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三十二章 猪哥风流劫

作者:李凉

只见消魂仙子又在他耳旁叹道:“这是一种魔道点穴法,将敌方全身功力集中于日月穴

上,使得练有媚功之人将其丹田功力吸得一点也不剩,我如吸了你的功力,他亦会对我使出

点穴法,迫我将你的功力,利用阴阳交合之机全部输入他体内。”

苏光光闻言,整个眼睛都睁大了起来,好似听到天下最荒唐的故事般。

消魂仙子又道:“现在霸王刀君一定躲在暗处监视,小猪哥,你我为了毁去这座山庄,

只好假戏真做了。”

此刻的苏光光功力被封于日月穴内,就如常人一般,那禁得起消魂仙子妖身的诱惑。

苏光光双臂一圈,把消魂仙子抱得紧紧的,一颗头伸入大帽的布帘中与消魂仙子双chún紧

紧接合在一起。

一番云雨之后,苏光光疲劳不堪地躺在地上呼呼大睡.此刻霸王刀君已哈哈大笑地走了

进来。

只听霸王刀君笑问道:“怎样,滋味如何?”

消魂仙子忙道:“奇怪,他体中还有二成功力,我怎么导引也无法将他吸出来。”

霸王刀君道:“他练的是蜕变神功,他体中二成内力是蜕变身法中的真元,任谁也无法

吸取。”

消魂仙子道:“怪不得他受了重伤,却能又活过来,且功力增进许多。”

霸王刀君道:“传说练得蜕变神功至最高层时又服得神丹妙葯,不仅功力所向无敌,且

能长生不老,不会像飞蛾般,只有短暂的生命。”

霸王刀君义道:“小猪哥已蜕变三次,就只剩最后一次的蜕变,如今只有杀了他,才能

断绝他蜕变的机会,否则他体中二成功力,又会自动运转起来。”

消魂仙子道:“对,只有杀了他,才能永绝后患。”

此时霸王刀君突然扑到了消魂仙子身上,哈哈笑道:“不急,他体中二成功力至少三日

后方能运转,我们先快活一下。”

半刻钟时光。

只见消魂仙子突然出手一掌印在霸王刀君的胸口上。

“哇!”一声。

霸王刀君倒飞而出,口吐狂血已然死去。

消魂仙子低声道:“传正当,你也有今天!”

“啪!啪!啪!”的拍手声从大厅外传来。

霸王刀君木然屹立在大厅外,一脸笑容地道:“消魂仙子,你终于露出狐狸尾巴来

了!”

消魂仙子看了看死在地上的霸王刀君一眼,惊道:“原来我跟了你十几年,你还是不

相信我?”

霸王刀君哈哈大笑道:“老夫连父母亲都怀着戒心,何况是你!”

消魂仙子道:“躺在地上那人是谁?”

霸王刀君道:“他是一直跟随在老夫身旁服侍老夫的忠仆,你和他至少睡过一二年。”

霸王刀君又笑道:“老夫这名忠仆冯安,从小与我有七分相像,所以老夫才培养他做老

夫的替身,今为我而死,也不愧老夫培养他七八十年了。”

消魂仙子与霸王刀君有一段时间朝夕相处,却料不到在他身旁有两个霸王刀君,她这一

次失算,可是要命的失策。

此时苏光光突然从地上坐了起来,道:“真衰!害我白白丧失了六成功力,这下我可是

小孩想打大人,准死无疑!”

此时消魂仙子也摘下大帽,露出了一张奇丑无比的脸。看得霸王刀君脱口道:“你的

脸!”

“阿弥陀佛!我的脸就是如今法号苦海的脸!”消魂仙子口呼佛号道。”

霸王刀君一愣之后,哈哈大笑道:“老夫原本还心疼一位培养多年的忠仆,现在却一点

也不觉得惋惜了。”

“你还有忠仆,算了吧,他只不过是你身边半个死人而已。”苏光光坐在地上笑道。

“小猪哥,你如想死得个全尸,就闭上你那张猪嘴!”霸王刀君怒道。

“爱说笑,嘴长在我脸上,我爱说什么就说什么,致死了就一了百了,还管得了全尸不

全尸的!”小猪哥站起身笑道。

“阿弥陀佛!传施主,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苦海女尼道。

“甜甜,我看你是中了达摩老秃的毒了,快!快回到老夫身边,老夫依然还是相信你

的,难道你忘了,咱们还要携手共统天下。”

霸王刀君突然语气转成有如一名痴情男子般地哀求心爱的人不要走。

此时苏光光有如着了魔似的,竟也随着霸王刀君语气掉出两行泪来。

原来霸王刀君此时双眼转绿,使出了慑心术想迷惑他俩人来送死。

苦海女尼仰天哈哈大笑,发出了杀人魔音,及时震醒了苏光光,才道:“施主,苦海无

边,回头是岸。”

霸王刀君怒哼一声,一掌已拍向距他六尺的苏光光,另一掌拍向苦海女尼。

“蓬!”一声。

苦海女尼飞身扑出,将霸王刀君两臂接了下来,身子倒飞而出撞倒了苏光光,两人跌成

一团。

“哇”的一声。

苦海女尼口中吐出一口血来,连鼻孔也流血不止,反观霸王刀君亦大退三步才稳住身

于,差点退撞在封闭的厅门上。

“甜甜,你真的这么狠心想杀我吗?”

霸王刀君又使出了慑心术。

苦海女尼“哇”了一声,又吐出一口血来,尖厉地叫道:“快走!”

这声“快走”,及时再震醒苏光光之际,苦海女尼抱起苏光光的腰又与霸王刀君硬对了

一掌。

“哇!”一声。

苦海女尼受伤之下已无法再保护苏光光,只知他俩各中了霸王刀君一掌,撞坏了窗门。

苦海女尼飞出窗外后,使将苏光光扛在右肩上,脚下一点,窜升三丈,在庄子上一棵大

树枝干借力,身子有如冲天炮之势窜升三丈,纤腰一飘已飞出高有五丈的城墙。

霸王刀君立在窗外眼睁睁望着消魂仙子带着小猪哥逃去,恨声道:“算你俩走运,老夫

正在闭关时刻,先饶你俩狗命。”

苦海女尼扛着全身光溜溜的苏光光,在黑暗森林中逃窜,来到了一处大树下喘息着。

此刻苦海女尼已七孔流血,生命有如风中残烛般,随时有熄灭的可能。

只见苦海女尼从口中吐出一颗血淋琳的东西,拿在手掌心中,望着苏光光发起愣来。

突然苦海女尼口中又吐出一口血来,才叹了一声,将昏迷不醒的苏光光牙关板开,将那

颗有鸽蛋般大的血琳琳不知名的东西硬塞入苏光光口中。

苦海女尼在这颗大树下挖了个深洞,将苏光光抱入后,用土把他埋了起来。

苦海女尼双手合什,望着天上道:“师父!弟子会完成任务的!”

只见苦海女尼四肢并用爬着,五尺之距她竟爬了有一刻钟才爬到大树下。

苦海文尼喘息一会儿后,便在大树下挖呀挖的,挖出一堆黑砂粒的东西。

原来苦海女尼与霸王刀君也是各怀心机,所以消魂仙子在霸王刀君常常落脚的地方暗埋

了炸葯,来个最后打算,日后天下全入统一教手中,她便要用炸葯炸死霸王刀君,使自己成

为第二个武则天。

不科今日的消魂仙子却是用炸葯想炸死霸王刀君,消弥江湖武林一场大劫难。

苦海女尼用火石点燃手中火种后,将火种丢入黑色砂粒上。

原来那坑洞中的黑色乌光砂粒是炸葯,一触上火种便轰了一声,冒起白烟迅速地往地下

燃去那是一条装满炸葯的铁管通往四雄山庄炸葯库。

苦海女尼再也支撑不住严重的伤势趴了下去。

“阿弥陀佛!”一声宏伟佛号从大树后传出。

不知何时达摩祖师已立在苦海女尼面前叹道:“善哉!善哉!苦海已脱,魔障已除,佛

禅真悟,老衲又得一名得意弟子。”

原来达摩祖师在他俩跃出山庄后,便已尾随其后保护,亦见苦海从腹中呕出那颗血淋淋

之物。

这一颗血淋淋之物便是他们师徒俩跃入黄河中为百姓除害而得的千年大水怪的胆。

这颗血胆功能当二甲子以上功力,亦是疗伤圣品,只要心口还是温的,服下此胆便能起

死回生,怪不得受了重伤的苦海女尼有点犹豫不决。

达摩祖师从怀中拿出一颗千年水怪的眼珠,却只有龙眼般大,塞入苦海女尼口中后,又

从怀中拿出一张兽皮,挖开埋在土堆中的苏光光,将兽皮放在他胸前后,抱起苦海飘身而

去。

不多时。

森林中占地广大的四雄山庄发出好几声巨大声响,颗颗火珠冲上天际,照亮了方圆五

里,大地也为之震动,与火山爆发之景略为相似,惊醒外围村庄的村民奔出房外,指着三里

外森林大火惊慌议论着。

刹那间,四雄山庄被夷为平地,山庄内数百名统一教徒也被炸得尸骨无存,庄里有二十

只正在日夜赶工的铁兽、毒葯全付之一炬,再不能为害人类。

只可惜,苦海女尼最终的心思未能达成。

但见霸王刀君就停足于四雄山庄六里外的荒野上,惊得又痛心地望着天空窜升起的火

球。

只听霸王刀君恨声道:“看来天下间没有一个足以令老夫信任之人。”

十日后。

森林中一片被烧成焦炭的土堆中,爬出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之人。

原本苏光光服下千年胆汁,至多也要经过八十一日时光才能破土而出,没想到森林这场

大火烧了三天三夜,苏光光就在这高温之下好似土窑鸡般,使得体内千年胆汁全部发挥作

用,而缩短了时日。

昏迷中的苏光光,脑中所记的蜕变伸功最后一层已在这个时刻,在体中自动运转了起

来。

苏光光望着烧得焦黑的四周,吁了口气道:“我怎么跟火这么有缘,难道有一天我非变

成烤rǔ猪不成。”

此时苏光光才忆起与苦海女尼进入四雄山庄的情形,苦海女尼为了救他连受两掌之伤,

还死命地抱他离开。

苏光光想到此,惊慌地跃了起来,四下搜寻,在一堆冒烟的火堆中发现一块心形的翠

玉。

这块心形翠玉正是挂在消魂仙子胸前的玉佩,苏光光看过了好几回,尤其昨晚看得最真

确。

只见心形翠玉上头的小洞已被金子溶化而塞住,足见这场大火能把一切烧为灰烬。

苏光光握着这块入手冰凉的寒玉,喃喃地道:“苦海师太,我小猪哥不杀霸王刀君誓不

为人!”

苏光光便拿着玉佩往自己所躺的土堆走去,把玉佩当成苦海师太掩埋,此时他才发现土

堆中露出一张兽皮。

苏光光便将那张兽皮摊开,只见兽皮上划有一招左刀右剑的招法及一封信笺。

信封上写着苏施主亲启。

苏光光赶忙抽出一张信纸看着。

苏猪哥施主:

当你能看到此信时,表示你没死翘翘,且因祸得福,得千年黄河大水怪之胆汁,突破蜕

变神功至高一层茧变,别怕!你有胆汁之助不会死的,但也无法长生不老,只因你也受了伤

之故,折损灵胆功效。

你与苦海前世因,后世果终结一段孽缘,此乃因果相循,非老衲之力所能力挽,勿需自

责,此后苦海亦为苦海,猪哥亦为猪哥,此事只有天知、地知、三人知,你该不会去宣传广

告吧。

苦海已被老衲带走云游四方,此后恐无见面之机,天下苍生大劫就靠施主消弥,言尽于

此,纸短情长。拜拜!

苏光光得知苦海女尼没死,乐得跳起来手足舞蹈,仰天长啸,发泄心中欢愉之情。

小臭头带着孙丽丽、表尾仔、杀千刃赶着一辆密封马车奔进了猪哥庄。

猪哥庄在一阵哭喊声中后,三十几名苏光光的干爹、脱水老爸、良光师父,全部发誓重

返江湖。

小臭头这招下猛葯的最后一招,果然生效了。

霸王刀君正在计划九龙皇帝冠袍,做他皇帝大梦之际,却得到各分舵传来救命的信息。

短短五日时光,统一教教徒好似得了瘟疫般,一百二十多处遍布天下的分舵主全部死翘

翘,教徒死逾二万之众,十一位教主只剩三教主花燕子许不良、沙氏双魔,逃回总部。

小猪哥这招以魔制魔有够厉害的,猪哥庄这批洗手的黑道高手,尽施偷鸡摸狗方式混进

统一教,下葯、暗杀十八般卑鄙手段全使出来。

统一教三教主花燕子盘据于两广,一闽之地称王,也算他狗运特别好,当老盖仙混进统

一教中,被他发觉,花燕子亦想用计杀了老益仙。

不料花燕子一大清早起来,却发觉二百多名手下,只剩二三个猫仔还活着,忙三十六计

走为上策,奔回了统一教禀报。

正、邪两派精英,经过这次洗劫,武林中呈现出老的老,小的小,中坚分子十个去了八

个,青黄不接的空洞状态。

猪哥庄好比一粒老鼠屎下在一大锅佳肴里一般,霸王刀君大教主千算万算,却忽略了猪

哥庄。

没想这座“等死孤老院”变成统一教的致命伤。霸王刀君从三教主花燕子口中得知此消

息, 怒得起来大跳山地舞,下令统一教所有教徒即刻速回总部。

如今霸王刀君, 只有孤注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十二章 猪哥风流劫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