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 三 章 衷尾道人

作者:李凉

“好身法。”半秃头陀不禁赞道。

苏光光的轻功正是花蝴蝶宋元彪独竖一格的蝴燕轻功,此种身法有如蝴蝶般飘然灵活又

可如燕子般快速回旋,使其身形飘忽不定,难以捉摸。

苏光光一式“倒挂金钩”无声无息地倒吊房檐下倾听房巾的谈话。

只听四大名捕的王重道:“他妈的,这小猪哥精还真滑头,怎么追也追不上。”

刘清道:“我看脱光光可能溜回去抱棉被了,这种天气他可能受不了孤独又怕鬼,便怕

怕地开溜了。”

祝豪忙道:“好了,不谈他了,这小猪哥精得租,不用替他担心。”

窗外的苏光光心中暗道:“这还像句人话。”

此时李荣祖已道:“老四,你探听那只花燕子有何下落?”。

王重道:“丐帮的人已追查到花燕子师徒两位往太原而来,只是他们这次很小心,行踪

难以掌握。”

祝豪道:“不知他们两个到了太原没有。”

土重道:“我已拜托太原丐帮弟子帮忙,现在我们只有等待消息再来行动了。”

刘清忙道t“此次咱们可要小心不要露出行踪,花燕子已被他逃脱二次已精得像只狐

狸,趁现在他身边徒弟受伤有个累赘,可是大好时机。”

苏光光在窗外听完,便觉得只听一些没营养的话,便身子一翻,无声无息回到了房间。

苏光光回房,便见半秃头陀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将整个床位占去了。

苏光光苦笑着心巾暗道:“依我的第七感,我那个不成材师叔已在太原城某个地方,我

何不出去溜溜碰碰运气,说不定……”

苏光光打定主意,便又悄悄掀开窗子,施展轻功跃到屋顶上往东而行。

第一场雪,总是叫人冷得可以,一入夜街道商家便已早早打烊,街道上除了几声犬吠外

一切都冷冷清清的。

苏光光听到遥远地方传来作法的钟声,便寻声而去。

苏光光寻声跃进了一家大户的后院巾,只见那后院布置有假山、花园、水池,便知这儿

主人可是卡滋,卡滋的有钱,而后院拱门前摆着供桌、桌上三牲四果齐全,两旁烛火及三柱

清香在风中摇晃,有一位看似十七八岁,留有一小胡须的道士,正手持桃木剑摇钤作法,在

道士身后有一群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手持清香跪着磕头。

苏光光见那年轻道士在桌上抓一撮东西往火烛一丢后,瞬间火光大闪,浓烟四起,那道

士拿起桌上牛角吹了两声。便捻熄筒纸,抚着钤,口中念念有词,在神坛桌旁绕起圈子。

苏光光倾听那道士的声音,差点从树上掉了下来,赶忙掩嘴忍住笑。

那道士所念的声音,就有如嘴中含着鸟蛋一般,伊唔伊唔的口齿不清,平常人想用心听

他念什么也听不出来。

“呜!呜!”牛角声起,只听那道士大吼道:“拜请太上李老君,拜请天兵天将急急如

律令。”

听下来只有苏光光听得懂了,他喝道:“拜请太上李老君,猪仔不吃馊水,猪母杀累一

底吞,阮公要元啊有啊有交待,麻将牌子不通摆,碰啊你在碰,胡啊人在胡,杠上开花加啊

加,舌喔哦喔!哦喔——“东营兵啊,西啊将,天气冷啊,大家‘纠纠’(相约)好呀去困

喔哦喔哦喔——“阮啊歹赚,妖魔鬼怪不通来烦,等我赚到钱,阮们(我们)在(公家分)

啊……”

苏光光听了心中骂道:“妈的,原来是假道士骗吃骗喝,咒浯念不通,胡搞瞎搞一通。

此时绕了多圈的道士回到香案中央,将木剑插着将纸一烧,手一摇铃,大喝道:

“起!”

说也奇怪,只见那供桌上摆着七八个二寸长的小纸人,突然立了起来,而今那道士可是

一奉正经摧动着咒语,让桌上纸人了地如操兵般演练了起来。

此时跪在一旁的人更是磕头不断。

苏光光心中暗道:“想不到这年轻道士还有‘二步七仔’有一套。”

苏光光喝了口烈酒,便从树上跃到屋顶上到厨房去找水喝。

此时刚好走廊上传来脚步声,苏光光忙伏贴于屋瓦上静伏不动。

“阿花!小姐是不是中了邪了,不然上午还好好的,怎么突然昏了过去,叫也叫不

醒!”

“嘘!小声点,我看八成是被鬼附身了,还好咱们老爷请来茅山第十八代亲传弟子来做

法……”

苏光光听到两名女子的对话,等她们已走远,便改变主意,在屋顶上张望一下,见到左

旁一排房间中,其中一间大房贴有符令,便摸了过去。

苏光光见四下无人,便小心翼翼推开房门闪了进去。

“哇!好一个大美人,眼睛就是眼睛,鼻子就是鼻子,简直美的冒泡,美的让人心里乱

跳!”苏光光见到豪华床上大约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不禁脱口自语道。

“废话!眼睛不是眼睛。难道还是屁股不成。”

苏光光闻言心中一惊。身形已跃到屋梁上,—颗心差点跳了出来。

苏光光屏患倾听一大段时间,确定只有屋外那道士的摇钤声及牛角号声,才又跃回地

面,口中道:“妈的,我是见鬼了。”

。苏光光又走到床边,看着床上小美人,口中道:“老爸说‘女人是祸水,美女是洪

水’,我还是少惹为妙。”

苏光光低下头去,在那小美人身上嗅着,只是他傻傻的并没发觉床上小美人的手已慢慢

握紧拳头,随时可以赏他几个馒头,只要他敢,稳定惨。

“嗯!这是三日桃花迷香,这可难不倒我小猪哥苏光光。”苏光光直起身子口中道。

“看来我这福星运气不差,刚巧找对了门路。”

原来那三日桃花迷香是苏光光的脱水爸爸师门独特的迷香。怪不得苏光光说找对了门

户,看来那花燕子不仅早已来到太原,而且找到了猎物了。

此时房中摇钤声由远处传来,苏光光见屋外火光大盛,已知那年轻道士带领众人来到。

苏光光忙掀开床布,身子往床下钻了进去。

“咦!不对,背后怎么软软的人,温温的,有人!”

这只是一念电闪之际,苏光光右手一式剑指便往后头戳去。身形顺势一滚,想滚出床

下。

他快还有人比他更快,苏光光只觉剑指一触到那软温之体,指上力道却被化散,而自己

身子已被人抱住,嘴巴也被抚住了。

“天啊!是半秃头陀!”

可不是吗,与苏光光面对面的正是五十岁年纪的半秃头陀,怎么他跑到这边来睡觉了。

半秃头陀嘴角微笑,低声道:“洒家没抓到色狼却捉到只小猪哥,你给酒家安份点。”

说着,便点了苏光光麻穴,将他抱到里边,与他对调了位子,又静静地等着。

此时房外传来那年轻道士声道:“今夜本大师将在房中捉妖伏鬼,如房中有什么声响,

千万不可冲进来,否则被鬼附身,本大师无能为力,好了,你们可以去睡觉了。”

不多时屋外火光一失,房中便黑暗了起来,一个推门关门声后,只听那道士自语道:

“你奶奶的有个屁鬼,我看今晚我可要客串一下来捉色鬼!”

苏光光从细缝中看到那名年轻道士,手中拿了一纸黄纸符令烧了起来放到一个磁碗中,

尔后又从怀中掏出一支磁瓶倒了一些白色粉末至磁碗中。

只听那道士道:“等我抓到色鬼再给你解葯,不然你一哇哇大叫,什么鬼都给你赶跑

了。”

只见那道土走封床边后“啧啧”两声后,道:“哇!小美人,你可美得我脚底起泡,要

不是我发誓不近女色,早就把你……哪轮到色鬼。”

此时屋外传出一声细微不易查觉声响,那道士便跃上了大床之上。

黑暗中苏光光又闻到了三月桃花香,心中道,看来这人做事倒很小心。

此时房门一开一闪,便听到姦笑声道:“小美人让你久等了,真是对不起,我可是喝了

三瓶三鞭大补酒,待会儿你就爽歪歪了。”

突然一声裂帛之声,又一声尖叫道:“婬赃!”“啪”的一声,只见那男子惊叫了一

声,整个人却往后飘退。

他退得快,却还有人比他更快,当那人双手将抓住门把,拉门而逃之际,一阵铃声大

作。

“咚”了一声,只见一个:—寸半大的摧魂铃嵌进木门七分,阻止了那人开门之势。

那人一见床上扑下一名道士往左边窗子他便闪身往右边窗子冲。

“此窗不通!”此时半秃头陀早从床下电闪而出,阻在窗口。

“砰!”一声。

半秃头陀封住那人三掌二腿,那人见床上小美人拿剑冲了过来,便趁势一个倒翻,翻过

小姑娘头顶往大床扑去。

在这电光石火之际,小美人也只刺到那人小臂,让他逃脱了。

那人可能被捉姦捉出经验了,他的退路被人封住便往床上冲去,如此一来,追击之人定

会冲了过来。这时他在利用人多不便之机,来个破顶而出,逃之天天。

唉!只可惜他霉星高照,他身子扑到大床时,手臂刚好被小美人刺了一剑,便一只手抚

住伤口,身形不变地扑到了床上。

刚好一声“啪”,那人“啊”了一声,便听到“咚”一声,那人便整个人倒在大床上睡

起觉了。

原来被点住麻穴的苏光光刚好将麻穴冲开,大脚—起把床板蹋了起来,那婬贼便被木板

敲昏了头,倒了下去。

“阿弥陀佛,这人武功不错,竟能躲过一抓,结果却自己去撞板。”

此刻房中三人你望我,我看你的。

只见苏光光将床上那蒙面人五花大绑牢后,一脚踏在那人身上,反手叉腰摆了个英雄姿

势。

“嗯!”一声,床上那人转醒扭动的身子,惊叫道:“原来是你。”

“啪”一声,苏光光赏了他五百道:“妈的,为了你害我亲自出马。”

“小师弟,你放了我吧。”那人哀求道:“你不是师伯花蝴蝶的徒弟吗?”

“我小猪哥有二十个师父,十个脱水爸爸,可不是你的小师弟。好,要放了你也可以,

你把宝贝还给我。”

“那本来就是我的。”那人见苏光光手上多了一件弯/形的精亮小刀,便发起抖了。

此时小美人不明究竟问半秃头陀道:“他们说的宝贝是什么?”

“阿弥陀佛,这……这……”

“唉,你可不是普通的笨喔!”那年轻道士坐到椅上翘着二郎腿无奈道。

“难怪嘛,人家还是雏,当然不懂喽!”苏光光哈哈笑道。

“嗯!好香哦!”那道士道。

“糟了!快闭气……唉……”苏光光冲口说出时只见半秃头陀、年轻道士、小美人全倒

了下去。

当他们倒下之时,一条黑影已破窗来到。

“哦!你不怕迷香?”那蒙面人沙哑地道。

“小猪哥可是玩还香长大的,这灵魂迷香不算什么,小意思。”

“哼!”那人见到床上之人便欺身过去。

“喂!有礼貌点,人是我的,要抢功劳吗?”

当那黑衣蒙面人过来到床边想抓那小色狼,苏光光便—拳打了出去。

二人拆了三招,那蒙面人一时不防被苏光光推开去。

“蝴蝶散手!宋元彪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脱水爸爸,你可就是我脱水叔叔花燕子许良信吧。”苏光光笑道。

“什么脱水不脱水。”

“脱水乃干也,懂吗?”

“哼!小滑头!”

那黑衣蒙面人又欺身而上,一掌拍了过去,苏光光忙又使出蝴蝶散手缠字诀想扣住来人

腕脉。

哪知那人突然缩手,手掌一翻反扣向苏光光腕脉,苏光光忙一变招反掌拍出。

“咦!你还会碎山掌。”

“哈!我小猪哥会的可多的很!”

说着苏光光一会儿醉拳锁喉尸会儿变成猴拳,一下子又是以指代剑使出一招闪光剑法,

倒使得花燕子一时手忙脚乱。

花燕子见他招式老练,灵活运用与他所使蝴蝶散手有拚,形成平手局面,但他也看出小

猪哥内力有限,还差他一截,此时宜救人速走,一看他使出雷公拳的“雷破惊天”,便运起

内力打出一掌,与他来个硬碰硬。

“砰”一声。

只见苏光光与花燕子对了一掌,整个人便倒飞撞到了墙壁又倒弹回来。

“啪”一声。

苏光光口角流着血,却在身子反弹时突出之举赏了花燕子一个五百,一个翻身潦到床

下。

苏光光按着右臂,吐了一口鲜血,自我安慰道:“妈的!

有打到就好。”

花燕子被掴了一巴掌,老脸可挂不住了”心怒一起正想痛下杀手。却见人声吵杂往这儿

奔来。

“哼!便宜了你!”花燕子哼声道。反手一抄,抓起床上的人一跃便破瓦冲出。

“花燕子别跑!”王重叫道。

“哈!哈!哈,四大乌龟,有种你追啊!”花燕子使出蝶燕轻功往黑夜投去。

“追!”祝豪大喝一声,四人都追上花燕子了。

苏光光拿出一颗葯丸塞人口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三 章 衷尾道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