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小刀》

第04章 苏乔

作者:李凉

没了这时才松口气:“你实在有这些能力,不要再怀疑自己,大不了从头来,我和尚永远和你在一起!”

“世上可怜的人太多了。”他又道:“何况还有你娘的冤屈,凶手还在逍遥法外。”

日光很刺眼,小刀儿却睁眼瞪去,太阳照天地,却照不到人们内心,为何施舍都给了恶人呢?

“那些坏人是该绳之以法!”

小刀坚决地点头,他悟通了。

“哇哈……”没了蹦了起来,他的战术终于唤回小刀人生观,收获自非比寻常。

“好小子,有你的!”没了喜上眉梢,“有的人一生都悟不出正道,有的人突然被事情所刺激而悟出正果,你终于想通了,这将是你另外一个人生的开始。”

“希望我能胜任。”

“什么希望?而是一定能!”

“大师,呃!光头兄,你要多指点。”

没了摸着大光头:“有意思,光头兄?好!我当定了。”

他道:“你最希望做什么?”

小刀:“帮助一些可怜的人。”

没了频频点头,带有点狡猾:“你想帮助多少人?”

“当然是愈多愈好。”

“既然要如此,那你就得出名。”没了眯眼道:“有名就有利,有利更能助人。”

小刀不懂。

没了解释:“江湖中打滚,多的是不义之财,那些都是欺压善良百姓所得,你出名,只要报出名号,保证口到钱来。就象我和尚,吃个千百两银子,保证没问题。

小刀仍不怎么清楚。

没了笑道:”慢慢你就知道了,你本钱硬得很。不欠你帐的人可不多,够你混的了。“他笑得很开心。

没了象收了一位小徒弟,唱个没完。

“娘!孩儿将尽力去替您洗刷清白,您在天之灵。要保佑孩儿。”

再膜拜一阵,小刀已随没了步入小径。

山马镇不大,却十分繁荣,人来人往,不绝如缕。

没了找了家老字号“来安客店”住了下来。

“你胡子能不能刮?”

小刀道,“再等三个礼拜,我娘……”

没了伸手制止他说话,抓起黑木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又给了件衣服要他穿上。

这件衣服形状竟然和以前小刀狩猎的那件衣服差不多,尤其散乱毛毯式的披风,更觉粗旷而豪迈。

“我看你以前穿,满顺眼,照章弄一件啦!”

小刀很喜欢,换上之后,果然比以前出众多了。

“要是胡子理掉,就更精神啦。”小刀报以微笑。

没了喝两口酒,红脸红鼻,眯眼道,“以后酒要练,这才叫大师。”顿了一下,没了道,“现在就等出名了,江湖叫闯万儿。”

“怎么闯?”

“很简单。”

没了走动:“我想过了!”

有点狡诈瞧向小刀,道:“追女人。”

“追女人也能出名?”

“不错!而且很快。”没了回答得很有把握,并有点沾沾自喜的味道。“那女人是谁?”

没了神采飞扬,又有点色迷迷的,“你知道不知道一句打油诗?”

他知道小刀不可能知道,因为他没混过江湖,所以他自己念出来。

“苏乔笑,苏乔笑,苏乔一笑,哇哇叫!”

“苏乔哭,苏乔哭,苏乔一哭,天下哭!”

他很自得地瞄向小刀:“你一定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吧?”

小刀猜想:“可能是个女人,她的名子叫苏乔。”

“这到不难猜,难猜的是其中内在的意思。”

没了再耍嘴皮,欺负小刀没走过江湖,事实上,打油诗的功用,最主要的是一听就懂。

他过足酒瘾才解释:“苏乔是江湖才女,只要她轻轻一笑,男人见了就会哇哇叫。若是她哭了,任谁都会不忍心,也一样会跟她哭。但最重要的是,她很有名,只要你沾上她了,保证马上名动江湖,身价不凡。”

小刀有点困窘。

“要是沾不上呢?”

“那更简单!”

“怎么简单?”

“自绝!为她而死!”

“什么话么。”

“为她而死的多得很,都出不了名。”

“那……”小刀想不出来。

“那什么?要见到她还不容易呢,非得弄上千百两银子不可。”

“我没有那公多……”

“马上就会有的!”没了并不担心,此后又说道:“现在还有件要紧的事,要有个名震江湖的外号,最好杀气腾腾,叫人闻风丧胆。”

混江湖果真麻烦,不过外号自己取的,并不多见。小刀想。

“你将来一定能成个大人物……名号可不能乱取……”没了煞有介事地说。突然,他又说:“小刀儿,你用什么当武器顺手?”

“我想是长箭。”

“长箭太大,而且背在身上,总是不怎么斯文,改甩飞刀如何?”没了道:“飞刀让人听起来,就有那么一点诗情画意。”

小刀考虑了一下,点头道:“随你,不过得用薄点。”

他用过飞刀,知道薄的能快速破岩,用起来较为顺手。

没了点头道:“你爱怎么用就怎么用。”他又开始思考:“飞刀现……落人……不对,飞刀砍不下人头——”

足足想了一个时辰,他才想出一句满意的外号来:“不见飞刀只见刀,劝君莫要迎双刀。”没了解释:“刀有两把,一把是飞刀,你的武器,一把是小刀你的名字。你的飞刀是看不见的,谁想迎双刀,就叫他丢魂,知道吗?”

小刀儿莫名其妙地就多了一个外号,混江湖实在不容易。

“名号有了,去试试!”没了大声道,“走,领钱去!”

他们走出客店,准备去领钱。

钱在咸阳城东小巷口。

没了踹开一扇大门,强烈的烛光射出,照亮了一堆惊愕的脸孔。没人不知此处是大业堂的赌场。这地方当然有的是钱。

几个壮汉围过来,一位光着上身,露出的肌肉不停地跳动,他冷笑道:“你们是来找碴的?”

没了轻笑:“错了,是来取点银子。”

大汉冷笑:“只怕你找错了地方。”

没了不理他,转向小刀:“这家伙没名气,不理他,一招之内将人放倒如何?”

小刀点头:“我试试!”第一次向人挑衅,他有点不自在。

壮汉在笑,笑得很轻视,因为小刀像菜鸟。

小刀鼓足勇气,腾身出掌。

身如飞,拳如雷,雷劈人,人倒蹿。

哗啦啦一声巨响,那群人至少摔坏七张桌子,三根柱子。

见此倩景,壮汉们全傻了,知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黄金千两。换银票也可以。”没了轩钉截铁地说,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壮汉鼻青脸肿,不敢张声,照付。

没了接过锒票,含笑道:“留你们一条命!”说完,扬长而去,

小刀心情实在不能平稳,就这个样子,白花花银子已到手,若象一些穷苦人家,就算赚上几辈子,也赚不到一半。

没了道:“他们的钱也不是用血汗换来的,全是不义之财。只是我们不要把这些钱乱挥霍就是了,用在该用的地方。”

小刀心情渐渐平静,以前,在深山那段日子,银子根本都是废料,甚至比石头还没用,只要保持超然心情,千百两银算不了什么。

没了道:“一千两,全捐给官府,用来救穷人。剩下的,就到江南,当追苏乔的路费吧!”

西湖畔,绿柳如春,一艘艘画舫,穿梭秋莲青蓬间,画舫静静在湖面,随风吹送,偶尔刮起青蓬莲叶碰触声,嘎嘎地,清而脆,不但不恼人,反而让人勾出一副清新脱俗的梦境。

琴音响起,细时如小溪流水,潺潺不绝,亮时如风刮银瓶,叮叮悦耳。

苏乔的画舫,一天只能登上一位佳宾。今天来的是杭州珠宝巨商,聚来轩的公子常叶青。

苏乔的神色看呆了常叶青。

苏乔的笑声勾住了常叶青的魂。

他在看她俊美的姿势,白得能透出水来的肌肤,让人想咬上一口。

常叶青恨不得马上就抱她上床……只可惜,她只是坐在那里摇船,神情迷人而沉稳。

算了,也有十六次了吧,光看也不是办法。

花了半个月时间,终于来到了西湖,这几天在没了的凋教下,小刀已老练多了。

突然,小画坊撞上了大画舫,一阵晃动,很煞风景。

苏乔惊慌得来不及叫,没了己叫出口:“来啦!白马王子来啦!”

两个人影一闪,己飞掠大画舫。

红色罗衫的丫环小苏已过来:“二位大爷,我们小姐今天有了客人……”

“阿弥陀佛!”没了施个法号,又道:“和尚不避俗,常规行不通。”

常叶青已气冲冲走出,二十不到,口气冲得很:“大爷在此,你们竟……”

敢字还未说出口,没了懒得同他啰嗦,一手楸住他衣领,丢向湖中,已走入舱内,理都不理人家。

冷夜游泳,常叶青寒透了心,直呼救命。

远处一嫂船已划过来,可能是他的随从来救了。

没了乍看苏乔玲珑身材,娇美的脸蛋儿,红红的嘴chún,都看呆了,喷啧直叫:“真是美人儿……”

苏乔没有多大惊讶,似乎这些事情她见多了。

她娇笑道,“大师,你要我亲你?”

“嗯嗯……”

没了用力点头。

苏乔当真走上前来。

没了感到有些不好意思,斜视小刀,“我看算了,朋友之妻不可戏。”

“我……我还没有嫁呀!”

“快了!”

没了往小刀指去:“好像就是他!”

不等苏乔回话,他转向小刀:“看你的啦,我在外面等你。”

说完,他已走出去,跃回画舫。

小刀也发现苏乔真的很美。

苏乔也很有趣地看着小刀,小刀感到有点闷窘。

“您是……”

“在下小刀。”

“这名字好奇怪!”苏乔轻笑:“你好高……”

小刀儿至少要高出她一头,他道:“你也不矮。”

“你知道……要见我……有银子吗?”

“嗯”,小刀豪爽点头,拿出银票,“五百两,请笑纳。”

苏乔娇笑,没有接过银票,小刀也很慷概放在左边的柜台上。

“你很特殊。”

“怎么说?”

“你敢对我如此大声说话。”

小刀这几天尝到不少豪气,说话自然是大声多了。

“我么,这是人的习惯吧!”

苏乔再次瞄向小刀,想看清楚些,然后问:“你想找我干什么,是聊天,弹琴,还是什么?”

小刀有点窘,但仍镇静,“都不是。”

“噢!”苏乔有点意外:“很少有男人看到我不动心的。”

她又问:“那你来是为了什么?”

小刀硬住头皮:“追你!”

“追我!”苏乔更是惊讶:“你想追我?要我嫁给你?”

“也不是。”

这下苏乔迷糊了。

“那你……你追我是为了什么呢?”

“出名!”小刀终于说出了目的,心情轻松了不少。

苏乔也弄懂了,她笑道:“要是你追不上呢?”

“那就…-就揍你……”

“揍我?”苏乔媚然一笑:“不错,到现在还没有男人敢出手打我!你仍能出名。”她又问,“这些都是那位和尚教你的?”

“没错。”

“他要你成名?”

“嗯。”

“为什么?”

“大事!”小刀含笑道:“我不能告诉你原因。”

事实上,他不敢确定自己心里是否真想出名,只是豁开了,能帮助多少人,就算多少人。

“好吧!就算我答应让你追,你又如何成名?”

“很简单,明天在你住处,宣布被我追上了就可以。”

“我宣布以后,要是你突然不要我了,那么我的生意还有人上门吗?”

这点小刀一时也没想过,呐呐说不出话来,有点困窘。

苏乔突然娇笑:“别急!我又没说不答应你,不过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亲我一下。”

苏乔闭上眼睛,微呶嘴chún,神情娇羞已极,整个脸红起来了。

小刀那碰过这种事,困窘得呆不下去,急忙外奔,去求教没了了。

没了早就看到了,听了小刀的话,立刻鼓动他,“那你就亲啊!”

“我做不出来。”小刀苦笑。

没了白了他一眼:“真是!”停了一下:“你问她改天行不行?”

“要是不行……”

“你不亲……只好用第二种方法了!”

小刀想回头。

苏乔走出舱门,娇笑道:“我答应你就是。”

小刀一阵困窘,事情总是来得十分突然。

“明天下午末时,你们来天香楼,我是……要向大家宣布,被你追上了吧?”

小刀尴尬一笑,轻轻点头。

没了满意直笑:“大姑娘,你真有面子,交了他,也不丢你的面子,明天见啦!”小刀跃下画舫,两人便随舟消失在夜色中。

苏乔很茫然,此时,她实在想找人聊聊,就算平常不太喜欢的常叶青也可以。

然而常叶青早就溜回家,喷嚏少说也得打上三天。

苏乔有了情人的事,很快传遍了整个杭州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苏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公孙小刀》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