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二十四章 躲在床下窥春光

作者:李凉

“到底什么东西嘛,这么神秘!”风倩倩追问道。

苏光光嘻笑道:“这玩意儿还让我赢了你曾、曾、曾爷爷老帅哥,赏了他一脚!”

原来苏光光手中的瓶子,就是装着鲜红金丝的吸血水蛭、苏光光在那场大火中,仅剩的

就只有这瓶子了。

苏光光转换话题道:“你放心,我不是贼,我偷了那对穷夫妇的衣服时留下一张字条,

写着日后必当限时挂号寄银子还给他们。”

万剑门。

千丈陡峭的山壁下,就听到苏光光大叫道:“杀千刀的、衰尾仔。我来了!”

“奇怪,怎么没入呢!”苏光光两人立在山脚下的小屋找了一阵子道。

只见草屋外的竹篱芭已腐化倒塌,角落葬着万刀门杀万刀的土丘已从中裂成个凹坑,四

周杂草丛生,连个鬼影子也没有!

苏光光见草屋中灰尘蜘蛛网满布,桌椅零乱,道:“不可能,杀千刀与万剑门虽有点渊

源,但他绝不会上万剑门借住!”

风倩倩道:“也许杀千刀他们没回来过!”

苏光光摇头道:“武当掌门慧元真人已说过,衰尾仔他们被擒由师门领回,且万剑门门

主派了金重剑使把小美人、杀千刀、冰块都带回万剑门了。”

风情倩道:“在这儿瞎猜也没有用,咱们上万剑一问便知道。”

苏光光道:“问是要问,只不过这儿曾经有过打斗的迹象,我总预感到事情不大对

劲!”

此时屋外传来大笑声道:“不错,是不大对劲!”

苏光光一惊忙拉着风情倩奔出屋外,只见一名约六旬老者带领着二十几名红衣大汉立在

屋外院中。

“尖鼻子咱们又见面了!”苏光光凶道。

来人正是鹰杖追魂蒋士元,统一教的大护法。

蒋士元一怔道:“小子,我们见过?”

苏光光笑道:“你在武当派屁也没放一个就夹着尾巴溜了,没尝到齐天大圣用棍棒敲头

的滋味。”

“哼!原来你就是在武当捣蛋的那小子!”蒋士元哼声道。

苏光光嘻笑道:“你呀连后知后觉都沾不上边,简直是不知不觉。怪不得你在统一教只

是个小奴力。”“听闻小猪哥苏光光伶牙俐齿,今日所见果然不错,你的保命窄符神剑可带

呢?”蒋土元探问道。

“快了!他在那个角落解大号,等一下就出来了!”苏光光笑道。

只听蒋土元哈哈大笑道:“臭盖也要有点本钱,打从你两在五十里外而来,你俩一举一

动早已有我们监视之中。”

苏光光笑道:“那你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蒋士元哈哈大笑道:“本护法是想试探你老不老实。”

苏光光笑道:“我只有挑粪的时候最老实,不像你还会偷尝一口!”

鹰杖追魂打从一开始与苏光光对话便到处吃瘪,只见他一脸怒容,可知他恨不得撕烂苏

光光那张小嘴。

苏光光心中暗道:“这下可完了,来个自投罗网,我的内伤未曾治疗,如使出千魔手也

许可冲出逃命,现在多一个倩倩可就难了!”

此时鹰杖追魂哼声道:“你俩是乖乖束手就擒呢,还是要本护法亲自出马?”

苏光光暗运仅存的三成功力笑道:“你说呢?”

蒋土元哈哈一笑,手臂向上指着苏光光后方道:“你要是逃了,恐怕你们跑路旅的两位

朋友可就没命了!”

苏光光抬头向上一望,不禁暗暗叫苦不已。

只见在百丈高的山壁沿上,突出一支二丈竹竿,竹竿上有的子被绑吊着的朱承戒。

蒋土元哈哈大笑道:“你要是看不清楚.我可以为你介绍……”

苏光光道:“多谢你的鸡婆,他虽然没有你那难看的尖鼻子,我还可以认出他!”

“小子!死到临头还嘴硬!”鹰杖追魂怒道。

苏光光两手一摊道:“没办法我就是这个个性,我不喜欢自己动手,不绑就算了,不怕

我就快来绑,别再漏气下去,让你的手下有你这统领而见笑死了(惭愧)!”

鹰杖追魂身形一闪,瞬间已到苏光光身旁,出手一点制住苏光光、风倩倩的穴道,封住

他俩武功。

蒋土元正待说话之际,苏光光已笑道:“不用你交待,我已知这是你娼鸡独门点穴法,

我甭想用内力冲穴,不然只有自讨苦吃!”

鹰杖追魂闻之气得七窍生烟,在苏光光屁股踢了一脚,怒吼道:“来人啊,带走!”

这一脚踢得苏光光痛得趴在地上,风倩倩想蹲下扶他起来之际,已被二名大汉抓住,将

他两人押走。

只见十名大汉拖着苏光光两人走入秘道中,来到了万剑门大殿堂。

“是你!”苏光光抬头见着高坐平台上大椅之人,不禁惊叫出声。

“小猪哥,你很意外吧!”坐在大椅上年轻人笑道。

原来此人就是上少林寺领孙丽丽、杀千刀回万剑门的金童剑使钱青。

苏光光笑:“的确很意外,白门主瞎了眼睛信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

钱青怒哼一声,从平台跃下,掴了苏光光两巴掌又跃回座上。

“耶!被狗巴到(掴到)实在有够衰!”苏光光叫着吐出一口血。

钱青哼声道:“要不是你的出现,破坏我与孙丽丽青梅竹马的感情,我也不会因此快坐

当上门主之位!”

原来钱青自小与孙丽丽一起练习武功,早已喜欢上孙丽丽,他曾多次表明爱慕之意,却

被孙丽丽回绝,那想到孙丽丽回乡一趟带来了苏光光,使他希望破灭,不由得满腹妒火。

由爱转成恨又是极端的人,多次借酒装疯大吵大闹,震怒了白门主,将他软禁于万剑

门,却使他偷溜了出去而结交了统一教之人。

就在统一教教唆之下,回到万剑门下毒,又打开上峰秘道。

万剑门就在这一夜之间精英尽失,白门主中毒被杀,换成钱青这傀儡门主。

苏光光忙道:“孙丽丽人呢?”

钱青哈哈大笑道:“囚犯就等着二教主替我与孙丽丽成亲,我会留你一口气在,看到这

精彩的一幕!”

苏光光哼笑道:“希望你不要后悔就好!”

钱青哈哈大笑道:“现在你们跑路族就剩下一个衰仔道人还没到,我会让你们一同到地

府去比较有伴。”

“来人啊!将他俩押入石牢中!”钱青下令道。

石牢厚门用机关打开。

苏光光有如空中飞人般,被一名大汉用踢的飞进石牢,撞上坚硬石墙再掉了下来,而风

倩倩只是被一推,便扑倒在地。

石牢在一阵隆隆声中又密合。

风倩情已叫着:“小猪哥你在哪儿?”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石牢中传出声音道:“我们老大昏倒在我怀里快把我压扁了!”

风倩倩忙道:“你是杀千刀大哥?”

杀千刀苦笑道:“不错,请问姑娘是谁,怎会与我们猪哥帮主一同被囚?”

“她叫风倩倩,是我小老婆!”苏光光痛苦地道。

“老大,你这张嘴一定让你多受很多苦吧!”朱承戒笑道。

“没办法,老毛病改不了,不消遣人家几句,憋在心里挺难受的!”苏光光笑道。

“你就是这样。人家给你使眼色,你都不知避讳!”风倩倩叫道。

“老大,你躺够了没,我被关在此已瘦得皮包骨了,你还赖着不起来!”杀千刀叫道。

“你就同情我被打得遍体麟伤,让我多躺一会吧!虽然你的骨头硬了些,我还是可以忍

耐!”苏光光嘻笑道。

“哎唷!”苏光光叫道。

“怎么了!”风倩情惊叫道,摸着地板爬了过去。

“没什么,我们老大一个翻身,从沙发床上摔下来了!”杀千刀笑谑道。

“真搞不懂你们,被关在石牢中还有心情打闹着!”风倩倩依在苏光光旁道。

“好了,现在咱们时间多的是,你先说你的故事!”苏光光道。

朱承戒叹了一声道:“你有没有手帕?”

苏光光嘻笑道:“别来这套,如我身上有手帕不会拿来擦泪,而是塞你的屁股。”

风情倩低叱道:“没卫生!”

朱承戒笑:“你还是留着吧,这是皇帝套房一天只供应一次清水,饿你个十几天,我看

手帕你也吃得下。”

“什么?只供应清水!”苏光光叫道。

朱承戒道:“统一教那个鼻子尖尖的;胡子翘翘的,手上还拿着一根鹰杖的人用儿的独

门点穴法封住了武功,我早已用天竺伸功费了三天三夜的时间打通了,只是我饿得全身脱

力,这一丝力气也提不起来!”

“妈的姑隆,这么说来你根本就没有离开这间石牢?”苏光光叫道。

“离开?他们为了抓我被我杀了十几名教徒,最后将孙丽丽吊在百丈高崖突出的竹竿

上,我才不得不弃械投降,打从一进来至今,你是使他们唯一打开石牢的一次!”朱承戒

道。

“妈的姑隆,我被骗了,原来吊在竹竿上的不是你!”苏光光叫道。

朱承戒呵呵笑道:“难得你有被骗的时候,只是他这一招实在够精的,百丈高的崖人只

有一个小黑点,再加上他们一恐吓,还敢冒这个险吗?”

于是苏光光也把从仙霞岭桃崖后的一切都说了出来,他一五一十地说出来,害得风倩倩

无地自容。

朱承戒听完后,笑道:“要是咱们能一起逃出去,我可以有好戏看了!”

此时风倩倩闻言却哭了起来。

“你哭什么?”苏光光问道。

风倩倩说道:“听杀千刀大哥这么一说,孙姐姐定不会接纳我了!”

朱承戒一惊忙道:“二大嫂你别误会,我那未来的大嫂不是蛮横无理的人,我只是开开

你小猪哥的玩笑,再说倒霉只是老大一人,我保证孙丽丽会待你如亲妹妹般。”

“听到没有,我快被你害得七哭八笑了,该哭的是我你还好意思哭!”

此时风倩倩才破涕为笑,泪水可是白流了。

朱承戒笑道:“大嫂,我们兄弟开玩笑惯了,有些事你可别当真!”

苏光光笑道:“这叫训练不够,默契不够,还待加强!”

“哼!谁说默契不够,我打从被围不都听你的话,一句话也没说!”风倩倩撒娇嗲声嗲

气地说。

“你那嗲声一开口,保证被人请到豪华套房去,到时被那些猪哥发现你脸上是涂上易害

膏,你呀连骨头都会被啃了!”苏光光笑道。

苏光光又道:“唯今之计,我先将被封穴道打通,再想法脱困。”

朱承戒叹道:“除非人变成臭虫或蟑螂从石缝中挤出去,否则你休想打开这皇帝套房的

万斤石门。”

苏光光嘻笑道:“自然有人会帮我们开门的!”

朱承成笑谑道:“你哈死算了!”

苏光光忙打坐调息,使出“蜕变神功”,导引体内真气往受制穴道冲去。

且说哀尾仔为救苏光光,被消魂仙子指劲射中掌心之后。掉入熊能大火中也是被烧得体

无全肤,躲在乡间草屋中养好伤,才往万剑门而去。

“哇塞乌龙咚!怎么万剑门统一白色制服改成鲜红色!”衰尾仔躲在一棵大树下暗叫

道。

衰尾仔的狗屎运特别好,统一教在万剑门方圆十里布下层层暗哨、明哨,目的就是要抓

跑路族最后一名尚未落网的衰尾仔。

哪知就在衰尾仔接近第一个暗哨时,统一教手下因一泡尿憋得难受,便从隐密处跑出来

轻松一下,那知被眼尖的衰尾仔撞见。

那个妈的阿霸老大,不知来了没,我得要费点心思去探不可!”衰尾仔心中想着,便不

敢冒然前进,躲在大树上养神。

袁尾仔等到月儿娘娘唤他起床办事才换上一套夜行劲装,展开轻劝疾跃往杀千刀所住的

草屋而去。

短短的十里路衰尾仔好似老牛拖车般费了一夜时光,东方露白才潜行至杀千刀所住的草

屋屋顶上。

衰尾仔看看天色已是不宜行动,使移来一些屋顶上的茅草,将自己身子盖住睡起了大头

觉。

“喂!交班了!”

衰尾仔拔开草中细缝往上望去,便见一名大汉带领着五六十名手下,来到了草屋空地上

喊着。

随之只听到哈欠连连不断,只见草屋四周有的从已挖成中空的大树中走出,有的掀开草

皮从地穴中爬了出来,共计五名。

就在那名领头大汉注视之下,五名人手已交换任务,那名带头大汉叮嘱了几句,便带着

一夜未睡的人手返回万剑门。

衰尾仔灵机一动,拿起一旁压草的防风大石往那左方二丈外草堆丢了过么。

“笃”的一声。

便听躲在地洞里的一名大汉掀开伪装草皮对旁边大汉叫:“阿狗,头儿一走你又想玩

了!敢用石头丢我?”

只见一棵二人抱的中空大树也推开小门,一名大汉跑了出来道:“你见鬼了,我躲在里

面睡觉,谁用石头砸你?”

“哈!不打自招竟敢睡觉、这不是不打自招了!”那名尖嘴凸眼大汉从地洞中走了出来

与那名大汉坐在大树下聊了起来。

此时另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四章 躲在床下窥春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