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小刀》

第26章 天鹰之劫

作者:李凉

春神强压心头悲切,颔首道:“希望还来得及。”她道:“君儿,你将所知道的告诉娘,为何公孙断会挟持你爹?”

君儿道:“公孙断杀了柳西风,然后就闯入水晶宫,爹不会武功,又中了毒,只好任由他摆布。”

“爹还中了毒!”苏乔诧异地问。

“嗯!是柳西风下的!”君儿很快将事情说一遍,但那时,小刀儿和飞雾搏斗之事尚未传至水晶宫,是以她不知情,现在也只字未提。

她还强调金福要她说的:公孙飞雾已练成了恨天劫,连柳西风都死在他手中。

春神脸色吃重:“这就难了……昔年恨天魔只练了八成,就已纵横天下,那时你爹才刚出道……没想到竟有人如此年轻,就练成此功而刀枪不入……”

苏乔道:“难道世上就没人制得了他?”

春神道:“很难!虽然传说少林易筋经练到十成,也有此火候,在邪不胜正之下,才有办法制住他。”

苏乔突然喜悦道:“也许小刀儿可以!他的飞刀威力十分强劲,而且每个人都有罩门,只要刺破它,就可破除金刚不坏之身。”

春神颔首道:“这也是一种办法,不过听君儿说,小刀儿并没赶去公孙府参加战局,他不知去了何处?”

苏乔道:“我想他还是会留在公孙府,只是他赶去时,已来不及阻拦战局而已。”

君儿道:“可是……小刀儿他……爹曾经找他的麻烦,他会帮忙吗?”

“会的!”苏乔很有把握道:“若他记恨,当时就不会放过爹了!”

她指的是小刀儿夺葯,而以飞刀抵住天鹰咽喉一事。

春神道:“小刀儿心地仁慈,该不会见死不救,我并不担心此事,倒是你爹中毒一事,若要公孙断解毒,恐怕十分不容易。”

苏乔灵光一闪,道:“娘,你忘了百里神医还在这里?他一定有办法。”

春神此时才绽出浅浅笑容:“或许可以邀他同行,也好顺便看看你爹的伤。”

君儿道:“可恶的公孙断!娘您该教训教训!他无恶不作,出而反而,十足怒徒一个。”

春神叹道:“娘要是能惩罚人家,早就替你爹报仇了,何须要你妹妹代劳。”

君儿惊愕不已:“娘!你……”

苏乔黯然道:“娘不会武功。”

这怎么可能?名闻天下的天南春神笑,竟然一点武功都不会?难道传言有误?

君儿不信。却又不得不信,十分不习惯的说:“怎么会呢?”

苏乔道:“娘天生就是玄阴脉,练不得武功。”

“但是……传言……”

春神淡然道:“传言该从你奶奶谈起,她才是真的春神,娘只是承了你奶奶的福。”

她解释道:“数十年前,你奶奶以高超的武学。击败了两位魔头,一位是七血神君,另一个就是恨天魔,流言就此传出,但真正见过你奶奶的人并不多。后来娘嫁给了你爹,她也传那套春神夺给你爹,所以你爹才能称雄武林,没想到却因此害了他。活来娘只将功夫传给你妹妹,要她以春神名号行侠仗义,但是春神夺有上下两段,乔儿只好学会上段,是以功夫虽高,却也不能如你奶奶那种无敌的身手,不得不找小刀儿来帮忙报仇。一切事情,就是如此,”

原来她不会武功,难怪上次以琴声制服公孙楼时,会比不上苏乔,难怪苏乔要急着赶回来,难怪在治疗公孙楼时,公孙楼发疯,春神没出手,事后还中了*葯而昏倒。

难怪她一直住在此处,常年不离开。

君儿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道:“既是如此,娘还留在这里,救人的事就由我和妹妹去就可以了。”

春神慈祥笑道:“娘不去,也放不下心留往这里,还是去好了,也许你爹经过此次教训以后,会回心转意。”

君儿正想再说话,忽已觉得有人走近无尘居,转过头,百里奇已含笑而至。

苏乔急忙迎上去,笑道:“神医,您来得正好,我们有事想拜托您。”

百里奇慈祥点头,道:“老朽听到声音,就已赶来。上次是小刀儿出征,这次是怎么回事?”“神医!我爹中了毒!”

苏乔很快地将事情说一遍。

百里奇转为吃惊,道:“令尊所中之毒……不知为何物?”

春神道:“君儿,你可知道?”

君儿摇头:“当时情急。我也忘了问,不过听金福说是柳西家最毒的毒葯,公孙断也会解,葯性在十天左右发作。”

百里奇精通各葯物,相对地也对各派独物有所了解,闻言也猜出一个大概:“也许是养魂引吧!”

苏乔道:“神医,您是否能和我们一起去?”

百里奇道:“本该可以,但公孙前辈这一,两天将会醒来,我想若能留下来,对他种种反应再彻底诊断一番,以免有所疏忽,若你们那边事情过急,也只好放弃,与你们同行了。”春神闻言,道:“既是如此,百里先生就留下,反正我们也须找到小刀儿,再赶去救人,其中耽搁也不少时间,届时您再赶去也不迟。”

百里奇沉思片刻,道:“如此也好,以免瞻前顾后,最迟两天,我一定赶去!”

他拿出一白玉小瓶,交予苏乔,慈祥道:“若你爹中的是养魂引之毒,就拿红色丹丸让他服下,毒性自可解。若不知何毒,就服下三颗绿色葯丸,最少能再延续几天时间。”

对于百里奇考虑之周详,苏乔感激不已,连连道谢,捏紧的玉瓶,快碎了似地抖了起来。

百里奇又道:“若找到小刀儿,就转告他,公孙飞雾若已练成恨天劫上的五毒阴勾爪,千万别让他伤着了,我也没把握解此毒。”

苏乔点头:“我会的!”

然而他们却不知此语已是过慢,小刀儿此时已在接受痛苦的煎熬了。

葯已在手,三人不再耽搁,立时动身前往公孙府。

天鹰崖已聚集了大批人马,包括少林掌门无心,武当掌门木阳子,华山掌门剑南舟,天山掌门关醉白,以及数十位。各派高手。

人来的愈多,公孙断愈是过瘾。

无心已宣佛号,运用狮子吼之内家其力,传声道:“公孙教主,少林无心求见——”

音虽不高,却绵延不绝,显示出无心功力十分到家。

公孙断等的就是这一刻,两天一夜之间,能赶来的高手都赶来了。

他坐在舒服的龙椅,心不在焉地瞧向绿金福,道:“绿总管,你留在此,本座要去退敌了。”

金福拱手道:“禀教主,强敌已至,属下岂敢偷安,自该挺身才对。”

“说是这么说,你的主人怎么办?你舍得抛下他?”公孙断调侃地说。

“倾巢之下无完卵。属下明白事情轻重。”

公孙断无奈道:“好吧!既然你如此忠贞不二,本府也不愿拂却你的忠心。”转向五鹰道:“传令下去,准备退敌!”

一声令下,全宫皆动。尤其是公孙飞雾,皮肉之伤两天就结了硬疤,可说完全好了。那股疯狂的争战慾望。充斥全身每根筋、每根骨,现在若有一头虎,保证被他活活给咬死。

两天以来,他吃的全是活生生的狸、免、鸡,元阳充豉得很。

公孙断也有意试试他,到底能不能击败各大门派掌门之联手——一对一那是甭谈了。

阵势摆开,公孙断仍坐在椅子上,威风八面。

他冷道:“你们找天鹰崖,到底为了何事?是否想联手围剿?”

无心施佛礼,道:“老衲无心,执掌少林一派,想必公孙教主已猜出群雄来此之目的?”

“嘿!我问你,你倒反问起我来了!”公孙断冷道:“我不知道你们来此是何目的!我也不想猜,太浪费本座时间了。”

“如此老衲就直说了。”无心道:“传言昔日歹徒董仟,匪号神鹰藏在天鹰崖,可有此事?”

金福闻言,脸色已变,二十年前主人含冤,二十年后又要再遭劫难,一份怒意到沸腾,心中暗自决定,除非战死,决不让人将天鹰带走。他盯向公孙断。希望他能遵守诺言。

公孙断轻轻一笑,道:“大师恐怕听错了,本派是天鹰而非神鹰!”

他回金福一个微笑,表示信守诺言不二,金福也为之放心不少。

木阳子冷道:“天鹰就是神鹰,天鹰崖本是他所创,后来却被你所篡夺,贫道众人看在你为恶不及外人之下,才以礼待之,否则早已兵刃相见,你还是将人交出来吧!”

公孙断虽恶名昭彰,但他大部分只对自家人下手,基于此乃家务事,别派自不便兴师问罪,省得落个多管闲事之嫌。

公孙断冷笑道:“好个天鹰就是神鹰!好个以礼待之!看你们劳师动众,今天要是不让你们满意,想必你们是不想回去了?”

木阳子冷道:“除非交人,否则不惜动干戈!”

公孙断假笑道:“这可是你们要动手,不是本座想动粗!看样子不动手是不行的了!”

飞雾狂笑道:“要动手找我!来呀!来呀!”不停捶打自己胸脯,真如野人。

无心喧个佛号,道:“恕老衲失礼了!”右手一挥,五位僧人已长棍开出,直往飞雾身上砸去。

飞雾狂笑,身躯一动不动,硬接下五棍。若常人,非得被打得粉身碎骨不可,但落在他身上却如打在软泥上,一点效果也没有,反弹力道震得他们两手发麻,不知所措。

还来不及由他们思考,飞雾已然出手,左手如揽女人柔腰般,揽住五根木棍,右手如菜刀状,一切,五棍断得整整齐齐。

“哈哈……”

飞雾狂笑不已,双手推出掌风,像在推小孩般,轻而易举地将五僧打得滚滚而去。

众人见状,不禁竖眼直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还有谁要来?全都上来好了!啊——”

飞雾忍不住,已扑往无心,其势之猛,快逾虎豹。

无心大惊,想尽所有方法,就是想不出一个退敌招式,不得不运起神功,准备硬接。

也谈不上什么准备,双掌都还没举稳,狂风已至,啪地,已将他击出丈五开外,蹬蹬连退数步,无心方稳住身躯,更是骇然。

木阳子已看出对方武功过于高强,登时喝道:“贫道也来陪你玩两招!”马上挥出拂尘,扫向飞雾。

“什么,你陪我玩?你不配!”

飞雾反手一抄,很容易将对方拂尘给抓住,往左一带,再切出一掌,木阳子已避无可避地非松去拂尘不可。否则右手难保。不得已,只好松手,改掌劈向飞雾,企图想挽回一点颜面。

然而飞雾一动不动,硬接他一掌,右手拳劲已捣向他腰际,快而猛。

木阳子闷哼,人已倒撞而退,脸色发青,这拳打得他血气翻腾,差点吐出血来。

无心见状,冷喝:“敌人武功高强,我们一起上!”

活未落,他再次出掌而攻。

华山掌门剑南舟以及天山掌门关醉白,也同时出剑、出掌,罩了过去。

飞雾此时才感到敌我相当,方自尽情出招,想将受小刀儿的怨气。全出在四人身上。

四人联手,其势何等猛锐?可惜却奈何不了飞雾,十招一过,已是汗水淋漓,气血浮动,愈战愈是心惊,不知天下怎么会有此怪物存在?飞雾似乎玩够了,大喝一声,右手抓住剑南舟长剑带向左边,格开木阳子拂尘,再踢出一脚点向关醉白,将他逼向左侧紧紧靠着无心,然后他狂笑一声,双手往左右直翻劈,哗啪数响,四位掌门人已跌得人仰马翻,尊严尽失。

此时此刻也顾不得什么尊严,四人滚落地面,都以高超内力硬拔而起,喝然出口,四道人影又噬向飞雾。此时方见飞雾脸色吃重,不敢大意地封向左侧无心,想以各个击破方式,分散对方强大内力。

岂知无心早有准备,不攻反撤招,一个腾身掠过他后背,双手抵住关醉白背心,齐往前推。紧接着木阳子也以同样方法掠向无心背心,剑南舟也不落后,如此四人连成一线,各找背心命门穴,同运数十年修为,四人合起来,至少有四甲子功力,任公孙飞雾修为再高,也无法超越四甲子——两百四十年的威力。

而天山派混元真气,自属武林一绝,四人联手,真能逼出一道白气,直截飞雾心窝,其势足以穿金裂石,所向披糜。

飞雾方转身,就遭此突袭,自大的他,马上尝到结果,沉呢一声,已抱胸倒桩而退。

公孙断大惊,已站起来:“飞雾——你怎么了?”

还好,飞雾只吃了点暗亏,落滚地面过后,马上扭身而起,更加狂猛地攻了过去。“我要撕烂你们……”

他罩的方向是专门劈向四人中间,以想捣散他们合力。

然而四人不但武功精湛,历练更丰富,知道此方法有效,已然凝结如蜈蚣,矫捷腾掠翻转,就是不让飞雾有下手之机会。

飞雾数击不能得手,气地哇哇大叫。红肿眼珠似要喷出火来,当下不再专找对方中央下手,硬就硬,谁怕谁?怒吼一声,已身掌合一,再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 天鹰之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公孙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