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 七 章 钉鞋美人

作者:李凉

苏光光三人一吃饱后,就拉着杀千刀,衰尾仔说道:“哥们今天这顿如何?”

“赞,我很满意!”衰尾仔一付满足样说道。

朱承戒呵呵笑着摸着大肚皮道:“打从万剑门出来,就属这顿屹得最爽。

小猪哥笑道:“这样就好,如今大伙都有体力了。我想跟哥儿们商量一件小事……”

只听苏光光越说越小声,而衰尾仔与杀千刀却一张笑脸腔转成了苦脸。

“老大,你是在开玩笑吧?”杀千刀试探地问。

苏光光大叹一声道:“很不幸,这次千真万确,一点也没开玩笑成份。”

“那我们可以用出跑路族的招式!”衰尾仔道。

苏光光道:“很抱歉,跑路族不能用这个跑路,否则咱们就变成流氓族了。”

“起立!”苏光光大喊着,惊动了邻旁的食客,有的差点噎死了。

衰尾仔、朱承戒闻言,只有乖乖地站了起来,“目标左前方,幺幺洞方位,向右转——

齐步走,一、二,一,左脚、右脚——立定!”

苏光光在前带头喊着口号,三人来到了柜台前。

“敬礼ˉˉ”苏光光喊道。

“老板好——”三人齐声一鞠躬道。

柜台后的中年掌柜的被他们突来之举吓了一跳,躲到桌下叫道:“抢劫啊!”

苏光光笑道:“老板别怕,我们不是抢劫,而是自首来了。”

“自什么首。”掌柜道。

苏光光三人又向他一礼,齐声背起台词道:“我们是流浪三兄弟,已经饿了三天三夜实

在受不了,所以才到贵店填个饱,我们身上没钱,只好向老板自首,请老板大人大量让我们

在此洗碗,打杂抵过这一餐。”

食堂掌柜听完这段没跳针的台词,脸都绿了,哇哇大叫地大骂特骂,大吼大叫地叫店小

二带他们三人到厨房去蹲五天。

天刚黑,食堂却一反常态在黄金时段打烊了,只见掌柜的一脸衰像,有如送瘟神似地把

苏光光三人给轰了出来。

原因很简单,用头发想也知道,杀千刀屹一餐要说打杂五天习:够付一半,如今在食堂

上打杂这五天当然要供他们三人吃住,朱承戒一人把食堂掌柜预计五十人份的食物给吞了一

大半,只有提早打烊了。

所以老板轰他们出去,永不录用,不然可要被吃垮了。

衰尾仔踢了小猪哥一脚道:“哇塞乌龙咚,原来你没安好心眼才叫老大嫂不要跟我们坐

在一起。”

苏光光嘿嘿笑道:“可见我多么疼老婆!”

此时孙丽丽在道旁见他们三人被轰了出来早已笑得直不起腰来。

衰尾仔拍着朱承戒笑道:“老幺还真是我们跑路族的宝贝,吃饭不用给钱又不用做工抵

债。”

朱承戒苦瓜脸地哭道:“想不到我堂堂万刀门第二代掌门人竟去当洗碗打杂工还没人

要,要是给师父知道了,他不气得从土堆里跳出来追打我才怪!”

小猪哥拍着杀千刀笑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不过我还有更新鲜的点子,也是吃饭

不用给钱,又不用做工。”

杀千刀道:“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苏光光笑道:“哪没有,咱们三人大吃大喝一顿后,我跟衰尾仔先先溜,你一个人在那

儿让他们粗饱一顿,不就什么事也没有又赚了一顿。”

“什么是‘粗饱一顿’?”杀千刀问道。

小猪哥笑道:“就是挨打嘛!”

“对,对,反正你油多肉多,让人家粗饱一顿泄泄怒气,他们还打得手酸脚疼的,对你

来说好像来一节马杀鸡,又可牲牺小我,完成大我。”衰尾仔笑得弯下腰了。

“哇!我昏了!”

“哇!杀千刀,宰万刀快起来,你要把我压扁了。”衰尾仔乐极生悲,让朱承戒给压在

地上大叫者。

孙丽丽看见他们三人挤压在一起玩闹着,便叫道:“好了,你们不要玩了。”

衰尾仔苦笑道:“我们哪在玩?都是杀千刀在玩我们,你没看我跟老大被他超重量级地

压在下面?”

“你们有一点水准好不好,当街就玩起来,像不像话?”

孙丽丽吼道!”

三人坐在地上背靠背喘着,苏光光笑遣:“以后我们要拉你一起下海玩,来个独乐乐不

如众乐乐!”

“哼!一群怪胎疯子。”孙丽丽叫道。

“那你要感谢你们孙家上代烧好香,才有机会跟我们在一起。不然外头还很多排着对等

我们招生考试进入跑路族呢!”苏光光笑道。

孙丽丽不想跟他抬杠,话题一转道:“今晚我们睡那儿?”

“废话一大堆,咱们口袋空空,当然只有露宿荒郊野外了。”衰尾仔驭道。

“不要那么悲观嘛!你把它想成我们出来郊游旅行,在外头露营,不就既新鲜又有趣味

了吗?”苏光光笑道。

“唉!天下也只有咱们老大有如此的幻想力。”衰尾仔笑道。

朱承戒打了一个大哈欠,站了起来道:“走吧!咱们找个好风水的地方好睡觉。”

“好你个头啦,又不是要抬去埋了,还找个好风水。”苏光光敲了他一个响头叫道。

小美人孙丽丽在前领军,而三个小兵还一路上打打闹闹,嘻嘻哈哈地走人道旁的林子

中。

此时衰尾仔突然问小猪哥道:“老大,你对女人们有什么看法。”

苏光光不怀好意的促狭道:“女人嘛!总共归为四大类。”

衰尾仔叫道:“废话,还不是幼齿、新婚婆、黄脸婆、鸭母老女人。”

苏光光笑道:“太笼统了。”

朱承戒道:“女人就女人还有分类的。”

孙画丽忙道:“哪四大类?”

苏光光笑道:“你真的想知道?”

孙丽丽笑骂道:“废话!”

荔光光道:“好,我说了你可不要生气哦!”

孙丽丽啐道:“你快说吧。”

苏光光笑道:“这被迫求的女人就好像男人名贵皮鞋不仅宝贝得很还备受瞩目,而订过

亲的女人就如男的休闲鞋很有个美色彩讲品味,此时订过亲的女人可要小心试探你未来老公

的喜好。至于成亲后的女人就成为男人的室内拖鞋讲求舒适、体贴,再生过小孩后的女人像

男人的‘雨鞋’很少穿出门,又重又不体面。”

苏光光叹了一声道:“唉!只可惜男人都不珍惜这雨鞋,等一脚踩进泥泞中才懊悔。”

衰尾仔点点头道:“好像很有道理。”

朱承戒忙道:“那咱们老大嫂像什么鞋?”

“她嘛……嘻!嘻!嘻!……哎啃!”苏光光一脸姦笑变成了哀叫。

只见孙丽丽重重地往苏光光脚背上一跺,叫道:“我专门让你碰钉子的钉鞋。”

孙丽丽一道完,便娇笑连连施展轻功向前奔去。

“哇!来人啊!族法侍候。”苏光光抱着脚跳着大叫道。

衰尾仔抹了抹嘴chún,滋滋有声地笑道:“是不是引用族法—o一案,这个由我来施刑好

了。”

“你哦!趴在地上哈死算了,喂!钉鞋,别跑,看我怎么治你……”苏光光抱着脚,一

跳一跳地追了过去。

“哇塞乌龙咚,想不到咱们老大单脚‘跑路功’也不赖嘛!”衰尾仔笑着道。

朱承戒道:“二哥,你真敢对我老大嫂用上—o一法案吗?”

衰尾仔一脸无奈,敲了他一记响头道:“怪不得你姓猪(朱)又继承八戒的憨,走

吧!”再不赶上,咱们可找不到好位子睡觉了。”

朱承戒一听到可以睡觉,精神可来了,大叫一声“来了。”

只见他踏出一步,身形已在二丈开外。

衰尾仔见了,大骂道:“哇塞乌龙咚,这是什么功夫,这么厉害。”

此时远方已听到小猪哥叫道:“喂!我在追老婆,你在追什么追得那么急……”

“我在追好床位啊……”朱承戒大叫道。

山下一棵大树的树干上分四层睡了四个人。

跑第一的朱承戒在大伙二票对一票的安全起见下,睡在最下层,孙丽画就睡在苏光光与

衰尾仔中间,与小猪哥保持距离、以策他半夜毛手毛脚。

三更时光。

官道上射出三条人影,来到四人睡觉的树下。

只见跑在最后一位一名汉于大喘几下,才叉腰抑头地大吼道:“小猪哥,快下来受死,

早下来早死,晚下来你就不得好死——还不下……”

他一声“来”还未出口,便成哇!阿娘喂!

“砰”然一声,树下那汉子的吼声变成了哀嚎声。

原来苏光光四人早在他们还在二十丈外便已听到了轻微声响,只是来个相应不理,看他

们搞什么把戏。

原来那个哀嚎声是冷血门养的线民,地上的无赖,他一发现苏光光出现在小城镇中便暗

暗盯着,再飞鸽传书往上报,等上级派来二名杀手来到,便带领他们来此。

这冷血门中的小不三点(不入流)角色,一有靠山在可就狐假虎威大声吠了起来。

只可惜他今晚命中注定不宜出来,违者必有横祸,他这一吼,可把克星给吼了下来。

朱承戒来个大象翻身,他那不是普通吨位的身子便往下掉。

可怜的小不三点只见二丈高的树上一个大黑物掉下来,才逃了半步,便被朱承戒压到一

条腿了。

此时苏光光三人也从树上跃了下来。

衰尾仔见那个汉子哀哀叫地等朱承戒从他脚下爬起对他打躬作拇地赔不是之际,抱着一

只断腿,连滚带爬地到树下。

“真可怜,你是第二个受害者,我同情你!”衰尾仔笑地道。

“那第一个是谁?我怎么不知道。”朱承戒道。

“笨!当然是‘乃个’(我)衰尾仔了。”苏光光叫道。

此时在旁身穿黑衣的中年汉于,一脸冷漠地哼声道:“小猪哥,你们闹够了吧!”

小猪哥等人早将这轻身术有如电闪两人打量过了,只见他俩人一黑一白,面孔长得不怎

么好看,半夜出来会吓死人而已。身长有六尺五以上,全身肌肤死白。

小猪哥,朱承戒,二人不知这两人来头,但衰尾仔,孙丽丽看了他俩人心头可发毛了。

这两人可是熏道上最残忍、霸道的人物,人称世间无常,见了他俩兄弟就如见到阴间黑

白无常般。

苏光光走向前去,头上头下地看了他俩,道:“黑白配,你们两个穿得很‘醋’嘛!”

只见那身穿白袍中年汉于姦笑道。

“噢!我给你一点银子,拜托你别哭好不好,实在有够难听!”苏光光双手抚着耳朵叫

道。

那黑衣袍汉子冷哼道:“我兄弟的笑声,可成了你们最后听到的绝响。”

“噗!”一声。

苏光光放了个响屁笑道:“不对,这响屁才对!”

此时衰尾仔靠近小猪哥身旁道:“老大,这两人可不是好惹的,穿黑衣的叫黑无常姚

庆,穿白衣的叫白玉常姚幸,他们早在二十年前已轰动武林的黑道魔鬼!”

苏光光闻言笑道:“姚庆、姚幸,加起来变成‘摇庆幸’,我想他妈一定生了很多特母

的,到最后把老爸努力的‘摇啊摇’才生出他们两个,所以才叫‘庆幸’吧,如他们两老还

在人间见了他俩三分不像人七分不像鬼的人,一定会后悔而改成,‘摇不幸’‘摇无彩上’

(白费力)吧!”

“噗嗤”一声,原本紧张得要命的孙丽丽闻言不禁失声地笑了出来。

世间这种天才宝贝还真是少见,而且是自己未来的老公。

“找死……”

黑无常怒哼一声,只听“锵”一声,寒光一闪,往苏光光射去。

苏光光口儿郎当,心脉可注意他俩举动,只见黑无常手中薄如蝉翼三尺刀往自个儿胸前

劈来,便使上燕青十八翻一式倒翻,身子翻出去的同时,反脚一勾将地上尘土拨向黑无常阻

止了他二次的攻势。

黑无常“吹”了一声,来不及欺身施出第二刀便刀法—抡,将激射来的尘土与小石子拨

开。

“妈的姑隆!人很‘醋’,刀法也很‘醋’嘛!”倒翻七尺外的苏光光笑道只见苏光光

倒翻站起,上衣劲服中排扣子全掉了,一件上衣报销了,露出洁白肌肤。

“哼!算你命大!”黑无常对他能闪过快如闪电的一刀,且守中有攻,不禁赞佩。

他哪知小猪哥练这些杂七杂八的武功可吃过多少苦头。

苏光光笑道:“多谢,既然你想玩,我就请我跑路族的老幺跟你玩玩。”

“嗯!杀千刀的,这个让你玩玩了。”苏光光对朱承戒叫道。

只见朱承戒苦着脸道:“这个不好玩,搞不好会玩死人的。”

“妈的姑隆,亏你是万刀门的掌门人,用刀的老祖宗,你就把他玩死好了!”

朱承戒摇手道:“不是我玩死他,而是他会玩死我。”

“哇塞乌龙咚,大棵呆、号姑呆(大胖子,爱吃鬼)给你表现机会,还拖赛连(推三阻

四),你再一声就把你踢出跑路族!”衰尾仔叫道。

“好嘛!好嘛1”朱承戒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上前去,上下打量了黑无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七 章 钉鞋美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