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小刀》

第16章 恨天魔君

作者:李凉

声音渐大,小刀儿赶忙逃回原地。

光线透进洞内,虽是夜晚,仍觉得十分显眼。

哗然巨响,樟树已倒,紧接着是一连串石块落地撞击声。

小刀儿心知必会引来他人,不等石块落定,已冲向洞口,敏捷地扭闪,也使他减去不少被砸的机会。

一出口,赶忙往北方掠去,因为南方是柳府,西方是绝涧,东方是地道出口。

北方就是山顶,爬过顶端,就可以避开敌人追逐。

然而——

小刀儿掠向山顶处,已停了下来。

在他前面不远,立着一位青袍中年书生,望着天空,像是在欣赏一片漆黑。连星星都懒得出来的天空。

小刀儿苦笑,知道已被人拦住了,也静静地走向那人旁边较少树木的小径。

人一静下来,方感到背后那道伤口火辣辣地直往嫩肉钻。

那人转身,赫然是柳西一绝,柳西风。

他淡然道:“你是公孙小刀?”

小刀儿停下来,他知道走不掉了,从容一笑:“我是。”

柳西风仍负手而立,双自己射出寒光,直逼小刀儿,丧子之痛,记忆犹深。

“你逃出那条地道?”

小刀儿轻笑:“我人在此。”

“用挖的?”

“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柳西风又凝视他良久,眼神变幻不定。

“你还认得我?”

小刀儿点头,嘴中舌头不自禁地缩了缩,他没忘记当时柳西湖刺的三个疤痕。

“柳西风!”他道:“你还解过我的危。”

柳西风淡然一笑,“你却仍杀了我儿子。”

“我不能不杀他。”

“为什么??”

“他婬。”

柳西风目光在收缩:“你有证据。”

“他掳走了我朋友,绿君儿。”小刀儿,突然想起君儿不知如何了,问:“那她可能在你府中。”

“本府没这个女人。”

“你能保证?”

柳西风突然冷笑不已:“从来没人敢对我如此讲话。”

“那是你的朋友,属下!”

“你是敌人?”

“我不否认。”

柳西风恢复先前冷静,注视小刀儿一阵,有点感伤道:“我曾经救过你。”

“那不算救,而是解危,因为事后你还可以再杀了我。”

“那不算恩?”

“算!”小刀儿道:“却抵不过你儿子的过。”

“你已杀了我儿子。”

“你在讨恩?”小刀儿也不推却:“我找机会还你就是。”

柳西风脸上有了一丝笑意:“若你愿意,可以跟着我。”

“跟你?”小刀儿惊愕:“那你儿子的仇……”

“一了百了,我不愿多花心思。”

小刀儿感到好笑,也觉得柳西风够狠。

“我不知那点被你看中?”

柳西风道:“你有很好的武功。”

小刀儿想起苏乔也曾利用自已武功去找人报仇,对此当人家刽子手,实感厌恶。

“你找别人吧!我不想为你杀人。”

“我没有要你杀人。”

小刀儿冷冷一笑:“除了杀人,我想不出能带给你什么好处。”

“交朋友,并不一定有好处。”

“可是我还是不愿拆散你和你儿子的感情。”

“西竹不敢违抗我的命令。”

小刀儿不想多扯,道:“还是那句话,你另请高明,我高攀不上。”

柳西风双目凌厉光芒又现,像要截穿人家心窝。他冷森道:“你是第一个敢拒绝我的人。”

“以后就会有更多人了。”

柳西风冷笑:“以后就没有半个人。”

小刀儿巳开始戒备:“你要杀了我?”

“为子报仇。”柳西风大喝。

话未完,人已闪动,像幻想般,一跃地就抵小刀身前,右掌已劈出,快得令人难以想像。

还好,小刀儿已有戒备,否则面对这位天下第一高手,非得束手无策。

情急之下,他已横掌于胸,对准来袭厉掌,封了过去。以硬碰硬。

两掌一触,暴出急响,小刀儿已往后倒撞,连摔三个筋斗,方稳住身躯,口已挂血。

柳西风倒掠后方,扭化成弧,看不出任何受伤,脚方点地,又已腾空追击。全然是高手中的高手,不动则已,一动就占尽先机。

“别过来!”

小刀儿右手一翻,多出一把闪闪生光的小刀,已横在胸前。

柳西风突然地煞住攻势,硬坠往地面,两眼不离小刀儿眼神。

两人对上了,没有动作,只有冷森艰苦互相瞅瞪。

柳西风感到他寒芒森森,似乎能像那把飞刀一般,射穿任何东西,他没把握躲过这把飞刀,却又不甘放弃制敌机会,十分矛盾。

小刀儿也觉得柳西风功力果然非凡,除了飞刀外,其他方法可能不管用,不敢有所疏忽,如虎豹般盯着猎物。

“你的飞刀从不失手?”柳西风已轻声开口,只有嘴皮动,其他依然僵硬如初。

小刀冷森:“试了就知道。”

“你想杀我?”

“若你再逼近的话!”

柳西风冷笑,突然快逾电光石火地扑向小刀儿。

寒光闪过,直如劈开时空的利刃。

柳西风大骇,赶忙退回原地,右手食中指挟着一节飞刀,肩井穴己流出血迹。

若非此次他有意试探小刀儿,是否会发射飞刀,而作了准备,此举就有可能两败惧伤。

小刀儿冷笑:“下次不会那么侥幸了。”

柳西风挟出飞刀,仔细观察,只不过是一把普通的刀子,竟能伤了自己?不禁觉得小刀儿实在是个可怕的对手。

他道:“你的飞刀终会用尽!”

小刀儿冷笑:“到时我会留最后一把给你。”

柳西风脸颊微微抽动,也不再有所行动,干脆负起双手。

“大军马上就到,我劝你还是乖乖柬手,也许我会放了你。”

小刀儿但闻搜索脚步声已逼得很近,内心苦笑不已,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果然,不到三分钟,柳西竹已领着不少人手搜寻至此地,他见是小刀儿,简直不敢相信。

“你……没死?”

不给小刀儿回话,柳西风已挥手:“上!”

十三名剑手已冲上去。

数次的对阵,小刀儿已知道柳西十三剑威力非凡,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柳西风,能逃走已算不错了。

当下佯攻十三剑,但只一接触,他已掠过剑手,往西边方向逃窜。

“射!”柳西风大喝。

一排至少有五十支强弩已射向空中的小刀儿,若被射中,至少会戮出一百个窟窿。

小刀儿就是有能耐,让人意想不到地再拔高三丈,避开强弩,抓向左侧一棵大松树。

“射!”

又是一篷强弩。

小刀儿折枝为剑,使出惊月斩,全身回旋不绝,扫去不少强弩,但仍扫不了全部,左腿与左肩己被强弩刷出血沟。

他再腾空,从十数丈高的松树再腾高二十余丈,简直像只高飞的老鹰掠开了群众,也躲开了强弩的最高限度,直掠西边。

柳西风皱皱眉头,实难相信小刀儿身手如此矫捷,能连躲数次强弩追射,如今他在空中,必会落地,现在最要紧是占领落脚处。

“快追,往西!”

一声令下,群众如蚁往西边追去。

小刀儿盘算自己该落脚何处,方不至于受强弩攻击,最后他选定了柳西风。

“挨掌总比挨箭来得好。”

心意已定,不再滑翔,千斤一坠,电射立在人群后的柳西风。

“你果然聪明过人!”

柳西风冷喝,不给小刀儿有喘息机会,已劈出裂天十三掌,带起一阵旋风罩了过去。

小刀儿不愿拼命,若射死柳西风,自己也可能无法脱身,只有找寻其他方法。

念头未毕,已触及柳西风强劲掌力,突然间他竟撤回少许掌劲,任由柳西风劲道扫至。

啪地两人连对七掌,小刀儿哇然惨叫,吐出鲜血,至少摔出于余丈远,跌跌撞憧,受伤颇重。

弓箭手举强弩就要发射。

“不谁射!”柳西风喝止,道:“留活口。”

他见小刀伤势挺沉重,有心捉活的。

小刀儿举步艰难地晃向西方,射出不少飞刀以击伤阻止之人。

终于,他晃到深崖边,远远可见左侧有座吊桥,但那已是遥不可及。

他表情痛苦,眼神却出奇平静,似乎对死神的召唤十分习惯。

柳西风轻松走至,众人围成半圆,个个剑拔弩张,只要一发射,保证小刀儿变成刺猬。

柳西竹冷笑:“婬徒,呆会儿我要让你尝尝老鼠啃肉的滋味。”

小刀儿勉强扭动身躯,瞪向他:“未必!”

“当然未必,用野狗啃肉也可以!”柳西竹残忍地直笑。

柳西风冷道:“公孙小刀,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他实在不甘心自己牺性了一个儿子,而收服不了小刀儿为己所用。

然而小刀儿冷笑,已拿出飞刀:“这是最后--把,柳西风,你来试试吧!”

柳西风父子闻言,登时绷紧肌肉,虽然小刀儿受伤,但谁又敢冒这个险?

数十道目光,都集中在小刀儿手上那把两只手指长的飞刀,要命的飞刀。

柳西风冷笑:“你只有一把飞刀,最多也只能杀一个人,只要我一声令下,你就会死于万箭穿心,还是束手吧!”

小刀儿冷森道:“我一命。换你一命,也是值得,呆子才会束手。”

柳西风见他硬骨头,至死不屈服,突地下令:“射!”左右两侧强弩已发。

小刀儿突然冲向柳西风,飞刀飞出手。

柳西风急往左闪,护住全身重要部位。

飞刀竟然失手了?划从柳西风头顶飞过。

“你死定了!”柳西风大喝,已迎掌劈向小刀儿。

哇然哀叫,小刀儿倒退疾射,往深渊掉。

柳西风顿感意外,他以为小刀儿最少还可以还几掌,没想到一掌都埃不了,就往深渊摔,自己生擒的希望也幻灭了。

“死了也罢!回去吧!”一声令下,众人已随柳西风返回府中。

一座水晶打造的宫殿。也像是冰块凿出来的宫殿,从屋瓦到桌、椅,甚至窗门,茶几都是透明水晶石所造出来的。

就是夜间不见光,也能清清楚楚地看出此宫殿。

除了宫殿正面墙上那只栩栩如生的黑色大鹰以外,可说全是白水晶。

黑鹰下太师椅高过人顶,白色貂皮上坐了一个五旬左右的白衣人。他左右各站了两排黑衣蒙面人。扭握刀而立,凭添不少威风。

公孙断正坐在右侧三张太师椅的其中一张,毕恭毕敬地注视着这位稍微清瘦,甚至有点病容的白衣人——天鹰。

天鹰稍微抬起洁白如少女的手,动了一下,又放回原处。

立时有人走过来,正是那位黑鹰,他欺身在天鹰耳际说了几声。

天鹰稍微点头,黑鹰退回右侧太师椅,和另一名红衣人坐在一起。

“你是公孙断!”天鹰不但脸容不威严,说话也听不出一丝劲道。

公孙断拱手为礼:“在下正是。”

天鹰稍微点头:“公孙世家时常与我为敌,你却敢来此……”

公孙断笑道:“在下来意,想必这位黑鹰已向您说过了。”

“嗯,他说过了……”天鹰微微抿嘴,道:“你有何条件?”

公孙断反问:“天鹰阁下将如何与我合作?”

“是合作?还是归属?”天鹰瞧向公孙断,显出不高兴神情。

公孙断心念一转,道:“是合作,也是归属,只要阁下能助在下,完成职掌公孙世家大权,其他的都不是问题。”

“只有如此?”

公孙断点头:“只有如此。”

天鹰忽然笑了:“我答应你。”

公孙断喜悦道:“多谢阁下相助。”

天鹰稍带姦狡地笑了一下,道:“你不先问问我的条件?”

公孙断道:“只要我能做到,一定答应。”

“很好!”天鹰笑得更神秘莫测:“听说有位公孙小刀,他曾经遗失一味灵葯……”他瞄向公孙断。笑而不语。

公孙断心头微震,似乎猜想出天鹰的条件是什么了:“不知天鹰所指何葯?”

“赤眼丹!”天鹰沉声道:“听说那味葯,落在你手中?”

公孙断犹豫一下,干干一笑道:“不错,葯在我手中。”

天鹰道:“本座是否能见识见识?”

公孙断既然说出在自己手中,就已决定不要了,一方面可以拉拢天鹰,另一方面又可使小刀儿得不到此丹葯,甚而还可引他来斗天鹰。

他笑道:“天鹰要看,当然可以,甚至还可送给您,就算是见面礼。”

天鹰笑道:“公孙断,你果然玲珑心。”

公孙断笑道:“天鹰夸奖了!”他又道:“除此之外,还有某他条件!”

“没有了!”

公孙断从腰间拿出一小木盒:“丹葯在此,请笑纳。”

黑鹰接过木盒,送往天鹰。

天鹰接过手,打开一看,病恹无神的眼珠,竟也射出光芒来。

他一阵大笑后,频频点头:“好!好!事情就快成功了。”

他所说的事情,又是指何事?见他如此高兴,此事必定不小。

公孙断心想此事一定是征服各派,他问:“不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恨天魔君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公孙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