,昨天只钓到一条小鳖放生,今儿个却钓到死人,还来了个小的,我怎么那么

衰!”那老者哇哇大叫道。

只见那老者叹了一声,双手合十对着地上两人拜着道:“二位小兄弟啊!你们死了就死

了,可别化成厉鬼来抓我,来跟我哥哥缠(纠缠不清)!”

原来那老者见地上两名少年脸色死白已无呼吸,再加上自己那一刺,刺在他俩左胸只差

二寸就刺进心口,已是准死无活。

那老者叹了一声,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九章 老少猪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