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 五 章 万 剑 门

作者:李凉

衰尾仔忙对孙丽丽道:“看你的剑式好似出自于万剑门?”

孙丽丽点头道:“你猜对了,咱们可先要算点帐。”

“什么帐?”衰尾仔忙道。

“快把清泉、血玉两只宝剑拿来。”孙丽丽道。

“是是当然要还,只是你们会有点不高兴。”衰尾仔讪笑道。

“为什么?”孙丽丽道。

只见衰尾仔从怀中拿出一个三寸宽,五寸长的木盒子,交给孙荫丽。

孙丽丽接过木盒,心中狐疑遁:“听师父说两柄宝剑都是三尺长,怎么他给我这小木

盒,难道长刽缩水了不成。”

孙丽丽打开木盒一看,叫了一声:“哇!你惨了!”

只见那木盘里铺了一层上等红绒布。盒中就放着二支剑柄及伸出不及二寸的断剑,一只

红剑刃刻着“血玉”另一只刻着“清泉”两字。

我师父叫我把这两支剑送回万剑门,我就知道我可要惨了,妈的姑隆,师父自己不送,

却叫我送,简直叫我去送死吗?”

“我看你真的死路一条。”孙丽丽叹道。

“两支破剑有什么了不起,走,我跟你送去。”

“什么破剑,你不要污辱我两位师祖?”孙丽丽吼道。

“哇!‘恰死死’(凶巴巴)”苏光光道:“顶多再找两把宝剑代替一下送回去不就得

了!”

“说的比唱的好听。”孙丽丽哼声道。

万剑门的开山始祖是个剑痴对于名剑的收集简直到疯狂程度。

万剑门就从一支剑开始累积,到了二百年后武林中有名的宝剑十之八九全进了万剑门手

中。

一支名剑便有一套剑招,这二百年的累积,武林中的剑招也随着名剑进入了万剑门。

万剑门出了一位奇才,将这些剑溶合而自创出十套威力勇猛的剑招。

从此万剑门在这五十年来响誉江湖,而万剑门出师的门徒通过重重考验后门主便会赐给

一支宝剑,而这支宝剑便伴随他一生直至死后交回万剑门。

所以一支宝剑正代表万剑门门徒一生的丰功伟绩,如这支宝剑的主人当上了万剑门门

主,便会与主人—起陷葬,永不转赠门徒。

怪道人借不到宝剑就用偷的摸进万剑门历代门主安葬秘洞偷了清泉、血玉两把名剑。

刚巧这两把宝剑都是最具有代表万剑门意义的门主陪葬之物,所以怪道人可偷出毛病

了,而且又把两支宝剑给毁了,此次孙丽丽奉命进入扛湖,便是追查两支宝剑的下落,才发

生了这一段插曲,“亲”到了老公。

孙丽丽可是为万剑门立了个大功,但当她看了这两把断剑,心都冷了一截,也很生气,

如今衰尾仔成了本门的仇人了。

“哈!这下子我们可又有事做了。”苏光光笑着道。

“唉,可能也是我的死期到了。”衰尾仔苦笑道。

“是,咱们到万剑门去,这盒子交给我好了,你呀安啦,有我小猪哥保证没事,顶多再

跟他们来个马拉松。”苏光光笑道。

“那我呢?”孙丽丽道。

苏光光笑道:“当然你是嫁鸡随鸡飞,嫁狗随狗跑,难道你要杀未来老公不成。”

“你要我背叛师门?”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翻开历史壮烈私奔的例子多如牛毛。”苏光光笑道。

“什么私奔不私奔,好难听。”孙丽丽说道。

“哈!你准备收拾包袱跟我亡命天涯吧!”

“呸!鬼才跟你去。”

“哎呀!别死鸭子嘴硬,明明爱我爱的要死,不远千里来寻夫,哈、哈、哈。”

“要死了,你敢偷……别跑……”孙丽丽追着道。

正处于鼎盛时期,精英、奇才辈出,其门生数千,但真正核心人物却只有二三十名,但

这股力量如在江湖中一跺脚,连少林寺也要寒心个四五分。只是万剑门很少在江湖走动,分

不出是正是邪的中立派,最倒楣的是拥有一支千古利器的持剑之人。万剑门既不偷,也不

枪,每天唱着总有一天等到你。让你烦得把宝剑寄存在那儿,寄着寄着那些名剑后代子孙如

通不过考验,连剑都无法看到一眼。

孙丽丽带领苏光光两人走入万峦起伏山中走过来跳过去,有时还要使上轻功跃过深谷。

足足走了七天六夜终于——“妈的姑隆,终于到了。”苏光光道。

“对,快到了,前面那座高山就是了,只要咱们绕过三个山头就到山脚下了。”

“什么你说前面那座被云盖住看不到山顶就是万剑门了。”

“不错。”

“妈的姑隆,怪不得有好宝贝的为了怕被偷被枪都躲到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三人很快就走过三座小山,来到了山脚下。

只见山脚下旁山的小瀑布中曾有几间草屋,而草屋前有个石碑刻着狂草字的“万刀

门”。

“哈!真鲜,怎么万剑门地盘中还有万刀门。”苏光光笑道。

“小猪哥,不要理他!我们走!”孙丽丽拉着他道。

“不行!像这种有胆识的英雄人物,敢在万剑门势力下立起万刀门,我怎能不拜访一

下。”苏光光一到这儿便走进了用篱笆围起来的草屋,只见孙丽丽不敢走过去,可能是万剑

门门主交待过。

苏光光见草屋前除了那写着“万刀门”石碑外,在角落有个小土坟,坟上墓碑刻着刀老

人。

苏光光自语道:“万剑门收集长剑,那万刀门定是收集千古名刀了。”

“喂!有人在家吗?”苏光光叫了几声。

“小猪哥快出来,走啦。”孙丽丽叫道。

苏光光打了个手势,便小心地口中叫道:“有人在吗?”

一步一步踏进草屋中。

“哇!衰尾仔快来!”苏光光惊叫道。

衰尾仔一听得惊叫声,以为小猪哥出事了,便冲了过去。

衰尾仔冲进苹屋,也不禁愕住了,只见草屋三面土墙全挂满丁刀;只是这些刀可不是千

古名刃,而是一些菜刀、镰刀、剃头刀、阉猪刀之类的,单单柴刀又分砍松、砍柏的,凡是

三百六十五行所用的刀这儿都有还注叽用途,就独缺江湖人人想要的切金断玉的宝刀。

那草屋壁上还写副怪联道:刀(横批)

不在于精在于神“妈的姑隆,真是万刀门!当之无愧!”苏光光道。

“很好,你是第一个承认万刀门之人。”草屋中传来男人声道。

接着只见布帘一掀,从草屋中走出了一位不是普通胖的胖胖男人,大约十七八岁,长得

倒有点像西游记中的猪八戒,耳大、鼻大、嘴尖,眼小,一身肥肉随着他的走动一抖—抖

的。

“你是这间主人的刀童?”苏光光一礼道。

“非也,我乃万刀门第二代掌门人,姓朱名承戒。”那胖子笑道。

“这可是我有史以来看过最胖的掌门人。”苏光光笑道。

“真的,嘿嘿!怪不得师父直说道我们万刀门要跟别的门派不同,一切都要最奇特为

首。”朱承戒笑道。

“那你师父也和你一样的身材了?”衰尾仔道。

“唉!我师父身材如像我一样也不会气得撞石头自杀!”

朱承戒叹道。

“奇哉!怪哉,人人都想减肥,为发胖烦脑,他却为胖不起来而自杀?”

苏光光心中想着,口中却忙自我介绍及衰尾仔。

此时草屋外突然传声道:“小猪哥,你出来。”

“奇怪,我的名声这么响,连这鸟地方也有人知道。”

苏光光走出草屋,只见草屋空地并排着三名冷血门的杀手。

“喔!你们胆子真大,敢到这儿来杀人,搞清楚点,这儿可是万剑门地盘,想撒尿也要

憋着到五十里外去!”苏光光叫道。

“错了,这篱笆之内是我万刀门的地盘。”朱承戒走出草屋道。

居中那名劲衫老者阴笑道:“不错,这是万刀门的地盘,冷血门不受万刀门的限制。”

从此看出万剑门与万刀门有点渊源,不然一个是刀,一个是剑,而刀剑无论在兵器或是

持有人之人都为它们争排名,而万剑门那么大声势,容得下—个小小万刀门。

苏光光笑道:“喔!这么说来,我只要跃过矮篱笆,到万剑门的地盘,你们就只有吹胡

子干瞪眼了。

此言一出,冷血门左右两名老者便跃开,选择好地利,形成铁三角阵式防止苏光光真的

跃出篱笆外。

此时,篱笆外的孙丽丽忙道:“小猪哥你们小心点,这三位可是江湖人称阴、阳、鬼三

刀客。”

居中那名老者大笑道:“没想到咱们三兄弟二十年未踏人扛湖,却还有人念念不忘。

苏光光笑道:“还有一个人对你们三个更是思念得紧,望你早归。”

“啧!是谁?”那老者道。

“嘿、嘿,不用看我,当然不是我,而是阎罗王!”苏光光哈哈笑道。

“小子,你找死!”

那老者口中说着,才上前踏出半步便有人喊“站住!”

只见朱承戒慵慵懒懒地走了过来往他俩中央一站,道:“你们这些混蛋,也不问问是谁

的地盘也敢来找碴。”“哼!万刀门算什么东西。”那居中鬼刀老者哼声道。

原来他们三个都是使刀的行家,却来到了万刀门,变如仇人一般,心中早巳不快。

“万刀门是万刀之首,不是什么东西,人家说打狗也得看主人,万刀门虽只有我一人,

却也容不得你们在此撒猫尿。”

“噗!”一声,衰尾仔忍不住笑了出来。

“妈的姑隆,咱们都变成狗了,你还笑得出来。”苏光光敲了衰尾仔一记响头。

“这么说,冷血门的事你也要管。”阴刀道。

“我管你什么冷血、热血。猪血的,要打架就滚出去打……”

朱承戒还未说完,这阴刀不但刀阴人更险,寒光一闪幻出刀幕便往朱承戒砍去。

“完了。”苏光光暗叫道。

“你这人真奇怪,要打架也要等喊一、二、三开始才打,重来—次!”朱承戒道。

别说旁观人看不出来朱承戒用什么手法抓住了阴刀老者捏刀的腕脉,就连阴刀本人也莫

名其妙的、只觉跟一花。

右手臂已落入胖子的手中。

朱承戒放手一推,阴刀老者便不由自主退了二步,满脸惊愕。

“哈,哈。玩阴的,这下可吃瘪了吧!”

阴刀老者老脸涨成猪肝色,大喝一声,挥刀疾势,一时刀光四射,精芒耀目,人人都不

禁为之惊心看来阴刀老者恼羞成怒,一上手便使出了杀招。

而朱承戒面对这此虚幻刀影,却一付没睡饱的样子,爱理不理的,看得阴刀老者更怒,

内力全拚上了。

就在阴刀老者胜利在捏,得意姦笑之时,才发觉再一寸就可要这死胖子那颗大头砍下,

但刀子却不听话了。

阴刀老者不愧一流高手,一招失利,腕穴一麻之际,人已倒飞而出,砰一声;压倒了一

排篱笆。

“嗯!这把刀是由开山刀演变而成,刀虽很利,却实不坚,只配砍些草藤。”

“崩”了一声。

朱承戒将夺过来的阴刀看完说完后,两手一扳便把一把成名三十年精钢零铁所铸的阴刀

给扳断,丢在地上。

此刻在场所有人全都傻了,朱承戒一招“空手夺刀”用得恰到好处,无懈可击,倒成了

阴刀老者把自己刀送上去一般。

“小心!”衰尾仔喊到。

就在朱承戒的手中断刀抛在地上之际,鬼刀老者的刀有如幽灵般,无声无息削向朱承戒

的腰部。

“真没意思,要打架也不喊一声。”

鬼刀老者飘忽不下的刀法,好似跳舞给朱承戒看一般,刀出入退;鬼刀一口,上好宝刀

已落人朱承戒手里。“嗯!这把比上一把好一点,只是比菜刀大太多,然而切肉不好用。”

“崩”又一声。

朱承戒把鬼刀扳断,将断刀塞入鬼刀老者手中道:“可以拿回去切菜切肉,包准好

用。”

小猪哥苏光光闻言蹲在地上笑得流泪。

不用喊,冷血门派来的使刀高手,享负臭名的三刀客,屁滚尿流地逃之天天,连找台阶

摔下狠话都忘了。

“哇!杀千刀的,你真是一级棒!”苏光光笑道。

“咦!你怎么知道我的外号叫杀千刀的?”朱承戊兴奋地道。

这回愕住的是苏光光,而笑得流泪的变成衰尾仔及孙丽丽了。

“你师父告诉我的啊!”苏光光乱盖道。

“什么,我师父托梦给你了,他还说些什么?”朱承戒兴奋地抓住苏光光手臂迫问道。

“我看这人不是练刀成了白痴,就是脑筋有问题,不过挺好玩的。”苏光光心中暗道。

苏光光忙道:“你师父还跟我说,你已出师了,可以出去了。”

“唉!我完了。”朱承戒问言,笑脸转成苦脸,一脸颓丧的叹道。

“怎么可以出去,你反而不高兴?”苏光光道。

朱承戒苦着腔道:“可以出去,我当然高兴,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说话怎么跟姑娘一样,吞吞吐吐的。”苏光光道。

“喂!姑娘又怎么,又碍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五 章 万 剑 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