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 四 章 三吻定终身

作者:李凉

有够倒楣,第一个初吻以后美好回忆被这黑脸小子给强去了。

此时孙员外在房门听得女儿尖叫,忙跑来敲门道:“大师,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你心肝宝贝好好的,保证没缺一块肉,只是口也不会渴了,算我吃亏大了,要

你们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没!”

苏光光笑嘻嘻地道。

“就快好了。”孙员外在门外说道。

“好,称数到一百就叫人进来。”苏光光道。

此时苏光光又从小箱子拿出了颜料及彩笔。往半秃头陀不怀好意笑着走过来,“你要干

什么?”

“没干什么,只是我现在是大法师身份,所以演戏要演得逼真,只好演到底了,不能有

冷场罢了。”

“小猪哥阿公,你饶了我吧!”半秃头陀苦道。

“叫什么叫,我替你们驱毒不收费用,只是叫你们跟我合作演完这场戏而已,这有过

份?”

“虽不过份,可是太没面子。”衰尾仔道。

“面子—斤换不到半斤猪肉,算了吧。”苏光光说着却又拿出身上金针。

“你又要搞什鬼?”半秃头陀又惊道。

苏光光笑道:“第一为了逼真起见,你们要回昏睡之状,第二逼出体内毒素不能用内力

相抗,所以我要制住你们丹田穴。”

“保不保险啊尸衰尾仔苦道。

苏光光笑道:“有事就有事,没事我小猪哥负责负到底,出了意外我相陪五百万,可是

你们要先缴七百万。”

半秃头陀笑道:“看来得罪皇上还是小事,得罪小猪哥可就惨了。”

“答对了。”苏光光笑着。

就在一阵哇哇大叫中,苏光光把半秃头陀及衰尾仔衣服剥个精光,只剩内裤。在他们身

上脸上作划,再将金针刺人穴中。

“唉!真可惜,我这天才大画家的画没人欣赏,等一下一泡上醋全完了。”苏光光笑

道。

苏光光走到小美人孙丽丽面前时,突然孙丽丽哭道:“我不要脱衣服好不好?”

“哇塞!还好我用金针刺重穴,不然我所点的穴道可要被你自行解开了,小美人你的武

功还不错嘛!”

此时孙丽丽直哭着。

“唉,女人真烦,好啦,我只脱你—件外衣,不过你可要在醋中多待半个时辰了。’苏

光光道。

苏光光不等孙丽丽说话便又点了她的穴,才脱去她的长裤及外衣。

苏光光看她脸红得像红龟糕一般,口中笑道:“小美人就是小美人,肌雪红润得像婴儿

一般。”

苏光光毫不客气地在孙丽丽胜上鬼画才将金针刺人她穴道中,口中才道:“怪不得我脱

水爸爸说女人都一样,我把她画成大花脸,鬼见了都怕,脱光了还不是—样,哪有美丑之

分。”

“来人啊!叫五名丫环提一桶醋进来。”

半秃头陀,衰尾仔就在外头让人如死肉般地摆站,只有孙丽丽在房中有丫环小心侍候

着。

官道上。

有三个人在漫无目的地走着。

“老大,咱们干嘛溜嘛,最少也要让孙员外请一顿丰富的。”衰尾仔道。

苏光光嘻笑道:“请是请来请去啦,我是怕咱们这一吃,可吃上最后晚餐了。”

“为什么?”

“你没看那凶婆的凶样,等她醒来,她可会拿着长剑,从我们屁股刺进去,从喉头跑出

采,架在火堆上把我们当小鸟烤!”

“嘻、嘻……那还不是你老大的杰作。衰尾仔道。

“喂,半秃的,你怎么屁也不效一个。”苏光光笑道。

半秃头陀打从孙员外家出来,又回客栈拿东西至今话也不说一个,被小猪哥这一问,可

就山洪暴发了。

只见半秃头陀把月牙杖一丢,哇了一声,坐在地上哭得好不伤心,口中道:“哇!师父

叫我出来办事,结果我一出来就碰上你这小猪哥精,害人精,把我整得颜面尽失,这回去我

怎么报告!”

苏光光道:“笨哦,你马上去办好事,再把这一段插曲省略不谈不就得了。”

“及时间了啦,洒家出来两年了,此刻就要回去报到了。”半秃头陀哭道。

“是不是你这二年没发生什么事,就昨晚的最精彩。”

“哇!你害死人了。”

“停!”小猪哥大吼。可把半秃头陀愕住了忘了哭了。

苏光光道:“回去不说,我也不会宣传不就没人知道了吗?这么大的人了还好意思

哭!”

“可是这样就是欺骗师父了啊!”

“唉!真驴,我拿你没办法了。”

“半秃的,你出来办什么事,要不要我们帮忙!”衰尾仔道。

半秃头陀一听如雷公打到般抓起地上月牙杖,口中喊着:“不能说,不能说。”便如飞

地跑开消失于夜幕之中。

“奇怪,他发哪门神经啊,跟我师父一样,好像被疯狗咬到一样。”衰尾仔道。

此时一阵马蹄声传来,还有人大叫“小猪哥”等等。”

“怎么今天生章这么好,到处有人找。”苏光光又道:“喂!王大叔我在这儿。”

只见马背上一条人影飞了出来,立在苏光光之前,此人正是四大名捕中的小老鼠王重。

王重忙道:“小猪哥你快回猪哥庄。”

“怎么,猪哥庄有事?”苏光光急道。

“不是猪哥庄有事,而是你要倒大楣了,快些回去猪哥庄避风头。”王重道。

“到底什么事嘛?”苏光光不耐道。

“唉!花燕子在押往开封途中桩他一人逃脱了……”

“哦!我以为有什么大事,这还不简单,逃了再抓嘛,反正他被我‘杀杀去,了,不会

再作怪了。”苏光光笑道。

“哼!你真是七月半鸭不知死活,依我们猜想,花燕子定咽不下这口气,非将你碎尸万

段才甘心。”

“只怕他会噎死!”苏光光笑道。

“你正经点好不好?”王重敲他一个响头斥道。

“好啦!”

“我命令你马上回去猪哥庄,不准在外游苗。”

“那我就跟你回去不就得了。”

“不行,我们四人要趁花燕子受伤之时看能不能抓回来,所以你一人回去。”王重道。

“好啦!”

“记住了哦!”王重说完后便跃回马背上,喝马急奔而去。

“王大叔,我会记住,只是我会把它记在墙壁上。”苏光光最后一句话说得很小声。

衰尾忙道:“老大,你真要回去?”

“笨哦!你聪明点好不好,我不是说把话记在墙上吗?”

这回我好不容易出来,不玩个够我哪会甘心?”、、“呼,好佳在。我以为好不容易有

个伴,你又要放我鸽子了。”

“走吧!赶些路,不然我们可要露营了。”

两人便放开脚步,往东而去。

就在弯月满天星光下他们两人的身形快的只剩下一道谈淡的影像,有如流星划过天际

般。

只见衰尾仔使出武当振至上轻功身法青云行空有如劲风下急云般,身形看似缓慢,但一

闪之际人却已在十丈开外。

而小猪哥苏光光除了蝶燕身法还加上杂七杂八的秘学,一步一尺地慢慢追上衰尾,形成

只距五尺六尺便再也赶不上了。

两人本来是有说有笑地骂着,到了后来深知一开口说话,内力就会耗损几分,故全都闭

了口,拚着轻功与内力。

两人追跑有五十里路,见到了灯火闪烁,可都加足了劲了。

此刻苏光光两人相距城门只有三十丈之处,也是他们说定分出高下的地方。

突然身后苏光光使出蝶身燕射”,身形翻高一丈,便吼道:“看镖!”

衰尾闻言潜意识地反应便回首一望,单手一招准备看清暗器来袭方向使出接镖或闪身移

位。

他这迟缓一下,苏光光却已从半空如箭矢般射来,翻过衰尾仔头顶之际。将手中一只金

元宝丢到袁尾仔手中笑道:“哈!哈!上当了吧!”

衰尾仔—惊觉马上运气使出“云现风前”。整个身子往前不要命地弹射而出。

结果两人都同时到达城墙砖上,不分高下。

“妈的姑隆,要不是我这张爱说话的嘴,不该说话时却说话,损了几分内力,我可就赢

了。”苏光光喘着气,身体靠在桥头石狮道。

“你奶奶的,要不是你使诈,我可就第一名了。”衰尾仔坐在地上喘道。

两人相视大笑一阵才勾肩搭背地一同走人小城中的街上找家客栈吃喝一顿。

“老大!什么是妈的姑隆?”衰尾仔连喘着道。

“妈的姑隆的意思是源起前朝历史,有个妈和他的小!”

不合,一见面就吵就打,两人一吵遭殃的还是桌椅啦,劝架的人,结果就乒乓砰砰的有

如打雷般,而这雷声不就是隆一声吗?所以就是‘妈的姑隆,。”

衰尾仔哈哈大笑捶了他一拳道,’妈的姑隆,我看你是自己瞎编,不过说起来还蛮顺口

的,骂人不带脏字。”

“所以说喽,这就是老大跟老二的差别了。”苏光光大笑道。

“是,老大你行,你是天才儿童,今天我老二请客了。”

“妈的姑隆,刚才我应丢块石头才对。”

“唉!你要是低下身去捡石头,恐怕那颗石头你会恨得把它啃下肚去。”

两人进了客栈已是又累又渴了,酒菜一上,他们可就如十天设吃饭似的,能吃的全往嘴

里塞,却不知外头响起马蹄声,可是来了煞星般的人物。

“砰!”一声。

“噗!”两声。

“砰”的一声,是有人拿了只剑往他俩桌上一拍。

“噗!”两声,就是苏光光两人被这声一吓,满嘴东西全喷了出来。

两人往来人一看,衰尾仔有如吃了黄莲般,苦出味来了,而苏光光赶忙别过头去。

原来这位煞星级人物,乃是粉味煞星,小美人孙丽丽是也。

孙丽丽蹬着,双眼似是会吃人,娇怒道:“那黑脸道士人呢?”

衰尾仔忙苦笑道:“原来是孙姑娘,来来来,坐嘛……”

“锵”一声,寒光一闪即逝。

“妈的姑隆;还好我头缩得快,不然可要变光头了,哇!

好快的一剑,叫人怕怕。”衰尾仔缩着头喝道,“哼!那个黑脸道士人呢?”孙丽丽面

如寒霜冷道。

“哦,你是说那个小猪哥输光光那小于,他,他赚饱银子就跑了,也没分一点给我,真

没……”

衰尾仔一句“真没意思”才说到一半,孙丽丽目光一转,长剑也跟着出鞘,往苏光光削

去,口中却道:“原来是你……”、“啊!我去也。”苏光光心中叫着,但在近距离之下想

闪过快如迅雷又是愤怒的一剑已是不可能,赶忙用手去挡。

“当、当”两声。

第一个金属触击声,是孙丽丽长剑碰上小猪哥手臂的声音,而这“当”一声;便是衰尾

仔刺出桃木剑想挡住孙丽丽救下苏光光,只可惜他出剑慢了一步,等输光光挡了孙丽丽那一

剑后长剑微微反弹,他的桃木剑才从细缝中插上一脚。

“咦!你不怕刀剑。”孙丽丽惊道。

就在孙丽丽迟疑之际,苏光光已叫道:“溜啊!”

只见他双脚一蹬,身子随椅子往后一翻,离地整个人跳了起来,身形破宙子口钻了出

去。

他一走,衰尾仔也不慢地射了出去,桌上留下了是可吃上二十顿这酒菜的金元宝。

只听孙丽丽娇喝一声,及健马怒嘶声己追往二十丈外苏光光他俩。

“奇怪,老大,我真搞不懂,我哪里说错话了,怎么我一提起你的名号,她就知道你是

黑脸道士?”衰尾仔与苏光光拚肩的跑着问道。

“唉!我忘了告诉你,她呀早就被半秃救醒了,而我又跑了进去,还在她身上嗅着嗅

着,结果你又来了,我才躲进床下。”苏光光道。:“喔!我明白了,老大你是英雄不甘寂

寞,在房中说出你的名号了。”衰尾仔哈哈大笑道。

“真衰,遇上你这衰尾道人,我什么事都不顺了,你还取笑!”苏光光笑骂道。

“我才衰呢,本来我一个人也不过饿肚子而已,如今和你在一起,还多了一样要‘跑

路’。”衰尾仔道。

此时衰尾又道:“小猪哥,你可是练了横练功夫不怕刀剑。”

“哪里是,你看。”

原来苏光光在猪哥庄每次跟师父练功都被打得哇哇叫,所以他溜到铁铺打定了几条厚有

五分,长一尺的铁条穿洞后绑在手臂及腿上,这一来就不怕挨打,来不及闪身时就用这东西

去挡师父的木刀、木剑了,没想到这铁条扩罩却意外救了苏光光一条手臂。

苏光光笑道:“还真谢谢你用那只烂木剑挡了一下,我才有脱身机会。”—“什么,你

真以为这是普通的烂木剑。”衰尾仔舞着木剑叫道。

“不然它还有什么历史来着?”,“这可是千年坚硬的桃木所制成的,为了它我师父自

万剑门偷了两把切金断玉的宝剑,然后截取一段最坚硬的桃木慢慢刻,刻了近十年;弄坏人

家宝剑,才形成送我的,可不是烂木剑,不信你看i”

此时两人如风的身形面前刚好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四 章 三吻定终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