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小刀》

第03章 含冤受屈

作者:李凉

  东院住的是老大公孙秋月,西院住老二公孙断。

  上一辈都已不在,大家庭必须划出界限,尤其再下一代,难免竞争更厉害。

  同为兄弟,公孙断虽不及秋月出名,但哥哥受伤,他总得照顾他。

  忽然间,他好象觉得自己更有用,更有精神了。

  红亭的小桥流水,前面的花园平铺着白色大理石平地。

  公孙断也和他哥哥一样,每天不断地练武,其实他的功力该和秋月差不了多少,虽

然练武需要资质天份,但同一娘胎生的,差别该不会很大。

  只不过大哥的锋芒已耀眼世人。

  他在练剑,威力不逊秋月,若庐山一战换上他,可能结局会好些。

  他在练剑,不是一人,而是两人——公孙飞雾。

  “爹,大伯那一场不该败的。”飞雾指的是那场斗剑。

  “你怎么知道?”

  “我对我们家的武功有信心。”

  “这还不够,你找找看,输在哪里?”

  飞雾想了好多,但就是无法说出一个具体的理由,“大伯功力好象退了步。”

  “不准你这样说你大伯!”公孙断稍微责备:“不管如何,他仍是你大伯。”

  飞雾有点不甘心被骂,低头不语。

  “这场比赛输在最后一幕。”

  飞雾精神头来了。

  公孙断比着剑招:“你大伯飞身以剑尖,对剑尖想要击退对方,结果剑尖点偏,就

这样失去了先机,我们练一遍。”

  “若你大伯剑尖再稳点,以我们的惊月斩回旋力量,一定可以震退对方剑尖。”

  他一直没有说秋月功力退化。

  飞雾心中叫着:“这还不是在于功力不足,拿剑不稳?”

  飞雾很不高兴,学出的功夫,竟然和他父亲打成平手。

  剑尖相抵,火花四溅,打铁般叮了一声脆响,人已分开。

  有这样出色的孩了,父亲自然更高兴,不停地点头含笑。

  有个青衣中年奴仆走近。

  “老爷,大小姐和姑爷回来了。”

  公孙断很高兴,是他要女儿回来。

  因为秋月的受伤,对公孙世家相当严重,在外的亲人,都要回来。

  尤其他女婿,还是柳西绝的大公子——柳西竹。

  江东柳西绝,江湖名声并不怎么好,偶尔会做出以强欺弱,夺人之妻,一些不光彩

的事。这些并不是柳西一绝——柳西风的行径,可能是他手下所为。

  但谣言如此,作主人的也脱不了干系。

  以公孙世家威名,实在没有必要将女儿嫁给有损名声的人。

  然而公孙断回答:“清者清,浊者浊,而且男女相爱,为长辈者不必多加干涉。”

  柳西竹滑了点,但相貌不错,身材不错,武功不错,气质相当,人品——再说,马

马虎虎。尤其他的武功,深得柳西风真传,实在吓人。三十岁不到,大小战役一百四十

七次,对手都走不过他百招之内,其中不少是武林前辈,如七巧刀毕尚、野豹田光这些

硬角色。

  这样的女婿,并不好找。

  东厢旁怡心院第三间客房,一式红色的格调:红地毯、红窗帘、红桌布、红椅垫。

白色的陪衬:白桌椅、白茶具、白花瓶、白玟瑰、白窗纸。

  飞燕身形稍瘦,有点那种燕瘦环肥的味道。

  坐在椅子上,看窗前那株百合花,看得出神,沉默得有点病态。

  公孙断进入屋内,第一句话就问:“你是否又练功夫了?”然后才瞧她的脸,“看

你瘦得如此模样,生病了?”

  飞燕起身,嫣然一笑:“没有,女儿很好,爹爹请坐。”

  公孙断坐下,“但……你比以前瘦多了。”

  “最近胃口不好,所以才如此。”

  “哦……以后常回来,就不会如此了。”

  “是,爹爹。”飞燕习惯性地回答。

  聊了一些家常话,公孙断又问:“西竹的武功如何?”

  “我想很高。”飞燕道:“我们实际并没有交手。”

  “都是夫妻了,还谈什么交手?”公孙断笑得很爽朗:“他教没教你柳家功夫?”

  “教了,但女儿学的不多。”

  “以后多多练习,柳家功夫不比公孙世家差,多学一点对你有好处。”

  公孙断想了想,似乎有点感兴趣:“他教你什么了?练给爹看看如何?”

  “是,爹爹!”

  飞燕很自然地舞开柳西绝芒,裂天十三掌和摇风散手。掌法凌厉,招招逼人,空气

为之一紧,啸然有声。公孙断瞧得很仔细,练武人对武功永远都有偏好。

  练完了,飞燕稍带气喘,不停地挽袖擦拭额头,脸色更加苍白。

  “西竹说,女儿家练掌法只能练到十二式,第十三式须要阳刚之气才能发挥。女儿

只学习七式,至于摇风散手,较为轻巧,比较适合女性练习。”

  公孙断不停含笑拂掠过多的大髯,夸耀女儿功夫又进步许多。

  飞燕也以笑声回答,但紫罗兰衣衫被汗湿透而粘在背上,并不怎么好受。

  “探过你大伯了?”

  “一进门,女儿就先去探病,和西竹、西湖。”

  “西湖也来了?”

  “嗯,他是想见见湘雨。”

  公孙断突然轻笑:“看来他对湘雨一往情深呐。这样也好,亲上加亲,闲话也就更

少了。”

  飞燕低头不语,也不知她愿不愿意亲上加亲。

  “你回去梳洗,爹晚上设宴,难得你回来一次。”

  “是,爹爹。”飞燕退去。

  公孙断沉思良久,也起身离去。

  “请你放尊重一点!”

  湘雨不幸被柳西竹兄弟给找着了,柳西湖正以轻薄举动和言语调戏湘雨,想拉她去

欣赏风景。

  柳西湖比哥哥小三岁,一身穿着流里流气,大红色长袍镶满金花、银花、碧玉、翡

翠,手摇白玉扇。

  “二小姐,这又何必呢?咱们都是亲戚,一同游游有什么关系?来个亲上加亲不更

好吗?”

  柳西湖扇子一挑,又想勾湘雨下巴,笑得更轻佻。哦,仔细一一看,那副白脸上了

粉儿,只差没抹口红。

  柳西竹也差不多,眉头不停地往上吊,三条皱纹象水里的泥鳅在游泳,翻过来翻过

去,就是停不下来。

  “二妹子,你就答应吧!我弟弟人品相貌都是一流的,有多少女孩都想往怀里

送……”

  “走开!”湘雨打断他的话,想作呕。嗔骂道,“再不走开,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客气才好!”柳西湖轻薄浅笑,“我就喜欢够味的女人!”

  突地,他伸手抓向湘雨肩头,想来硬的。

  柳西竹摇起白玉扇,象欣赏一台戏一般在看两个人拉扯。

  湘雨也不客气,想出手教训教训他,但功夫还没到家,长剑又不在身边,加上柳西

湖轻薄举动,似有意寻找私处出手,几招不到,她已险象环生。

  “快来人呵!小刀你快来呀!”湘雨求救兵了。

  柳西竹也有点着急:“二弟快点!”

  柳西湖出手更快,想制住湘雨。

  湘雨三步并作两步地逃向庭院尽头,一个不小心,脚尖勾到花园突出的一个石块,

跄踉摔了一跤,又急忙爬起,三脚两步已闪入小巷口。她下竟识地奔向小刀工作处——

十几年前她都是这样的。

  柳西湖正得意地追上。湘雨一闪身,柳西湖右手手到擒来——他这么想。

  突然一个人撞了出来

  小刀撞出巷口,将他撞退七八尺,还亏得西竹扶住他,否则非摔个狗吃屎不可。

  小刀站在巷口,至少高出他俩半个头,美髯临风,象一座墙一样巍然屹立。

  柳西湖惊魂初定,乍见小刀,有点厌恶感。

  “不要欺负小姐!”小刀漠然道。

  “敢情是个奴才!”柳西湖大胆起来,冲过去就是三四拳。

  小刀没动,嘴角己挂血——小意思。

  柳家兄弟大骇,这几掌,普通人至少也得吐血倒地,而他……

  “原来你还练过功夫!”

  这次,柳西湖出手更加狠辣,已使出自家绝招裂天十三掌。

  湘雨见状,又惊又不忍:“小刀,你快躲开!”

  小刀没躲,硬是撑了过去,足足十三掌,只有嘴角血丝更多些。

  柳西湖,柳西竹不动了,他实在想不出这个人是谁?怎么不怕打?他俩甚至怀疑他

穿有护身宝衣。

  “我就不信邪!”

  柳西湖拿出匕首,准备动手。

  “住手!”

  沉喝声止住所有人行动,锦袍一现,公孙断已立于花园之中,斥道:“一来就闹事,

成何体统?”

  湘雨诉苦:“二叔,他俩欺负我!”

  公孙断威严地瞪向两个人:“可有此事?”

  柳西湖赶忙道:“没有,我只是相邀湘雨一同观赏庭园而已。”

  “不,二叔,他们俩太可恶了,想强……强拉人家,还……”

  公孙断凛然:“说,没关系!二叔替你作主!”

  湘雨抬起衣肘,不知是被拉破还是被磨破,“他们俩拉破了我的衣服!”

  柳西湖瞪着窄而长似老鹰的眼睛,嘴角抽个不停。

  他心中在骂:“老头,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公孙断瞄向柳西竹:“西竹,你弟弟如此行为,你该当责。”

  柳西竹也不甚服气,一咬牙,才给了他弟弟一个巴掌:“快去向她道歉!”

  西湖挨的巴掌并不重,但那怨气更炽,全算在小刀身上,他不道歉,怒瞪小刀,暗

骂:“臭奴才,若非你来,我早就到手,下次被我碰上,非让你象狗一样,在地上爬不

起来不可!”

  湘雨嗔道:“谁希罕他的道歉,最好永远别到我家来。”

  “湘雨!”公孙断阻止她再说下去。

  湘雨闭了嘴低了头。

  “哼!”

  柳西湖含恨而去。

  柳西竹犹豫一下,拜别岳父。也追下去。

  湘雨替小刀几擦掉嘴角血丝,紧张道:“小刀儿,你伤得如何?”

  小刀含笑道:“没关系,这几年也挨过不少拳脚,我受得了。”

  公孙断此时注意到这位和他一样有一撮飘亮胡子的年轻人。

  “湘雨,他是……”

  “小刀儿,以前春来阿姨的儿子!”

  公孙断瞳孔在收缩,似乎春来两字带给他莫大的震惊。

  “他回来多久了?”

  “还不到一个月。”

  公孙断不停的凝视小刀,看得小刀有点不好意思,低下头来。“小刀儿,你伤得不

轻……”“没关系,二老爷,还挨得过去。”“我这有疗伤葯,你拿去服下。”

  “多谢二老爷!”

  小刀接过丹葯,自然地服下——不因自己有更好的葯而拒绝。

  湘雨就挂不住嘴了,娇笑道:“二叔,您放心他的葯好得很,我爹的葯还是他抓的

呢!”

  公孙断闻言吃了一惊,但随即慈祥地笑了起来,“原来你还是个高手,老夫多此一

举了。”

  小刀感到不好意思:“老爷,小的只是乱抓一些偏方,全没根据。”

  “葯在有效为重,根据倒在其次,否则也不会有偏方妙葯存在了。”公孙断回答得

很诚恳。

  “对哎!”湘雨又说:“我爹说小刀儿的雪神丹、赤眼丹还可以治百病,解千毒

呢!”

  公孙断又是一惊,由不得多看小刀

  小刀被瞧得不自在。

  “小刀儿,你练过武功没有?”

  公孙断问得竟和公孙秋月一样。

  小刀的回答当然也一样:“没能,只是最近老爷教了小的几手强身用的功夫,就象

刚才……”

  刚才他是真不知如何出手。

  公孙断含笑道:“有老爷教你,我也放心了。”他慈祥地道:“受了伤就休息几天,

工作就搁了,几天不除草,长不了多少。”

  “多谢二老爷。”

  小刀实在不想休息,但湘雨非要他休息不可,还要他住进客房,但小刀只住了一天

就不敢住了,因为其他奴仆也感觉到小刀那种得宠而生妒。

  就只一天就够了。

  这一天中,最不快乐的掂是柳家兄弟。

  “什么玩意儿,冲我们柳家,还要受他们的气!”

  百花含笑,甘草如茵,曲桥下水清得很,柳西湖的心就是憋不下这口怒气。

  “那个奴才更是让人讨厌!碍手碍脚!”

  柳西竹姦狡嗔日,“他不会好过的!”

  “若不是他,我何必挨巴掌!”

  “二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含冤受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公孙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