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小阿霸》

第 八 章 定情之物

作者:李凉

“我这传家之宝先押在你那儿总可以了吧!”苏光先说着便从颈于上拿下一条金链玉佩

交到孙丽丽手上。

孙丽丽拿着金玉佩,仔细端详,只旦金链上的手工可是出自一流师傅所打造,是有二两

重,金链上那块二寸宽三寸长的纯自古玉精雕龙风吉祥也是价值非凡。

孙丽丽打趣道:“这东西诙不会是打哪儿偷来的吧!”

苏光光大叫道:“这可是我外公传给我娘再传给我的传家之宝,什么偷来的,简直污辱

我小猪哥的人格!”

“凶什么凶,人家只是开玩笑而己,喽……拿去四百两银子咦,先说好,十天不还我可

要加上七分利了。”孙丽丽拿出一张银票丢到苏光光手上。

“不用十天,二天之后我就还你!”苏光光笑道,却眼珠乱转,不知又在打什么歪哥主

意。

哇塞!小美人真藏了不少私房钱呢!

苏光光接过银票亲了亲笑道:“不然他老爷那哪得花大把银子请你这衰尾道士去抓

鬼!”

衰尾仔故意哀声叹气道:“早知如此,那次抓鬼大行动开的价钱太便宜了,而且还蚀了

老本,一毛钱也没拿到倒让老大平白无故赚了个美娇娘小富婆。”

孙丽丽闻言又发威了:“衰尾仔你还说。”

衰尾仔忙抚住口、笑嘻嘻地敲了朱承戒茫然不明的脸色道:“你别装得一元垂垂(呆子

模样)的,有空我再秘密告诉你。”

苏光光一行人走到大雁塔,此刻大雁塔四周已是人山人海,摊贩云集好比市集一般。

“哇!这么多人都来欢迎我。”苏光光得意笑道。

“你‘水面’呢(美的冒泡),别马不知脸长,猴子不知屁股红,猪不知腿短,枉自己

脸上贴金!”孙丽丽笑道。

苏光光嘻笑道:“小美人越来越没水准了,连我屁股是白还是红的都把人家看光光

了。”

孙丽丽啐了一口,道:“跟你们这些没水准的在一起迟早啦!”

苏光光四个人挤呀挤地好不容易挤到了报名处。

苏光光对一名中年办事员道:“大叔,我们要报名参加棋赛。”

那办事员瞄了他们一眼斥道:“这是大人的比赛,你们去玩,别来插花。”

衰尾仔忙道:“这位大叔,我们老大可是开封方圆五百里的棋王也!”

郝中年人狐疑道:“真的吗?”

朱承戒道:“不是蒸的,而是用煮的比较好吃又不失原味。”

中年人道:“那你有什么信物可以证明?”

苏光光笑道:“多喽!”

只旦苏光光从怀中拿出—枚小方印,只见玉质方印上刻有一只白色篆字体的图章,这正

是开封府朱铭大人的官印。

中年人一晃脸色立变,忙笑脸道:“原来是自己人,不早说,请请,请!”

苏光光便毫不客气拿起桌上毛笔在报名册上斗大地写着开封小猪哥苏光光!

那中年人看了“噗”一声笑了出来,一旁群众也是哄堂大笑,道:“哪有人自许外号叫

小猪哥又输光光的!”

苏光光笑道:“我这名字就从今日起可要风光起来了。”

那中年人把毛笔递给朱承戒,见朱承戒不拿,忙道:“你不是也要报名!”

“他呀!哈!哈!哈!只会跟周公下棋的‘棋王’。”衰尾仔笑道。

此言一出,众人又是大笑满堂。

那中年人又对衰尾仔道:“你要报名吗……”

“他呀!只会跟八仙下棋,凡间的棋他不会。”朱承戒抢道。

众人大笑之际,苏光光三人大摇大摆边走进围场,只是孙丽丽离他们三人远远的,不敢

“夏死夏症”。

只见广场中摊摆了许多桌子、椅子,而广场外围有一排椅子圈住,外头全是一些帐逢,

而帐篷上都插着大布旗,旗

打拚,挤穗头破血流,绞尽脑汁才能挤上。

这场比赛有的是一面倒,有的是王见王挤个你死我活的大车拚。

苏光光以黑马姿态窜升上来,让许多专家去找跟镜行配镜。

这消息一传开来,一方面是他那“小猪哥苏光光”名号令人喷饭,另一方面是他棋艺不

赖而且还只是少年仔不得不让人另眼相看。

苏光光在场内辛苦,而衰尾仔三人在场外提心吊胆地赢了几把,可都乐歪了。

衰尾仔尝到甜头,干脆自己当起组头,只要苏光光披甲上阵,他就以一赠十找人下注,

使得本在一旁观看的孙丽丽、朱承戒也忙了起来,三人都乐歪了。

苏光光最后一场比赛耗费了三个时辰打败江南棋王后成为六强之一。

此时已是日落西山,官方宣布包下长安大酒楼招待这六名优胜者及随从,明早在酒楼楼

上,六名再一决胜负,产生今年度全国棋王的头衔。

晚上这一餐不用说朱承戒又来个吃够本的,酒楼老板乐歪了,而官方却多了一笔不小的

开销,早知如此,不如供应便当一个了事。

晚上衰尾仔及孙丽丽可忙了,衰尾仔到处打探这五名棋王的底细小道消息,个性及棋

艺,辉煌历史,供苏光光参考来个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清晨

长安城一年一度争取主办的棋赛又开锣了。酒楼街道上可是人山人海,那些赌暗盘的可

全抓住这一夜致富的机会,连脑筋动得快的生意人,早把六人战绩资料印成海报以明牌方式

卖,供人参考下注而发点小财。

大酒楼上有三对正在棋盘上厮杀,这回六人可倍受官方礼遇,不仅供应高等茶水、热毛

巾,还准许参赛者随从在旁伺候,只可惜这些随从只能在外头五尺不言语,否则一律轰出场

外,哪怕一句不相关的话,都会让人怀疑是暗语而提醒主人。

此次参赛者随从就属朱承戒最乖了,比赛一开始他一坐上椅子便去和周公下棋比赛了。

苏光光第一场碰上江东棋王,耗了一个上午才二合,而第三盘可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其

他的二对也是差不多,官方在休息时已宣布为了使棋赛今日结束,规定了下棋时的思考时

间。

苏光光休息后第三盘很辛苦赢了回来,便又接下去两雄大对决。

此刻场外可沸腾到极点,衰尾仔趁小休息时溜到苏光光旁道:“老大,你对方那个老头

可是连夺三届全国冠军的棋王,你可要小心了,他有个外号叫吃肉不吐骨头!”

苏光光道:“妈的姑隆,这次可是我脑力耗费过多的一次,以后我可不玩了,我想有第

二名亚军头衔也不错,何必再耗下去,是第二名我们跑路族也是一样风光啊!”

衰尾仔苦笑道:“我们现在早就很风光了,只是你要是得个第二名,咱们跑路族真的要

跑路了,我把赢来的钱加上

小美人的私房钱一万两银子全押上去了,你如输了,那可真如你大名输光光还要欠一屁

股债。”

“妈的姑隆!你们可真赌疯了。”苏光光叫道。

“我们对老大有信心嘛!”衰尾仔侃调道。

苏光光道:“妈的姑隆,你们好好祈祷吧,如果我输了就把你们统统给卖了。”

衰尾仔嘻笑道:“只要你舍得,只要卖你未过门的老婆就够了,说不定还发一笔大财

呢!”

孙丽丽正想发火。

此时楼上锣声刚好响起。

衰尾仔忙道:“老大全看你了,小心啊,你的对手可不是三脚猫。”

苏光光胸有成竹笑道:“这种人我有办法对付。”

苏光光带着孙丽丽上楼;

苏光光一坐定,就由裁判长掷铜板决定谁先下,刚好苏光光先下。

这棋艺相当之人,往往一步一下便是得胜的关键。

苏光光一下手便马上布出一付“敢死队”的局,来个两败俱伤的打法,跟那洪老棋王来

个吃棋子比赛,结果这一盘洪老处于无奈之下,出乎意料在半个时辰就结束了,双方握手言

和。

洪老国手以七十高龄却被眼前rǔ臭未干小于逼和。

张老脸可挂不在了,只见他拿起茶杯喝茶又砰然有声地放

下茶杯,可知他心中有点火。

苏光光着出他的烈爆脾气,在这三盘开始便看紧,口中又自言自语在棋盘上指着道出他

下一步的走法,令洪老又怒又惊,又跟他来个大车拚吃棋子比赛,结果又是柑局,洪老可又

更火大了。

第三盘掷钢板苏光光又占得先手。

二人走了七八手棋,苏光光便笑道:“又是梅花谱上的布局法,没新鲜不刺激的,既然

你要吃我中卒就让你吃好了,免得人家说我小气巴啦的。”

说着苏光光便把中路黑卒向前推进一步,变成送肉养虎,让人占了先机。

洪老愕了一愕,心中嘀咕看,怎么有这么好的事,会不会有诈,洪老思量了好久看清棋

艺后才飞炮过河吃了苏光光的黑卒,喝声:“将军。”

苏光光笑了笑一个子马进宫,挡了红炮的攻势。

那洪老国手见了,哈哈笑道:“小老弟,你听说过马人宫,不死也带凶?”

苏光光笑道:“老前辈你用梅花棋谱上的杀招,我可小心别踏入你所布的陷井。”

洪老笑道:“虽这样说可是也不能乱走,会死得更快哦!”

苏光光笑道:“古人说‘有法便有破’,我就用自创‘猪哥棋法,看谁能赢了这一

盘。”

两人一来一往又过了一炷香时光,这期间洪老与苏光光不只在棋盘上作战,两人你一

句,我一句,一句句地chún枪舌战了起来,令洪老国手暗惊的是他所布局的阵法,都被眼前这

rǔ臭未干韵小于给洞烛先机。

如此一来,洪老所下的棋可就越来越离谱,他哪知道苏光光用了激将法,使他一气之

下,原本该走的却来个相反走法。

所谓旁观者清,入棋者迷,洪老国手本可老神在在地把苏光光痛宰一番,结果却意气用

事变成自己棋子被敌方盯死,动也不能动,处于挨打局面,此刻楼下观棋的,有的大叹,有

的却跑回去拿菜刀想一刀把洪老国手给砍了,以泄输钱之气。

果然洪老国手被逼得凶性大发,以拼命方式想扭转局势,一阵厮杀下来,自己只剩单车

一卒,且还仕、相不全,而苏光光也只剩三只黑卒一只车。走到此地步,洪老气得差点昏过

去,把手中棋子往棋盘上一丢,双手一翻,将整个棋盘翻到地上,愤而离席。

小猪哥苏光光便如此走了“狗屎运”成了全国象棋大赛的第一名,且是破全国纪录,成

了小神童,输光光以十五之龄,勇夺冠军。苏光光令人喷饭的怪号,一夕之间便成了众所周

知的风云名号。

三更半夜——官道上有一群人正在“跑路”。

只听衰尾仔在后头大叫道:“杀千刀的,你走快点好不好,好像乌龟走路,一夜没睡不

会死人的。”

朱承戒哇哇大叫道:“真没意思,好不容易能睡个沙发床,三更半夜就把人家柃起

来!”

“妈的姑隆,所谓人怕出名,猪怕肥,谁叫老大一夜之间成了风云人物又赢了好几万两

银子,我怕咱们享受不到花银子的乐趣,就去苏州卖鸭蛋了。”衰尾仔乐道。

此时苏光光忙道:“咱们总共赢多少?”

朱承戒闻言忙跑过来道:“我知道……”

“总共赢了七万一千两银子。”衰尾仔乐道。

“不对,是七万两整。”朱承戒大叫道。

衰尾仔忙道:“七万二千两银子。”

“哗!有这么多啊!”苏光光哗然惊喜道。

衰尾仔吃吃笑道:“托你的福气嘛,不然我们可要输得脱裤子当街躶奔了。”

孙丽丽闻言“呸”了一声,口中骂一声:“没水准。”

此时朱承戒忙道:“不对,不对,总共只有七万两银子……哎唷!老犬你怎么打人。”

苏光光哼声道:“你这杀千刀杀万刀的心可真黑,刚让你上任咱们‘跑路族’的财政部

长没一天,你就暗杠两千两银子,我不打你打谁!”

朱承戒委屈地道:“我才没有贪污,那七万两银子我昨个夜里就拿六万两银子寄存于全

省通号的四梅银庄里生利息。另一万两银子换成银票零花。”

“嗯!这还差不多,一年五分利,这六万两银子,光一个月利息就够咱们吃的了,只是

另外两千两银子跑去哪里了。”苏光光道。

衰尾仔忙嘻荚道:

“那两千两银子,我拿去了。”

“什么,原来是你?”苏光光叫道。

朱承戒抚着头委屈道:“本来就他拿去的嘛!”

苏光光忙歉笑道:

“这么说我是打错好人了。”

“本来就是嘛……”朱承戒叫道。

“谁叫你讲话慢吞吞的,碰到急惊疯你只好认衰了,等一下你打衰尾仔就是了。”苏光

光笑道。

衰尾仔见小猪哥来意不善,跑开了些,才大叫道:“喂!老大,你们别狗咬吕洞宾不识

好人心……”

苏光光敲了衰尾仔一个响头。

朱承戒也乘衰尾仔不注意时,赚回了一个响头。

衰尾仔挨揍不甘心大叫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八 章 定情之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风流小阿霸》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