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三十章 达摩祖师

作者:李凉

消魂仙子历声道:“你们到底是谁?”

新郎官哈哈大笑立起身子道:“老女人,才多久不见,你的脾气怎么变得如此暴躁?”

“原来是你!”消魂仙子闻声咬牙切齿地道。

只见新郎官剥去面上的人皮面具,露出原本面目,笑道:“不错,正是你天天想吃我的

肉啃我的骨的跑路族老大,小猪哥苏光光是也!”

此时衰尾仔、杀千刀、孙丽丽也除掉脸上人皮面具,手持兵器严阵以待。

消魂仙子一见小猪哥便扑了过去,双掌使出“桃红掌”有如排山倒海之势,拍向苏光

光。

“见面就打,太设情趣了吧?”苏光光口中叫着,却也双掌迎过去。

“蓬!”然一声大响,刮起地上一层尘土,迷漫四周,飞沙走石的令人睁不开眼。

只见消魂仙子退了三大步才稳住身形,双睛似要喷火般怒瞪着五尺外的小猪哥。

在孙丽丽、杀千刀等人关切中,只见苏光光右臂按在左肩上,而一条左臂垂了下去,地

上还有一顶原本戴在消魂仙子头上的大帽。

原来苏光光拼着硬挨一掌,也要把消魂仙子那顶帽子摘下来。

只听苏光光笑道:“原来你这老女人变成这等模样,怪不得你要戴帽子遮羞。”

此刻消魂仙子鸡皮鹤发,一副足六旬老太婆模样,脸上条条皱纹足可夹死苍蝇。

苏光光笑道:“我真搞不懂,你全身还细皮嫩肉的,怎么就只一张丑脸见不得人?”

消魂仙子怒哼道:“小猪哥!我变成这等模样,全是你一手造成,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

忌日!”

原来苏光光在万剑门一刀割除消魂仙子生孩子的包包,这对常人来说只是不会生小孩而

已,但对练上乘媚功的消魂仙子可就大大不利,她那东西一除,武功大打折扣,变成了这等

模样。

消魂仙子媚功从此无法再增进,人也变成老太婆脸,少女身,无怪乎她性情大变,对其

手下疾言厉色,且要找小猪哥算总账。

苏光光笑道:“别气!不然皱纹可要多出好几条了,我曾说过会给你一次公平打架的机

会。”

消魂仙子哼声道:“这叫公平吗?”

苏光光笑道:“一对一当然公平了,你那些徒弟只会吹奏那吵死人的音乐,所以我先请

她们回家吃老祖宗。”

消魂仙子哈哈大笑道:“原来你是怕我的魔音乐章?”

苏光光笑着道:“我承认怕你的歪哥魔音但怕虽怕,我却有多种破法。”

“哦!那你倒说说看如何破法?”消魂仙子笑道。

苏光光笑道:“我只要用金针穿穴术,阻止耳中听觉,临时客串一下臭耳聋,再用布蒙

住眼,来个听不到,看不见,看你奈何得了我们!”

消魂仙子哼声道:“那你们为何不试一试?”

苏光光嘻笑道:“我们又不是盘干(白痴),在你面前耳不听,眼不看,不就是和自己

过意不去。”

消魂仙子恨声道:“要是我能练成魔音第三乐章,除了你们的天龙禅唱能与它一拚高下

外,就算你们毁了五官,照样也会被魔音所杀。”

苏光光道:“这一套听多了啦,不错,魔音第三乐章能从人体肌肤侵入内腑而伤人,只

可借你缺一把龙骨琴弦,而你也没有此功力能够弹得动,所以你们魔音三乐章有等于没有,

中看不中用,唬人用的。”

苏光光从小臭头口中得知,五百年前有一名魔道高手叫不笑生,创出杀人魔音三乐章,

如想弹出足能毁天灭地的第三乐章,就需抓到万年蚊龙,用它的龙骨制成琴板以蚊龙筋制成

琴弦,才能发出杀人魔音,而且还要有超人般的功力。

消魂仙子哼声道:“今日我就是拚得走火入魔也要杀了你这小猪哥!”

苏光光笑道:“来呀!谁怕谁。”

消魂仙子怒哼一声,转身跃回金轿,只见他从金轿走出后,手中多了一架古筝。

消魂仙子打坐在地上,将那把古琴放在膝盖上,婬笑道:“小猪哥!你可认得此琴?”

但见消魂仙子双腿上所横的古琴全是由真的骨头所组成,琴上有几条粗细不一的血红琴

弦,最粗的琴弦粗有拇指般,最细的细如发丝般。

苏光光看着古琴摇头“我这个人一向很老实,不知道就会说不知道,你那琴总该有个响

亮的名字吧?”

消魂仙子仰天狂笑道:“小子!这就是你口中所说的龙骨琴,也就是江湖上闻名丧胆的

九宫魔琴。”

衰尾仔忙道:“不可能,五百年前魔道高手不笑生,就是为抓万年蚊龙远赴蛮荒,回来

之时不仅两手空空,亦染得一身毒伤而亡。”

消魂仙子大笑道:“七十年前,我晓甜甜十二岁丧父,十三岁亡母,孤身沦落成为乞

丐,料不到被你们这些所谓名门正派,狼心狗肺的臭男人轮姦,还想将我杀之灭口,保持他

们清誉,将我抛坠万丈深渊。”

消魂仙子一脸怒容,回忆往事地又道:“结果我晓甜甜因祸得福,不仅没摔死且得到不

笑生的武功秘籍与这把九宫魔琴!”

孙丽丽闻言忙道:“这么说,不笑生早已杀死万年蚊龙制成这把魔琴。”

消魂仙子道:“不错,不笑生为了这把琴中了万年蚊龙的剧毒,他深知中了蚊龙剧毒如

无铁莲花绝无法活命,所以他就将一身武功心得写在兽皮上安放于九宫魔琴中,再自断一臂

想回中原寻找铁莲花,所以江湖武林见到他尸身时,他早已气绝。”

衰尾仔长叹道:“所谓好人不长寿,祸害遗千年,他死就死了还留一手来为害武林。”

苏光光道:“武功不论正、邪派都无罪,有罪的是仗着武功来为害人类,自私自利居心

不良之人。”

此时消魂仙子仰天狂笑道:“还有一种人就是被环境所迫。”

苏光光道:“这种人心理有病,就跟你一样,相信当年迫害你之人一定死得很难看,而

你既已报仇了,却把天下之人都看成毒蛇猛兽,想赶尽杀绝。”

消魂仙子恨声道:“我恨!我好恨!不错,当年辱我的六名狗屁大侠,全被我挑断四肢

筋脉,废除五官丢入毒蚊巢中,活活饿死,但这一切也无法挽回我复仇的心。”

苏光光闻言,不禁寒道:“我看你是心理变态。”

“小猪哥你们去死吧!”

消魂仙子狂笑中长及腰的那头银白长发根根竖起,身上细白肌肤转成血红色。

“叮”一声,消魂仙子将全身功力运于十指上,拨动九宫魔琴的细弦。

“哇!”一声。

孙丽丽虽已封住耳穴,但魔琴所发出的音调有如一把剑,一支利针般穿透孙丽丽的护体

神功,有如刺豆腐般刺入耳中传到她的左胸,吐出一口血,口、鼻、耳、眼也流出血来。

孙丽丽内力在四人之中本就属最弱一环,苏光光、衰尾仔、杀千刀虽也被琴音钻入耳

中,直感到心口被千斤锤重重捶了一下,气血翻涌。

“咚!”一声传出,便有惨叫声传出。

只见已退到三丈外为消魂仙子扛金轿的十六名大汉也受不住杀人魔音,纷纷五官喷血,

惨叫而亡。

看来消魂仙子豁出去了,非把小猪哥苏光光置于死地不可,竟冒着走火人魔之险,弹出

魔乐第三章乐章。

此刻只剩苏光光还能苦撑住,孙丽丽在第二声琴音传来后,全身功力已被琴音打散,人

吐了一口血昏倒在地,衰尾仔、杀千刀也都吐血苦撑着。

消魂仙子狂笑道:“你们去死吧!”

当消魂仙子十指拨动琴弦之际,苏光光的口、鼻、耳、眼也流出血来,体内真气不听使

唤乱窜起来,如再压抑不住,可要被自身内力所伤。

突然一声轻响,竟在有如千军万马奔腾厮杀的琴音中传人苏光光三人耳中。

这声经声虽不高昂,却十分悦耳,苏光光得此声之助,心中泛起和平宁豁之感,随着经

言禅唱,渐渐摒除了魔音于体外。

而消魂仙子耳中钻入天龙禅唱的经文,不禁脸色大变,马上仰天狂笑,远劲于指拨动琴

弦。

琴音音调高出许多,却也掩不住那经声无远弗届,如丝如缕,随风传来。

如今变成了魔音与佛门上乘神通天龙禅唱大斗法,连昏迷中的孙丽丽、衰尾仔、杀千刀

也醒过来支撑起身子,打坐运功调息内伤。

魔音第三乐章,消魂仙子也只不过弹奏不到十分之一,她双手十指指甲脱落,鲜血泉

涌,滴染于白龙骨琴板上,此刻消魂仙子笑声早已哑,脸色转为绿色,提起全身魔功拨动琴

弦。

不知何时苏光光一丈外站立一名身长八尺,满脸虬髯,头上光秃一大片,五官奇大的头

陀。

佛门上乘天龙禅唱就从这名身穿灰色僧抱,脚穿草鞋,胸挂佛珠一副苦行僧模样的人口

中发出来。

突然消魂仙子腿上千古名琴“九宫魔琴”的九条蚊龙筋制成的琴弦,在消魂仙子拨动

下,一根一根崩断。

弦断音立止,只听消魂仙子哇了一声,胸中一口瘀血全吐了出来。

“我恨!我好恨啊!”消魂仙子狂叫着,两行泪水也滚了下来,右掌奋力拍在琴板上。

就在消魂仙子一掌拍在琴板上,奇事便发生了。

只见九宫魔琴的琴板上突然弹跳出一只粗细如小指,长有一尺的龙骨在半空回旋一圈后

劲射入二丈外那名苦行僧的左肩上。

但见那名头陀被白龙骨射入左肩后,也只眉头一皱,继续发出天龙禅唱。

此刻变化最大的莫过于消魂仙子晓甜甜。只见她满头银白长发变成乌黑秀发,脸上也恢

复昔日青春,只是她无知觉有如疯子般在地上忽而痛哭流涕,让人听得肝肠寸断,忽而仰天

狂笑,手足乱舞又唱又跳地满地打滚。

消魂仙子大哭大笑地足足闹了一柱香时光,情绪才平稳下来,躺在地上喘息抽搐着。

“阿弥陀佛!善哉!普哉!晓施主你心中是否还有恨?还有仇?”

消魂仙子闻言,忙从地上跳了过来,奔到那头陀身前一跪,哭道:“师父……”

“阿弥陀佛,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晓施主能大彻大悟,不枉贫憎被骨龙针废去一甲子

功力。”那头陀道。

“弟子该死!”消魂仙子磕头哭道。

“死乃万物之超脱,你生平罪孽深重,何以死矣!”那头陀道。

“求师父引弟子进入佛门!”消魂仙子求道。

那头陀微笑道:“你甘愿抛弃刚恢复的美艳臭皮囊吗?”

此时消魂仙子才发觉不知何时头上银白长发已恢复成原来的乌黑秀丽,双手往脸上一抹

也触感脸上已无皱纹。

只见消魂仙子抓着一把长发愣愣地跪在路上,谁也想不透她的心思。

突然消魂仙子毅然道:“弟子已大彻大悟,求师父引渡。”

“阿弥陀佛,佛渡有缘人,你既有心皈依佛门,为何不自己引渡自己?”

消魂仙子闻言,忙磕头道:“多谢师父指点!”

但见消魂仙子说完后,双手便往自己脸上抓去,将自已冠绝天下的一张美丽脸庞抓得血

肉模湖,继而双手往颈上长发抓去,便将头上乌黑秀发连带着头皮硬撕了下来。

孙丽丽看得也不忍心地头转向一侧。

正当消魂仙子高举右手要自毁武功之际,那头陀口呼佛号,伸手抓住了她的右臂。

那头陀道:“阿弥陀佛!消魂仙子已在此时死矣,从今你的法号叫苦海。”

“多谢师父!”苦海女尼对着头陀拜了又拜,才站起身拿起地上一件黑布遮身,双手合

什地立在那头陀左侧后。

此时苏光光吁了口气道:“恭喜消魂仙子修成正果了!”

“阿弥陀佛!贫尼法号苦海,消魂仙子如今是地上那滩血肉毛发!”苦海女尼道。

原来此人正是少林寺开山祖师,小臭头、半秃头陀口中的师父——达摩祖师。

达摩祖师心怀慈悲,在与消魂仙子魔音相抗之际,没使出天龙禅唱的上乘心法,否则消

魂仙子可要走火人魔,暴毙身亡,也就因此才被龙骨射破护体神功穿透左肩膀,毁去了一半

功力,总算他的苦心没有白费,引渡消魂仙子皈依沸门。

此时衰尾仔、杀千刀、孙丽丽立起身,恭恭敬敬地对达摩祖师一礼道:“晚辈参见老祖

师,谢祖师救命之恩。”达摩笑道:“名位施主勿需多礼,老衲还得感谢各位施主,出生入

死保护老衲之徒小臭头。”

“嗨!老和尚别谢了,你叫小臭头与我们混在一起的目的可以说出来听听了吧?”苏光

光摆手算是一礼,口中笑道。

孙丽丽闻言忙道:“小猪哥!正经点好不好。”

苏光光指着自个鼻头笑道:“我叫小猪哥,猪哥跟歪哥的意思差不多,要我正经点我可

浑身不对劲,再说我如一板一眼以晚辈自居,那我不就与老和尚有了代沟,不同一国了。”

达摩祖师哈哈大笑道:“苏施主所言甚是,天生万物必有所长,老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章 达摩祖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