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二十章 金龙双匕

作者:李凉

老帅哥还真像顽童破,特地跃到山下砍了一支比苏光光还长了七尺的一丈五钓竿回来。

苏光光见他弄好鱼线甩竿下水,便叫道:“你下山去只欧了一根钓竿回来?”

“是啊!”老帅哥道。

“我的天啊,你就不会顺便情些菜食回来填一下肚子?”苏光光叫道。

“啪”的一声,老帅哥打了自个后脑一下,笑道:“对呀,我只想到赶快回来呀,怕这

段时间被你注死钓上一尾,那我岂不吃了大亏!倒忘了摘些小果回来。”

“哦!我真是输你很多!”苏光光摇头苦笑。

“别像吃了农葯般直摇头,快钓鱼吧!”老帅哥兴致勃勃的。

说钓鱼倒不如说两个人在甩竿比赛,湖4中鱼儿依然跃出水面耀武扬威,老帅哥那根一

丈五的钓竿也是“无啥路用”。

苏光光钓不到鱼可以“牵拖”(理由)一大堆,带着半罐虫饵以处游湖。

结果也是无路用,鱼儿不吃就是不吃,钓到傍晚两人还是两手空空,全躺在岸边休息。

苏光光倒卧于湖岸边,手上拿着一支草枝无聊拨动着湖水。

突然——

由于湖水被苏光光拨动下,湖壁上一个小洞穴突然游出一只背上有金丝二寸长的怪水

蛭。

苏光光用枝干戏弄那水中水蛭,冷不防一条大鱼在水中无声无息地冲了过来,一口一张

将那条怪小蛭吞了下去。

“哗”的一声。

那条足有一人高的大鱼吃下水蛭后,一个翻身往水底沉去,溅起一大瘫水弄湿了苏光光

的衣服。

苏光光吓了一大跳,跳起来之际,老帅哥已叫道:“哇!好大一条鱼,我还以为你钓不

到鱼跳下去自杀呢!”

苏光光笑道:“老帅哥把屁股洗干净等着吧。”

老帅哥一见他那边有动静,忙来个大搬风移到苏光光那边插上一脚。

苏光光便把地盘让给他,自己走得远远的。

只见苏光光移到十丈远后,甩竿又仰卧着,只是他的中用两支枝干当筷子在湖水中拨动

双眼睁得好大注视湖面。

果然一只长有二寸红色金丝的怪水蛭,不堪湖水波动从湖水中游了出来。

苏光光那双枝筷迅如闪电插入湖中,很容易地就来起那只大水蛭。

苏光光心中喜道:“原来它们喜欢吃这东西,不喜欢异味。”

“哎唷……”

原来苏光光将那条大水蛭夹放到岸边,收起钓竿之际,却没想到他用二指想抓那条水

蛭,却被水蛭蠕动附在食指上。

这怪水蛭一贴在苏光光指头上,马上吸取苏光光的血,且吸的很猛。

苏光光又觉伤口麻麻的不痛不痒,体内鲜血就似有一股强力吸力大量迅速地流动着。

当苏光光使出一指禅功力,将那只水蛭弹落在地面时,只见怪水蛭几乎涨了一倍有余,

色泽更加鲜艳。

苏光光弹落水蛭后,手指上流出几滴黑血,不禁道:“看来这水蛭剧毒无比,好在我吃

下铁莲花百毒不侵,不然这下可得不偿失。”

苏光光用枝筷夹起水蛭,用鱼钩想穿过水蛭身体,却穿不过,只好运出内力,才把水蛭

勾上鱼钩。

苏光光自哺道:“妈的姑隆,你的皮比我还厚,只可惜你碰上我小猪哥只好认了!” 

苏光光立起钓竿抛出,人都还未坐下,冷不防钓竿从手中脱手有如箭矢般斜插入湖中。

“哇!钓到大鱼了!”苏光光口中大叫着,就靠着手腕上那条伸缩自如的兽筋与湖中大

鱼大车拚!

这一吼可把老帅哥给吼过来了。

“小心!别硬拉啊。”

看老帅哥又急又兴奋样好似自己钓到似的。

那条大鱼还真神勇无比,力道无穷。

苏光光又接上老帅哥的兽筋加长拖拉距离,折腾了两个时辰,天都黑了,还投看见到底

钓到什么大鱼。

“哇!真爽!”苏光光大笑道。

“小猪哥,换我爽一下好不好!”老帅哥急道。

“不行,人家说钓到鱼的那一刹那及拉鱼可是最刺激不过的了,千金也买不到!”苏光

光吊他胃口道。

“那我以一套无影手及猿跃猴扑身法和你交换。”老帅哥急道。

“抹当(不行)!”苏光光道。

“再加一套我压箱本领剑招总可以了吧!”老帅哥急道。

“不行!我要自个儿独享!”苏光光专注地头也不回道。

只见老帅哥有如抢不到糖吃的小孩一付委屈样,翘起嘴巴足可吊起十斤猪肉,低声裒求

着。

“哎呀!烦死了,拿去啦!”苏光光被他烦得把腕上的兽筋带塞在老帅哥手上。  

老帅哥连声谢也设说,拉着兽筋带与湖中那条大鱼拚了起来。  

那条鱼真有够力,老帅哥折腾到次日清晨,才看见那条全身金亮足有六尺长:粗如水桶

的大鱼隐隐浮在水面上。

“老帅哥,该换人了吧!”苏光光这句话不知说了几百遍了,看来他也一夜未睡了。

“不行!你这种新卡会让鱼跑了,那我这一夜岂不是白忙了!”老帅哥口中说着,神情

却如到了忘我境界。

“他妈的,老帅哥一生钓鱼无数,就这条最够看及难缠!”

此时苏光光突然灵机一动,忙道:“这鱼就交给你了,要是鱼逃了,我绝不放你干

休!”

“放心啦!我如让它跑了,我就叫你阿公!”老帅哥笑道。

苏光光笑了笑便跑开了去。

当苏光光抱了一堆葯草回来时,只听老帅哥叫道:“啊!线断了!”

只见老帅哥口中叫道,身形却已拔高二丈,手臂—抽将钓竿从湖面上抽回去之后,一掌

拍出。

但见钓竿尾部受了老帅哥一掌之力,往湖中翻涌水波速如闪电射去。

上回钓鱼不成当鱼刺,这回老戏又重演了。

只风湖面被染得红红的,那条大鱼也够衰,被老帅哥的钓杆射中间部浮出了水面。

“妈的,早知如此,我就来这招了,害了耗费了一夜的时间!”老帅哥拖着筋带将大鱼

拖回来口中叫道。

“哼!早知道世上的人都发财了。”苏光光笑道。

这会儿两人乐得不嫌腥臭味,一个拉头一个抱尾地将那尾足有百斤重的大鱼抱到了湖岸

边。

老帅哥迫不及待地发出一掌就把地上击出一个大坑洞,忙奔到一处草堆房,抱出了锅呀

铲的,连木柴用脚踢过来。

苏光光见了道:“老帅哥你是多久没吃鱼了?”

老帅哥笑道:“没二年也有四年了。”

“等一下,你要干嘛?”苏光光叫道。

老帅哥手中晃一支晶亮的匕首道:“杀鱼去鳞,来个活鱼人吃!”

苏光光道:“杀鱼是可,但不必去鱼鳞。”

“奇怪了,不去鱼鳞怎么吃鱼?”老帅哥道。

“我自然有办法,我要将它制成旗拿去外面扬一下!”苏光光笑道。

“哼!钓一条鱼有什么了不起的,要不是我,这鱼早就跑掉了!”老帅哥悻然道。

苏光光接过老帅哥塞过来的锋利匕首,便开始剖鱼,而老帅哥忙上忙下地准备料理烹

调。

结果这只大鱼只剩下一张带头的鱼皮浸入于葯水中。

这条大鱼肉,煎、炒、炸、蒸足可十二吃之多,难能可贵的是这条大鱼的肉鲜嫩,可不

像老鱼肉粗的很。

一老一少吃得肚子涨了起来,倒卧在草地上,用细鱼骨刺剃着牙齿呢。

“老帅哥,你好像要来之前什么锅呀、香料都准备好了。”苏光光道。

老帅哥笑道:“当然喽,你以为抓金龙好似在抓怩鳅那么简单,我在出发前早就计划详

了,怎么,我料理的鱼好吃吧!”

“赞!”苏光光翘起大拇指笑道:“老帅哥那一手手艺我看连宫中御厨也比不上。”

这回小猪哥拍马屁可拍对了地方,只见老帅哥乐得什么似的。

此时苏光光好笑道:“老帅哥你屁股洗好了没?”

“洗屁股要干嘛?”老帅哥问道。

“哎呀,你记性真差,忘了咱们的约定,钓输的人要被人踢一脚!”苏光光道。

“好嘛!谁叫我输了却赚了一顿饱,还是很划得来。”老帅哥拍拍屁股还真的把屁股翘

了起着。

苏光光站了起来,还真老实不客气地大脚一起踢了过去。

“哎唷!老帅哥你耍赖不成!”苏光光没蹋到大叫道。

老帅哥回头对他扮个鬼脸笑道:“奇怪了,我屁股又不是死的当然会闪啊!有本事你来

踢呀!”

“好哇!你来阴的可别怪我不客气了!”苏光光叫着人直冲了过去。

一刻钟后。

只见老帅哥闪躲不出方圆一丈,苏光光什么压箱本领都使出来了,连碰人家一下也没

有,累得轻喘。

苏光光心中暗道:“奇怪,他的身法很像我练的蝶燕身法却又比蝶燕身法儿神奇,我连

边都沾不上。”

此时老帅哥叫道:“小屁点,我已走了一遍,再二遍你要是还踢不到,我可不跟你玩

了!”

苏光光闻言才恍然悟到,这老帅哥原来是在教他身法,使马上收敛心神,回想着老帅哥

的步法,双目注视着老帅哥的步法。

“哈!小子要得,我先走一次你就能记十三成,注意看了!”老帅哥口中念着,身形却

加快了许多。

原来老帅哥看过小猪哥施展蝶燕身法,恰是他猿跃猴扑所有的轻灵,而蝶燕身法轻灵有

余却又缺了猿跃猴扑的利势。

老帅哥这些天使把这两种身法溶成一休,使它有蝶燕般轻飘,燕子穿梭之能,猿猴跳跃

的速捷狼扑之势又留后路的闪势。

老帅哥连续使了五六次修正了一些步法,一一告诉苏光光应变之道。

如此一来两人练了三四个时辰,东方已露白,只见两人越来越快速,你闪我追,我躲你

攻的,两人身影幻成好似十几个人有追逐般。

“看镖!”苏光光吼道。  

“哎唷!”老帅哥叫道。  

“哈!这下我可踢到了!”苏光光笑道。

只见老帅哥摸着屁股哇哇大叫:“不算。你使阴的。”

苏光光哼笑道:“我只是说说又没射出飞镖,谁叫你被这一唬,自己屁股碰到我脚上来

的。”

“不玩了!”老帅哥说着,便走到锅旁,来个鱼肉煮清汤,饱餐一顿。

老帅哥道:“这么多鱼吃个十天也吃不完,明天可会坏掉了。”  

苏光光笑道:“这还不简单,咱们结个草篮,将鱼肉放在草蓝丢到外山壁来个冷冻不就

得了。”

老帅哥拍手叫道:“对呀!外头有个天然冰冻库,我怎么给忘了,还是你聪明。”

苏光光得意道:“当然喽!不然我在猪哥庄怎么混得下去?”

老帅哥忙道:“小屁点,咱们打个商量好不好?”  

“商量什么?”苏光光问。

“让我当你的师父加入你们跑路族的一员好不好?”

“不行!你大……年轻了,加入我们跑路族我们玩不起来!”苏光光道。

“不会啦,你们就叫我老幼齿仔,当最小的,就好了。”老帅哥道。

“不行!人家会以为我们没大没小,不知敬老尊贤。”苏光光又道:“再说,你还有茶

北,曾孙子等着你回去享清福呢。”  

老帅哥点头道:“说的也是,这回我负气离家出走,而我这把年纪的再出去兴风作浪,

不给人家笑死才怪!”

苏光光道:“是啊!被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该回家一趟了!”

老帅哥忙道:“这样好了,我把一身武功传授给你,你替我出去江湖上玩,再回来写报

告心得给我!”

苏光光笑道:“不用传我武功,我有空就会去看看你,写报告心得。”

老帅哥哼声道:“凭你那三脚猫功夫,要等你写心得报告,可能我要等下辈子了。” 

苏不光光笑道:“闯江湖又不是全靠武功,古时三国时代孔明先生不就以文智统领三

军!”

老帅哥高声道:“他就是没学武功才会英年早逝!”

苏光光道:“强词夺理!”

老帅哥怒色道:“你真的不学?”

苏光光摇头道:“不学!”

“好!那你就天天挨打。”老帅哥哼声道。

从此老帅哥说话,见了面就打,连睡觉也来个偷袭。

苏光光为了闪躲老帅哥的追袭,没有好吃好睡的一天。他为了闪躲老帅哥的攻击,无形

中却学会了无影手参杂着蝴蝶散手,使得蝴蝶散手更具威力、迷幻。

就连老帅哥的神出鬼没、神威赫赭、万神天尊,三招剑术也全学全了。

这位师父只找徒弟的教法,还真有效,只是苦了徒弟,累了师父。

时光就在苏光光天天哇哇大叫喊痛声中飞逝。

如今小臭头也已恢出家之身,只是在他身上多了一条似蜈蚣的疤痕。

天未亮时光。

苏光光一昕到细微的脚步声,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只见老帅哥离他二丈站在那儿地笑

着。

“人家是棒下出孝子,我是拳下出佳徒,不错,能在二丈外发现我的声息,放眼天下,

想偷袭你的人廖廖无几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章 金龙双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