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小刀》

第24章 柳西秋月

作者:李凉

柳西风轻轻一笑,往他们行去。

卫士已出刀阻拦他。

“我想见天鹰。”

柳西风并没硬闯,停于该处,但提高的声银,足以传入屋内。

天鹰也为之一愣,不知他来此目的何在,但想想他连兵符都交出来,足可相信他是真心投靠,此时前来,可能是关心自己。

“是柳兄?请进!”

有他命令,护卫方放行,柳西风开门而入,一股葯香味已涌入鼻梁,直透脑际。

天鹰坐在足足有两人,宽铺着晶亮白丝绢床单的雕花龙床,灯光隐隐黄淡,透出左墙角罩上红宣纸的艺术灯笼,本是十分柔和,但配上那股葯味,直觉一股病恹恹的情景浮现心头。

“坐!柳兄!”

天鹰仍穿着黑底挂白金丝边长袍,伸伸手,示意柳西风坐于左恻红垫掎上,嘴chún微翘,似想装出一副亲切模样,但仍掩不住失去红光后之病脸。

柳西风并没坐下,轻笑地走向天鹰,笑声如剃刀,薄而利。

天鹰感到他有点反常,愕然道:“你想干什么?”

柳西风从轻笑转为姦笑:“天鹰的房间,怎么葯味如此之浓?”

天鹰微微往后抽身,突然已恢复冷静,想借威严,掩饰功夫已失。

“本座喜欢此种龙涎香味,是以放多了些。”天鹰冷森道:“柳兄你这种态度已快冒渎本座了。”柳西风冷笑道:“你有时间装,我可没时间陪你玩!”

“你——”

“不用再装了!你那副空架子是唬不过人的!”

天鹰眦目瞪视:“你好大的胆子!来人……”

突然柳西风欺身向前,很快地封住他嘴巴,姦笑道:“叫啊!让所有天鹰崖的人都知道你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病老头!”

天鹰不自禁地抽挛全身,这句话,就像烫红的大钳子,紧紧夹住贴满他全身的肌肤,猛狠地从脚撕到头顶,是剥皮!粘了二十几年,长了血,生了肉的假皮,突然间就被殴、刮、抓、撕、挖得一干二净,剩下一身血淋淋,见红带白的骨肉。

每以为灌了血,缠了筋肌细肉的皮会活过来,如今却那么容易的被撕去?火辣、锥刺、蚁虫噬啃,所有能带来烈痛的滋味,现在就在他身上每个角落狂风暴雨般,一阵又一阵地刮着,扫着。

他恨所有的人,包括他自己,更恨小刀儿夺走他的葯。也恨苏珊不该说出那种话,如今却应验了。

抽搐渐渐平静,心头一片空白,空架子是连心思都没有,感觉也是没有,生命也没有。

他现在就是如此,也喊不出声音。

柳西风对于他的反应,感到很满意,慢慢松开双手。倒退两步,含笑而立。

“你果然是聪明人。”

蝥痛过后,天鹰反而平静多了。

他问:“你怎会看穿我的把戏?”

柳西风得意一笑:“从你进攻公孙府,在风翔镇山区时,我就起了疑心,不但是我,连我儿子都看出不对,那时你的眼神无光,我又怎能会相信一个绝顶高手会如此呢。”

“但是……在那之前,我的替身已和你对过掌!你该认定我武功才对!”

“就因如此,我才得百般试探,当时我只是疑心,后来见绿总管和春神交手,突然觉得他的身法太像上次和我交手的天鹰,而他又寸步不离你,尤其那晚若加上你这种身手的人参战,秋月寒就算再强,也禁不住打击,可惜却见不到你的踪迹?”柳西风轻笑道:“原来你是躲起来了!”

天鹰脸色更白,他何偿愿意躲起来!他恨不得能露身大展身手,以现当年威风,然这种事只有在作梦和幻想时才能出现。

柳西风继续道:“后来绿金福去请我,我逼他出手,从过招中更肯定他就是上次代替你比武的人,有了这些,你的秘密就很难保了。”

天鹰恨道:“当时不该派他去!”

柳西风道:“你也不必太怨。假的总是假的,终有一天会拆穿,你不停地想谋夺公孙小刀的丹葯,不就是个很大的漏洞?”

天鹰戚然道:“我没办法……”

柳西风淡然笑道:“所以说,世上最可靠的还是自己,像你手无缚鸡力的人,怎能混江湖呢?绿金福对你忠心耿耿是没错,但他终究会离你而去,甚至他突然不管或叛变。你十条命都没得死,为什么不等医好了身体再出来混?”

他说的话意和春神差不多,天鹰甚至以为这话是春神教他的。其实只要有点灵性的人,就会明白这个道理,说出这番话,也非什么难事。

“你明明知道我如此,你还将玉符交给我?”天鹰道:“难道玉符是假的?”

柳西风笑道:“千真万确是真货!不过,在你的手上和在我的手上又有何差别?”

是了,天鹰现在不就是个任人宰割的人?他掏出玉符,想还给柳西风。

“你还是收下吧!”柳西风没接过手,笑道:“我们还须合作一段日子。”

天鹰捏着玉符,道:“我懂了,白天你任由我派兵遣将,只是想利用天鹰崖的兵力去攻打公孙府?”

“你不也想利用柳西府的兵力?”柳西风笑道:“我只是将计就计,反正目标都一样,说什么利用?该说合作才对。”

天鹰不得不佩服他心智深沉而高超,自己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你想知道我派兵布阵,也是在研判是否可行!然后一举进攻,一切收获可从我这里得到?”

柳西风含笑点头:“完全正确!对付你一个人,要比整个天鹰崖更容易了。”

天鹰实是哭笑不得。引了大狼入室,撵都撵不走。当时只觉得怀疑,但如此复杂的阴谋,他又怎能一触即通?这个亏吃得十分鳗喉。

“你想挟持我?”

“可以这么说。”柳西风笑道:“说好听些,是合作。”

“你以为我会屈服?”

柳西风笑道:“你会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你活瞀,就有机会扳倒我,而我也留给你这个机会,等你有那种能力时,我要不倒都不行!”

他补充一句:“这本就是个弱肉强食的时代。”

天鹰不得就此认输,他还要斗下去,他无法让二十年的愤怒而付出的代价就此荡然无存。

他冷笑:“柳西风,你会后悔的。”

柳西风知道他己屈服,轻轻一笑,道:“我已经说过,只要你有能力。尽管来!怕的只是你心有余而力不足,否则有你这么一位高手相斗,何尝不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

天鹰冷笑不已,他知道自己该如何做,方能找到机会。

“你走吧!绿总管很快就会回来!”

“你是想,只要绿总管一回到你身边,就来个大反纂?”

柳西风含笑直往他走去。

“你……你想干什么?”

“要人家不愿意的听从,通常都要施些禁制,我想你也懂得这个道理!”

天鹰惊惶想躲,但已逃不过柳西风矫捷身手,硬是被他逼下一颗葯丸。顿觉肚子一道热气升起,直窜四脚,十分舒服。

柳西风轻笑道:“这养魂引十份不好解,你也明白,顺着点,十天半月,我会给你解葯。”

“柳西风你卑鄙!无耻!”

“你也未见得多高尚。”

柳西风在笑,笑声中充满自信与狂傲。

忽然外边已传来脚步声。

柳西风道:“绿总管回来了,你该知道怎么作,我该走了!”

说完他已回头迈出方步而去。

绿金福乍开门,见着他,十分惊诧:“你……”复赶快瞄向天鹰,一时也看不出端倪,愣住了。

“绿总管,一切平安吧!我觉得该过来和天鹰共同对敌,如今没事,我也该走了。”

他向金福施以深深礼貌又含带着狡黠意味地颔首一瞥,含笑而去。金福惊愕欺前:“您如何?”

天鹰知道此事只能从长计议,不能莽撞,也就憋下这口怨气,以等待最佳时机。

金福瞧他脸色不对,但他却时常如此,病容已是他最好标志。是以并未起了疑心。

他道:“刺客手脚敏捷,只一闪身就不见踪迹,搜遍全宫也没找着,可能已潜逃了,不过有此强敌,我们不得不防!”

天鹰早就知道是柳西风搞的鬼,闻言也不甚在意,反正自己都受制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小心一些就是。”

“天鹰……”金福道:“老奴以为……也许那人已获得本派攻打公孙府的情报,是否要更换日期?”

“不必了!纵使他知道,但我们按时甚短,他们一样无法完全防范,仍能收奇袭之效。”天鹰道:“最主要,如再拖下去,将更不利。”

金福本也无多大坚持,只是建议。见天鹰如此肯定,不再多说。

“那……属下明天就去调兵。”

他退出寝室,独留天鹰望着那盏跑马灯状地精巧灯笼。

火光灰黯,就像生命快要熄灭般。

天一亮,绿金福就奔往柳西府,调兵遣将。

凤翔镇尾一处普通而古旧民宅,硬厚的土墙,挂着田字窗,又少了透光处而一片黝暗。

大白天,他们还点上四方桌那盏乌漆漆的煤油灯,像专干些偷鸡摸狗的人汇聚的地方。

公孙断高大身躯,神龙活现,话说得左脸那道蜈蚣刀疤像在跳舞般。

“柳源,辛苦你了,再几天,就是我们扬眉吐气地日子了。”

獐眼一对的珠子挤了又转,柳源仍是那副猥琐样,奉承有加:“小的就是知道二少爷一定会练成神功!简直令人难以相信!”

他还拿出匕首,划向眉毛倒竖,快要变成狮子模样的公孙飞雾的左手。

“看!刀枪不入哪!”

此举引来三人哈哈大笑,何等高超的武功?

柳源道:“最新消息,柳西府又聚结人马往渭北方向潜来,似乎想再次攻打公孙府。”

公孙断冷笑道:“来得好,公孙府岂是好惹的?”

柳源诧然道:“老爷……您不是想攻下公孙府,怎会……”

有柳西府兵力相助,更能成功,怎会说出这番令人费解的话?

公孙断哈哈大笑,道:“我是说公孙府若在飞雾掌管之下,任谁也动不了。”

“对!对!二少爷自是比秋月寒强多了!”柳源瞄向飞雾,一脸奉承笑态。

飞雾傲狂道:“来得好,我可要大展身手!最好柳西风父子也在场,我好替大姐报仇!”

飞燕的死,对他构成很大的刺激,如今凡是曾经对飞燕不好者。他都想杀之以泄恨。

——除了他爹以外。

公孙断道:“雾儿,仇是要报,不过在战场上,你还是要听爹的话,以兔误了大事!”

飞雾咬牙根道:“爹!通杀!一个不留。”

“对敌人是如此!但有些人还是不能杀的!”公孙所笑道:“例如说你大哥。”

飞雾眼神凌厉而茫茫,似有点得了失心疯,想到大哥,他已讶然一笑:“大哥不能杀,他是我们的人。”

“这就对了!”公孙断道:“公孙府中还有许多我们的人,若乱杀,必会出差错,你知道了吗?”

“全由爹作主。”

公孙断频频点头,道:“到时先将秋月寒打败,然后指向天鹰,执掌天下的宝座,该是我们,不是那些笨蛋、病夫!”三人又是大笑。

弦月晚上,细雨初竭,泥泞地面仍可看见不少银亮亮积水处,像片片跌碎的镜子。

人马又聚集公孙府近郊

天鹰仍威风八面地坐在水晶椅上,俯看公孙府,凛凛威风

“一切按计划进行!”

现在他只会说这句话,既已受人要胁,此战胜与不胜都无关于他了。

柳西风道:“禀天鹰,属下以为先缠住对方重要高手,然后再发动总攻击,如此可以避免混乱,以让对方无机可趁。”

天鹰故作思考,不久点头道:“好!就由各大高手先出动,免得像上次一样中了伏。”

柳西风含笑转向柳西竹和属下,道:“此次攻击,须全力以赴,谁抗令者,斩。”

柳西竹不明白他爹葫芦卖的是何种葯?打从离开柳家开始就忐忑不安,如今一赶到,就听他爹如此命令,实在无法适应。

“爹……我们……”

“儿!你尽管找自己的目标就是!爹自有主张,等事成之后,你就会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柳西风转向手下,道:“十三剑第一批,剩下五十名第二批,没有命令,不准撤退!”

一声“是”,表明了众人一致的心灵服从性。

三更已至。

“上!”天鹰挥手下令。

一群如蚁般人马,已摸向公孙府。

金福仍停在原处,和上次一样,他想要天鹰躲向他处。

天鹰道:“你去吧!难得一次,我就在此观战好了。”

“主人……老奴以为此地仍不安全……”

“人都被你们缠住了,还有谁会来暗算我?别太担心。”

金福仍面有难色,不肯离去。

天鹰此时已无啥思想,留与不留,全是差不多,见金福如此坚持,他也放弃了主见。

“好吧!我走了!自己保重!”

几名黑衣壮汉扛着椅子,已消逝黑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柳西秋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公孙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