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二十七章 武休大联盟

作者:李凉

走了一个时辰。

统一教派出探路先锋,有如石沉大海般一去无回。

沈统领心中焦急,暗道:“他妈的!两位教主就是乌龟洗澡也早该好了,却躲在后头准

备第一个开溜。”

沈统领又指向七名大汉道:“你们前三后四冲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七名大汉你推我,我推你的,谁也不想当前面三个,要不是沈统领指派三名体格较魁

梧之人,恐怕还在推。

七人前三后四的有如老乌龟般拾阶而上,前三人才转过个弯道,便惊叫一声与后面四人

抢成一堆冲了下来。

“他妈的,到底怎么回事?见到了鬼!”沈统领见他们那怕死样气得大叫。

只听一名大双比手划脚道:“启禀统领,刚才派出去的七人全被……全被钉在大树上,

口中还塞着布团,全身光溜溜。”

沈统领已知前面石阶没机关埋伏,却一人飞身而上,立在转弯处伸头望去。

只见自己派出的七名大汉。全被钉在树干上,那树干和一条横木成一个十字形,那七人

双手掌心全被一根粗钉钉死在横木上,双脚成一线,一根粗钉就从他们双脚背贯穿过钉入树

干上。

但见七名大汉全身光溜溜的,口中塞着白布团不住扭动,就可知这种活受罪多么痛苦。

沈统领又见到一条老大的红巾条写道:“不缴费闯关者下场!”

沈统领运丹田之气宏声喊道:“够英雄就出来光明正大与我们拚一场,这种偷鸡摸狗行

为,你们还算是名门正派吗?”

只听林中飘来笑声道:“你们不敢上来就滚回去,别在那儿叽叽歪歪一大堆。”

只听那声音忽东忽西,忽左忽右地虽细小,却字字清晰地钻入众人耳中。

此时数百人议论声像吵杂的莱市场般,充满整个山间。

“住口!”沈统领喝声道。

声到语止,可见统一教训练手下有那么一套,能将一群乌合之众调整得有条有理。

此时有一名大汉叫道:“统领咱们不如分散开来,从四面八方冲上去,见一个杀一个,

见一对杀一双。”

此言一出,立即得到众人的响应,出声应和。

沈统领如今代为指挥,如攻山不成反吃败仗,这担子倒可挑不起。

沈统领忙对一名大汉道:“你去请示两位教主。由两位教主定夺。”

沈统领这招推卸责任用得真高明,那名大汉抱拳一礼,便往山下飞奔而去。

那两名大汉一下、一上经过二刻钟时光,才微喘地奔到沈统领身前。

沈统领急道:“两位教主怎么说?”

那两名大汉吞了吞口水,深呼吸几下才道:“属下奔下山并没有见到两位教主,只看到

他们换下来的衣服丢在地上。”

沈统领闻言,脸都绿了,心中暗道:“难道两位教主见势不妙溜了不成,嗯!不可能,

他俩贵为教主绝不敢自犯规条。”

此时林中又有笑声传来道:“沈笨蛋!不用找了,你们两位教主就在前头欢迎各位与他

俩乐一乐。”

沈统领制止群众起哄声后,便飞身又奔向三丈外转弯处一望。

只见三丈开外,除了被钉的七名手下外又多出了两位,正是下山更衣一去不回的教主。

但见狂风剑伍卜齐四教主,全身光溜溜的有如一只黑猪,腹中插着自己的宝剑,鲜血就

顺着剑身一滴滴,滴在地上绿叶之上,只剩一口气喘着死。

香香书生“好花”(赫发),这下可“花”不起来了。

只见他下体那块害人肉,已全割了下来,用一根长针刺连在鼻头上,血淋淋的鲜血滴在

他白净身上,爬出许多条血痕,已气绝多时。

只见两位教主被钉的树干旁垂下的红布条上写着:“他俩不交钱就想溜,特地奉送一只

黑猪,一只白猪给各位加莱,让你们有升迁的机会。”

原来狂风剑伍卜齐与香香书生下山后,找到一处水池,便脱衣跳下洗涤一身臭味。

“咦!我的衣服呢?”伍卜齐从水池出来后,才见到那包新衣服不翼而飞,忙脱口叫

道。

香香书生闻言,转了过来不耐烦地道:“你不是放在那边吗?”留在香香书生口中说不

出来,原来除了放在大石顶上的那包衣物不见了外,就连方才脱去的臭衣服也不见了,大石

旁单留伍卜齐的宝剑与一把一尺长的铁扇。

两人一辈子在江湖上混,却混到连一丈外的衣服被人偷了也不知道,真是越混越回去

了。

“喂!黑猪、白猪,你们衣服在这儿!”苏光光笑道。

只见苏光光、衰尾仔两人坐在离地五丈高的一棵松树的横干上,两人双手都拿着一根钓

竿,伍卜齐与赫发的衣服就钩在钓竿线上,在半空中随着山风飘荡。

伍卜齐正想出口骂人之际,苏光光与衰尾仔手一挥,将钓竿上的衣服甩到一旁浓密枝叶

上,双双跃了下来。

“你们是谁?”伍卜齐吼道。

苏光光双手抱胸大笑道:“衰仔!你有没有跟光溜溜,一丝不挂的人打过?”

衰尾仔嘻笑道:“女的是有,跟男的嘛还是头一遭!”

此时香香书生哼声道:“小子!你未免太……”

“太猪哥是不是?”苏光光抢言接道:“不过比起你香香书生我可差远了,你一向不是

喜欢把人家的衣服一件件脱下来,提在手上欣赏的吗?”

“哦!你认得我?”香香书生道。

苏光光笑道:“猪哥庄上除了香香书生与花燕子外就全部到齐了。”

香香书生闻言心中一惊,道:“你到底是谁?”

衰尾仔喜笑道:“咱老大是从猪哥庄出来专找你霉气的小猪哥苏光光。”

伍卜齐恨声道:“原来你就是小猪哥!”

“还有我,跑路族的老二衰尾道人是也!”衰尾仔抱剑笑道。

伍卜齐怒道:“看我打得你像死猪哥!”

苏光光见伍卜齐口中叫着,双眼却盯着他脚下的宝剑,看来他们的剑上功夫比拳脚功夫

更胜一筹。

苏光光笑道:“伍老贼!你一身黑索索的,我对你没兴趣,倒是那只老白猪,今天要变

成太监猪。”

香香书生哈哈大笑道:“老子玩女人时,你还不知在哪儿,凭你,再回去多吃几年奶

吧!”

苏光光笑道:“你真是猪,连刚生小孩的妇人也不放过,今天可是你报应的日子!”

苏光光脚一挑,将那把铁扇挑向香香书生,口中道:“我给你个机会与我光明正大打一

场,如你想逃只要你自信能躲过机关埋伏,尽管溜没关系。”

香香书生单手接过铁扇,只觉小猪哥功力不过如此,便大笑道:“小猪哥!只要你不

逃,在下一定让你尝尝分筋错骨的滋味!”

此时衰尾仔也将伍卜齐的长剑挑飞过去,嘻笑道:“老黑猪,我是无鱼是也好。咱们也

不要闲着没事干,我陪你运动一下。”

伍卜齐单手接过长剑,身子不禁晃了一下,心中一惊,铁齿地道:“老夫狂风剑,又要

加上一条小命了。”

衰尾仔身形飘向右旁二丈外的小空地之际,狂风剑伍卜齐也拨出长剑追了过去。

伍卜齐一动的同时,香香书生也不怠慢,大扇一张之际,一蓬细毒针,已射向七尺外的

苏光光。

这一把数百支见血封喉细如牛毛的短针,从铁扇特殊设计的强劲机簧射出,竟发出

“咻!咻!”破空之声,其威力令人咋舌。

就在苏光光全身被短针射中之际,飞扑而来的香香书生,多中铁扇一开一扇,一股白色

香气的粉末,从铁肩中射出飞向苏光光,且利如刀锋的铁扇边缘已划向苏光光的颈上。

这一把三式,实在有够毒有够辣,香香书生一出手,便把杀招全使了出来,不让苏光光

有还手机会。

只见苏光光白色劲服胸前上,全是小黑点,一把毒针来个照单全收,且深深吸了一口吹

来的白色粉末,只是用左手掌抓住了铁扇边缘。

香香书生此刻与苏光光面对面的站着,只差五分两人就来个“一贴”,他一脸姦笑道:

“小猪哥,老夫那短针上麻痒的感觉不好受吧!”

苏光光也姦笑:“这个我还可以忍受,让我最难忍受的是你双腿间吊着的那块胡作非为

的坏东西,我帮你摘下来好不好?”

香香书生闻言心中大惊,他可是头一回看到中他毒针之人,没有满地滚爬哀号连连,居

然还能屹立不动谈笑着。

这只老狐狸,以往一招未得手,便会闪身而退或再下狠招,但如今他却乖乖地站着,满

脸惊恐样,瞪大双眼望着小猪哥。

原来从铁扇上传来的内劲早已侵入他的内腑、只要苏光光一运劲,他可要像爆米花般,

香香书生的卵弹一破,他不是变成太监,而是暴毙而亡。

“苏……苏少侠饶命!”香香书生一身冷汗连声求饶道。

苏光光道:“当许多女子声声哀求你放她们一马时,你都如何?”

香香书生哪敢说,只好闭口不言。

“说!你都怎样?”苏光光厉声道,右手也收缩了许多。

只见香香书生赫发一睑痛苦之色,道:“我都是哈哈大笑。”

“怎么个笑法?”苏光光手一缩又道。

“哈!哈!哈!”香香书生为了保住一条老命,居然哈哈大笑起来,只是这笑声比哭还

难听。

“再笑,笑大声点!”

“哈!哈!哈!哇……”一声惨叫响彻整个天地。

只见香香书生笑声后凄厉地惨叫一声,倒飞而出摔出一丈外。

香香书生口中鲜血狂喷,从地上跃了起来,指着苏光光,只见他白净胸前扎满了短针,

只是短针是倒着刺入体中,露出蓝汪汪的针尖部位,且他下体那块肉被小猪哥硬生生地扯下

来,伤口除了被撕拉留下的筋脉滴血外,肠子也从伤口钻了出来。

苏光光右手一摊,将那血淋淋的东西往香香书生身上一丢,道:“你那点毒还毒不倒

我,现在你可尝到了被自己毒针射中的滋味吧?还有你那迷香,我五岁时就玩得不再玩

了。”

香香书生跃起仿佛就是要听苏光光这一番话,小猪哥一说完,他便直挺挺蓬然一声向后

倒去。 

此时二丈外打得不亦乐乎的伍卜齐、衰尾仔,在香香书生惨叫之下,便已分开来望着满

身是血的香香书生而愣住了。

苏光光将香香书生踢下水池,蹲下身将满手的血迹洗干净后,双手负背,悠闲的好似没

发生什多事般,向衰尾仔走过去。

此刻握着长剑的狂风剑伍卜齐吓得手上,额头上冒出了冷汗,还轻微发抖着,好似已知

死神在向他招手了。

苏光光走到离他俩七尺的一颗大石上一坐,笑道:“别怕!你们继续打,我们跑路族已

经一改往昔联手攻敌的规矩,只要你能打败他,我保证不伤你一根毛发,让你离去。”

伍卜齐声音发颤地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苏光光笑道:“那我离远一点好了。”

只见苏光光身子未动,人却已向后一跃,一式倒翻翻到了三十丈外,先前所坐的树干

下,也不见他对任何物体借力,身子却已升高五丈,稳稳坐在横干上。

伍卜齐看苏光光露出这手功夫,气势无形中削弱了一半,看来今日想生离此地,只有杀

了眼前这衰尾仔年轻人,想逃的话,就是拚出全力施展轻功也跑不过人家。

伍卜齐倒有点恨那水池大浅了,不然他就可以用上水中功夫。

伍卜齐心中想着,眼睛却注意着四周的动静,一见衰尾仔眼睛瞟向苏光光之际,也不打

声招呼,手中长剑一翻,已刺向衰尾仔,施展出三十六招狂风剑法。

但见伍卜齐的狂风剑法,将衰尾仔圈在剑幕中,一剑快过一剑,将地上的枯叶,细沙石

全卷向衰尾仔,从远处望去,就如一圈灰尘盖住两人打闹的场地,偶而只有剑上的反光射出

灰尘之中。

“妈的姑隆!跟你做兄弟真衰!刚买的摩擦衣又变成破衣!”苏光光在树上大叫着。

“没办法,他的剑太快了,我能躲过已经阿弥陀佛,无量寿佛,上天保佑了。”表尾仔

在伍卜齐狂风大作的剑幕下有如墙头草般东倒西歪,躲得又惊又险又狼狈地叫道。

此时伍卜齐一套三十六招狂风剑法已重使二回了,只是划破人家的衣服,这份胆寒可不

是局外人所能了解的。

“妈的姑隆!我数到十,你再不出手,你就永远穿破衣,休想我去拿银子买衣!”

“衣”字钻入伍卜齐耳中之际,只听衰尾仔一声清啸,一把木剑穿进了他布下的层层剑

幕,刺中了他的腕脉。

令伍卜齐大惊的是他刚好使出狂风剑法中最后三招杀招,没想到那把木剑刺来,刚好是

第二招换第三招瞬间之际。

伍卜齐腕脉中剑,手中长剑再也握不住,被衰尾仔木剑一圈,已然掉了下去,只见衰尾

仔左脚一起踢在剑柄上,那把自己伏以成名的狂风剑,刺入丹田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二十七章 武休大联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