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小刀》

第11章 不择手段

作者:李凉

秋月寒沉静地问:“小刀儿,你有什么麻烦?”

“我……没有……”想到自己老爷不止一次冒生命危险来救自己,他已责备自己怎可如此轻率相信了驼子的话?

但这个结,又该如何去解。

“你说,没关系,只要我能帮忙的,一定尽力替你解决。”

秋月寒的慈祥,使小刀儿有种感恩而不愿拂却让他失望。

他终于开口:“老爷,我见着驼子了,就是以前引我进入大小姐房间的那个人。”

秋月寒愕然道:“他呢?”

“死了!”小刀儿淡然道:“被人暗杀,那个人……我一直追了过来……”

秋月寒己经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也猜出这可能是个诡计。他道:“小刀儿,只要你平安,老爷就放心了,其他事就由老爷承担如何?”

小刀儿歉然道:“老爷,小的哪敢有那种想法,您的恩惠小刀儿下辈子也还不清,老爷请您千万别见怪!”

秋月寒摸他肩头,慈祥笑道:“我想会怪你呢?好吧·我就将事情说一遍。”

若误会已成,他本不愿解释,那只有慾盖弥彰,现在为了小刀儿心中疑虑他不得不说了。

“其实救你出少林寺的,是该归于另一名黑衣女子。”秋月寒道:“若非是她我和没了恐怕不能脱身。”

“女的?”小刀儿听见女人,已想到苏乔,还有春神,心中他希望真是她俩中的一位。如此一来,又能唤回以前快要失落的美梦。

他问:“那女人是谁?老爷您可见过?”

“没有!”秋月寒道:“这就是我追至江南的原因!”他解释:“那天她出现,我和没了逼退了众人后,就直奔下山,我追了半天,仍然不得其人。后来她告诉我不必追查,有一天就会碰头,她还说你了到了江南,说不定还会出事,我想想,全武林的人都在找你,实在放心不下,就追了下来。”

小刀感激道:“多谢老爷关心!”

秋月寒淡然一笑,又继续道:“我在想,她十分关心你,想必也追向此间,至少还有机会碰头,怀着此心,我不再跟踪她,直放快马下江南,就在今天早晨……”他沉重地问:“你真杀了柳西湖?”

小刀儿点头:“他连禽兽都不如,以前趁老爷受伤想侮辱二小姐,后来又在天香楼……”天香楼一事,虽然柳西湖为争苏乔而打斗,却也没犯婬,小刀儿一时说不上口,只好接着说昨天的事:“他拐走了绿君儿,说尽脏话,我要他放人,他就是不肯,以他多次行为,我觉得不知道有多少女孩人家过他毒手,所以才杀了他。”

公孙秋月只有叹息,江湖传出不少有关柳西湖的婬行,但都怯于柳西风武功高强,也因柳西湖做的歹行很少留下把柄,是以至今仍能逍遥。

“除去他也好!省得更多女孩遭殃!”秋月有感而发:“此事已传遍江南,不出三天少林追兵必定要到,你要更加小心才是。”

小刀儿点头:“我会的!”

秋月寒继续道:“三更左右,有人投书,说在此地可以找到你,所以我就赶来了,没想到会岔开了你的追缉。”

小刀儿问:“通知您的会是谁?”

秋月寒摇头苦笑道:“要是我知道,也许就不会赶来了。”

“老爷……”小刀儿犹豫一下道:“以前那件事,真的是驼子领我去的。”

秋月寒笑道:“我早就相信你,否则那次就不会放你走了。”

小刀儿还是希望多证明些,道:“驼子尸首还在那里,老爷是否要过去瞧瞧?”

“也好!”秋月寒道:“也许能从他身上找出一些线索也说不定。”

两人飞身追回,化作两道流光。

打斗痕迹还在,人却不见了。

小刀儿四处寻找,除了飕风啸林,树枝不停晃动,别无其他人影。

“怎么会呢?”

秋月寒平静道:“也许有人将尸体搬走了,可惜不知他用意何在?”

小刀儿道:“那人似乎对我们行踪了如指掌,处处赶在前头。”

秋月寒道:“事实上从一开始,他就一直在我们左右了。”

他从被人暗中下毒开始,他就认定此人无时无刻都在他四周,只是那人伪装功夫很好,到现在仍未露出痕迹罢了。

本来此事该让人难安,但他却处置泰然,那股不恐不惧的神情,真让人想起他到底有何事可担忧。

小刀儿一直过滤所认的人,希望能找出一个合理的目标,十几年的狠斗狡黠动物,现在他已将目标推在人身上,高昂战斗力使他心思更加细密。

一时空夜沉静,只有树摇影晃,传着带有鬼魂般的呼吸声。

突然间——

清脆的琴音顿起,很淡,淡得好似幻觉。

小刀儿突地惊愕:“苏乔!”

这琴音太熟悉了,他只要乍听,就能猜出是何人所弹。

公孙秋月也听见了,问:“她就是那位时常引你的女人?”

“嗯!”小刀儿感到有些奇怪,却又不能知道秋月寒意下如何?或去或不去。

公孙秋月慈祥道:“你去吧!她若想见我,自会再通知我,若不想见,就是跟去,反而坏了你的事。”

“那老爷您……”

“我回客栈,暂时可能不与你联络,因为你该藏好自己。”

秋月寒道:“我的目标太明显,过了今夜,我可能回府,你可到府中找我!”

小刀儿点头,已告别秋月寒。一定非得等黎明才能打开黑幕吗?到时黑暗一失,可又撕开多少秘密?

默叹一声,他也去了。

曾经关心自己的女人,曾经戏弄自己的女人,甚至救过自己的女人,就在眼前。

苏乔的出现,似乎是蒙着一层纱,一层雾,让人猜不透,摸不着。

宁静的小亭,她仍然一身白罗裙,弹的仍是那首感人的曲子。

她是否如没了所说,只是在利用自己?现在问她,马上就可以知道。

但……要是她承认了,那么怎么办?以前所付出的感情,所相信的女人,所经历的美事,一刹那就如水边集成的泡沫,消失得无影无踪。

看她如此清纯,无邪而专注地弹琴,她怎么可能是刽子手?然而这许多天里,她又到哪里去了?去杀另一个人?

小刀儿心绪起伏不平,这些不愿解开而又不能不解开的事情,正如绞着他的心。

琴声已停,苏乔仍是那副天真的神情。

“天快亮了……”

东山上已经微吐红光,象是少女充满感情的红chún,却又被黑纱给紧紧罩住。

小刀儿也望向东山,为什么黎明前一刻都是如此宁静?

苏乔吹熄烛火,黝黑立时侵入了小亭:“天要亮了,不必再点灯,你陪我看日出好不好?”

她让出一个位置,小刀儿以前早已思好要如何问她,现在见她如此楚楚动人模样,硬是狠不下心来,不由自主地走向她,也坐了下来。

苏乔轻轻依偎他的肩头。淡淡而感伤道:“要见你,多么不容易!”

小刀儿内心感到一阵愧疚,轻轻嗯了一声,并没回话,但没了说的话,却烙在他心中,一时也无法完全抹去。

“你看朝阳,要回大地,却须一寸寸排拒黑暗……”

苏乔怅然道:“多难?小时候总觉她很美,却不知她要付出的代价,好大……”

小刀儿常看朝阳,曾几何时也如她所说,一寸寸地爬,如此艰难,记忆中所有的就如巨笔一挥,梦中漂亮的美景就出现了,以前妄想和朝阳一样,散发光彩,让世人所拥羡,如今想起来,有点失望。

“不知哪一天……朝阳是否会排拒不了黑暗,从此就再也见不到它了……”

“不会不会!它一定会出来!”小刀儿有些失态地叫着,目光移向稍透朝霞红光的苏乔,再也按奈不住昔日的情怀,右臂紧紧搂着她。

苏乔闭上眼眸似在沉醉美景中,直到晨曦映光可透视到周围景物时,她才张开。

“你怪我吗?”

小刀儿慾言又止,最后还是说了。

“不管如何,你都该让我知道你的动机。”

苏乔淡然掠了一下发梢,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小刀儿的心如被巨石压的沉甸甸,他不愿相信的事,却那么现实的摆在眼前,右手由不得不松开苏乔,心灵起伏,久久不平。

“对不起……”

苏乔怅然道。

“你当真在利用我?”

小刀盯着苏乔问,希望得到更多明确的回答。

“我没有……”

苏乔挣开他双手,直奔亭角,眼睛瞧向远方晨曦,默然不语。

小刀儿强吸冰冷空气,使心中微微平静一些,道:“到现在还有什么不能谈的?”他已准备接受最残酷的事实。

苏乔转身,双眸含泪:“小刀儿,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那么是春神指使你的?”

“这件事与她无关。”苏乔走近,道:“都是我的意思。”

小刀儿不懂:“既然是你的意思,你又为何说不是故意的?”

苏乔怅道:“我对你……我没有欺骗你……”

小刀很想知道她如何自圆其说。

“你不是已经利用我,除去你想除去的人了吗?”

他又道:“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会找上我?”

苏乔走向古琴旁,胡乱拨了一番:“我不晓得圆空他会自杀,也不知道少林派会发武林帖,否则我不会要你帮我。”

小刀儿见她如此委曲,心中也不忍。长叹道:“都已成了过去,我不在乎这,我只想知道你和春神是否对我出于真诚?”

苏乔很快回答:“是真心的!”

这话多么令小刀儿激动而又不敢相信,自幼就和母亲相依为命,亲情只寄托在母亲身上,母亲死了,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寄托之人,他是如此珍惜这份情,然而事实是残酷的,实在让他不能欺骗自己。

“我是真心的,否则我就不会再来找你了。”

小刀儿苦笑道:“你总得说说看,好迷糊。”

苏乔见他笑了,不管是否苦笑。她已安心多了。目露喜色道:“那么多,你叫我从何说起?”

小刀儿想了想道:“就从我们认识开始吧!你为什么选上我?”

苏乔娇柔一笑:“当时……我觉得你不一样……好象全身充满了劲道,尤其是那眼神。让人看起来就好象会发光……像……一只猛兽。”她又笑:“虽然有时有点呆呆的……但我知道,你一定会有所作为。”

小刀儿被人说成呆呆地,有些困窘地笑了一下:“所以你就找上我,还利用天香楼众人聚集时试探我的武功。”

“嗯!”苏乔娇笑道:“当时我被你和没了和尚的武功逗得笑不绝口,哪有人如此出名法?后来看了你的身手,才知道你的武功如此之高。”

“后来我被柳西湖捉去,你们就故意施恩放我,而将我救出来,也好让我感恩而为你们所用?”

“不是这样的。”苏乔道:“我知道这个解释很难让你相信,但事实确实如此。”顿了一下,她又道:“当时春神救人是不愿让你遭毒手,而且你又为我而得罪柳府,我们应该救你。”

“可是,你还是骗我去对付无怨老人。”

“这就是我对不起你的地方。”苏乔歉然道:“我一下没把握打蠃无怨老人,想到你的飞刀简直让人难以置信,所以才萌生此念头。”

小刀儿盯向她,吃重道:“我再次问你,无怨老人和圆空大师,是否真的该杀!”

苏乔点头:“不错!他们确会去杀神鹰,我想此事还有许多人知道,我可以找出几人。”没了也说过去可能是有,但神鹰董仟到底是否该杀,就很难去了解了。

小刀道:“希望你别再骗我才好。”

苏乔急道:“我没有,就是你被困山林时,我也在那里,只是他们人多,我没把握蠃,所以没出面。”

小刀儿蓦地楞住了,他以为苏乔没去,事实上她躲在暗处伺机相救,自己怎可如此就认为她在欺骗呢?

“如此说……在少林寺逼走众人,让没了和秋月寒走脱的也是你?”

苏乔笑得很开朗:“除此之外,我也没法子救人脱险。”

小刀儿现在完全相信她并不是虚情假意,在利用自己,以前那种彷徨和沮丧早已消失,换回的是一份内疚。

他拍着苏乔肩头,歉然道:“我误会你了,抱歉!”

“其实我也有错!不该拖你下水。”

“没关系,只要你不是存心骗人,其它的我并不怎么在乎。”

太阳己升起,黑暗已过去,苏乔笑颜映在阳光中,更加娇柔动人。

“对了!”

小刀儿想到了什么。问:“昨夜……可是你通知秋月寒去了那揽月亭?”

“没有啊!”

苏乔非常迷惑:“在嵩山分手后,我就一直没和他联络过。”

“那会是谁呢?”

小刀儿百思不解。

苏乔道:“也许那人和柳家有关,你不是说驼子是从柳家逃出来的?”

小刀儿点头道:“没错,当时他在公孙飞燕的房间,好象在找东西。”

“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不择手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公孙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