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小刀》

第21章 赤眼丹

作者:李凉

没了正想嘘气。

突又来了两名年轻貌美女婢,奉上茶水和醇酒。

“不知护法尚有何吩咐?”穿红衣者轻声道。

没了道:“没事,天鹰一回来,马上通知我,下去吧!”

红衣婢女又问:“禀护法,可要代人(替换人看管)以休憩。”

没了注视红衣婢女那种暖昧的笑容,以为代人就是带人,带她去休息,一时也不知如何答复。

“护法您若无事……自该休息……”绿衣女子也含笑出口。

她们俩的笑,乃是职业性的笑,否则也不会被选中服侍本派高级首脑——谁愿看见一副哭丧的脸?

若真的黑鹰倒也习掼,但没了乃假冒,想处之泰然就难了,红着脸,还好有层黑巾隔着,否则非马上泄了底不可。

小刀儿觉得他如此久没反应,赶忙用手尖点他背心。

没了“哦”了一声,才觉醒,赶忙道:“不必了,此人是百里奇,百里神医,重要人物,我得亲自看守,以防万一!”

他连续逢人就说百里神医,无非想强调此人之重要性——因为百里奇曾被掳过一次,他以为宫中的人该知道此事。

事实上。知道这件事的人,怕除了黑鹰和那天看门的人,怕再也无人知晓。

在此的人都很明白,不该知道的事,就不必要去知道,否则只有自找麻烦。

女婢也是如此认为,上级说重要就重要,管他来者是何人,不过当她俩闻知百里奇时,稍带惊愕地瞧向小刀儿,但随即恢复原状。

红衣女婢蹲身道:“如此,奴婢就告辞了。”

没了巴不得她俩快点走,道:“请便!”

两婢女蹲身而起,已犹豫地瞥向没了,他俩已感觉出这位黑护法身材和举止,言行都有点不一样,但本着不该知则不知的心态,也未再多疑。已慢步离去。

像这种事并非不曾发生,她俩给了自己一个答案——也许又是新来的。

不管是新货、旧货,都是她俩上司,对他尊敬些总没错。

也因如此,没了才能不穿帮。

他嘘口气,道:“好险,这两个精明的丫头。还想要我带她去休息?”

小刀儿坐起床头,笑道:“反正你是和尚,也不必过于担心。”

“去你的!”没了叫道:“我和尚也是人,开了酒戒已是满寺风雨,要是开了色戒,无心老头非把我开除不可。”

小刀儿道:“你又不住在少林寺,这种事好像不必斤斤计较吧?”

没了叹道:“说真的,我还有点舍不得少林老祖宗,只好认啦!”

小刀儿不再鬼扯,转向正题,道:“天鹰不在?他亲自出马,想必事情不小,你知道最近有何风声?”

要是他得知天鹰攻向他老巢,非得跳起来,直冲公孙府不可。

没了沉思半晌,道:“最近天鹰崖除了找过柳西风外,似乎没什么举动,他要柳西风屈服。”

“柳西风……”小刀儿哺喃念着,思考一阵,道:“如若要对付他,天鹰似该亲自出马……”他不再疑问,似乎认定夭鹰就是去找柳西风:“却不知他何时回来?”

没了道:“要是慢了时辰,恐怕我就罩不住了!”抓抓喉咙,苦笑道:“干得十分厉害。”

小刀儿沉思道:“若时间过久,我们就先行下手,找找看,赤眼丹在不在此。”

“要是找不到呢?”

“只有另想他法,等天鹰回来再说了。”

没了有点幸灾乐祸道:“找不到,干脆放把火烧了他们老巢算了。”

小刀儿道:“你一烧,我的葯说不定也被你烧毁了,我不赞成!”

没了道:“生死有命,强求不得,你最好能接受任何情况,知道吗?”

他虽然开玩笑,但一副磨拳擦掌,装得真像那么回事。

小刀儿和他相处久了,也已了解他性格,不怎么担心他会放火。

他道:“我看你还是出去走走,探探四周环境,以便情急之下,才有个着落。”

没了道:“怎么成,我明明说好要亲自看住你,现在一走,不就不打自招?”

小刀儿道:“又没有叫你走远?附近走走,也可交代为巡罗,大不了你再叫两名卫兵看住门,不就得了?”

没了倒也真想逛逛敌人老巢,想想也答应了。

“你自己小心,我找人看门。”

说完他已溜出门外,唤了两名卫兵站在门口,自己已朝外边走去。

才走几步,忽然已发现洞外绿衣女子往此处走来。

“绿君儿?”

没了赶快转往左边道路走去,以避开她。

绿君儿并没发现他,直往小刀儿的房间行去。

没了折回偷看,心中直叫糟了,也不知她是否会识破小刀儿?二话不说,已潜回那栋房屋墙角,推开另一间房屋,想窃听,但水晶石墙过于厚,听不出一个所以然,他只好守住门口。若绿君儿见着小刀儿,或另有其他反常举止,就施以突袭,以挽救小刀儿脱困。

门外一有声响,小刀儿已听出是女人声,赶忙躺回床上装昏。

绿君儿开门面人,见着长髯飘逸的百里奇,轻轻一笑。

“百里神医……”

她以为百里奇会醒过来,但声音出口,仍不见反应,似已想到他可能中了*葯,很快走向床前,探探小刀儿鼻息,嫣然一笑:“果然中了无香尘。”

她马上倒出一颗白色葯丸,送入小刀儿嘴中。回身坐回八仙桌前的雕花桃木棕褐色圆椅。

小刀儿的化妆术并不十分精细,若有人瞧过百里奇,很容易就可以察觉他是假冒者,然而绿君儿如此带有喜悦的反应,可以看出她并未识破小刀儿,可想而知,她也没见过百里先生。

小刀儿抓准葯丸溶化的时间才醒过来,以免绿君儿起疑。

才摇动一下脑袋,稍微呻吟,绿君儿已喜悦地欺向他。

“百里神医,你醒了?”

小刀儿闻言,已知时间上并无差错,茫然地坐了起来。

“这里是……”

“天鹰崖!”绿君儿道:“在下绿君儿。”她歉然道:“对不起,强行将神医请来!实是有不得已之苦衷。”

小刀儿仍装出百思不解,道:“天鹰崖……这是什么?”

他想问的是地名、人名,还是组织。

绿君儿道:“是一个地名,我和我爹都是属于这里。”

小刀儿醒醒脑子,恍然道:“哦……我懂了,莫非你们就是所谓天鹰的手下?”

绿君儿点头。

“天鹰他……你们抓我来此,是为了何事?”

绿君儿歉然道:“对不起,神医,因为除了您,恐怕无人能医好他的病。”

“你们要老朽医人?”

“嗯!”绿君儿含笑点头。

小刀儿苦道:“既是如此,何必大费周章,两度将老朽掳来?身为医生,哪有不医病人之理?除非那人是十恶之徒。”

说话之际,他已盯向绿君儿。似想询问此人是否为十恶不赦之徒。

绿君儿急忙道:“神医误会了,他是好人,又是被一些伪君子所害,全身功力已毁,六脉百穴已损,十分可怜。”

“他是谁?”

绿君儿慾言又止,道:“也许前辈见着他之后,会想起他是何人,现在我不告诉你。”

“你担心他的安危?”小刀儿另一个反应则为“你怕我杀了他?”

绿君儿苦笑道:“他和我关系密切,我不得不小心,不过我绝对信得过前辈,否则也不会请您来了。”

“他……是不是天鹰?”

“不,他不是!”绿君儿道:“天鹰武功天下无敌,怎会是他?”

小刀儿上次在牢里也见着精神焕发的天鹰,对他并无多大疑惑,心中所想的。则是另外一个人。

“是不是你爷爷?”

“也不是!”绿君儿道:“我爷爷武功也很好,您不要再猜了,见着他,您自会明白。”

其实小刀儿所说的你爷爷三字,要是绿君儿注意听,一定会听出破绽,因为她和爷爷的事,只有小刀儿和没了知道,百里奇不可能也知道。而小刀儿之所以会如此问,是将绿君儿方才所说的爹,当作爷爷,自是非出此漏不可。

两人都没察觉,小刀儿是习惯绿君儿有位爷爷,而绿君儿则因百里奇的到来,似乎将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警觉性自然也松懈了。

小刀儿知道问不出一个所以然,只好改换方针。

他道:“听你刚才说……那个人六脉百穴都毁损了?”

绿君儿道:“本来骨筋也被挑,但有了紫叶珍珠果和六彩龙王筋,才接了回去,只是脉、穴被损,一直没办法医好。”

小刀儿颇俱医理,穴脉被毁,实非人力所能挽教、医愈。

他道:“要真如此,恐怕老朽也无能为力了。”

绿君儿立时愁容满面,怅然许多。

小刀儿道:“或许老朽可接回已断脉经,但其精气真元已失,无法逼通脉经,也是枉然,恢复穴道功能,更不必说了,除非……”

绿君儿急道:“是否须需灵葯?”

“嗯!”小刀儿道:“若有奇异气葯,不但可以护住穴、脉,更可提起真气,恢复希望自是极大,可惜灵葯难求。”

绿君儿只觉得有复原可能,精神为之一震,道:“如若有雪神丹和赤眼丹呢?”

小刀儿神情稍为激动:“当然可以,此两种稀世珍葯能生肌肉去白骨,任何杂难之症都能奏效,尤其是对练武人之奇经穴脉,更为神奇!”

绿君儿喜道:“天鹰已找到了赤眼丹,只剩下雪神丹,我想不久就可以弄到手!”一想到小刀儿,她就呶起嘴:“本来已经到手,谁知却临时被恶和尚给搞砸了。”

她突然想问什么,却被屋外急促脚步声给打断。

小刀儿暗道一声:“好险!”因为她想问的,必定与雪神丹有关,自己所放的谣言,不知如何来掩饰此丹不在身上。

没了绷紧全身,因为他看见来者正是那两位红、绿丫头,不知她俩如此急奔来有何要事?必定是事情有了转变,他准备随时突袭以救人。

“小姐……”

红衣丫环急叫,已和绿衣丫环一同奔入屋内。

绿君儿见状,愣然道:“我不是要你们没事不要过来吗?”

听她口气,可以猜出百里奇到来的消息是丫环所传送给她。

红衣丫环道:“小姐,天鹰回来了。”

绿君儿急忙追问:“他……他现在在哪里?”

“前厅!”

“我们快走!”

说着她就要夺门而出。

“小姐……”

“又有什么事?”

红衣丫环道:“小姐,黑护法也要奴婢通知他,不知……”

绿君儿截断地的话,道:“黑护法说不定己经赶去了,你们袂回去准备东西。”

话未说完,她已奔出门外,朝前厅方向奔去。

红衣丫环和绿衣丫环也不再逗留,瞄了公孙小刀一眼,已离开去准备那些东西了。

没了前后脚之差,已走进门。

“如何?”他问。

小刀儿告诉他:“天鹰已回来。”

没了喜道:“我们快去逮人。”

小刀儿摇头:“不行,要是现在去,马上就会露了底,他武功不说,座下五鹰就够让我们吃不消了。”

没了道:“说归说,我总得出去让他们瞧瞧,否则他们一样会起疑。”

小刀儿道:“暂时还不会,你这身肥肉一定瞒不过天鹰,只有闪开方为上策。”

没了想了想,道:“我还是要去,不过是躲在暗处。”他轻笑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总该了解他们举止吧?”

小刀儿点头:“也好,小心点,若他们未识破,我们得手机会相当大。”

他又道:“我觉得那个病人对天鹰崖一定很重要,而且我也说过要用赤眼丹可以治愈,能骗就骗,省得其他麻烦。”

没了道:“就这么说定,我若太久没回来,就表示已出事,你就看着办好了。”

小刀儿含笑,没了已离去,临走还交代卫兵,没他的命令,不准任何人进去。

小刀儿自有主张,将葯箱重新整理,甚至雪神丹都伪制一颗,准备临时急用。

他在等待另一个时刻。

天鹰仍然坐在那张舒服豪华的椅上,精神已显疲惫,本就苍白的脸,现已更家泛白。

座下四鹰有两人受伤,伤的虽是水鹰和火鹰,另两人也是衣衫破碎,十分狼狈地坐在左右两侧。

他们静悄悄地在等待,不知在等什么。

绿君儿喜气洋洋的奔进来,未见到人,就叫出口:“天鹰……”

突然她看到众人脸容衣衫,那股喜气也被吞噬。

“这是怎么回事?天鹰,您受伤了?”她十分急切地叫着,直往天鹰奔去。

天鹰沉重似地挥挥手,轻声而有点费力,道:“君儿……退下……不关你的事……”

“我不管!”君儿有如小孩耍起性子:“您伤得如何?”

“本座没事,你不用担心。”

“可是他们……”绿君儿指着四鹰,着急不已。

“他们虽受伤,也不碍事,你先下去,本座有事要解决。”

绿君儿再次瞧瞧天鹰,只觉得他只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赤眼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公孙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