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顶记》

第 十 章 迅 变

作者:李凉

左仲仪返回圣帮题有“经纬阁”之古典书房。

父亲画像悬于左书架上方,刚毅眼神显露智慧,青瘤灰胡飘逸,确有大家风范,圣帮在

他手中的确发扬光大。

他伸手抚向了父亲,童年往事一一浮现,父亲最常说的一句话:“中国虽大,世界更

大,陆地宽广,海洋更广。”训练自己要有卓越眼光,洞烛先机,能瞧人所不能瞧,知人所

不能知,方可带领圣帮走向千秋万世。

父亲一向看好海洋商机,故极力发展船业,可惜也栽在海中———

左仲仪耳中传来父亲的声音,道:“万一我死了,也该死在海中,船上,是死得其所,

不必为我悲伤。”瞧及父亲遗像,以及左侧巨船构筑图,右侧世界地图,总觉得父亲宏观眼

界,伟大志向。

左仲仪摘下巨船构筑图,模着一条条似金粉描成之金线,孩童往事再次浮现,淡然一笑

道:“爹说要以此艘船带我航行世界,结果是我要造它……如此也好,能了一桩心愿,总好

一桩。”

只要和亿嘉谈妥,造此船应不难。

左仲仪想及白瑚谈判,效果似不差,唯等时间敲定,倒是丁幻事件,引得直隶总督亲自

出马,得小心从事方是。

消息传来,丁幻自知危险,在醒神后,自行模路遁逃,不想给圣帮带来麻烦,忒是好兄

弟。

左仲仪将造船金图挂妥,随又将油包偷偷拿出,打开瞧瞧,里头竞是圣旨,只不过少了

玉轴,可以招叠,他仔细读来:“联若崩逝,帝位将传予……,为何是他?不是四阿哥宝亲

王?雍正皇脑门在想什么?”

在乾清官“正大光明”牌匾上所留圣诣,照丁幻所传言,明明是四阿哥弘历接掌帝位,

雍正皇为何会另立圣旨?难道丁幻所传有假?但丁幻从事一向小心,尤其此事,他冒着性命

之危,根本不能出错。

此事透着悬疑。

左仲仪想毁去秘诣,护持四阿哥宝亲王为帝,然又觉得不妥,皇位之争变化无常,留着

秘诣许有用,盘算后,终将秘沼技巧地藏于那幅世界地图画框里头,看得懂此图者不多,否

则离家数年,怎能完好如初摆在此。

秘沼已藏妥,心神稍落定,正盘算日后将如何面对一切之际,姥姥柳碧玑匆匆赶来,

“阿仪你惹了啥麻烦了?”

左仲仪一楞道:“啥麻烦?”

柳碧玑道:“没有?粘杆处怎么来了大批人马,老是探着圣帮地盘,连李卫都亲自出

马?”

左仲仪知其眼线功夫一流,闻言皱眉道:“他们仍未放过圣帮?”

柳碧玑道:“这么说,真的有事了。”

左仲仪唯一能信任者只有她,遂点头道:“我偷看乾清宫秘沼,后来手下丁幻出事,他

们一路追来。”

柳碧玑哇哇乍惊道:“你敢闯乾清官偷看秘沼?”此乃天下武林首级挑战,数年来无人

成功,自家小子竟然办到,登显得意:“好家伙。”

左仲仪笑笑道:“当初闲来没事,现在有点后悔。”

柳碧玑呵呵爽声笑道:“别后悔,圣帮多少要点光荣记录。”

左仲仪道:“也可能因此惹麻烦。”

柳碧玑道:“圣帮也非省油的灯,尤其李卫,当年曾败在你爹手中,他算是小人中的君

子,多少守信用。”

左仲仪道:“但只要犯着雍正皇,他翻脸不认人。”

柳碧玑道:“别让他抓到把柄即可。”

左仲仪道:“我还杀了两名大内高手灭口。”

柳碧玑道:“乖乖,倒是有些麻烦了……他们为何追的如此急?只是偷看,也未偷走秘

沼,照道理,李卫唯一理由是想知传位予谁?对方反应未免过火……”

左仲仪并未说出另有秘旨一事,免得她惹祸上身。

柳碧玑心念转处,有所答案,道:“李卫可能另有阴谋,大概想藉此消除异已,追秘旨

只是藉口。”

左仲仪道:“他想消灭圣帮?”

柳碧玑道:“汉人帮派,满清皇朝一向有所忌讳,只要有机会,他们随时会动手。唯顾

忌圣帮,漕帮人员太多,怕伤亡过巨,始接受妥协政策,千万别给他们机会”。

左仲仪道:“我了解。”当极力护守。

柳碧玑心念转处,道:“若能深入总督府探消息,必能万无一失,可惜李卫手下个个高

强,我的人恐无法潜入,其他包衣佣人恐难探得真正重要消息……”

左仲仪道:“我去。”

柳碧玑道:“你去?”

左仲仪道:“不错,圣帮大概只有我有此能力。”

柳碧玑呵呵笑道:“连乾清官都能进去,总督府大概也不难,唯冒此险不值得。”

左仲仪道:“我将小心行事。”

柳碧玑道:“不成不成,要是泄行踪,对圣帮伤害太大,且见机行事为妙,还理利用我

的管道较可靠。”

左仲仪暗诧,差点全部押上,输赢未免太大,实非赌徒行径,显然太过冲动,且多多修

炼才行。

柳碧玑道:“只要圣帮稳住,任何人皆不敢擅自出手,李卫将会试探,届时再处理不

迟。”

左仲仪道:“好吧,毕竟汉人在南方已成势力,李卫不是轻举妄动之人。”

柳碧玑道:“谈谈和鄂龙的状况。”

左仲仪道:“他对船队有兴趣,已请青逸飞研究,大概不久即有结果。”

柳碧玑道:“未立即答应者,皆有变化,他在等朱亮功出手,以了解圣帮的状况,现在

要他拿出银子,恐不可能,至于青姑娘想帮你,忒也有限。”

左仲仪道:“这是我头疼地方,钱庄已经有人要提领五十万金,我还没筹到……,如果

光明正大去筹,倒是好办,偏偏此事又不能公开。”

柳碧玑道:“捞金一事尚无消息?”

左仲仪道:“没有,已过八天,恐凶多吉少……”高鱼高饺是水功好手,沉船处定相当

深,或根本找不到正确地点。”

柳碧玑道:“要郭总挤出五十万金,他大概有办法……”

左仲仪急摆手道:“不不不,他那凶老婆定哇哇大叫,定露马脚,还是别碰为妙了。”

柳碧玑翻眼道:“郭总倒是老牛吃嫩草,何人不娶,去娶个交际花,比他年轻三十岁,

天天穿金戴银,恨不得天下知晓她有多少家当,实搞不透他那副老实书生,也会耍此花招,

成天下笑柄,若非他从不误事,早被圣家开除了。”

左仲仪笑道:“我也甚感兴趣,郭老怎会女口此?”事情发生于浪迹天涯时,他根本不

知,直到接任圣,始在次日见大礼时发现这瞧来恰劲没脑的女子。

柳碧玑道:“这可受他儿子之赐,郭夫人去世两年,郭老人生失趣,阿秀遂替他物色续

弦,结果找个野女人,说什么照三餐凶几回,足可常保青春活力,呵呵,我看郭老恐被迫得

日夜不得安宁,睡觉还得跪算盘,不过后来花钱买通,状况好多了。”

左仲仪道:“没错,郭老活力光划。”

柳碧玑白眼道:“老不修。”心念转着,忽有灵机:“要那凶婆子把钱拿出来,亦非无

法可用,她喜欢钱,要她拿出来赚一倍的利息,半夜都把床铺拿去当了。”

左仲仪道:“奇女子,但一倍利息实在太高。”

柳碧玑道:“否则只有圣爷下令,郭老再惧凶婆子,也不敢违抗圣爷;凶婆子也不敢,

她只过是没头没脑的纸老虎。”

左仲仪道:“若非万不得已,实在不忍让郭老为难。”

柳碧玑叹息道:“我倒是善良了……至于我,筹个五万金已是顶金……”忽又灵机乍

现:“去找刘吞金,他专走私洋货,还有鸦片福寿膏,捞了不少。”

左仲仪道:“他还是从宝祥钱庄进出?”

柳碧玑道:“你爹帮过他,多少有情分,可你大叔嫌他低级,几乎不交际,他倒抱怨要

换钱庄,但到头来还是没换,只不过钱少了,另藏私库,五十万金对他来说不是问题。”

左仲仪道:“倒是可行…”

柳碧玑道:“可以的话,连那支包黑猩也敲一笔他私下开赌场,也捞了不少。”

左仲仪识得包黑猩,他混迹港门渡口,以船家为场,避开陆上各帮派地盘,自拥势力,

和刘剑吞金颇有交情,算是号人物,道:“他很精明,陆上赌场多少官方抽成,自己倒上了

船另起炉灶,利润比谁都好。”

柳碧玑道:“人要是有了钱,都想漂白,做些正当生意,给他一个大饼,他会吃得津津

有味,且守口如瓶。”

左仲仪被那句“守口如瓶”激动,顿首道:“的确值得一试。”

总督府位于钱塘北岸,即南宋都临安之大内皇宫。

虽历经多次战役,然因在江南,受损不多,皆已修复,驻于此,严然另一皇朝,雍正皇

当知重要,只肯让李卫驻守,多年来并且立了不少汗马功劳。

原御书房改名“文书阁。”原藏书早移置北京,但李卫亲自补足,他虽是雍正跟前的小

肠出身,然既登基,多少装模作样,沾点墨水,正楷耗工费时难练成效,干脆从草书练起,

反正只要瞧来龙飞凤舞,带点苍劲,已适合武将身分,总也不太难看,至于手下奉承居多,

让李卫感觉体面多多。

他喜读春秋及孙子兵法,一切以战斗为主‘毕竟掌控武功方掌握一切之观念,他深蒂固

铭记在心。

打从中午搜不着那入侵乾清宫人犯后,李卫已改采封城手段,下令地毯式搜索,以期逮

着入侵者,他则待在总督府亲自主导一切,免让官民勾结,失了线索。”

他一向忠于雍正皇,亦知雍正皇对四阿哥弘历甚为看中,且全力栽培,若把弘历视为皇

太子,接班人,恐也是雍正的心意,故他极力护持弘历,以体上意;

然自从三阿哥弘时谋反,串通吕留良家族及曾静等人想刺杀弘历,虽弘时被处死,皇太

子之争已进入了白热化,弘历随时可能受刺,尤其此次擅闻皇宫大内一事,摆明成为皇太子

之争,雍正皇当然极为担心,李卫岂可让主子焦虑,得全力以赴解决此事不可。

江南龙蛇混杂,确实予叛党极大掩护,李卫多少想丰连根拔附除,然地方势力已盘根错

节,恐牵扯太广,根已不能除,唯斩其枝叶,莫让其一手遮天,威胁朝廷,已是控制之最极

限。

他不断以草书写着“正大光明”字迹,心神全部贯注皇上秘旨,当真写着“传位弘历”

么?亦或是弘昼?毕竟弘昼才是真正满洲旗人,弘历乃和海宁陈家大小姐所生之汉族。

弘昼为此自信狂妄,雍正皇却对他百般容忍,然其轻浮,怎能接掌国家大事,弘历倒是

稳重智慧许多,若他有选择当然也会选弘历,方为社程之福。

至于另有理亲王弘皙也是野心勃勃,然他非雍正皇亲儿子,怎有可能扶正对方却暗结

党,蠢蠢慾动……

李卫满脑子宫廷秘门,不禁同情主子雍正皇,为此事简直焦头烂额,甚至求助贾士芳这

茅山道士,忒也叫人哭笑不得。

唐玄宗晚年它信道士张果等人,并自封道号,且要天下立“玄元皇帝庙”尊老子为“太

上玄元皇帝”,结果弄得唐朝颓败,那宋徽宗更是离诺,它信林灵素等人,自封道君皇帝,

以为天神转世,神胆附身,竟然以此对抗金国,结果亡朝败国,历史殷鉴不远,而今雍正皇

亦开始信奉此道,实让人担心大清国运,每每说及此,主子即难耐,直道自有分寸,说得几

次,他是听不下去了,不人属下又能如何?唯有替他多防着点,幸另有个文觉国师克着贾士

芳,且对方料无串联道伙之虑,暂可稍安,否则恐得暗中把他给杀了;免误主子。

朝廷繁事甚多,李卫得一一化解,幸责重权亦重,他甘之如始。

为今来此两大要事,除追查犯人外,另得护着四阿哥宝亲王安危,对于十余日前,江浙

闹水灾,前去振灾,理个几日,应有着落,此时情况荡,得暗中传话,宝亲王应于今夜到

来。

直至三更,白面阎罗冷断天匆匆赶回,拜礼后说道:“仍无逃犯下落。除了圣帮白天异

动外,入夜并无任何动作,鹰帮只顾想扳倒圣帮,极力拉拢鄂龙,漕帮显得神秘,可能有所

动作,属下以为对方和吕四娘等人牵涉今日案件。”

李卫放下韦笔,伸手弹落过长灯蕊,火花四溅,人影摇晃,道:“这些眼中钉难道三两

天即要发作一次么?”

冷断天道:“无法歼灭?”

李卫叹道:“难了,当年清兵入关,未能斩草除根,加上顺治,康熙两帝采安抚政策,

汉人早已坐大,莫说旗人想除,必受当朝汉人各官僚所反对。”

冷断天道:“难道就此一直下去?”

李卫起身负手踱步,道:“你是旗人,我是汉人,我也忠于皇上,这代表什么?汉人也

顶着半边天,一动他,就得死伤无数,此非国家之福,其实满汉并非最大问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 十 章 迅 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红顶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