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二十一章 娇嗲美人

作者:李凉

小臭头忙道:“我明白了,捞女就是在赚的……”

苏光光道:“你太聪明了,不太好!”

小臭头耸耸肩,笑道:“没办法我也觉得自己太聪明,是个天才的料!”

“呕”老帅哥呕声大作道:“看来你们跑路族的人,个个脸皮都很厚!”苏光光忙道:

“老帅哥,咱们再来钓鱼比赛好不好?”“好呵!上回那条大鱼可能瞎子眼才被你钓上,这

下我要殿现真正功夫出来!”老帅哥叫道。

“别吹牛了,吹牛的人会一世人捡角!(没用之人)”苏光光笑道。

老帅哥一听要干,马上把两去钓竿拿出来拉着苏光光奔到湖边去。

苏光光带着小臭头离得老帅哥远远地才道:“小臭头,你到草房去找一个瓶子来。”

小臭头忙问道:“要干嘛?”

“这你不用问,先找个蛭子再说!”苏光光低声道。

当小臭头找了个肚大的酒壶回来苏光光就教他用竹筷扰动湖水,抓怪水蛭。

过了很久,小臭头才弯着背从远处走过来道:“我只抓了十二只而已!”苏光光接过瓶

子,笑道:“够了!”

只见苏光光用竹筷夹起一条一寸长鲜红金丝的怪水蛭钓在鱼钩上,对着小臭头说道:

“这湖中的鱼什么都不吃,就喜欢吃这特产!”

小臭头“哦”了一声道:“难怪你能的上大鱼!”

“嘘!小声点,你现在可以去升火了,等着吃鱼吧。”苏光光道。

“真倒媚我又不吃鱼,还要为你们升火!”小臭头喃喃地走开了去。

此时苏光光将鱼钩上钓饵用草盖好,拿着钓竿走到老帅哥旁坐了下来。

苏光光对着老帅哥笑道:“我数到十就有大鱼上钩,你相信不相信?”

老帅哥哼声道:“少臭屁,你要是能钓上一尾,我老帅哥生吃它!”

苏光光又笑道:“那你就准备生吃它!”

苏光光扬竿将钩线抛出。

“哈!笑死人了,你以为湖中的鱼都是和尚还是尼姑竟用草来钓!”

老帅哥的讥笑还没说完便见苏光光水面上的浮线迅速往下沉。

苏光光一扬竿,大叫道:“哇!又是一条大鱼!”

只见老帅哥口中哼着,不知在咒骂什么,忙也往地上抓起一支草,揉成一团挂在鱼钩

上,才跑得远远地下竿。

不一会儿苏光光钓起一条七八斤大鱼,他正想暗暗地抓出一只水蛭来。

“阿弥陀佛,老大,一条鱼已够你俩吃了,何必多造杀孽!”苏光光闻言道:“好吧,

我就听你的,不过我要呕一呕那职业钓的老帅哥。”

苏光光用竹筷将一条大水蛭穿过鱼钩,再将鱼钩用竹筷夹成无钩的圆环,才扬竿抛线。

“哇!又一条了!这已是第十条了,老帅哥,你那边怎么样!”苏光光大叫着,肚子却

笑得快抽筋了。

老帅哥见苏光光虽公钓起一尾,其他的都被逃了,而自己的游标却连动也不动一下,更

是恨得牙痒痒的。

苏光光钓的没兴致了,一个不小心,钓竿被湖中大鱼拖去,他也就不钓了,抓起地上匕

首在湖边就地杀鱼去鳞。

苏光光抓着杀好的鱼,走到一个屁也打不着的老帅哥旁坐下道:“怎样,成绩如何?”

“天啊!你对我太不公平了!”只见老帅哥突然站起,双臂高举仰头大叹道,吓了苏光

光一大跳。

“发神经啦!”苏光光拍着胸脯道。

老帅哥拉起钩竿对着鱼钩上的钓饵指指道:“他妈的用同样草钩,他就约的爽歪歪的,

我的就比较烂连碰也不碰一下!”

苏光光笑道:“你抓的草不对吧!我是用这种的!”苏光光顺手起一把草晃着。

老帅哥还真信以为真,拿过苏光光手中的草,就忙着把它揉成一团,将钓竿上的换掉!

苏光光见老帅哥扬竿后坐了下来,忙道:“明天再钓啦,你看天色都快暗了。”

老帅哥笑道:“这家伙就不懂了,咱们人定时吃三餐,鱼儿可就不同了,随时在吃也不

嫌饱,尤其清晨、黄昏他们吃得更凶哼!今天我要是钓不到一条鱼,我誓不休!”

“天啊!那我就不用吃了!”苏光光道。

老帅哥道:“你饿得受不了,不会用湖水煮清汤。”

“这样岂不糟蹋一条好鱼了吗?”苏光光叫道。

他又等了再等,等得天色都暗了,明月升起,老帅哥还是两手空空的呆坐了一个下午时

光。

苏光光实在受不了了,只好提着鱼地煮清汤。

此时小臭头趁他提水之际,小声告诉了老帅哥那小猪哥钓鱼的秘密。

不多时便听到老帅哥兴高采烈地又叫又跳大喊:“钓到了!”

苏光光推了推坐在一旁的小臭头道:“真是奇迹,用草居然能钓到鱼。”小臭头笑声

道:“可能那条鱼有毛病呢!”

“何止有毛病简直是疯鱼一样,你看老帅哥乐得也跟那条鱼一般识了!”苏光光笑道。

老帅哥提着一尾十多斤重的鱼走了过来,苏光光便忙笑道:“真不简单啊!终于钓到一

条瞎鱼了。”

老帅哥笑道:“有总比没有好。”苏光光嘻笑道:“不过我今天钓的比你多,你可要生

吃鱼儿啊!”

老帅哥也笑道:“我看有人要先吃草了。”

苏光光笑道:“小臭头吃素不吃鱼,只好吃草的份儿了。”

老帅哥道:“不是他,是你!”

“这怎么说?”苏光光深怀戒心道。

“因为有人刚才骗我用草去钓鱼!”

“哇!……小臭头,你……哎唷……”

“我打死你这小屁蛋,竟敢骗我!”

“饶命啊!”

就在老帅哥说出那名用草钓鱼之际苏光光见势不妙忙往前冲进。

只不过他身旁的小臭头当起了姦臣,一手抓在他裤头上,苏光光这一冲,人是冲出去了

只是一条短裤褪到了关节上。

苏光光为了拉起裤子来一滞,被老帅哥扑个满怀,一老一少就在在上抓打起来。

苏光光被揍得鼻青脸肿地躺在地上喘息着,不过这一顿“粗饱”,却换来一顿奇鲜佳肴

吃得不亦乐乎。

吃饱后,苏光光倒卧着问老帅哥:“你那支金龙角剑好了没有?”

老帅哥也躺下望着天上星辰,道:“早就造好了,要不是要等你功行圆满,我早就回去

了。”

“我能看吗?”苏光光问道。

老帅哥笑道:“当然能了!能得此宝剑有一半是你的功劳。”

苏光光心中暗笑道:“何止一半,简直十分我占九分。只是你这死要面子我不敢多言,

不然你又要翻脸弃剑而去。”苏光光忙道:“哪里!老帅哥武功高,经验老到,没你我连屁

也放不上。”

“好了,你知知,我知知别拍马屁了。”老帅哥笑说着,将那沉重铁盒丢了过去。

苏光光打开铁盒一看,叫道:“哇!怎么那么丑,跟我想象的一点不像。”

老帅哥笑道:“你想它应当是什么样子?”

苏光光拿起剑道:“我以为这金龙角剑,光滑锋利异常,且金光灿烂的样子。”

“是不是还镶着宝珠,精美的剑鞘?”老帅哥道。

“是啊!我在万剑门看过许多宝剑都是镶金圈银又有宝石陪衬,华丽极了!”“哼!那

些只是中看不中用,没几把挡得住金龙角剑一削!”老帅哥道。

“我看不是,是金龙角倒不堪人家普通宝剑一削,你看这角剑凹凸不平且薄得如纸,而

剑锋颈窄,剑洒锤锤,又黑索索(脏样),比小孩玩的木剑还没价值。”苏光光拿着轻飘飘

的角剑评论着。

老帅哥哼声道:“讲到你懂,我胡须会打结,碰到你这大外行多说无益。”

苏光光左瞧瞧,右看看道:“我看不怎么样!”

此时小臭头拿过苏光光手中角剑道:“我表演给你看,你把那个铁盒子合起来立着。”

苏光光依言而行,将铁盒合起来,立了起来。

只见小臭头以手握在剑柄,大喝一声,有如拿斧头砍树般往铁盒砍去。

“我说嘛!这角剑不怎么样嘛!”苏光光只道。

老帅哥道:“你到底有没有看清楚?”

“有啊!”苏光光比手划脚道:“我看小臭头从这儿砍过去……”

原来苏光光要说角剑划过去,铁盒子还不是完好如初,但他今见到被小臭头砍过的铁盒

子有一丝淡淡的痕迹,突然愕住了。

只见他往铁盒上头一推,那被确过的部价倒了下来且削得光滑无比。“哇!黑矸装酱油

——无底看(真想不到)。”苏光光握着小臭头带笑递过来的宝剑惊叫道:“这叫利藏于

拙!”老帅哥笑道。

苏光光提剑立了起来,使出老帅哥所教的三招剑招。

只见苏光光使出剑招不似别人光亮耀眼,但剑气却嘶嘶作响,苏光光又使出散形身法

(蝶燕猿狼两种身法融合的身法)。

刹时幻出七条身影与剑飞舞。

苏光光收式后将剑交给老帅哥道:“好剑!”

“算你有眼光,现在我可等不及看我茶北替我洗脚那种脸色了!”老帅哥哈哈大笑道。

苏光光促狭道:“小心她把你烫剥一层皮下来。”

老帅哥道:“好了,你们休息一晚,明早就下山。”

“是啊!我也该下山了,不知衰尾仔他们怎么了!”苏光光叹道。

半夜三更——突然有两条穿着白色宫服女子飞跃上这人烟罕至的顶峰。

苏光光已发觉,却一动不动地在看那两人搞什么鬼。

只见那两名中年妇人,脸色还蛮清秀,身材姣好地跃到老帅哥打坐之前。

只见那两名女子鬼剑向老帅哥一礼道:“老爷,老宫主及少宫母派我两人来恭请你回

宫。”

没想老帅哥眼也不睁道:“我还没玩够,不想回去!”“可是……”在旁那妇人道。

“可是什么?”老帅哥道。

在旁妇人忙施一礼,从腰间拿出一块关脂玉佩道:“老宫主要老爷见令速回山有事相

商。”

“有什么急事?是不是我太太要老蚌生珠了!”老帅哥道。

那两名妇人闻言一愣想笑又不敢笑地憋在肚子里。

“想笑就笑,这儿又不是水龙宫没那么多规矩!”老帅哥笑道。

“噗嗤”一声,两名妇人笑了出来。

右旁那妇人笑道:“老爷这段日子不在宫中,我们都没笑话可听了。”

“你们有笑话听我可苦了,常常烧脸蛋去贴你那老女人的冷屁股。”

左旁那妇人道:“只是老宫主已下了水龙令……”

“下是下来下去,我不回去你们对我也没什么皮条!”老帅哥笑道。

“看来我们也是要请老宫主出面才行……”

右旁那女子还未说完,只见老帅哥突然笑了起来。

只见老帅哥望着四周惊叫道:“那个老女人也来了?”

两个妇人掩嘴一笑道:“老宫主没来。”

老帅哥一听忙把腰挺直哼了一声,摆出大老爷架势道:“你们回去告诉我那老女人,我

三个月后就回去叫她的洗脚盆洗好等着!”

右旁那妇人道:“老爷拿到金龙角剑了?”“我可没说。”老帅哥道。

左旁那妇人用激将道:“怪不得老爷不想回本龙宫!”“嗯,你给我搞清楚,我是让她

不是怕她,谁说我不敢回去,我要她用轿子把我抬回去!”老帅哥道。

右旁那妇人忙道:“少宫主早就想到了,现在山下有顶十六人抬大桥等着老爷呢!”

老帅哥道:“你们都回去,告诉我那曾、曾、曾孙女,你们小宫主,说我三个月内铁定

回去,绝不食言。”那两名妇女异口同声道:“老爷还想去哪儿玩?”

老帅哥指了指盖着草席不见头脚的苏光光道:“我要跟他一起去闯江湖!”

“他是谁?”那左旁妇人问道。

“哎呀!吵死了,我说两位欧巴桑既然他不想回去,你们又拿他没法子,不如去请示上

级的人来不要再多费口舌,吵得人家不能睡觉!”苏光光在草席内发出声道。

“什么殴巴桑,我们俩守身如玉,清白之身,可不是殴巴桑!”右旁那妇人杏眼下瞪娇

叱道。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两人是未出嫁的老*女……哇……”苏光光叫道。

“哇……”那两人掩脸转身尖叫道。

原来小猪哥一声老*女,触怒了她俩只见右旁那妇人抽剑无声一剑向草席刺去。

她敢如此下重手,当然有所持靠,只因躺在草席中的人如武功不及她,那在旁老爷必会

出手相救。

没想到大老爷没出手,而她一剑也刺空。

只见从草席中滚出一位英俊的少年仔,只是穿着一件短裤,所以她俩不禁掩脸惊叫转身

过去。

老帅哥笑得坐在地上拍手道:“小猪哥,你这条短内裤可真性感,让这些!”“娘脸红

身热,真是一条好热裤!”苏光光促狭道:“那我脱下来让你带回去穿给什么老宫主看!”

“啊!”两名妇人尖叫道。

“什么事什么事,哪里失火了!”小臭头惊醒过来道。

老帅哥忙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一章 娇嗲美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