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小刀》

第15章 解毒

作者:李凉

两座高耸入天的山峰,中间隔着一道深不见底之深渊,牵通一条宛若长虹的吊桥,藏匿在云雾中,透着一股神秘含意。

公孙断并没去少林,他躲在柳西府,女儿飞燕的庇护下。

“飞燕,你试试看!”

他牵着女儿,硬是要她走过那条通往阴间的奈何桥。

“爹……我怕!”

“怕什么?你是他柳家的人,他不会伤害你的!没什么好怕!快过去!”

公孙断强迫似地拉着飞燕,像要将她推入火坑,一点也看不出亲情该有的慈祥。

飞燕怵栗地抓向吊索,双足不听使唤而有点僵硬,想起恨天魔仇三的形貌、行为,她就算再大的胆子也无法跨前一步。

“爹……我怕……爹……”

她以前虽然答应公孙断,要去找仇三,岂知走到此桥,却有种无法想像的恐俱涌向心田,那股勇气和决心都不管用了。公孙断拖了半刻钟,仍不能拖过此桥,两人悬在半桥中,摆摆晃晃。

“你怕什么?你知不知道爹心里有多难过?要不是你,公孙小刀怎会捅出我的事?要不是你学功夫如此之慢,他又怎会在山谷中看到我们练功?如今你爹走头无路,飞雾功夫又未成,你说你爹该如何活在这世上?现在只求你到仇三那儿探查一下武功,你却死缠活赖,硬是不愿去,你要爹如何才能瞑目!”

飞燕悲戚坐了下来,她真希望马上死在这里,就不会有其他压力了。

“爹……我……”

她也不知如何是好,泪珠儿滚落香腮。

“你哭?你只知道哭,爹还没死,你就哭?不知你心目中有没有我这个爹?”公孙断骂了几句,竟然也哭起来:“好!你不愿帮爹的忙,爹已走头无路,爹就死给你看!”

话未说完,已攀向吊索,准备跳渊而死。

“爹!您不要如此!”飞燕悲戚冲上去,将他拉住,手抖得更厉害。

“爹不如此,又能如何?世上已无我立足之地!”

“还有女儿,爹!你不要如此!”

“女儿又有何用?长大了就不要爹了!”

“爹——”飞燕哀凄地哭起来:“爹……女儿去就是了!”

“飞燕……”

公孙断抱起女儿,两人恸哭不已,不知公孙断心灵,是否真能达到痛哭流涕的悲哀境界。

望着前方幽深黑沉沉的山峰,飞燕已感觉到身上赤躶躶一丝不挂,正被狰狞野兽压在身上,一寸寸地摧残自己。

公孙断心中笑得十分冷酷,那绝世武功就快到手了,届时,天下何人会是自己的敌手?何人比自己儿子还强?一点牺牲是值得的。

飞燕每跨一步,心灵就像刀戳一记,血淋淋地直贯神经,揪痛得足似撕烂全身肌肤。

十数丈的吊桥,数不尽的刀痕。

她就快跨完全程,整个人一点思想也没有,像是抽掉生命的僵尸。

为了她爹,她终于走过去了。

“飞燕,别怕,他不敢对你如何!等拿到秘籍,你就回来。”

飞燕没回答,一步步走向山区,直到消失小径尾端转角处。

公孙断此时才露出狡猾胜利的笑容。

“一切都会好转!飞燕,爹不会亏待你的!”

他已返回吊桥,投以姦狡眼神瞄向深渊,不停嬉笑。

心中在想——也许只有傻瓜才会跳入这深不见底的绝涧吧?

方想往柳府方向走去

柳源已趁夜寻了过来。

“老爷——”

“是你?你怎么来了?”

“有急事!”

公孙断急忙道:“此地不宜,跟我来!”

两人奔向山头南麓,那里有座刚搭不久的木屋,两人鱼贯而入。

一张床,一条棉被,一盏灯而已。

谁又想得到,堂堂富可敌国的公孙府二当家,会住在如此寒酸的地方?

连茶都没有得喝,柳源带上门,清清喉咙,道:“小刀儿在找您的下落。”

“他找我?为什么?”

“不清楚。”柳源道:“他找的很急。”

“很急!”公孙断徘徊走着,沉思不已:“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他就是想不起来。

柳源道:“小的已将他骗至少林寺。”

“他会去?少林寺是他仇家。”

“老爷也是他仇家,他该会去。”

公孙断频频点头:“他如此急着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不停地踱来踱去,沉思不已。

“也许他要赤眼丹。”

“他怎么知道我有……”公孙断疑惑回头,他吓呆了。

“你……”

不知何时,小刀儿已无声无息出现在柳源后面,方才那句话正是他问的。

他含笑,“赤眼丹果然在你手中。”

公孙断瞪向柳源:“你竟然出卖我!”

柳源不敢动,因为小刀儿右手已抵住他命门穴,只要轻轻一吐,他马上就得丧命。

“老爷……我……”

小刀儿笑道:“你就老实说,又有何妨?带我来此也不是什么坏事!”

“我……老爷……不是……”

公孙断嗔目冷森叫道,“好!很好!算我瞎了眼,竟会看上你。”

“老爷……”柳源可是有口难言,急得直掉汗。

小刀儿笑道,“若非是他,你怎会被逼离开公孙府呢?”

公孙断气怒已极,咬牙切齿,“畜性!原来是你坑了我!”

举掌就要劈向柳源。

“老爷!我没有……”

小刀儿急忙提他衣领,很快带向左侧,避开了公孙断掌力,本来他是有意让他们两人翻脸成仇,但思绪一转,却觉得要找柳源容易得多了,何不放他一马?

“老爷您何必生气!他并没有出卖你!”小刀儿道,“他可是对你忠心耿耿,否则何必大老远跑来此地找你?”

“哼!一丘之貉!”

小刀儿放下柳源回椅上,道:“我跟他来,是因为我不相信他,你不也想想,他若知道这小木屋,他又何必让你带他来。”

柳源急道:“是啊!老爷,这木屋小的实在不知道。”

公孙断半信半疑,道,“你又怎会知道?”

小刀儿笑道,“我从小浪迹山区、沙漠,只要有人迹的地方,恐怕很少能瞒过我,所以我就摸了迸来,躲在暗处。”

小刀儿放了柳源。他却不知该不该走向公孙断,深怕一掌就死在他手中。

公孙断目光已转柔和,装笑道:“柳源,我错怪你了。”

柳源呐呐道:“可是……老爷,小的并没甩脱他,而且还引他来此……”

“不要把此事放在心上。”公孙断道:“迟早他都会找上门,因为我女儿在此,飞燕那丫头就是保不住任何秘密。”

“多谢老爷!”柳源感激地走过去,突然骂向小刀儿:“狗奴才!公孙世家待你不薄,你却恩将仇报,弄得公孙府四分五裂,连禽兽都不如。”

小刀儿笑道:“你倒挺会见风转舵,靠了主人就乱叫,实在服了你。”

他在暗示柳源才是狗仗人势。

柳源又骂了几句,公孙断才插口,冷笑不已:“小兔崽子,你不该来!今晚你就知道我的真功夫,届时老夫留个全尸给你,那是感激你送上门来,省得我到处去找你。”

“只要你有那个本事!”小刀儿道:“如若你输了,又将如何?”

“哈哈……”公孙断狂笑:“老夫岂会输给你这后生晚辈!”

小刀儿淡然一笑道:“我只想知道赤眼丹在不在你身上。”

公孙断冷笑:“你不是猜中了吗?怎么对自己那么没信心?”

“我是说现在!”小刀儿叫道:“套你一句话,省得我再去别处找。”

“哈哈……赢了再说!”

“到时也不怕你不说!”

公孙断突然先发制人,双掌带过劲风,已腾身冲了过来。

小刀儿有意试试对方功力,双手舞动一阵,化作层层掌影,气势万千,封了出去。

两人在空中相对十九掌,化出轰然巨响,力道已冲向四处。

哗地,木屋如炸弹开花般四分五裂,两人蹿高空中十余丈,又自互击十数掌,然后如喷泉般倒掠地面。

公孙断落地,身形晃了晃,脸色较为苍白,气喘不已。

小刀儿也差不多,但是脸色仍是红润润,多年搏斗的结果,他已很容易在最紧要关头,保住自己所最须要保护的地方。

公孙断十分诧异,却装作若无其事。

“好个公孙小刀!”

话未出,他已欺身再次出掌,劲风呼啸翻腾,刮得柳源滚向旁边。宛若千万把利刃,刺向对手,他用的竟是柳西绝学裂天十三掌的最后一式地毁天沉。似乎在拼命了。

小刀儿突觉此式猛烈无比,凝神聚心,身形突然倒退疾射,就像被掌风扫中般往后挥。

公孙断知道他在拖距离,以减弱自己掌力,更加催劲,快逾电光石火,罩了过去。

双方追逐夹缠,宛若蝴蝶双飞,突然地,小刀身形冲向天空,幻出一道青光。

公孙断也不落后,穷追直上。

小刀儿暴出冷门,身形连拥七个筋斗,幻出七朵梅花,猝地快捷无比封劈公孙断,此种武功简直前所末见,威力自不在话下。

双方接触,恍若电光在空中互撞,暴出更多火花,而各自分散。

两人倒射落地,皆煞不住身形,似在沙漠中滑溜,拖出一道泥痕。小刀儿很快地借力,平直抖站而起,有点累,却仍从容。

公孙断则一冲到底,好不容易撞上树干才煞住身形,有点狼狈地站起,气喘如牛,也许老了吧。

他大喝一声,又自扑上。

小刀儿这次不再硬拼,他知道自已仍有把握打蠃公孙断。

寒光一闪,飞刀出手。

公孙断呃地一声,摔了下来,右胸口已插上一支飞刀,鲜血尚来不及流出。

他咬牙爬起,手抚伤处,此时才见到血液渗出指缝,仍温温地。他双目似快瞪出眼眶,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似想吞了小刀儿。

小刀儿晃出飞刀在手中,笑道:“我相信,这把一定很听话,要它飞向咽喉,一定不会跑到头顶,你好自为之。”

公孙断目光在收缩,慢慢往后退去。

“不必退了!”小刀儿淡然一笑:“若说我的飞刀百丈之内,例无虚发,不知你信不信?”

公孙断想逃窜的诡计被识破,怒骂:“你到底想怎么样?”

“还是那句话。”小刀儿冷森道:“赤眼丹还给我!”

“老夫没拿!”

小刀儿冷笑:“这句话你最好考虑以后再说。”

“哼!”

公孙断知道这话信不了人,但却找不到更合适的对策。

“拿不到此葯,我不能罢休!”

话未落,飞刀又出,笔直地插在公孙断左鞋尖,闪闪发光。

公孙断又怒又骇,眼睁睁看着飞刀射向自己鞋尖,只要自己稍微一缩就可以避开,却连想要缩脚的时间都没有。

飞刀之速度,简直匪夷所思。

小刀此举就是想让他死了逃逸之心,他冷摸地盯着公孙断。

“我没有多大的耐性。”

“公孙小刀你太过份了!”

柳源突然不顾一切地冲向小刀儿,手打脚踢,却禁不住小刀一掌,倒地昏了过去

小刀儿对自己掌劲起了疑心,自己明明只想推开他,怎会将他震昏?

其实柳源并没昏只是装昏,现己到达最后关键,他若在旁边,眼睁睁看公孙断将屈服敌人,日后自己可能就和他有了芥蒂,倒不如来个装昏,装作没看见,如此不但保住主人颜面,也给自己留下后步。

小刀儿也不再理他,转向公孙断,冷道:“我的时间不多。”

公孙断脸庞连变数变,忿愤、怨怒、激动、沮丧、不甘……

终于他怒道,“公孙小刀,有一天,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他抛出一口盒子,丢向小刀儿。

“这句话,该是对你说才对!”

小刀儿并没立即拾起盒子,他深知公孙断诡计多端,弹出飞刀,将盒盖震开,忽有一阵香气传出,不是迷香,正是赤眼丹特殊的味道。

殷红如充满红光的水晶圆珠己闪出光茫,赤眼丹已出现。

小刀儿这才满意地拾起,眼看失物复得,父亲疾病即可治愈,心灵那股欣喜自非任何言语所能表达其万一。

“我可以走了吧!”公孙断冷道。

小刀儿收回心神,瞧向丹葯,觉得并不假,揣入杯中。才笑道:“我倒觉得奇怪,像你那么贪心的人,怎会将此丹留着不用?”

公孙断眼神闪烁不定,冷道:“最好它能将你毒死!”

小刀儿恍然,“原来你是制不了它的毒性,才不敢服用。”

公孙断冷哼,没有回答。

“今天到此为止,希望你好自为之,否则必将自食其果。”

小刀儿不再为难他,已掠开此地。

公孙断望着小刀儿消逝方向,阴笑不已,这笑充满了狡猾意味。

挟起柳源,他也离去。

柳西风为了丧子之痛,千方百计想寻小刀儿而不可得,整日闷闷不乐,已显得憔悴。

虽是如此,他并未搁下武功,每天总得在后院花园空地上练个把钟头。

今天他已练完,正走向左边靠小池旁一座红亭,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解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公孙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