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小刀》

第17章 天鹰崖

作者:李凉

飞燕也一样找不到她爹,心想秘籍本是要给飞雾,倒不如往渭北方向寻去,能找到她爹就找,找不到就将秘籍交给飞雾。

她往渭北方向行去。

她走在大洪山边小径,心中一片茫然,她已有了决定,也不再想前些天那件不如意的事。

突地——

一阵疾风吹至,飞燕身前已飘落一位黑衣中年瘦小汉子。

飞燕苍白脸颊起了惊惶,摆出架势,冷叱道:“你是谁?想干什么?”

“老夫天鹰崖属下,姑娘可是公孙飞燕?”黑衣人拱手为礼。

“是又如何?”飞燕戒备,她知道最近天鹰崖时常找公孙世家的麻烦,以为对方也是来找碴的。

“姑娘别紧张!老夫没有恶意。”黑衣人道:“若姑娘是公孙飞燕,老夫就算找对人了。”

飞燕犹豫一下,颔首道:“不错,我就是。”

“如此甚好!”黑衣人浏览飞燕全身,青色罗衫虽柔美,却也掩不住她一脸稍瘦的愁容:“大小姐,你瘦多了。”

也许有人曾经介绍过飞燕容貌,如今她变瘦了?而使黑衣人感到狐疑。

飞燕叫道:“你找我到底什么事?谁须要你来品头论足?”

黑衣人道:“如此我就明说了。”他道:“带你去见你爹。”

“你们抓了我爹?”

黑衣人笑道:“若是抓了,老夫何须如此以礼相待?”

“你们天鹰崖个个狡猾如狐,谁知道你们在耍什么伎俩!”

黑衣人道:“大小姐多心了,最近你爹找本派教主,合作得十分榆快,决没有敌对之意。”

飞燕很了解父亲,闻言之下,感触良多,不再多说。

“我爹在哪里?”

“在山区,请随我来!”

两人掠向大洪山区。

公孙断这下可威风了,虽是小小破庙,他却有一张十分豪华的太师椅,椅后还有五名带刀护卫,俨然一派宗师。

飞燕走进破庙,一脸迷惑,怎会变成这样?她道:“爹,您这是……”

公孙断爽朗一笑,站了起来,笑道:“爹和天鹰合作,自是不能失了派头,你也坐!”

他特地为飞燕准备另一张椅子,要她坐上去。

“怎么样?燕儿,可有收获?”

飞燕一肚子委曲无处发泄,她爹却连一句安慰的话也没说,不由得微微颤抖起来,眼眶转红。

公孙断见状,立时向在旁众人挥手,道:“你们都退下去!”

众人答:“是。”已各自退开。

公孙断才安慰道:“你受了委曲?说出来,爹替你作主!”

“爹……”飞燕还是哭了。想伏在她爹肩头恸哭,却又想到,此事全是她爹所造成,再也靠不下她爹肩头,抚面而泣。

“哭,尽量哭,哭出来心情会好过些!”

公孙断不停拍着她肩头,一副慈祥而感伤模样。

飞燕并没哭多久,她知道,自己再怎么难过,也换不回既成的事实。

公孙断安慰道:“若仇三欺负你,爹就杀了他。”

“没有!他没有欺负女儿。”飞燕哽咽地说出这番话。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公孙断欣喜地道:“你是柳家媳妇,他又怎会欺负你?”

飞燕心中在怅笑:“是吗?是柳家的人,一切事都不会发生了吗?爹您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公孙断问:“那……仇三的秘籍,你可有所收获?”

飞燕淡然地拿出那本小册子:“在这里……”

公孙断欣喜若狂接过册子,不停翻阅:“好!好!你真是爹的好女儿!”

飞燕注视着她爹贪婪的脸孔,那般相隔遥远的距离,竟是如此强烈。

“爹,您又岂知道女儿花费的代价?看了它,竟是比看见女儿还高兴?您就不能多给我一点关怀吗?我在您心目中又算什么呢……”

想着,飞燕不禁怅然笑起来,这种笑,要在完全绝望的人才看得到。

“恨天劫……果然是独一无二的武功!有了它,哪怕飞雾不扬名武林?”

公孙断喜悦不已,绕着破庙踱去,过足了瘾,才想到还有飞燕。

“燕儿,爹一定不会亏待你,等到爹扬在武林时,你要什么,爹就给你什么。”

好熟悉的话,每次牺牲无数代价,换回来的就是这句空洞得不能再空洞的话。

而飞燕每次都回答:“只要爹高兴……女儿这点牺牲又算得了什么?”

算不了吗?这些代价,又岂是其他东西可换回来的?

“燕儿,你真是爹的好女儿!”

“你却不是她的好父亲!”

不知何时,小刀儿已出现在破庙门角,冷冰冰地注视公孙断。

“公孙小刀!”

“小刀儿?”

公孙断和飞燕都惊愕无比地往后退了一步。

小刀儿冷冰冰道:“不错,是我,公孙断,你别怪你女儿,她不知道我在跟踪她。”

“小刀儿……呜……”飞燕受尽无尽委屈,此时又勾出伤心事,奔向庙角,掩墙而泣。

公孙断揣入秘籍于胸口,恢复镇定。

“公孙小刀,你真是阴魂不散。”

小刀儿冷笑:“有你这种人活在世上,老天爷不会那么快招我回去。”

公孙断叫道:“你想怎么样?”

“替飞燕教训你这个禽兽不如的父亲。”

“笑话!”公孙断冷笑道:“飞燕是我女儿,我岂会待她不好!”

“对她好就不该叫她去找仇三!”小刀儿激动道:“什么破秘籍?你竟然叫你女儿陷入魔掌,遭那恶魔的蹂……”

“小刀儿,别再说了!”飞燕悲切急叫:“求你别说了!别乱说!我没有,真的没有!爹!您不要听他乱说!”她已泣不成声。

小刀儿不忍,没再说下去,两只眼睛仍瞪得如铜铃般大。

公孙断安慰飞燕:“燕儿别难过!爹岂会受他妖言所惑?”

“我没有,真的没有!我很好!”

飞燕呆不下去,已夺门而出。

“飞燕……”

公孙断想追出,却被小刀儿拦下。

“你想走?”小刀儿冷笑:“飞燕被你整得够惨,我想她并不想见你!”

“你到底想怎么样?”公孙断怒道。

小刀儿冷道:“对你这种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他道:“你竟敢以假葯耍我?”

“哈哈……”公孙断大笑:“怎么?那丹葯没毒死你?”

“那点毒葯,对我来说,比糖果还不如!”

“我看是毒死你爱人了吧!哈哈……”公孙断为自己的杰作,感到十分得意。

小刀儿冷笑:“你笑吧!多多的笑,笑过以后,就回阎王爷那里!”

他已抖出闪闪飞刀,在手中晃来晃去。

公孙断愕然往后退去:“你想杀我?”

“我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

公孙断老脸左侧刀疤不停抽动,像是条活蜈蚣,冷笑道:“你不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上次我已警告过你,别耍花招,你却不听。”

小刀儿逼近,随时有射出飞刀的可能。

公孙断不停后退,眼睛余光不时偷瞄屋外。

小刀儿冷笑:“没有用,我早就摆平了他们,没人会来救你了!”

公孙断猛然抽动眼角:“你这恶徒!我公孙断于你何仇?你却三番两次和我过不去。”

“这话该是我说的!”小刀儿冷笑不已。他觉得公孙断这个人,为了目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说说假话,又算得了什么。

公孙断退至墙角,突然哈哈大笑,姦狡道:“你不敢杀我,因为赤眼丹还在我手中。”

话未完,他已腾身抢攻,劲势排山倒海。

他够狡诈,临突袭时还说出那番话,让小刀儿投鼠忌器,而不能下杀手。

小刀儿确是暂时下不了手。他有心惩治公孙断,见对方来势汹汹,不硬拼,而利用巧妙身法,闪向左方,再掠向屋顶,腰间故意露出空门以引诱对方。

公孙断也非弱者,见小刀儿躲闪,劲势已收回不少,突见对方斜掠屋顶,又露空门,心中一喜,怒喝一声,倒飞而上,凌空劈向对方腰际,人已朝左前方飞去,心想就算击不中,也不会反陷其圈套。

小刀儿很技巧地如滚树干般滚向左边,避过掌劲,突然撞上屋梁,痛得他闷哼,其势也受阻,整个人已往下掉。

公孙断冷笑,这才是机会,双掌合劲,电光石火般扑上,直推向小刀儿胸腹。

说也奇怪,小刀儿身躯突又往上升,绕过屋梁,左腿猛扫向迎面而来公孙断的腰际。

就此一推、一扫,轰然巨响,公孙断两掌全劈在屋梁,震了个大窟窿,人也往墙边撞去,小刀儿那腿,扫得他不轻。

小刀儿避开纷飞落瓦,已飘落地面。正想拂去衣上灰尘时,公孙断已再次攻上来。

只见数点青芒如流星般电射而至,小刀儿惊愕不已,心知此暗器必淬有剧毒,不敢怠慢,挽起袖口,拂扫过去,击落三个金钱镖,一个腾身,又闪过两个,剩下四个,他准备以掌劲劈落。

然而,避开的那两个金钱镖,撞上墙壁又弹了回来,其势更急。

小刀儿双面受袭、有点手忙脚乱,闪也不能,击又够不到手。

公孙断哈哈大笑,见他狼狈样,已然腾身。攻掌而至。

突然叮叮数响,小刀儿身形一转,金钱镖射在他身上,就像射在铁板上,叮地一响,就落地。

此时,他已射出飞刀

寒光一间即逝,公孙断呃地轻叫,攻势也停下来,左手肘已被飞刀射中。

小刀儿轻轻落地,衣衫多了几个孔,那是他利用身中藏着的飞刀去挡金铁镖,虽然有点冒险,却是当时较为有效的方法。

他冷笑:“公孙断,你的镖喂了毒,可惜准头差了点,再多练几年,说不定会好些。”

公孙断冷哼一声,慢慢后退。

“你说对了,我暂时不杀你,但是逼急了我,我还是会杀你。”小刀儿道:“我已经找你多次,有点烦,把赤眼丹还我吧!”

公孙断冷笑不已:“只怕你拿不到!”

“我拿不到?”小刀儿冷冷一笑道:“我拿不到,你也得赔上一条命。再说,我拿不到的东西也不算多,大不了先杀了你,再到大漠找。你该知道,赤眼丹本就是我找来的。”

公孙断脸色变化不定,终于阴沉道:“东西在天鹰手中。”

“你想推卸?”

“没此必要!”公孙断冷道:“我已和天鹰联手,区区赤眼丹又算得了什么?”

“你当真送给天鹰?”小刀儿惊愕不已。

公孙断冷笑:“否则,我身边怎会有天鹰的手下?”

小刀儿心中苦笑不已,想不透公孙断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他冷道:“天鹰在哪里?”

“不知道!”

“你……”小刀儿又想欺身,给他一点教训。

公孙断冷笑:“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你打死我也没用,我只知道那是一座如冰块所雕成的宫殿,怎么走,在何处,除了天鹰崖手下,没人知道!”

小刀儿冷笑:“你不是投靠天鹰手下了?给我老实说!”

“不知道!打死我也不知道!”公孙断鄙夷冷笑。

“好!我就杀了你!”

小刀儿已欺身出掌,这次他出手,不全为了问不到地方,而是实在看不惯公孙断那副脸孔——连女儿都可送入火坑的脸孔。

一想到飞燕所受的凌辱,他就有股无法克制的激动,出手更是猛狠。

公孙断哪知小刀儿会突然对自己如此凌厉出手,自己损了一支左手,更不是他的对手,被打得破庙四处跌撞,鲜血直吐。

“你不知道?你行吗?你连亲生女儿都不要了,你还算人吗?”

小刀儿存心废了他的武功,出掌尽是力道,想挑断他的筋骨。

突然,飞燕已匆忙奔进,她本已走远,但闻打斗声,又赶了回来,乍见父亲如此已急哭出来的。

“不要!不要打!不要伤害我爹——”

她已冲前,紧紧抱住小刀儿。

“小刀儿!不要打!求你放过我爹好不好?我求求你……”她悲泣不已。

小刀儿骂道:“如此父亲,不要也罢!”

“不!不要再打!不要……”

飞燕已奔向畏缩墙角,衣衫沾满血迹的她爹,不停擦拭他脸孔。

“爹……您振作点!爹……您不能死啊……”

看到飞燕如此伤心恸哭,小刀儿实在也狠不下心,捏捏拳头,难受地来回走了两步,忽然抛下一瓶葯,已转身离去。

“服了它,你爹就会没事……”小刀儿的声音渐渐消逝。

“爹!你醒醒……”

飞燕赶忙照小刀儿指示,倒出葯瓶红丹,灌入公孙断肚子。

他是会醒过来。

哪里去找天鹰?

小刀儿发闷地在路旁茶馆叫了两瓶酒,独自灌了起来。

几天没刮胡子,更显得落寞。回想过去种种,真是不堪回首,满以为可以多点时间去帮助那些和自己遭遇相同的孤儿,没想到自卷入江湖后,几乎可说每天都是刀头舔血,拼死拼活,为的是什么?全是自家的事,本就够悲了,还有个残疾待治的父亲……

想着,他又灌了几口酒。

望着酒杯,想起那个忠心的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天鹰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公孙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