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 六 章 摧泪臭屁弹

作者:李凉

不错,只见孙丽丽及一名英俊的少年,身背宝剑走到大石椅两侧立着。

孙丽丽见小猪哥屁股朝着大椅的睡相,可是气在心里口难开,巴不得冲过去扶正他,再

赏他两个巴掌。

仔细的人可以看出来孙丽丽眼眶红红的,好似先前被痛骂了一顿,而那个男剑使少年的

一双眼瞪着小猪哥好似要喷火吃人样。

“门主到——”

“属下参见门主——”

大厅众人躬身齐声道完后,大厅又回复了沉静。

“唉!总算等到摆架子的大门神到了。”苏光光闭着眼沉沉道。

这句话使众人眼光全怒瞪着还睡在椅上的三人。

“你就是小猪哥苏光光!”

一个中年深沉男子声沉稳地道。

“不错,咱们是‘跑路族’,我是老大广苏光光道。

“哼,看你长得人模人样,却如此不懂礼数,也只不过是扛湖上的小混混。”

“喂!都起来啦!”苏光光推了熟睡的朱承戒一把,站了起来。

苏光光双手负背东看看,西看看,口中却道:“我又不是大门神所养的狗啊猫的,只要

给它们吃、喝、穿,它们就乖乖听话,我是人家怎么对我,我就怎样对他!”

此言一出,可得罪了不少人,大厅上有怒哼,轻哼的响起。

只见那长得俊俏斯文年约五十,坐在大椅上的万剑门门主手一摆,大厅上马上恢复了沉

静。

“哈、喔——”朱承戒大刺刺地伸个懒腰,对椅上门主摆子摆手道:“门主你好?”

万剑门门主似乎看惯了他的举动,只是笑了笑点了点头。

由此可看出朱承戒来万剑门不止是贵宾的身份。

万剑门门主望着衰尾仔道:“你就是武当怪道人的不记名徒弟。”

衰尾仔二礼道:“晚辈百胜。”

“本门十五年前所失清泉、血玉宝剑是否你师父所盗?”

衰尾仔道:“不错,是我师父借用一下。”

“哼!我可及说要借他。”门主怒道。

“大门神,有事好商量嘛!”苏光光笑道。

“现在剑呢?”门主道。

“等等。大门神如果我们把剑还你,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苏光光抢道。

“如果宝剑无损,他就在本门苦役三年再逐出万剑门。”

门主道。

“如果!嘿,我是说如果大门神你不要想歪了,如果剑弄断了呢?”苏光光笑道。

“罪诛三族。”门主道。

苏光光吞了吞口水,道:“还有呢?”

“通过本门五关考验再苦役二十年逐出门墙。”门主道。

苏光光望了望万剑门门主,沉笑道:“条件蛮硬的,好俾没商量余地。”

“哇!妈的姑隆,这条胖死猪连站着也能睡,看来只好叫有特殊身份的杀千刀说好话

了。”苏光光心中暗道。

苏光光用手肘碰了碰杀千刀的肥肚,低声道:“老幺起来说说好话嘛!”

“嗯!说什么好话?”朱承戒惊醒道。

杀千刀看看场面才苦脸道:“我师父叫我不能管万剑门的事。”

“妈的姑隆,死人师父比我这括老大还大,我看这下子没辄了。”

苏光光心中想着:口中却笑道:“既然是武当派怪道人所……。‘偷借’,那你们去找

武当派好了!”

“哼!小子,你是在打马虎眼,敢来万剑门撒野。”

衰尾仔苦笑道:“武当派早在二十年对江湖宣布,我师父在处所做一切由他自己承担,

武当派不会过问。”

那简直是被开除了嘛!”苏光光叫道。

“没有啦,只是被留派察看而已,我师父还是武当振三大长老之一。”衰尾仔道。

“唉!你这小衰尾去跟到大衰尾的可要衰到家了。”苏光光叹道。

“百胜你来万剑门是不是来还剑!”一名护法吼道。

“是!”

“那剑呢?”

“看来小美人不敢说剑已毁了。”苏光光暗道。

“等等,大门主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苏光光忙又抢:道。

“什么事?”

“假如我有一口剑比清泉、血玉两剑加起来还要锋利宝贝来赔给你们可以不可以?”苏

光光笑道。

“你是说他手上的千桃剑。”门主道。

苏光光翘起大拇指,赞称道:“不愧是万剑门的大门神,好眼力。”

“哼:这么说来怪道人为了千桃剑已毁去清泉、血玉两剑!”门主沉稳地道。

“唉!大门神你可以去摆地摊算命了,保证你生意兴隆。苏光光从怀中拿出那木盒丢了

上去。

只见那本盒从苏光光手掌中平推出去,木盘缓缓地前进,还像人在爬台阶一般一跳一跳

地上了五丈高的平台,停在万剑门主面前。

大厅上有许多惊羡的眼光看着小猪哥苏光光。

当门主接过木盒之际,苏光光身子却微微一晃倒退了半步。

“妈的姑隆,那大门神好深的内力。”苏光光暗叫道。

万剑门门主也深探地望了小猪哥一眼才打开盒子看完后,又不动声色地传给男剑使,男

剑使托着木盒走到六名白发苍苍的长老面前,让他们逐一看过。

只见坐在椅子上的六名长老,二个怒蹬着苏光光一人,三个气得身体发抖,只有一个和

万剑门门主一样沉稳。

苏光光暗道:“完了,我看表情就知有一场硬仗可打了。”

门主道:“看来你是选择过五关,苦役二十年了。”

衰尾仔苦笑道:“总比被你们追杀亡命天涯,寝食难安来得好。”

“有志气……”门主道。

“当然了,也不看看是谁韵徒弟!”

此苍老声从大厅外冷笑声中传来,接着听到厅外两声惨叫,一条身影有如风般,已立在

衰尾仔的身旁。

“师父……“衰尾仔激动地叫道。

只见那道人,全身脏兮兮的,好似风尘仆仆地赶来,看到他不禁使人想笑。头尖尖的只

有少许灰发,五官比常人小一号,大胡子翘得半天高,和衰尾仔站在一起刚好同高。

“怪道人,你敢来此撒野。”

“哎唷!爱说笑,我怎么敢啊!”那道士一大把年纪,少说也有七十来岁,却像猴子一

样,口说着身子却蹦蹦跳跳地跳上台阶一坐;怪道士手臂当枕,斜躺在台阶上,挥手对万剑

门门主嘻笑道:“嗨!白孝生,好久不见了,我怪道人可不是来撒野,是来借你地方撒泡

尿。”。

“哼!怪前辈十五年前夜盗本门祖师宝剑,你如何给我个交待?”万剑门门主怒道。

“喏!你看,我不是本金带利息来了吗?”

随着怪道人手指,众人见到了衰尾仔身上。

怪道人又道:“白小于这样好了,你那五关考验就由我徒儿来闯。二十年苦役嘛我来承

担好了。”

“唉唷”一声,苏光光道:“老家伙,你自信还能活过二十年?”

苏光光在猪哥庄长大,什么怪人没碰过,他深知这人越怪越不喜欢人家叫他老前辈的,

故他一上口就像在叫四师父一般叫他老家伙。

“嘿!小家伙别哭,他们如好好服侍我,我起码还可活个三五十年的!”

“妈的姑隆,简直来这里养老的嘛!”苏光光暗笑道。

万剑门门主沉思好一会儿,才道:“好,本门答应。”

万剑门门主会答应下来,可是一千一万个不愿意,只是他怕怪道人一疯起来,大开杀

戒,集万剑门人手虽能把他们师徒给杀了,只是这—来,万剑门付出的代价太高了,为了万

剑门往后着想只好点头了。

“我们是一体的,要过关连我也算上!”苏光光道。

“好,小猪哥小家伙不愧是老大,我徒弟有你这兄弟,老道替他高兴。”怪道人手拍脚

拍地笑道。

“老大,我本来也是跟你们‘连体’的,只是师命不能违我只有暂时跟大哥、二哥分割

了,等出了万剑门我们再凑在一起。”衰尾仔道。

“走,走,我们不会怪你!”苏光光道。

“本门就成全你们,金童玉女!”万剑门门主道。

只见金童钱青、玉女孙丽丽从门主椅旁走出。对门主躬身抱拳道:“属下在。”

“你们两把守第一关,不准放水。”

“不准放水”当然是对孙丽丽而言的。

“是!”

两人领命后,手持长剑从平台走下,只见那金童长剑只有两尺半长,宽却有手掌般大,

是属于霸剑一种。

孙丽丽与金童走下台阶立在两人面前道:“两位请亮剑。”

苏光光双手一摊,赖皮地笑道:“我手上又没剑,怎么亮?”

此时一名堡丁双手捧着一支长剑到了苏光光面前,苏光光见了,笑道:“准备得满周到

的吗!”

“锵”一声。

苏光光长剑出鞘,大厅便闪出森寒的剑气,这殷剑气使人有如置处冰雪寒地之中。

苏光光早在抽剑出鞘一刹,看明剑柄上刻有“寒霜”两字,口中却道:“大门神,你可

别拿一只普通长剑给我,让他们两个如在削甘蔗般把我的剑一寸一寸给削掉。”

万剑门门主轻笑道:“你手中的寒霜剑与玉女手中的冷霜倒是一对。”

苏光光嘻笑道:“大门神你可是有意将我跟她配成一

对。”

“哼!好个滑头小子。”万剑门门主暗道。

万剑门门主道:“只要你能干平安安通过五关,本门主就成全你们。”

“哼!在下金童钱青来领教小……小猪哥公子高招。”金童怒道,脸上气得铁青。

“我看你改成‘铁青’好了。”苏光光哈哈笑道。

只见金童所持厚剑;一展开剑法,就有如将军般气势雄悍,每一招扎实平稳,力道勇

猛,使人有如置身于千军万马肃杀气息中。

苏光光使出六师父的飘幻剑法剑走轻灵配合,蝶还轻功使他的身形飘忽不定。

两人相斗未闻金铁碰触脆响,一人稳如泰山,一人轻灵闪速。

苏光光剑招加上寒霜剑特有阴云之气长剑幻成千百支剑,有如下大雪,而在大雪中金童

剑法有如龙卷风,守得滴水不落绛雪花扫得零乱不堪。

“苏公子小心了。”孙丽丽娇叱一声,长剑点点刺出冲破了苏光光剑阵与金童会合。

孙丽丽一加入就好比给了龙卷风更大的威力,一寸—寸地往降雪的洞口塞去。

旁人都看出金童剑式威猛雄厚却犹如困兽之斗,只要时间一长,内力不济,苏光光的长

剑埂如水银泻地乘虚而入,金童可是狠下来了。

金童、王女突然大喝一声,两人分开而攻,如此一来孙丽丽就如布袋般要逼雪花往龙卷

风砸去。

“妈的姑隆,恰北北你有够狠!”

苏光光背脸受敌,飘幻剑法被孙丽丽一扰乱,剑法一滞,苏光光胸前衣服被金童割破一

尺,还好小猪哥机灵闪得快,一式“蝶绕花丛”身子扑飞,脚踢孙丽丽持剑腕脉,闪出他两

合掌之势。

“要不要我帮忙?”衰尾仔道。

“不用,第—关就用上联合,往后还喘个屁。”

苏光光大叫之际,身形拔高两丈。

只见小猪哥一张白净俊脸变成银白色,左手手指合并如刀,右手长剑反捏,扑向了金

童、玉女。

“千魔手!”怪道人惊道。

“险刀刀法!”万剑门门主脱口道。

苏光光正是使出两种绝学。

此时,金童、玉女也不喝一声;两人合而为一迎了上去。

一阵脆响连连,夹带着闷哼声,三人终于分开来。

金童手持长剑左手撞在左胸上走了十大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孙丽丽手中冷霜剑插在大厅石柱上,人却倒跃一丈,才稳住身子,只见她左手按住右

臂,鲜血从她指缝流出。

而小猪哥苏光光却躺在地上成一个大字形喘着。

胜败已分,金童却不甘心,大喝一声,舞着霸剑冲向苏光光。

“住手!”

就在万剑门门主出声时,平台上一条人影跃射而出,落在金童身后,右手按住金童的肩

上,金童一个旋身,手中刀一砍之际,却被对方扣住腕脉,掴了他一巴掌。

这一巴掌可打醒了金童钱青,只见他歉然眼光望着飞身前来阻止的缓手。

“苏公子已手下留情,掌刀由砍改刺,你才逃过一劫,难道你不知道吗?”万剑门门主

道,“属下知错。”金童双膝一跪,低着头,只是他想不通,苏光光是铁臂,刀剑不伤,否

则自己猛力一剑却没将他持剑的右手砍了下来。

“你们两个辖了,退下。”万剑门门主道。

金童收剑走回原位,孙丽丽走过坐在地上喘着的苏光光面前时看了一眼后,才跃回平

台。

衰尾仔忙跑了过去,道:“老大。”

“没什么啦,只是内力耗损太多,休息一下就好。”苏光光说着却将—颗葯丸丢入口

中。

“苏公于是否休息一下再继续?”此刻万剑门门主似乎软了很多。

“不用了、徒弟,你老大替你过一关了,第二关你自己来。”怪道入躺在台阶边挖耳

朵,边道。

此刻跃下平台那名护法说道:“这一关由老夫把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六 章 摧泪臭屁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