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 二 章 猪哥捉色狼

作者:李凉

老盖仙口中说着缓缓回身时,双眼便见到一座粪山撞了过来,这一撞可把老盖仙撞飞了

五尺之外。

“大熊师父,我下次不敢了。”

只见那座粪山臭味薰天地横臂一出往苏光光腰际扫来苏光光早就在发话之时身形左移躲

到张美美身后,“畦!你这只大笨熊卫生一点好不好,黄金、银水乱喷。”

张美美吼道。

只见那全身沾满粪便身有七尺高。有如一座大山的汉子捶捣顿足地怒道:“气死我

了。”

“臭死人了,光光走,咱们进去,不要理这些粪人;美美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抱起心肝宝

贝往屋里走。

“谁都不准走!”苏光了吼声又到。

“娘!老爸又要吃人了。”苏光光低声道。

“不用怕,有娘在。”张美美轻拍怀中宝贝蛋道。

“哎哨!你这只大笨熊,死笨熊真是知寿呢。你的眼睛是被牛粪黏住是不是……哎

唷……这次比撞墙还惨!”老盖仙说道。

“哼!那是你,不然也不会让小猪哥精溜了,撞你一下算是客气,还没把你压成肉饼

呢?”那大汉宏声怒道。

此时苏光了知道又是儿子惹的祸、忙不畏臭气薰天地走了过去道:“熊大哥,快到屋里

洗洗再说。”

那桩叫熊大哥的可是江湖中人称大力神熊亮,除了一身神力外,其五百斤重六尺长的狼

牙棒法可是让人头疼的人物,要不是他有勇无谋,傻乎乎样,杖人设计灌醉给阉了,那朱铭

大人手下一百零八条好汉,在大力神熊亮的眼里只不过是一堆蚂蚁而已。

熊亮哼声道:“洗什么洗!”

老盖仙忙笑道:“对,肘,他起码要洗十三天三夜的才能消除一身粪味,嘻,嘻,他要

是跳进池子里,保证池子的鱼不被他臭死才怪!”

熊亮不想和老盖仙抬杠,便对苏光光吼道:“小猪哥,你给我过来!”

“娘——”苏光光撒娇地道。

“不用怕。”张美美低声和气道。

“喂!大熊你凶什么凶,吓坏了小光看你怎么跟庄主交待。”张美美恰巴巴地吼道。

熊亮嘿嘿傻笑,向张美芙鞠了个九十度大礼,笑道:“是,是,是,一枝花,大熊小声

点就是了。”

苏光了瞪了他们母子俩忙道:“熊大哥,到底发生什么事?”

熊亮哼声道:“你去问你那宝贝儿子苏光了便叫道:“光儿过来!”

苏光光见老爸又怒发冲冠了,如不听话,气昏了那可就麻烦一大堆了,便从娘的怀中溜

了下来,走到老爸面前来个立正站好。低头反省的;苏光了气道:l你给我一五一十的说要

是敢避重就轻,看我怎样治你!”

苏光光笑道:“老爸,你不用费心啦,把我交给庄主就好了。”

苏光了哼声道:“你哈死哦!快说!”

此时老盖仙,熊亮可松了口气,不然可要赔跪个半天的,他们心中暗骂道:“小兔崽

子!”

苏光光只好低声道:“光儿先跟二师父练功,等二师父偷睡了我就跑到林子去玩,却碰

上七师父在练功……”

“然后呢!”苏光了道:“然后,然后七师父见了我便要光儿使出四师父所教的燕青十

八翻与七师父过招……”

“再来呢……”苏光了又吼了。

“再来我们就一起练功啦!”

“哎唷……老爸轻点!”苏光光双手摸个头猛揉猛抚的,,脸上装出痛苦之色。

“你再给我打马虎眼,我就家法伺候!”苏光了吼道。

苏光了心中暗道:“讲出来还不是一样,一顿竹笋炒肉丝的家法;”、苏光光心里想

着,口中忙道:“光儿使出了燕子十八翻翻来翻去哪能翻得动七师父,反被七师父又用蒙古

摔跤术把我翻了七晕八素,东西南北分不清……”

老盖仙大笑道:“然后你是不是使出了燕青第十九翻,翻得你师父爱上茅坑自个跳下

去!”

苏光光傻笑打哈哈道:“还是二师父你最了解我啦!”

“哼!那还用说,你这小猪哥屁股一翘,我就知道你要放什么屁!”老盖仙得意洋洋地

笑得一付混个二五八万的样。

“你得了吧!还得意个屁,自己被徒弟整得一身都是水,还说了解徒弟!”张美美冷讽

道。

老盖仙闻言整个脸都绿了,而熊亮却是哈哈大笑的。

“哼!是不是你事先设下机关了!”苏光了怒道。

“嘿!差不多啦,只是我有警告七师父不要再走过来,否则……否则……哈……哈……

哎唷妈呀……”苏光光由笑脸变成苦股横着头叫疼了。

“哼!你是越来越不像话了,美美拿家法来!”苏光了吼道。

张美美见老公气得脸都红了,只好怜惜望了心爱的小光光一眼,进屋了。

只见张美美右手拿着有指粗的藤条,左手捧了个一尺见方的水盒,而这高—寸的木盒里

装的都是尖细的石头。

苏光了抢过美美手中的藤条先敲敲苏光光双膝有没有暗藏铁腕护膝后,才吼道:“跪

下!”

苏光光暗暗运了口气往尖细石头跪下后,苏光了便把藤条拿给了熊亮道:“熊大哥你打

吧!”

熊亮正气头上便抓起了藤条往小光光的屁股狠狠抽了几下。

“哎唷!哎唷!七师父饶命啊,光儿下次不敢了。”

苏光光打从练功他就没一天的好闩于过,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的,所以他不知泡过了几桶

珍贵的葯水。早就皮有如城墙厚,子弹穿不透,这顿打对他来说只是个小意思,但他唱作俱

佳的喊疼,身子也抖了起来,毕竟熊亮的手力非常人可比。

苏光光可真抓对了熊亮的心里,只见他狠狠地打了二三下,一听苏光光那喊疼的痛苦表

情便也实在下不了重手,打到最后好似在替他拍苍蝇似的,藤条打得劈啪有声却无力道。

张美美走了过去,夺过熊亮的藤条,骂道:“你是别人的儿子死不完啊……”

此时苏光了把藤条抢了过去交到了老盖仙手上道:“盖大哥,你给我打。”

老盖仙接过藤条便也打了起来,只是他跟熊亮差不多狠狠的几下,其他的也是意思意恩

而已。

这小捣蛋口中哎唷,哎唷直叫却跟老盖仙眉来眼去的师徒俩演戏给苏光了看。

突然一只“虎神”(苍蝇)在苏光光面前绕来绕去,苏光光被它烦得突然出手往空中一

拍,打死了那只苍蝇。

藤条继续打,苏光光却忘了“哎唷”了,双跟盯着右掌上苍蝇道:“死苍蝇,你以为我

小兄弟好欺负啊!”

苏光了本是打在儿身上,疼在心口上,见苏光光还能。

“打纳凉”便知他们在做戏,这一怒可不得了。

只见他们去夺过老盖仙手上藤条便大力地抽打,这会小光光可不是只有屁股遭殃而已。

而是全身任怨气冲天的老爸乱抽——通。

苏光了是个文人打没几十下可是气喘如牛,差点跌倒在地。

此时熊亮忙扶着他道:“好了,苏老弟,下回要打我那根狼牙棒借你,包准只要二下就

‘好泻’了(完了)。”

老盖仙道:“说你是大笨熊就是大笨熊,你那根鬼玩意有谁扛得起啊,我看人还没打,

就被你那支狼牙棒压死了。”

熊亮嘿嘿傻笑道:“说得也是。”

苏光了哼声道:“你给我跪在那儿好好反省反省。”

苏光光听了松口气点着头,心里却道:“终于到了睡觉时间了。”

哪知苏光了吼了声道:“你给我三字经倒着背,大声的背十篇才可以起来。”

“啊!我苦!”苏光光暗叫道。

“还不背……”

“力勉宜(宜勉力),哉之戒(戒之哉),益无戏,功又勤……”

苏光光才倒背了一遍时,便有一人跑了过来道:“光光啊,庄主找你!”

苏光光忙道:“小狗叔,你说我脱水爸爸找我!”

小狗子一愕道:“什么是脱水爸爸?”

苏光光笑道:“于乃脱水也,爹乃爸爸也乎,这干爹不就是脱水爸爸是也!”

老盖仙闻言一笑,骂道:“小臭屁就是小臭屁!”

苏光光忙道:“阿狗叔,干爸找我是‘好康’(好事)的还“歹康’(坏事)?”

小狗道:“嗯!依庄主脸色看来,八成你要遭殃了。”

苏光了闻言便又吼道:“孽子啊!你又闯个么祸了。”

苏光光满脸委屈地道:“我一向很规矩啊!”

“规矩?除非全天下只剩你一个人个没得比才是。”老盖仙笑道。

张美美忙道:“小狗子到底什么事?”

小狗子耸耸肩道:“我也不知道。”

此刻苏光了又劈里啪拉的训着苏光光。

老盖仙忙道:“好了苏老弟,省点口水吧,到现在我们还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说不定

小光光做了件值得嘉许的好事,你这一骂岂不是骂错了。”

苏光光忙道:“就是说嘛,每天骂来骂去三餐外还加点心宵夜的真是有够烦,怪不得我

们父子有代沟。”

“哎唷!”

“代你个屁,人家的儿子是乖巧、孝顺,知书达礼,谁像你整天尽想着整人的把戏。”

苏光了吼道。

“好了,老公你有完没完真像个长舌男。”张美美道。

“唉!真是恶妻,孽子无法可治。”苏光了吧道。

“有可能哦。”苏光光道。

当苏光了举起手要敲下之际,苏光光早巳拔腿就跑往庄主住处大笑而去。

苏光光一踏进会议室便觉得气氛有点不对,只见厅上坐者十几位师父,个十都板着脸

孔,不言不语的,不像以前闹哄哄的。

此时老盖仙等人也都赶到了,只见庄主望了老盖仙道“你们都坐下!”

老盖仙、熊亮及苏光了见气氛不对便不敢多言。找个位子坐了下来。

“喔!我有叫你坐吗?”庄主怒瞪苏光光道。

苏光光心中暗道:“看来不太妙了!”

苏光光忙道:“干爹,你不是说都坐下吗?”

“哼!除了你以外,你是et外星人,给我跪下。”庄主怒道。

唾了一声?苏光光变成众人皆坐坐,唯独吾独跪。

庄主望了望众人才道:“来人嘀,把人捉进来!”

不多时便见两名壮汉子捉了一位三十多出头的汉子进来丢在地上。苏光光别头偷眼一

瞄,心中暗叫道:“啊!我去了了了,这下可真的惨了。”

只兄那名汉子全身被打得体无完肤,且下体还流着血,众人都知道这名年轻人是十天前

进入猪哥庄的,原来他逃跑了。

此时庄主望着老盖仙道:“老盖仙,你想想看全庄子里有谁比你医术好的。”

老盖仙闻言笑道:“庄主,你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用头发想也知……”

老盖仙得意洋洋地盖着,但他一看到庄主的白眼睛忙把后面的话都吞进去,忙庄重地

道:“没有!”

庄主哼了一声道:“那你有没有办法把一个去势的人再恢复他往日雄风?”

老盖仙一愕忙道:“根据医书上写是有可能,只是我还没试过,所以没把握有几成胜

算。”

庄主哼了一声道:“那你是跟不上时代,落伍了,咱们猪哥庄可出现一位神医完成了这

项工作。”

“不可能,猪哥庄除了我以外还有人比得……”当他—看到跪在地上头低低地苏光光突

然住口了。

这下老盖仙全明白了,又是这小猪哥的杰作,没想到这小子不仅尽得他的衣钵还青出于

蓝,此刻他内心可高兴得很,不觉得哈哈大笑起来。

“哼!还好意思笑,你也给我跪下。”庄主吼道。

这下可又多丁一人陪苏光光跪着了。

庄主哼声道:“你这算哪门师父,只教他医术却没教他医德,让他乱来一通。”

老盖仙只有点头的份,但心里却道:“他妈的谁说我没教,你叫他快速倒背看看。”

庄主忙道:“光儿,十天前送进那两个人你是怎样做,给我一五一十地说。”

苏光光只好硬着头皮道:“那天晚上他们两人被送了进来,刚好师父不在,我就为他们

换葯,便听他们两人哭着说是被冤枉设计的。”

苏光光又道:“我听他们说都是有儿有女的实在太可怜了,便偷偷溜进衙门,把他们宝

贝偷了出来试着接接看。”

庄主道:“结果可是成功了。”

苏光光道:“因他们宝贝离开身子太久了,所以接是接上去了,但如果要……”

此言一出,厅上便有人“噗”了一声偷笑了出来。

就在庄主“哼”了一声,众人只好忍着了。

庄主道:“光儿!你的医术比你师父精湛可真是可喜可贺!”

“没有啦!都是二师父教导有方!”苏光光笑应道。

这下老盖仙虽跪着,可是洋洋得意得很,眼中似乎告诉光儿他没白疼他了。

庄主突然脸色一寒,道:“那你为什么没向我禀报。”

苏光光道:“当时已是半夜时分,于爹你早就睡了,再说我只是把他们死马当活马医,

连一成的把握也没有,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二 章 猪哥捉色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