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二十二章 消魂仙子

作者:李凉

此时苏光光见十几名道士抢着担架匆匆从前院奔来,灵光一闪忙往前院通道路,等碰上

那抬担架的道士忙转身帮忙扶着担架往武当山方向奔去。

苏光光望着担架上鲜血淋淋,受了伤的年轻道士,不禁暗道:“哇!来人下手很重,太

狠了点吧!”

只见六个担架上躺着六名道士,二个脑袋开花,二个开膛破肚,肝、肠都跑了出来,另

外一名道士胸前一个大洞,一颗心被人挖走了。

十几名抬担架的道士奔到武当掌门慧元真人身前停下,一名中年道士忙施和道:“启禀

掌门,来犯之人抬着一顶大轿,三十名侍卫,杀了咱们六名守山弟子,已在前面广场!”

武当掌门慧元真人望了望担架上死去的弟子,不禁怒容满面道:“这六名弟子抬到极乐

房!”

“谨遵法旨”那带头中年道士一礼后,手一挥众人便抬起六个担架往西而去。

此刻苏光光又混水摸鱼混入武当掌门身后的十几名道士之中。

此时慧元大师忙对武当七子一礼道:“恳请七位长老随贫道迎敌!”

就在武当七子点头之际只见武当七子之首对身旁一名中年道士低声道:“你到后山去叫

百胜继续练功不要出来!”

那中年道士一礼后,便转身往后头去。

“百胜不就是衰尾仔?”苏光光暗道。

此时武当掌门已率领武当七子和十几名武功高强的精英,往前院而行。

只见苏光光在原地踏步,尔后倒着走,一见众人已走过拱门,便施轻功跃过后墙。

苏光光翻过后院墙便见眼前一座大山,只有一条小道台阶不知通往哪里?

苏光光一路奔行于山径的小道上,转过来又转过去的,闪躲过去而复返的中年道士后再

往上爬。

终于在黑暗中看到一座宝塔立于山顶上,苏光光施轻功,跃上五丈高台阶的山壁,来到

山顶之上。

苏光光双脚一落地,便听到十来丈传来熟悉的喝声道:“谁!”

苏光光压低声音道:“长者叫贫道监督你练功!”

苏光光缓缓走到宝塔前一块空地上,在一株大树下坐着,利用大树阴影不让衰尾仔瞧

见。

苏光光心中暗道:“妈的妨隆,衰尾在武功又精进了许多,连我在十丈外也被他发现

了。”

但见衰尾仔身形立于一处插在地上的清香上,双臂抱着一颗直径一尺大圆铜球,配合身

形使钢球在身上滚来滚去!

“喂!你是在莫西瓜(抱西瓜)啊!”苏光光开口说道。

衰尾仔转首一望,只见树下坐着一人,黑压压地也看不清他的脸孔。

衰尾仔道:“这个如果是西瓜就好罗,我一定一口把它干掉。”

苏光光笑道:“那你就可以当铁齿帮帮主了!”

此时衰尾仔大喝一声,将那颗八百斤重铜球一丢有如丢皮球般轻松地丢到香枝梅花椿外

一个石篮中。

“远射得分!好耶!”苏光光拍手笑道。

但见那颗铜球,离开衰尾仔身上后,只见衰尾仔脚下的香柱本被他压得成弧形,如今又

弹回原样。

“一个西瓜圆圆将它切成两半,这一边给我,那一边给你……”苏光光笑着,随衰尾仔

的太极拳法乱盖一通。

“输兄!我手痒痒的能不能和你过招?”苏光光笑问。

“好啊!我被关在这儿三四个月,每天对着七支几啊冰(武当七子)真是有够无聊!”

衰尾仔道。

只听苏光光大喝一声,身形疾起二丈在半空连翻二三个筋斗立于香柱上。

衰尾仔见来人额头贴着一大块狗皮膏葯,满脸的黑斑、雀斑,还一大口的黑黄牙对他笑

着。

衰尾仔赞道:“哇!你这手轻功了不起。”

苏光光嘿嘿笑道:“本来我还可多翻三四个筋斗,只是怕你见笑死了(惭愧)才不敢卖

弄!”

衰尾仔笑了笑忙道:“你是哪位真人的徒弟!”

苏光光道:“小贫道是悟道假人的徒弟,唉!我也真衰到家,自从三岁上山就被天天

打、天天骂,三餐还加宵夜带点心,打到现在,才练得一身厚皮!”

衰尾在笑道:“我也好不到哪里!”

苏光光道:“好了,闲话少说,着招!”

只见苏光光身形一闪已到衰尾仔左旁,一拳打出。

衰尾仔听得此人拳头虎虎生威,劲力不小,忙微闪半步,侧身双臂一闪,引着他的力道

往旁而去。

衰尾仔这一招太极拳法,用的极炒,不仅能够将攻身的一招引开,且能让对方背后露出

空门。

苏光光力道被引开后,身子便往后冲,他一觉有劲道按下,忙使出“猿跃狼扑”身法,

干脆自己身子更快地往香柱一倒,熊腰后弯.双脚踢向衰尾仔腕脉。

衰尾仔想不到此人有如此“软骨功”竟能将背背后弯,且一脚踢向自己腕脉,一脚向自

己股部踢来。

衰尾仔急忙缩回按下的一掌,左掌心抵住踢往腹部脚尖旋步退出。

“妈的姑隆,还好学了这招身法,不然我可又要用懒驴打滚,滚出他的掌下,看来衰尾

仔武功已得武当派的真传了。”

苏光光心中暗道着,身子却一个后翻,使出“蝴蝶散手攻向刚刚立稳身形的衰尾仔。衰

尾仔与他以快制快,连拆了十招,两人掌对掌硬碰一招,双双旋开。

只见衰尾仔退了一大步,立于香往边缘上,差点跌了下去,而苏光光也退了半步。

苏光光正待冲过去时,衰尾仔手一摆制止道:“慢着!”

“慢什么慢,前头还有好戏要上场我可等不及了,有屁快放!”苏光光道。

衰尾仔口中道:“你的身手好熟!”

“何止熟!我要打得你永远记下来!”苏光光笑着,人已冲了过去。“蝴蝶散手”加上

乱七八糟猪牙庄所学来的精妙招式全使了出来。

两人对拆了四五十招,衰尾仔身上中了一拳,被掴了一巴掌,惊道:“你是……”

“我是你老大……”苏光光笑道。

“哇!你是小猪哥……”衰尾仔惊道。

“这下我可打醒了你的痴呆症了吧,衰尾仔……哎唷……”

苏光光乐极生悲,身手一滞,被衰尾仔在肚子上踢了一脚,趴了下去,压断了一大片的

香柱。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衰尾仔笑道。

“妈的妨隆,这就是你给我的见面礼!”苏光光叫道。

“呀唷……”苏光光又哀叫着。

衰尾仔嘻笑道:“这一记响头还你掴我的一巴掌,现在咱们俩不相欠了!”

苏光光揍了他一拳道:“妈的姑隆。人家说士别三日,刮目相看,这段时向你没有白

活!”

衰尾仔笑道:“老大你是不是破产又加上得了性病,不然怎么臭头烂耳!”

苏光光起身拍着身上尘土道:“一言难尽,总之我小猪哥被老猪哥给耍了。”

衰尾仔笑谑道:“真是天要下红雨了,你还有被人耍的一天!真是报应!”

苏光光拉着衰尾仔道:“以后再告诉你,咱们快到前头去!”

苏光光两人下山跃过后院墙往前头跑去。

苏光光道:“奇怪,怎么静悄悄的?”

当两人奔到庙前广场苏光光低声道:“好哩佳在,他们在等我这导演来,戏演不下去

了!”

但见广场上坐满武当弟子,武当派几乎全部出动,全坐于地上,将广场中央一顶大轿及

立着三十名一身红衣打扮的壮汉围着。

全场中央只有一个人坐着,只见他左手抚着美发,右手摇着扇子,一副清闲样。

此人便是在武当风光过头又爱现的老帅哥了。

苏光光在衰尾仔耳边低语几句,溜到后头将一身道袍脱去后,就在众人注视下大摇大摆

地走到老帅哥身后。

只风苏光光中吼似地道:“公子,这里围了这么多人,是不是都在等着看歌仔戏还是布

袋戏?”

老帅哥哼了一声道:“不懂就不要问,去睡你的觉去!”

“哦,我知道了,他们中央放着神轿就跟咱们乡下一样,等时辰一到,迎神入轿,然后

在各方阵头乩童引导下巡游街。”苏光光拍手傻笑道。

只见一名红色大汉撩起农袖,撤出大刀一声道:“小子,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苏光光笑道:“不烦,不烦,请神我会!”

只听苏光光大喝一声,脚踏七星步走了出去,双手上拿着纸钱往火把上一点,吆喝有声

道:“天灵灵、地灵灵,天兵天将,兵营兵将听令,太上老君要出巡,天兵天将来开路急急

如律令。”

“锵”一声。

带头那名红衣大汉撤出大刀,往五尺外大轿前发疯的苏光光冲了过去,心中怒道:“找

死!”

“当!”一声,接着“嘭”一声。

只见那名红衣大汉举刀冲过去之际,苏光光还以为他要出来对请,大喝一声,往后三

跳。

这一跳,接在他腰袋上的玻璃珠掉落满地,那一名红衣大汉双脚踏在玻璃珠上一滑,整

个身子飞了起来,一屁股坐在玻璃球上。

屁股猛力坐地已是不得了,更何况是跌坐在玻璃珠上。

只见那名大汉这一摔,手中的刀掉落一旁,单看他五官全扭曲在一起,在地上发抖阿不

出声来,就知他有多痛苦了。

苏光光还大声斥责道:“你没净身还出来请神,这下够受罪了吧!”

不料老帅哥也喊道:“阿呆他们要杀你不是要请神,快给我滚回来!”

苏光光“哦”了一声,走待走回,突然三名红色劲装大汉,居中那名满脸凶光大汉说

道:“想走没那么容易!”

此时武当掌门走出道:“他是我们这儿香客,你们不要为难他!”

居中那大汉哈哈笑道:“你们武当如不投诚,过了今夜庙拆人毁,可就不会有信徒和香

客了!”

“哇!你这人真夭寿哦。连神庙也敢拆,你会下地狱做牛马再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

生!”苏光光叫道。

居中那名大汉见他一副呆相,有意逗逗他,便笑道:“我不但要杀人且还要拆庙,你想

怎样?”

“我等一下就跟你济命!”苏光光道。

“来啊!来啊!”居中那大汉笑道。

苏光光呆怒道:“我在乡下可练过武,一条牛我都能打死,你可别逼我!”

居中那名大汉笑道:“唷!看不出你那样还练过武,好,本大爷就跟你玩一玩,你去拿

兵器来!”

苏光光问道:“什么是兵器?”

此时老帅哥大叫道:“笨哦!兵器就是抄家伙。”

苏光光点了点头,对着那大汉道:“你等一等!”

只见他跑到外围道士中,抢了一个小道士的六尺木棍又跑了回来。

苏光光这招可用得妙,他如抢年轻道士手中木棍,不但得露出武功,且会被人发觉,而

小道土就可凭他力大气极抢着就走,一点也露不出破绽。

苏光光有了兵器回来还用手推了推武当掌门慧元真人道:“老法师你走开,棍子不长眼

的,等一下伤了你,你可就衰到家了!”

慧元真人只感到被他碰了一下,立即有一股深厚内力涌来,就在他差点退一大步想稳住

身形时,那股推力忽变成吸力又把他拉了回来,看在别人眼中好似苏光光推不动他似的。

慧元真人心中吃惊,却面不改色望了苏光光一眼说道:“施主你小心!这可是杀人不眨

眼的坏人,你要是不敌只管喊出声!”

苏光光在手掌心吐了口口水,搓手道:“看我的啦!我就不相信他会比牛更壮!”

慧元真人走了回去坐下之后,只见居中那名大汉手掌摆呀摆的,口中却笑道:“来啊!

白痴!”

苏光光怒道:“我叫阿呆不是白痴,你再叫我可要生气了!”

“我就是要叫你白痴,你想怎样?”那大汉姦笑道。

“你敢骂我。我就揍你!”

当“你”字还在口中未吐,苏光光已举棍冲前二步追着往旁躲闪的大汉。

“当”一声,这是木头击中骨头的声音。

“嘭!”这是人倒下的声音。

“哇!打错人了,对不起,你要不要紧!”

原来苏光光上前丈五移双手握着木棍往后一摆,劈中眼前那名大汉。

居中那大汉如往后直退就好了,偏偏他还往左闪,结果与他同时跃出并排的人,变成一

个l形,制造机会给苏光光耍宝。

那名在苏光光后头不知死活的大汉,还满嘴姦笑抱着刀看戏。

冷不防苏光光向后一挥的一棍,刚好“蚊子叮牛角塔塔”很准的,就在毫无防备之中,

那名大汉的头颅中央“百会穴”被打中。

所以他连喊痛的机会也没有,双眼翻白,嘭然一声,直坎坎地向后倒下去,后脑勺碰到

地面流出了鲜血!

苏光光哇哇大叫着,木棍柱肋下一扶蹲下去播那名昏死的大汉。

突然苏光光后头又传来“嘭”一声。

原来往后退那名大汉见同伴被他击中倒下,不由得生起一腔怒火,冲了过去想一脚踢开

苏光光看看同伴的伤势,苏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二章 消魂仙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