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小刀》

第18章 绿君儿

作者:李凉

总不能如此就放弃吧?小刀儿仍不死心,已站起来。右手伸直,手掌放平,不停地比向石阶,像在量高度。

君儿迷惑道:“你在干嘛?”

“算算石阶,以及钥匙挂的有多高。”

君儿觉得好笑:“就算知道了,你又如何取得?”

小刀儿笑道:“试试看,总不能束手待毙。”转向君儿:“你腰带能不能借用一下?”

君儿有点脸红,但仍然解下腰带,羞涩地交予小刀儿。

她故作大方道:“你鬼主意真多!”

小刀儿不好意思地接过腰带,道:“没办法!只有你的腰带长度够,否则也不必要你如此。”

君儿脸红地笑了笑,有点窘涩道:“没关系,你用吧!”

小刀儿颔首,立时抖动腰带,突如一条灵蛇般凌空射向石梯转口处,似会通灵地自己转弯,啪哒一声,腰带已倒掠而回。是空的。

“再高一点试试!”

腰带又出,带头真如活生生的蛇头在找寻猎物般,腾翻飞掠,看得君儿目瞪口呆。

几次过后,突然咔郎一声,君儿已尖叫起来。

腰带一缩一卷,果然带回一串钥匙。

小刀儿并没去接钥匙,而是先伸手去捂住君儿的嘴,怕她叫得太大声,引来敌人。

君儿也知失态,羞赧望着小刀儿,自己掩口,省得又叫出来。

小刀儿接过钥匙,很快开启牢锁,递回腰带给君儿,拿起卫兵长刀,已往石梯奔去。

君儿急道:“小刀儿……”

腰带来不及缠好就追了过去,她以为小刀不理他,想先溜了。

突地小刀儿已奔回来,招手道:“外边没人!快走!”

君儿这才知道小刀儿是去探查情况,不禁感到愧疚,但情势不容她道歉,随便扎紧腰带,也不管美丑,只要不掉了就好,赶忙跟着小刀儿奔了出去。

已近黄昏,一片暗红线投在四合院的红瓦房,显得沉沉郁抑。

没人,小刀儿穿过庭院中业已荒废的假山,翻上红瓦,拉着君儿掠向屋顶一头。

“君儿,你可记得?”

君儿马上指左侧三稞大古松:“就是那里,绕过古松可通山道!”

不加思索,两人掠往该处,直奔山道。

倏地——

一阵大笑,五条人影,五种颜色已罩向小刀儿。五鹰又己出现。

小刀儿苦笑:“运气好差!”放下君儿,急道:“你快逃,我挡他们一阵。”

“但是你……”

“别管我,早上我能逃,现在也能,若加上你,就难了。”

“我……”情况十分危急,君儿猛咬牙:“我在山区等你!”

为了让小刀能全心对敌,她已先逃离此地。

“一个也别想逃……”

金鹰大喝,脱开小刀儿,已追向君儿。三节棍如秋风扫落叶般砸了过去。

小刀儿焦急万分,击退数道武器,掠身而起,凌空追赶金鹰,长刀不留情地砍向他手腕。

金鹰不得不自救,三节棍收回一半,捣向长刀,冲势仍未竭,存心不让君儿逃开。

小刀儿刀劲更狠,想砍下他手腕,至少也得震脱他手中三节棍。

刀棍一触,蓦地金鹰竟然舍弃三节棍,整个人抽身双掌直推君儿背心。

“君儿快躲!”

“啊——”

一声惨叫,来不及了,君儿被金鹰打得口吐鲜血,身躯喷高丈余,摔落远处草地,奄奄一息。

“君儿——”

小刀儿悲切大吼,他不知金鹰会舍弃成名兵器,来这么一下,一时不察,竟然让他走脱而伤了君儿。悲愤交加之余,抓起三节棍,就往金鹰砸去,怒极而发,足可穿金裂石。

金鹰但觉背部疾风扫至,情急地滚落地面,技巧地避开第一击,但小刀儿第二击更为快捷,一棍扫在他腰际,打得他吐血倒地,不醒人事。

此时木鹰和水鹰分别从左右攻上来,火鹰的风火轮也飞扫而至,黑鹰链子镖更加毒蛇般噬向双足,情势十分危急。

小刀儿突然甩出三节棍砸向风火轮,将其击落,人已窜向金鹰,揪住他的头发,长刀往其脖子一架。大吼:“别过来——否则我就杀了他!”

四鹰愣然,投鼠忌器,不得不停手,但仍围着,小刀儿不放。

“让开!”

小刀儿拉起金鹰,冲向君儿,目光仍在注视四人,以防有变。

四鹰不敢阻拦,个个咬牙切齿地让开七八尺方圆。

小刀儿见君儿奄奄一息,赶忙点了她数处穴道,解下腰带,胡乱地将她绑在背部,以图暂时能脱身。

“让开!要他的命,就别跟来!”

他抓走金鹰冲向水鹰,水鹰忌讳避开。他急忙冲过战圈,飞掠山头,虽然身负两人重量走势仍然快捷无比。

四鹰远远地跟着,表情变化不定,又是愤怒,又是无计可施。

追过浓密树林,紧跟着是小径转角处,四鹰已发现滚往山下的金鹰,立时追了过去。小刀儿已趁此逃开四人追逐。

金鹰幽幽醒了过来,元气大失,但五人视目。竟露出笑意,并不太在乎小刀儿的逃逸。

小刀儿胡乱在山区奔驰一阵,突然听君儿呻吟,这才想到她身受重伤,不宜奔波,马上解下她。

见她苍白无血的脸孔,沾满殷红腥味的血迹,小刀儿十分不忍,倒出伤葯,让她服下,又替她运气疔伤。

盏茶功夫一过,君儿仍无起色。

小刀儿知道可能受伤过重,替她把脉,只觉脉搏十分弱,气息更是若有若无,再不想办法治,可能就无法救活了。

他丢下君儿,赶忙在四处林中、崖涧走一道,想办法看是否能寻得奇葯,以替她治伤。然而时间过短,他并不敢走远,只来了些普通草葯,暂时保住君儿性命。

草葯捣成汁,灌入君儿口中,不久,她已醒了过来。

“这是……哪里……”

小刀儿急切笑道:“你放心,我们已经脱困了!”

君儿浅浅抽动嘴角,似在笑:“……多谢……小刀儿……”

“还说什么谢?都是我连累了你。不要多说话,我会想办法治好你的病。”

“我……胸口……好痛……”

小刀儿赶忙抵住她背心,又以真气替她疔伤。

“我……恐怕……不行了……”

“不会的!你会复原的……”

“小刀儿……搂紧……我……好冷……”

君儿气若游丝,似乎随时都可能断掉这口气。

小刀儿见真气疗伤,无法替她恢复元气,也束手无措,已将她搂紧,不停哺哺念着:“你不会死的!我会医好你的伤……”

君儿茌他怀中,安心地露钝笑容,眼眸已合上。

“君儿——你不能死啊!”

小刀儿激动地探她鼻息和脉搏,本以为她已离开人间,突又升起一股热火。

君儿没死。

小刀儿想到百里神医,只有他可能有办法医好君儿,不再耽搁,马上扶起她往江南方向奔去。

他奔得十分小心,以免伤到君儿,却又心急如焚。深怕速度过快而失去了救治君儿的机会。

奔出山区,他已发现身在中条山附近,离江南最少有千里以上,而且雾山位置不明显,来回耽搁,恐怕时日过长,为今之计,是以先稳住君儿病情为佳。

他找了田家集的一间小客栈,将君儿置于床上。

瞧着君儿奄奄将息的脸容,一条生命,就快从他手中溜走,想抓回来,却如此无奈。

百里奇身在千里外,赶去,也不敢保证如期顺利可救活她,君儿气息实在太弱了。

他也想到了那颗雪神丹,不错,只要雪神丹一下喉,君儿就可能脱险,然而他爹呢?没有此丹,他爹可能永远无法复原,丹葯岂能随便让他人服用?可是不用此丹,君儿可能马上就会断气。

他捏紧丹葯,不停挣扎,总无法作决定。为何不多一颗,不就什么事都解决了?

可惜世事那有说顺利就顺利?一颗,还是一颗。

最后他已下了决定。

“我先找葯,稳住她病情,只要多挨两天,说不定就能克服难关,要是真的不行……”

他不敢再往下决定,毕竟动用雪神丹,还拖带了他爹,要用,谈何容易?

心意已定,他马上趁夜又去寻葯,先到镇上葯铺找寻,结果都不甚理想,忙奔向山区,专找一些绝崖蛸壁。希望能找到灵葯。

他预定天亮以前一定要赶回来。否则君儿性命可能不保。

三更已近,他虽不满意所寻之葯,但是不赶回去,又不行,只得匆忙返回。

门一开。

烛光早成萤火,一片黑暗,但以小刀儿目力来说,仍可看清一切,就是看不到躺在床上的君儿。

“君儿……”

他急忙奔前,被窝已冰冷,早就离开多时。

一个奄奄一息的女孩,根本不可能自己离开,难道又是被人掳走了?

会是天鹰崖的人?还是柳西湖的人?还是其他江湖人物?

他们为何掳人?君儿本就奄奄将息,只要稍微用力,她可能就活不成,何苦带离此地?想当人质,难道他们有方法医治她?至少要保她不死?

“君儿——我害了你!我不该离开!你到底在哪里?”

小刀儿悲恸嘶吼!谁又如此忍心对待一个女孩?为什么不直接来找他?

突然,他在床单上发现了血迹图案,那是手指所留下,像是一条蛇,七寸位被切断,也像是十字。

这代表什么?

蛇?以蛇为记号的江湖人?江湖帮派?

小刀儿对此江湖人物,没有印象。

“十字呢?”图案凌乱,说不定是君儿不小心留下的,那根本,就不能肯定像十字,有点弯,所以才像蛇,若将它拉直才像十字。

再拉直一点,像一把剑,长长的剑,血淋淋的剑。

用剑的人就多了!如何能以剑来追查?几乎有三分之二的江湖人是用剑的。

但是用剑来当名字的就不多了。

“剑南舟?会是你?”

华山离此不到五十里,不错,就是剑南舟掳的人。

“剑南舟,君儿于你何仇?你却掳她而去?她死了,我要你偿命!”

小刀悲愤填膺,奔出客栈,急追华山。

天已亮,曙光照下地,景物分明。

剑南舟果然掳了君儿,在荒废的茅屋里,他正替君儿服葯、疗伤。要当人质,非得先保住她性命不可。

中年青衣汉子冲迸茅屋,急叫:“禀掌门……敌人……”

话未说完,已一头栽倒在地,昏死过去。

“剑南舟!你给我出来——”

小刀儿狂吼,已冲向茅屋,准备和剑南舟一决雌雄。

剑南舟惊愕不已:“公孙小刀?”不多停留,已掠向屋外。

小刀儿怒道:“剑南舟,你不是人!”

手中长刀就往前砍去。

剑南舟对他早就怀恨在心,冷笑道:“弑师之仇,今天非得算算不可!”

白玉扇化作层层白影,直罩长刀,除了飞刀,他不将小刀儿放在眼里。

十二路回风扇果然名不虚传,只一个照面,已封住小刀儿那把长刀的攻势。

“公孙小刀,大爷正愁找不到你,没想到你却送上门来,今天要是让你逃脱,我剑南舟三个字就倒写过来!”

他见自己白扇足足可以封住对方,已幸灾乐祸地奚落起来。

小刀儿长刀舞动,但觉对方扇影幢幢,劲风不停扫去自己不少劲道,立时收起因悲戚而乱砍的刀势,改以沉稳劈刀,每劈一刀,就能收到一刀效果。

如此一来,剑南舟白玉扇可能占不到什么便宜,因为他的扇轻又短,自是不能与长刀相比,每每相互撞击,他的虎口就沉沉发痛,攻势也缓下来。

十招一边,剑南舟不信制不了这把长刀,连点七扇,腾空而起,飞掠左边那一棵巨型树,扇子已然旋风般回旋飞扫小刀儿,有点像风火轮。

小刀儿对这种飞行武器,倒是有所警觉,长刀不攻反守,舞得密不透风,简直看不清身形所在。

果然飞扇无功而返,就在小刀改守为攻,准备砍向树上的剑南舟时,旋转的扇子突又射出数道背光,直往小刀儿罩去。

事出突然,小刀儿一时不察,左腰被扎了一记,疼痛难挨,攻势已慢下来。

剑南舟哈哈大笑,连翻七个筋斗,接住飞扇,又从另一个角度射来。

小刀儿不再躲闪,长刀抓住不动,蓄势待发,突地飞扇射出青光,他一个翻射,快捷无比躲向左侧,避开了青光暗器,相准准,长刀已挥向飞扇。

剑南舟大急,疾速掠至,无相神掌带起一阵罡风,已推向小刀儿背心要害,企图通逼他自救。

小刀儿冷笑不已,长刀加劲一挥,锵然将扇子切成两半,人已往前滚落,再一个扭身,长刀从下而上,不客气地割下剑南舟左腿一块肉。

剑南舟立足不慎,踉跄地摔向前方,狼狈地攻出数掌。以防止小刀儿利用时机反扑自己。

小刀儿是在利用机会。对于这种漫无目标的掌风,他全不当--回事,惊月斩已使出,身如旋风旋转,不但突破剑南舟攻势,长刀一跳一划。噬向对方左肩及右肋处,刀锋闪过,身躯霎时见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绿君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公孙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