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三十一章 霸王刀君

作者:李凉

原来沙虎右大腿被怪道人刺入一寸,表面上只是皮肉之伤,但骨子里当怪道人手中布剑

刺入之际,布剑中的剑气已深入他的大腿骨。

要不是怪道人为躲沙虎致命一剑,左手使出太极拳分了一半的内力,才只震裂他的大腿

骨,否则此刻沙虎的大腿骨早已被剑气贯出个洞,那还能硬撑着。

而表面上怪道人伤得很重,却只是皮肉之伤,还有再战能力,如今沙氏双魔联手想斗

疯、怪道人联手,只有自取其辱了。

要是十年前的霸王刀君,未得不笑生的武功秘籍,练得高等魔功.此番连续失利早已爆

跳如雷扑了过去。

霸王刀君却不愠不火地笑了笑,道:“风老头,那么这一场算是平手如何?”

老帅哥心中暗惊道:“他妈的!传正当是否吃了变性丸,怎么个性全变了?”

老帅哥忙道:“这点我勉强同意,他俩再打下去,你的沙虎要变成死虎,我们可爱的矮

冬瓜可要变成酱瓜。”

怪道人闻言叫道:“怎么我矮冬瓜一下子变成酱瓜了?”老帅哥敲他个响头道:“笨蛋

加三级,你跟他再打下去如何?”

怪道人连想也没想道:“他此刻虽被我仿到腿骨,行动上有些迟滞,不过要想杀他,我

亦无法全身而退,不丢一手一脚的也要受极重的伤。”

老帅哥笑道:“知道就好,他死你伤,我非把你丢入葯桶中捡命不可,到时候你矮冬瓜

不就变成酱瓜了。”

怪道人吃吃笑道:“那这很瘦竹杆不就要变成游丝了。”“呸!呸!呸!童言无忌,我

你妈的!少咒我。”疯道人哇哇大叫道。

只听沙虎冷哼道:“老夫总有一天非把你砸成大烂瓜不可!”

“来啊,谁怕谁,你要是七月半的鸭子不知死活,我矮冬瓜奉陪到底,让你青尺、青尺

(好看)。”

此时霸王刀君忙道:“风老头,咱们不用浪费时间了,你我两人就来拚出个高下。”

“爽快!这才像霸王刀君的口气,我还以为你被阉了,性情大变,像女人一般。”老帅

哥哈哈大笑。

说着两人不约而同向前踏出一步,离五个台阶一上一下相对地站立着。

但见霸王刀君依然双手负背地站立着,脸上带着笑容望着神剑仁帝,两人一动也不动地

对望着。

原本众人以为这刀君、神剑一战必将打得地动山摇的,结果却比怪道人与沙虎一战更无

聊。

原来神剑、刀君你望我,我瞪你的,就是要比气势,就有如高手过招般在抢先机。

沙氏双魔悄然返于刀君身后并无所感觉,但疯、怪道人却渐渐感受到,霸王刀君所展现

出来的气势,并不是一股霸道之气。

霸王刀君面带笑容之状,使人觉得他威武、豪迈,让人打心眼里顺服,不带一点怨气。

反观老帅哥,双手自然下垂,慈目祥和的笑脸,有如和蔼可亲的土地公般,不带责怪的

脸色,想怀抱,原谅做错事的孩童般。

只见沙氏双魔阴姦、凶悍的脸色,在神剑仁帝风范之下也渐渐缓和,心中有股冲动,想

投入他的怀抱痛哭仟悔一般。

只见霸王刀君黑白分明的双眼渐转成有如野兽般绿芒之际,疯怪道人己脚下移动往刀君

走去。

“回来!”老帅哥大喝道。

当“来”字未吐,刀君已发难,从上头扑了过去。

“哇!”两声。

疯、怪道人惨叫出声,两人倒飞出两丈外,用滚的滚下台阶。

“嗯!”了一声。

老帅哥与刀君双掌硬对了一掌,只不过老帅哥倒飞出去后,脚尖在台阶上一点往疯、怪

道人扑去,抓起他们腰带,头也不回提着就走。

此时沙氏双魔才惊醒过来,双双掀出长剑飞跃而出,追击着老帅哥。

“不用追了!”

沙氏双魔身形于半空,便听到霸王刀君喘息地道。

沙氏双魔倒跃而回,见霸王刀君喘息不已、脸色苍白,忙惊道:“教主!你受伤了?”

霸王刀君笑了笑道:“我没事,总算除掉三个绊脚石了”。

原来霸王刀君使出魔功中的慑心术,迷惑了疯、怪道人,他俩人一元锤锤地,毫无防备

地走向霸王刀君去送死!

不料疯、怪道人却从老帅哥身旁擦身而过,老帅哥情急下使出“狮子吼”震醒疯、怪道

人。

这就是刀君所等待的最佳时机,只见他一式滑垒之势,双脚踢在疯、怪道人胸上之际,

身子一个大翻转,双掌全力拍出。

此刻老帅哥使出狮子吼功,内力已折损三、四成,又与刀君全力硬拼一掌,哪还有不败

之理。

故老帅哥硬吞下胸中狂涌的鲜血,运起残存功力抓住疯、怪道人就跑。

刀君喝住沙氏双魔的原因,乃神剑仁帝虽受了重伤,但他剑术在双魔之上,所谓困兽之

斗,勇猛无比。

老帅哥如豁出去,来个同归于尽的打法,不仅沙氏双魔不是他的对手,就是他也非受伤

不可,那他的轻伤可就要变成重伤。

那时他非得调息一二个月才能恢复,只是手下这些魔头会等他调息吗?所以他甘愿眼睁

睁见着老帅哥三人跑了,反正这三人仅存一口气,非躺个半年不可。

此时统一教一名中年大汉从峰顶奔了下来,霸王刀君便转过身背对着来人,由沙氏双魔

去处理。

那大汉奔到之后,施一礼道:“属下参见九教主,特使。”

沙虎忙道:“叶统领,有什么事?”

那名大汉忙道:“属下刚接到二只飞鸽传书,特地奔来禀报九教主。”

“快说!”沙豹道。

那大汉忙道:“咱们派出去攻打崆峒派的四金人已经得手,崆峒派已毁,且伤跑路旅四

名高手。”

此时霸王刀君仰天哈哈大笑,道:“很好,跑路族的外族兵团已毁,天下间再也没有高

手可与统一教抗衡了。”

“还有一则坏消息……”那中年大汉嚅嚅地道。

“快说!”沙豹还是那句话。

叶统领忙道:“二教主手下十二金钗及十六名高手,全暴毙于竹山十里外,二教主失

踪,咱们眼线看到小猪哥四人往崆峒赶回。”

大教主与二教主有一腿之事,早在统一教中暗中相传着,所以沙氏双魔不禁斜眼偷望了

那刀君一眼。

“哼!一点小事也办不好,竟让小猪哥四人逃脱,罪该万死,看来二教主任务未能达成

畏罪潜逃,沙虎、沙豹。”刀君笑着道。

沙氏双魔忙恭身一礼道:“在!大特使。”

“传令下去,见到二教主格杀勿论,谁杀了二教主,谁就登上统一教二教主之位。”刀

君道。

只见沙氏双魔问言,双眼亮出彩光,可见得这二教主之位能与大教主一般,呼风唤雨,

调兵遣将,权势之大,可是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沙氏双魔忙道:“老夫马上传出密令。”

霸王君刀仰天大笑,头也不口,人已在二十丈之外,看得叶统领傻愣愣的,此刻沙氏双

魔更猜不出他是否受伤了,不由得冒出一身冷汗来。

原来沙氏双魔早已不安好心,想趁刀君受伤之际,联手除掉他夺得令牌,那往后可就不

用看人眼色了。

哪知刀君早已将他们心思算准了,才拚力使出了上乘轻功离去,这一来沙氏双魔如见了

金红袍特使,就不会像崆峒派的假金刀客一般无礼了。

看来霸王刀君这招虚虚实实,颇能镇住手下这些妖魔鬼怪不敢起异心。

“哇!小猪哥你看,那崆峒派山洞在冒青烟,是不是得知咱们得胜摆着庆功宴等着咱们

归来。”杀千刀欣喜地叫道。

“你就整天想着吃,也不看看才多久时光你又胖成什么似的。”衰尾仔促狭道。

杀千刀笑道:“没办法,我的胃、肠于已变大了,只要能吃得好,睡得饱,七天时间我

就能补回来了。”

苏光光笑道:“你呀!还是小事,现在头痛的是那些长老级外族兵团,不仅吃、喝、

拉、睡、穿全看我的,还外带薪水、车马费和津贴,养他们三个月足可养括十个猪哥庄

了。”

孙丽丽笑道:“谁叫你爱出风头,搞个什么外旅兵团,让他们把你吃垮了最好。”

苏光光笑道:“吃垮了我,你可要变成乞丐婆了,还是你藏有腮家?”

衰尾仔忙问道:“什么叫腮家?”

苏光光笑谑道:“就是私房钱嘛!”

“哇!我哪有……”孙丽丽摇手叫道,她最怕小猪哥那种似笑非笑的脸色。

“嗯,不对,小猪哥你闻,空气中有油漆味!”衰尾仔叫道。

“哇!崆峒派会不会出事了!”杀千刀叫道。

“喂!小猪哥你去哪里?”孙丽丽大叫道。

崆峒山就在他们前方三里之处,苏光光一听出事了却掉头往回跑,好似逃命般,怪不得

钉鞋惊叫着。

“喂!衰尾仔你们快来!”苏光光远在三十丈外大叫着。

衰尾仔三人奔过去时,便见老帅哥、疯、怪道人全躺在苏光光的面前。

原来苏光光听到三十丈外,疯、怪道人的吐血声及老帅哥叫振作点崆峒派就快到了的细

声,便知出事了,才在众人莫明其妙之下往回跑。

疯、怪道人扶着老帅哥拚命地要回到崆峒派,今在途中遇到了小猪哥奔来,不禁心喜,

神情一松,三人倒成一团。

疯道人苦笑道:“老板!我们都挂了!”

“何止挂了,再不救咱们就要翘了!”怪道人道。

就在衰尾仔惊叫一声师父、师叔时,疯、怪道人已昏迷过去了。

小猪哥大叫道:“你们不要碰他们三人!”

衰尾仔双手刚要触及师父的身子,听小猪哥的喝声忙傻愣愣地弯着腰,连手也忘了缩回

来。

苏光光一一检视他们三人的伤势,封住他们穴道,将葯丸塞入他们三人口中后,才吁了

口气,抹去额头上的汗珠。

“怎么样?”孙丽丽急道。

“他们三人伤得很重,本来老帅哥最重,而疯道人为了救老帅哥不顾性命奔行,如今他

们断掉的肋骨插入肺脏中引起肺脏大量出血,这两人为救老帅哥,不惜以不断吐血方式换取

奔行之力,如今他们三人伤得一样重,只剩一口真气护住心脉面已,他们要不是有强大的意

志力早已死在途中。”

孙丽丽气急地道:“废话那么多干嘛!他们三人到底有没有数?”

苏光光忙道:“还好,咱们离开水龙宫时,太祖丈母娘塞给我几粒续命金丹,我已让他

们服下,暂时稳住伤势不再恶化,现在最重要的是找个无人騒扰的地方为他们开刀,取出胸

中血块,才有救。”

衰尾仔道:“我们为你护法,快动刀啊!”

苏光光摇头叹道:“不行,这种开胸之术,我连五分把握也没有,再说他们三人年事已

高,又失血过多,不像咱们年轻人较有看板(本钱),唯今咱们只有先安顿下来再飞鸽传

书,请神医婆与风倩倩赶来。”

苏光光忙又道:“小美人,你在前头开路,我们抱这三位老爷速回崆峒派。”

苏光光等人用胳臂抱起老帅哥,三人展开轻功往崆峒派奔去。

离崆峒山半里处便见有帐篷驻扎、营火的痕迹,大略估算一下至少有四五百人之际。

此时孙丽丽指着地上凌乱脚步中的数十个脚印,惊叫道:“你们看!”

只见地上有数十个长有一尺半,宽半尺又深入地下三寸有余的大印。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竟能在坚硬的地上留下这么深的痕迹?”杀千刀惊道。

孙丽丽忙道:“奇怪,怎么没人出来。”

苏光光苦笑道:“看来崆峒派遭空前大劫难了。”

可不是吗,崆峒派整座山冒着臭油烟味,地上血迹斑斑,草木被践踏得好似疯狗啃过似

的。

苏光光等人奔入地道后,只见许多重要通道都被破坏得乱七八糟,通道中除了臭油烟外

另有炸葯味。

崆峒派几百年来将整座石山凿成的五形八卦阵,已失去作用。

苏光光等人至洞中正厅时,才碰见崆峒许多弟子斜靠于石壁上呻吟哀叫着。

“苏少侠!你们可回来了!”一名老者叫道。

“秋掌门!”苏光光叫道。

但见华山派秋掌门此刻一件长袍染满鲜血,左臂齐肩而断。

“这到底怎么回事?”苏光光忙道。

秋掌门苦笑道:“统一教派兵攻来,把我们打垮了!如今崆峒派中的人除了小臭头外,

恐怕我不到一位没受伤之人。”

苏光光实在想不通,就算统一教派出千军万马攻入崆峒派也不是件易事,但依痕迹上判

断,这些事才发生于昨天夜晚之时。

此时秋掌门忙道:“先不要问发生了什么事,里头还有许多受伤更重之人需要及时救

治。”

苏光光等人抱着老帅哥三人赶忙奔进洞厅,一进厅洞中,便有一股血腥味及葯味冲鼻,

及哀哀的呻吟声。

只见洞厅中躺满了伤患,不下七八十名,小臭头一人带领四五名受伤较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一章 霸王刀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