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小刀》

第19章 恨天劫

作者:李凉

小刀儿怅然道:“你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那颗雪神丹?”

“不错!”绿君儿坦白回答。

“可是当时我还没到手……”

“现在不是到手了?”绿君儿道:“除了你,我们也想不出有谁可以猎得此丹。”

小刀儿长叹不已,没想到君儿的亲近,全是有所为而来。

他道:“当时长白双鬼巴谷那件事也是你事先安排的?”

“不错!只要你一出现,就有那出戏,否则很难亲近你。”

没了道:“后来你干脆将整个村庄给烧了,也好让我们记仇,找巴谷算帐,等救你出来以后,你不可以名正言顺地跟着我们了!”

绿君儿道:“我想这是一个良好的计策,我不也做到了?”

“就是阴毒了些。”没了不屑地瞟着她。

小刀儿感慨不已,为了她,他才开了杀戒,没想到所获得的代价却是如此。

他问:“当时你真的是给柳西湖抓去了?”

君儿笑道:“柳西湖本来就好色,我知道他会跟上来。”

“原来你在扬州城外,假装欣赏风景,让柳西湖瞧见你,然后勾引他来捉你……你……”小刀儿显得十分激动,这件事不只发生一次,在苏乔身上也曾发生过,为此事,他差点丧失了性命,记忆犹新。

没了讪笑道:“以下的由我来替你说,你在利用他去杀人,就像前几天。你想利用他去杀剑南舟!你的心是黑的!”

他又道:“你跟苏乔都有这么个怪癖,看起来还真像一对姊妹花!”

绿君儿笑道:“可惜我没见过苏小姐,否则也该向她多多学习,她长得比我漂亮多了。”

没了睨眼道:“苏乔杀的可都是该杀的人,你就差了一节。”

绿君儿笑道:“我想杀的也是该杀的人,否则小刀儿也下不了手。”

“剑南舟却不足死!”没了冷道:“你完全是在进行诡计,幸好我发现得早,否则小刀儿可能又莫名地再当上刽子手。”

绿君儿轻轻一笑,道:“我计划得如此周密,就连前几天在村屋,但后来我想你大概有所起疑,又停留三天,直到你们送我回王大户为止。我已经如此小心,却不知怎会被你窥破?”

没了得意一笑,道:“这就是经验,就是感觉!不过最主要的,你不该去找剑南舟,因为当时我也在华山附近,自然地就起疑了。”

“就只有这些?”君儿问。

“当然不!”没了又道:“还有许多巧合,例如说你的失踪都是突然的,然后小刀儿就找人,甚至杀人,再来是你的病!”

顿了一下,他继续说:“再怎么把脉诊伤,都觉得十分弱,却不断气,也无其他反应,谁都知道受何种伤,多多少少都有待殊的反应,以便下葯。再来就是华山的玉灵散虽不是极品,却也是珍品,除了死人以外,服用此葯,保证不会好转,也不可能加重,谁知你却将此葯吐出。而且装得更严重。最后一点就是我的达摩截穴手法,它真的有护心脉的作用,然而你却不明就理,来个快断气,和该有的症状全反常,这几点还不够吗?”

绿君又叹道:“都怪我太急功心切,以至于泄了底。”

突然她想到什么,急问:“你明明已怀疑我,为何又让我吞服雪神丹?”

没了捉狭道:“不让你服下,你的病怎会好?”

绿君儿心中稍慰,笑道:“那我可要感谢你这位大善人了。”

“不谢!不谢!”没了笑道:“对你这小娃娃,何足挂齿。”

他转向一脸怅然的小刀儿,道:“是否要擒住她,索回雪神丹?”

绿君儿闻言已拉开马步,摆出架势。事情来得突然,小刀儿怎能立时向印象中纯真而又无助的女孩下手?他感到十分为难。

没了道:“雪神丹可不好找,你可要好好考虑。”他似乎不忍逼小刀儿,转向绿君儿,冷道:“你还是乖乖把葯还过来,放你走路!”

绿君儿冷道:“我花了那么多心血才弄到手,岂能放弃?”

没了斜眼道:“你以为走得掉?小心我脱光你的衣服!”

绿君儿带怯意地往后缩,冷喝:“你敢?”

没了笑得很暧昧,道:“这种事,我没了起码做过三百来次,差不多一个月一次,今天正好满一个月,你却问我敢不敢?”

绿君儿不自禁地又退了一步,好像衣服真的已被剥光一样。惧意顿生,还是那句:“你敢!”

“不过……”没了突然改变心意,道:“如果你告诉我一件事,我就勉强放你一马,只脱上衣如何?”

“放屁!无耻!”绿君儿嗔骂不已。

没了不以为意,问:“你千方百计弄葯是为了什么?给谁治病?你爷爷绿君福,还是天鹰?我看天鹰就是你爷爷!”

“你胡说!天鹰没病,他活得很好,武功也很高!”绿君儿激动叫道:“你胡说!小刀儿也见过天鹰,他最清楚。”

没了转向小刀儿,以目光询问。

小刀儿虽曾见过病容的天鹰,但在牢中一幕,他又觉得天鹰没病,相当正常。

他点头道:“天鹰似乎没病。”

“有病没病都好,丹葯赶快还过来就是!”

“休想!”

“我真想,你才休想!”

没了大笑,蹬足,腾身,掌幻无数爪影,擒龙爪己欺向对方。

绿君儿好似觉得沉沦深涛骇浪之中,不管自己如何躲,总是无法自己全身而退,情急之下只好拿出那把宝刀,白光一闪,削向没了右爪。

没了大笑,改爪为指,轻轻点向对方腕脉,右脚一旋扫向君儿下盘,左手葫芦凌空砸向她头部,手爪已抓向君儿衣襟。

君儿惊惶不能自制。不敢再攻,赶忙刺出三刀,勉强逼住没了右手,可是葫芦罩顶,避无可避,只好滚向左边,匕首当暗器射向葫芦,想借此脱逃。

“哎呀!我的葫芦!”

没了担心葫芦被扁破,赶忙送出一道掌风,将葫芦托向侧边以避利器,同时左腿仍往前扫,腿影划过,君儿已栽身落地,就在此时,没了左手已抓向她衣襟,嘶地一声,衣袖连带少许衣身已被撕开,露出洁白手臂及少许左肩头。

绿君儿凄切一叫,抓紧衣服。十分狼狈。

“我说过只脱上衣,现在给葯还来得及!”没了接过葫芦,在说风凉话。

“不给!”

绿君儿一边抓衣服想掩住将暴露的红兜,--边又要举掌迎敌,窘态百出。

“不给就脱!”

没了不客气,又自腾身出掌,当真想将绿君儿脱个精光。

“光头兄!不可如此!”

小刀儿实在不忍心,一个掠身,己架开没了双掌。

他叹道:“让她走吧!”

没了瞧瞧呆然楞在那里的君儿,装出一副无可奈何像,道:“也罢!看你出生入死,又出牢,又坐牢,还挨掌,又要装得死去活来,只能换回一颗大力丸的份上,我就放了你。”

绿君儿惊愕道:“你说什么么?”

没了笑道:“我说你很辛苦演了那么久,为了答谢你,我才送了颗大力丸给你!何必如此?花一两银子到葯铺就可买几百颗,够你吃一个月哩!”

绿君儿铁青着脸,拿出锦盒,打开一看,红红润圆大丹丸还在。

“那颗治拉肚子很管用,也兔强算是灵丹啦!”没了也拿出殷红透明清香扑鼻的丹葯,笑道:“真的雪神丹还在这儿哩!”

绿君儿脸色一阵抽搐,变得苍白,蓦地甩掉手中锦盒,怒道:“不弄到手,我死不甘心!”

说完甩头就走。

“等等!”没了叫道:“要走就走?也得把你衣袖和那把宝贝小刀带走,省得人家说我调戏妇女,谋夺财宝!”他甩出手中衣袖,长笑不已。

绿君儿眦目瞪向没了,返身捡回匕首,恨道:“有一天我会杀了你!”

她已悻悻地离去。

小刀儿长叹不已。

没了笑够了,才道:“想耍我?还嫩得很哪!”转向小刀,道:“葯丸收下,别再想那些。江湖中,什么怪事都有,看开些就是了。”

小刀儿接下丹葯,这些日子,他所受的遭遇也够让他回味,再多一次又能如何?他很快地接受此事实,不再如此难过。

他感激道:“亏了你,否则真不知如何去索回此葯。”

没了爽然笑道:“都是难兄难弟了,还说什么道谢?”

小刀收妥丹葯,感激之情更深,却不再道谢,他问:“你如何留下此葯?”

当时他明明看见没了喂服此葯给君儿,怎会仍在他手中?感到十分不解。

没了笑道:“雕虫小技,算不了什么?当时我临时用偷天换日手法,将丹葯换回来,如此而已。”

“可是她服下,怎没察觉?”

“她根本未服过雪神丹,怎知此丹是何味道?反正凉凉的,就像样了。”没了道:“最主要,她是装病,服什么都会好转。”

小刀儿觉得好笑,想起君儿那套表演功夫,不得不佩服。

没了道:“此事已了,你有何打算?”

小刀沉思一阵,道:“我还是须要将赤眼丹弄到手。”

“怎么弄,此葯可在天鹰手中,而那神秘的水晶宫,我们又不知在哪里?”

“大概在中条山附近。”小刀儿道:“我和君儿是从那里走出来的。”

“以前我也是在那里救过她!”没了道:“毕竟离水晶宫仍有段距离。”

小刀儿道:“可能相差不远,因为我曾误入迷阵,想必他们用了障眼法。”

没了频频点头,表示同意:“如此来说,倒可冒险一试了。”

小刀儿道:“你有何方法?”

“最好是混入天鹰崖,然后伺机下手!否则我们可能进不了核心地区,更不用谈夺回葯物了。”

小刀儿同意他的想法,为今之计是想如何混入。

他道:“我们冒充百里神医如何?”

没了呛了一口气,愕然道:“你有没有搞错?百里老头跟他们风马牛不相干,冒充他?逛逛八大胡同过过瘾啊!”

小刀儿笑道:“我自有道理!”

他反问:“你可还记得,上次百里神医替公孙老爷治病一事?”

“当然记得!清楚得很。”

“那时我们在风翔镇等他,结果百里神医却突然失踪了……”

没了接口道:“不错,当时他说被一位黑衣蒙面人迷倒,然后抓到水晶般地……”

他突然惊醒,恍然道:“你说百里老头被捉去的地方,就是那水晶宫?”

小刀儿点头道:“很有可能,而那个黑衣人,很可能是黑鹰。”

没了喃喃道:“看天鹰崖不断谋夺灵葯,似乎有此可能。”

小刀儿道:“如此看来,你认为冒充百里神医是否能混入?”

没了道:“可以!不过……当时他们捉人又放人,到底是为了什么?”

小刀儿道:“为什么,恐怕只有他自己明白,目前最主要是吸引他们对百里先生起了兴趣,他们才可能来捉人。”

“怎么吸引?”

“神医加灵葯。”

没了拍手叫道:“绝!他们捉人,显然是为了治什么的,就算不治病,看在雪神丹的份上,也得亲自来一趟,此计甚绝。”

小刀计划放出消息,说雪神丹己交付百里奇,以引天鹰上勾。

“不过……”没了又道:“谁要冒充百里老头?”

他俩才发现不是太高,就是太胖,尤其是没了那副圆肚子,简直像个铜钟挂在上面。

小刀儿笑道:“你冒充好了!肚子用腰带缠紧,再运功缩点,不就成了?”

“不!我不干!”没了跳起来,苦笑不已:“这种苦差事,我死也不干,你可知道勒紧肚子有多难受?会断气哪!”

小刀儿道:“可是我也不会缩骨功,难不成不演了?”

这问题十分棘手,两人绞尽脑汁,总想找出一个合理而有效的方法。

终于没了道:“还是你扮百里奇好了,身材高,可以伪装。”

小刀儿正在听他如何解释。

没了又神气起来:“你差他半个头,感觉起来是大了点,不过你别站着,用坐的就看不出来。”

小刀苦笑:“我总不能坐一辈子吧!”

没了道:“不必坐那么久,你忘了当时黑衣人掳人时是用*葯?你只要碰面时不站起来,或者故意弯腰找些事办,很容易就可瞒过去。”

小刀儿想想也觉得有理,点头道:“好吧!反正露了底就逮人。”

没了道:“我看撂倒他算了,否则我如何混进水晶宫?”

小刀道:“总得问清楚地点再说吧?”没了沉思半晌,道:“随你,不过你得交代行踪,否则天鹰崖必会追查,尤其绿君儿的失手,他们一定不肯干休。”

小刀儿道:“这容易,我到洛阳城转一趟,然后往江南逃一阵再折回来,如此消息就可能传向江南了。”

没了想起被自己骗到关外的七重生,己咯咯笑起来,道:“少了少林七重生,办起事来,真有点不顺手。”

他有点后悔骗得那么远。如今还没见到人,否则这趟事,又有他们的份了。

突然他又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恨天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公孙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